叫声大整个剧组都听见了[ 快穿之色蜜蜜h] - 信宜金融网 叫声大整个剧组都听见了[ 快穿之色蜜蜜h] - 信宜金融网

叫声大整个剧组都听见了[ 快穿之色蜜蜜h]

【摘要】刘翠儿在柜子下边,当然没闲着,她在检查张大头的武器。她单单只是将那武器握在手中,都能感到一阵满足感,不由就拿王富贵那条小笋尖对比起来,这一比就恨不得一脚将他给踹飞。 ...

刘翠儿在柜子下边,当然没闲着,她在检查张大头的武器。

她单单只是将那武器握在手中,都能感到一阵满足感,不由就拿王富贵那条小笋尖对比起来,这一比就恨不得一脚将他给踹飞。



 文学

张大头突然倒抽一口凉气,却原来是下边给一双小手给捏住,只是轻轻那么一下,他差点就把持不住,身子一下压在了柜面之上。



就在这时,一个剃着光头的小胖子跑进来,却不是村里李桂兰家的胖虎。



“咦,怎么是你,翠儿娘呢?"胖虎瞪大眼睛看着坐在里边的张大头。



张大头感到下边的动作一下僵住,他的神情也是一僵,不过好在面前只是个六七岁的熊孩子。他眼睛一转,挤出一个笑容来道:“婶儿在后边干活呢,让我帮忙看铺,你要干啥?”



胖虎一听也不疑有他,直接指着一个玻璃瓶道:“我要猪油糖,两块!”



“行,给你。”张大头连忙就坐里边掏出两块猪油糖来,可是动作僵住,因为裤子还没拉上。



不过这个难不倒他,直接把猪油粮往柜台边一放,“钱拿来……”



胖虎眼睛一亮,连忙掏钱拍在柜台上,他的个子刚刚够得着。两毛钱,两块猪油糖,这才刚到手,就直接将包装一撕往嘴里塞。



然后喜滋滋地一屁股坐到门口边上的木沙发上,看他那样子一时半会是不打算走了。张大头顿时傻了眼,这可怎么办,总不能赶他走吧。



可是他这会儿正享受着呢,这不上不下的,正事儿都没办。



他屁股坐在椅子上磨来磨去,左等右等,那胖虎却是一脸陶醉地坐沙发上享受着猪油糖

张大头看着他那满足的小样儿,牙都恨得痒痒起来,正犹豫着想什么法子让他赶紧滚蛋呢。



突然门口又跑进来一个梳着小辨子的双马尾丫头,她一眼就瞅见了胖虎,嚯!你又偷妈妈儿了,我要告诉妈妈……



来的正是胖虎的姐姐王小雪,比他高出小半个头,长相随母亲。是个水灵可爱的萝莉,可是这一刻的张大头一点也不想看到她。



只能盼着她能当救星,将这胖虎给弄走,这心里正暗暗祈祷呢。谁知道那胖虎神情慌乱之下,直接使出大招,“那个,还有一块,给你……”



这贿赂大招一出,小萝莉的告状心思一下就告破,接过猪油糖飞快地撕掉包装。然后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脸陶醉地眯着小眼睛。



张大头是彻底死了心,这意外一桩接着一桩,就连下边都不知不觉嗒拉下来。

但是很快,他那武器又威武了起来,因为刘翠儿在下面有了动作。



好不容易等两人走了,张大头松了一口气,下边早就胀得要爆掉一边。他连忙轻声道:“婶,婶子,他们走了……”



刘翠儿这才从柜台底下钻了出来,只见她嘴唇红润,口水还沾满嘴角。脸上正是绯红绯红的,眼神儿都快要滴出水来。



啪地一下打在张大头身上,“这坏东西可把咱嘴都给杵裂了,怎么就跟没止境一般,越弄越大。”



张大头嘿嘿讪笑着,刘翠儿一把将他拉着往后边钻去,才刚到后边,就已经迫不及待,一把将裤子一褪。



直接就扶着墙弯起腰来,将那雪一般的蜜桃给翘了起来,张大头眼睛一亮。



在这??



这敢情好!

可是这时,忽然多出来一个脚步声,张大头下意识确定那个脚步声。



眼前就出现了王富贵提着一只水鸭大摇大摆进门的样子,一进门就得意洋洋地一扫,随即不满地嚷嚷:”翠儿,翠儿,在哪儿?怎么铺子都没人看呢?“



张大头头皮一麻,一股寒意从尾椎骨升起来,下意识往后面一缩。



刘翠而见张大头没动作,一下转过身来,“你这憨货作死啊,还整不整了?”



刚刚那一幕可是吓得张大头非同小可,这时还心有戚戚,可是看着刘翠儿的样子才渐渐反应过来。



“这……这,翠儿婶对不住,我刚才好像看到村长了。”张大头只能如实道歉。



可是刘翠儿混身一僵,连忙四下张望,可是什么也没发现。



不由转过身来疑惑地看着他,张大头也是心中疑惑,却不知如何解释。自己明明是躲在里头,怎么可能看得到外边,然而则则那画面又是如此的清晰,难道是做那事儿时幻觉都特别的清晰。



毕竟是偷村长的婆娘,张大头还是很心虚的,刘翠儿的心里期待刚刚到点儿上呢,这下再也顾不得,只是嗔怪地白他一眼,又转身弯腰。



手里牢牢地将那烧火棍给抓实,可是一入手才发现,这狗玩意居然缩水了,就像是泄了气一般。



张大头也发现了这一情况,满脸的不好意思,吱吾着道:“翠儿婶,对不起,我刚刚出现幻觉了。”



“哼!没用的怂货。”刘翠儿轻轻一弹,张大头立即倒抽冷气。



双手一下捂紧了,见他这缩成这样子,刘翠儿这才出了口气,又是伏下身子去,不到三秒,大炮又重新架了起来。

第7章 村长叫我弄的

张大头这会儿也是豁出去了,反正这儿跟外边就隔着一堵墙壁,只要一有脚步声,肯定能得到。只要注意着点儿,应该没问题。



刘翠儿这会儿已经完全被勾起火来,铁了心要将这久旱的水管给通上喽。



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不过这次他却没有一惊一咋,反而是凝神倾听,同时竖起一只手指放在刘翠儿那鲜嫩嫩的嘴唇上,未意她别出声。



刘翠儿正不上不下,想要一鼓作气捣弄到底呢。一见他这动作,却也吓得混身一僵,这一下,就连她也听到了。



外面传来的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两人同时惊得跳了起来。

刘翠儿原本穿的就是松紧绳睡裤,直接就往上一拉就完事。



然而张大头穿的却是扣扣子的,只能手忙脚乱地捧着裤子。



“咦……翠儿,翠儿,在哪儿?怎么铺子都没人看呢?“



外间传来了王富贵叫嚷的声音,刘翠儿刚提好裤子,随手一抚嘴角就脸上就恢复得七七八八。



随即转身就出到外间去,“唤啥唤,不用干活啊!”



张大头在里边连忙扣好扣子,后腿跟着出来,听着刘翠儿的声音,不由得佩服得紧。这女人不愧是天生演戏的料子,才这么一刹那就已经完全变成平时的样儿了。



一看到从后边转出来的张大头,王富贵就是一愣,:“你小子怎么也在这儿呢,我不是让你帮撒鱼料了吗?”



张大头有刘翠儿这戏精当榜样,学得也是飞快,当下立即嗒拉着脸道:“婶儿叫我帮忙干活儿,我也不想来的啊。"



见他一脸苦色的样子,王富贵顿时一阵痛快,自己也不刚使唤完人吗。当下板起脸来,:“咋的,你那肥料还是我赊给你的呢,让你干点儿活就这么为难啦。”



张大头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您是村长,婶儿就是村长夫人,这是咱们村的第一夫人啊,我乐意还来不及,以后有事尽管叫我哈!”



哼!刘翠儿跟着得意哼哼,一脸算你识相的样儿。



王富贵这才放下架子,装出一副亲民的架势道:“这个嘛,知道你小子有困难咋才赊帐给你,别个我才不给呢,就是因为你会做人。以后多学着点儿,努力好好干,指不定啊学到了你叔的几分本事,到时咱退下来后这村里就由你说了算了。”



张大头被这么一顶高帽戴下来,连连谦虚摆手道:“村长,您就别寒碜我了,就我这样哪是当村长的料啊。就你家的小梅都比我强,我看哪,以后她铁定是咱们家的又一个大学生。”



王富贵一听他说起女儿来,顿时乐开了怀,他王富贵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可是娶的老婆生的女儿可是在村里顶个尖。



没一个比得上,成绩又是在县高中名列前茅,哪个学期不是捧回来一堆奖状。



家里都快没地儿贴了都,当下一拍张大头的肩膀:“叔就欣赏你这种有自知,肯努力的年轻人,只要有这种认知以后指定能成大气。哦对了,以后咱家的鱼料呢,就多麻烦你了,每天直接来这儿搬就行。”



若是在以前,张大头肯定想法子耍滑头搁担子。可是现在嘛,你让我干嘛儿,我干你婆娘,没亏!



话说到这份上,也只能顺水推舟应下来啦,一见张大头一脸无奈地点头同意。



王富贵立即就是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担着一只水鸭子就往里边走去。



只有张大头望着他手里提着的鸭子,又不由想起了之前幻觉的那一幕,不但说的话一模一样,而且还真提着一只鸭子。



这一反应过来,顿时就让他一阵狐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啊,放鱼料这事儿也挺累人的。要用那小推车将鱼料给推上塘去,然后再用手均匀地撒到水里,若是每天都像今天早上那样直接给扔到中间去的话。



指不定几天,那些吃撑了的鱼就开始翻肚皮,到时王富贵这个村长也要跟他翻脸。这脸可不能翻,他还要在王富贵家的小卖部赊帐呢。



这时刘翠儿却凑了过来道:“别耸拉着脸啦,难道你不想见到我么?”



张大头一听,立即精神一振对着她,“想。”



“那就行,不过咱们还可以多制造点机会,这不是要收麦子了吗。你来帮忙,到时候我让老头给你钱,那几亩地就给你一百块,能买三包肥料了。”刘翠儿朝他挤眉弄眼道。



张大头一听立即一拍大腿,不但有婆娘干,还有钱拿,这个可以干。



自己就那两亩西瓜,平时没多少活能干的,这下子正好发奋图强。争取娶个自己的婆娘回来,不过我都有刘翠儿,还用得着自己娶么?



一想到这里,他在心里对比了一下,刘翠儿始终是别人的。可不能给自己生崽子,更不能跟自己睡一张床上,若是有了自己的婆娘,就能跟村长一样。



无论白天黑夜,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可惜了啊。这老货越来越不行了,以前小一些的时候,他还跟村里的小伙伴们来听墙角,这都好几年都没有听到了。



这时候王富贵放一上了鸭子出来,刘翠儿立即笑着冲他道:“当家的,我让他给我们收麦子,到时给他三包肥料算工钱。”



王富贵一听心里盘算了一下,三包肥料,自己入货不过六七十。而自己足有五亩麦子,这特么工钱都不用钱一样,顿时大乐,看着张大头也顺眼多了。



“行啊,就当我照顾后生吧,听你婶儿的……好好干啊”王富贵一拍张大头肩膀哈哈大笑又是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刘翠儿也跟着咯咯笑,王富贵一出去,立即就对着张大头使眼色道:“听到没,他都乐成这傻样了,你以后啊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吧。保证你天天能见到肉,没准啊连媳妇儿都不想要了。”



啧啧,这话一听就有内涵!不过……我喜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