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满了溢出来了app<小东西别怕我轻轻的> - 信宜金融网 啊好满了溢出来了app<小东西别怕我轻轻的> - 信宜金融网

啊好满了溢出来了app<小东西别怕我轻轻的>

【摘要】神医……小女子是想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有姓凌的得罪了您,小女子愿意替对方向您道歉。只是病人无辜,其他凌姓人无辜……还请神医放下恩怨,能……” 文学“我若说不能呢?你...

神医……小女子是想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有姓凌的得罪了您,小女子愿意替对方向您道歉。只是病人无辜,其他凌姓人无辜……还请神医放下恩怨,能……”



 文学

“我若说不能呢?你算什么东西?你又是对方的什么人?你来道歉?”



“我……”凌嫣然轻咬薄唇,柔弱却坚定的说,“如果骂我几句能让神医放下成见和恩怨,那我愿意心甘情愿受着。神医,您骂吧。”



旁边有人实在看不过去,“神医何苦这般为难一个姑娘家?”



“就是,神医堂堂男人,也太没风度了些!”



轿子里,百里绯月嘴角勾着几分讽意。



果然眼瞎的人太多。



不,应该说这些人某个程度眼瞎是有的,凌嫣然越来越可怕也是真的。



把玩弄人心用得轻车驾熟!



“男人怎么了?我又没兴趣睡她,至于去讨好她?”



这话大庭广众之下实在粗俗又难听。



牵连甚广,骂了太多人。



凌嫣然受了天大委屈似的,脸色红红白白。



她也的确受委屈了。



不说这人不给凌府面子这事。



她就不信对方没在轿子里偷偷往外看她凌嫣然几眼。她还从来没遇到年轻男人这样不给自己面子的!



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和侮辱!



“神医……小女子不知得罪您的姓凌的人,和您具体恩怨就多事。轻而易举说出替对方道歉的话,确实是我不知天高地厚,鲁莽肤浅了……”她咬咬唇,“我是诚心诚意来替家母求医的。我们凌府和您并没有什么仇怨,也请看在小女子一片孝心上,能不能网开一面,给我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三月后,若小女子有幸拿到医牌,还请神医不计较我们也姓凌,能替我母亲看病。”



果然厉害啊!



马车里百里绯月漫不经心吃着盒子里的点心。



凌嫣然不求她破例现在去给她娘治病,只是说三个月后给她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



一如既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目的,旁人都是她的垫脚石。



毕竟,这次的名额已经没了。她凌嫣然肯定不会犯众怒,她这明显是一步步无形中煽动周围人的情绪,把各种责任错处都往她这个神医头上推。



呵。



“名字。”



“啊?”



“你的名字。”



世族大家,闺中小姐的名字怎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



这话问得太无礼!简直就是侮辱人!



凌嫣然咬咬唇,水眸盈盈挣扎一番做出艰难取舍的样子。



“小女子……名……嫣然。”好像说得很困难。



众人一听!



原来是凌五小姐凌嫣然,难怪有这般气度!



要说在京都,才女众多,美人如云。凌嫣然这两样并不算其中的佼佼者,但是这凌五小姐,和旁人都不一样!



现在的闺中女子,但凡有点家底,都被惯得不像话。或者过于聪明,就显得狡诈。或过于有才,就显得清高。或过于美貌,就显得过于自傲自信。



只有这凌五小姐,美貌才气家世都有,但是怎么说……可当四个字,纯净无垢!



真正纯净无垢的仙女!



现在,对这个所谓的神医和凌五小姐,就不仅仅是看热闹态度了。许多人心里都有了偏向。



“凌嫣然,凌五小姐。既然你这么大脸,要我看在你的面上。又如此一片感天动地的孝心,我不成全好像不太近人情?既然如此,你来陪我的家丁睡一觉,我就破例治你娘如何?”



“你……”凌嫣然嘴唇几乎咬出血,“神医,你何苦欺人如此……”



马车里的百里绯月的确能看见凌嫣然,看着那张时时刻刻都在做戏,熟悉又陌生,却刻到骨血里的脸。



欺人如此?



好熟悉的对话啊。



她记得五年前,她娘满脸血泪的问李氏,为何欺辱她们母女如此。



为何?



她们彼此的理由都一样。



她不屑的嗤笑了声,“当然是看你们凌府不顺眼啊。”



凌嫣然双眼泪光盈盈,看碎了多少人的心。



周围男人多,男人这个物种,免不了怜香惜玉。



“老子真是听不下去了!这是什么劳什子神医啊?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人吗?就算有天大仇天大怨,人家姑娘低声下气来求,就不能好好说话?一个劲儿的侮辱别人,最后居然只是看不顺眼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他这次不是来求医的,三个月前他也排过一次队,领了号码牌没好运气。最后跪在浮屠阁门前求,头都磕破了,也没有人开门的!



回到家,重病的母亲早已断气!



新仇旧恨一起爆发,“治病救人还拿乔?我们不给银子吗?现在这般侮辱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人家是大家小姐,脾气又好。老子可忍不了。神医?谁知道不是在装神弄鬼?如果不是,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藏头露尾这半天也不敢出来?有本事出来大家敞开肚皮说!别躲在里面装乌龟!就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神医’,就算一辈子把脑袋缩在龟壳里,也只有暴尸荒野的下场!”



暴尸荒野?



如果不是遇到师父,她早就暴尸荒野,现在只怕骨头渣子也被野狗啃光了!



轿中的百里绯月心底毫无波动,被骂算什么。



这一场戏,她已经期待很久了!



“我就是欺人了,你们看不惯可以滚啊。”



“你!”那骂人的男人被她嚣张的欠揍语气气得脸红脖子粗,半晌没在骂出来一个字。



旁边凌嫣然微垂的眸子在看到某道熟悉的身影时,眼底深沉一闪即过。



扑通一声。



众目睽睽。



林嫣然朝着轿子,跪了下来!



这一跪,众人心底所有坚硬的东西,都被跪得粉碎!



她抬头,泪盈于睫。



“神医,求求您。”



就在她跪下来那一刻,在突然俱静中,一道温雅的声音心痛又惊怒的响起。



“嫣然!”



听清这个声音的瞬间,饶是百里绯月早就心硬如铁,也不免微微蜷曲了下手指。



那毕竟是十年一起长大,曾经动过真心的情谊!



尽管,事实证明是她瞎了眼。



错把渣渣当成宝!



凌嫣然泫然欲泣的回头,就见不远处几匹高头大马上,几个世家贵公子模样的人正一脸震惊,又好奇意味的打量这边。



最前面马上风华如画的,是她的洵哥哥!



她有整整两个月没见到上官洵了。



只柔弱的喊了一声,“洵哥哥……”想到什么,她立刻背过身去擦眼泪。好似不愿他看到自己哭了。



当然,是个人都看见了。



上官洵下马过来,“嫣然,先起来!”又想到浮屠阁近来的名声,嫣然应该是来求医的。“不管怎么,都先起来再说。”



凌嫣然摇头,“不,洵哥哥。神医若是不答应三个月后给我们凌府公平的求医机会,我就不起来。跪多久都愿意。”



“你身体本来就弱,现在地上还这么凉。有什么不能起来好好谈?”



凌嫣然声音更低了,“有姓凌的人得罪了神医,神医不替姓凌的治病。”她眼泪终于滚了下来。



这时候,和上官洵一起来的那几位公子哥看见那个写着‘凌姓与狗,不治’的牌子了。



“上官兄,你看!”



上官洵抬眼,也看到了那牌子。



“好大的胆子!”其中一个贵公子惊叹了声。



这神医是有多孤陋寡闻,在京都最繁华的大街上,在大门口写这样的牌子?



不知道大景的第一大将军也姓凌吗?



上官洵看清那字的瞬间,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大概猜到。但是也和凌嫣然看到那些字的第一反应一样,并没觉得这个凌姓是针对将军府的。



垂眸看了一眼眼圈微红的凌嫣然。



心底漫上几分怜惜。



这丫头,还是这样柔软善良的性子。



虽然对方这凌姓肯定不是指的凌府,但完全可以借机治对方的罪,何苦跪下来求。



“嫣然,听话,先起来。这浮屠阁如此无礼。想必也不会是什么真正有医德本事的人。你这样岂不是白遭罪了?”



“可是洵哥哥……只要娘的病能好……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一定要去做……”



旁边一个贵公子也是怜香惜玉的人,他们这几个人相熟,当然知道凌嫣然是上官洵的未婚妻。



立刻想到了帮她的主意。



“这浮屠阁管事的呢?”对身边小厮道,“进去把浮屠阁管事的人请出来。”



虽然凌嫣然朝马车跪着的,他们都没想到马车是浮屠阁的。



他们都以为那样华丽的马车,肯定是哪位贵人家的女眷。



不过又在心底寻思,什么贵人家的女眷才能用那样华贵的马车。



周围的人倒是知道,不过看到上官洵几人出现后,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可控制,都不敢冒然插嘴了。



就在小厮准备进去找人时,一声轻笑从那华贵的轿子中传来。



“别进去弄脏了我的地方,里面只有一个守阁的药童,没什么管事。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贵公子们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



反应也快,先前那位贵公子再度开口,“是吗,想必轿中这位就是神医了。为了这浮屠阁和你自身的安危,还请神医现身一见。”



看上去礼貌,却,不容拒绝!



呵呵。



百里绯月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唇,手指轻扣车壁。



只见马车上一直像个背景板,如果不是此刻她动了,简直让人忘了那里还坐个车夫的白衣女子起身,掀起马车那华丽的帘子。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马车。



那个人出来时。



先是眼前一亮,然后又有些失望。



眼前一亮的是,此人异域打扮。



颜色鲜艳,样子特别,十分好看。



尤其是双手手腕上戴着的那两只类似乎护腕的银色手镯。



花纹古拙,其上雕着往生花、蝴蝶、狰狞的猛兽,颇为神秘,也不似中原之物,倒像是异族的古物。



冰冷的银,苍白的手,毫无生气,却有几分杀气与邪气。



说不出的华丽精致,神秘诡谲。



一看那就不是凡品!



失望的是……



出来的人那张脸……



和他的打扮,以及那双银色手镯一比,甚至和他的马车比,都没有半点看头。



那是一张平凡得没有任何特色的脸,一点易容痕迹都没有,显然是真的!



长得不好看也没罪,可他打扮成那样,又奢华如此。相形之下就显得这个人特别的让人……瞧不起。



就像偷了龙袍穿的乞丐!



简直是……玷污!



早就伸长脖子好奇许久的,不少围观群众的心声:这就是神医啊……完全不像个神秘的神医……那长相倒是不丑,就是普通。但是怎么说……失望。非常失望。



虽然,治病也不是看脸。



难怪这神医之前替人治病一直要易容呢……



这人的脸配不上他拥有的一切。



那几个贵公子只是一眼,就完全没兴趣了。



只有面朝轿子跪着的凌嫣然,悄无声息仔仔细细打量了出来的百里绯月几个来回。



同样……失望。



自己居然在跪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



简直呕得慌!



太不甘心了!



“神医……”



百里绯月垂眸看了她一眼,嗤笑了声,什么都没说。



目光落到先前说话的贵公子身上,“你找我?”



贵公子陈岚似笑非笑,遥手一指,“那牌子上的字可是你写的?”



“是有如何?”



“如何?你不知道我朝大将军也姓凌?你却公然在此写下辱骂朝廷重臣的话,这是蔑视朝廷命官,在往深处说点,这是蔑视皇威。直接查封抓了去砍头都不为过?”



对眼前这样一个男人,陈岚等贵公子那是完全不客气的。



根本没把这神医放在眼里!



被众人鄙视了长相的百里绯月唇畔勾着三分笑意,“那牌子上的字其实我写错了。”



哟!不仅是个丑人多作怪装神弄鬼的,还是个立马就怂的怂蛋!



这哪里是什么神医嘛!



贵公子们完全看清了她这个人,话都不想多和她说几句。皮笑肉不笑,“呵呵,现在才说写错了,也来不及了。识相的,赶紧把凌小姐扶起来,磕头认个错。凌小姐心善,只要她不追究,你还可以免了这牢狱之灾!”



她拍了拍胸脯,“嗨呀,我好怕呀!”



对方脸色一冷,“什么意思?想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意思?”百里绯月慢悠悠道,“那牌子上,我确实写错了。应该是:‘凌姓与狗屎,不治!’,而不是‘与狗’。”



笑了笑,“这位公子你知道的,狗是个忠诚的,只要对它一点好,那是一辈子不会背叛主人。我侮辱了狗,我有罪。公子若因此告我,让我去吃官司,我无话可说。”



一眼扫过被雷劈了般,脸上形形色色的众人。



她还补充,“我乐意救狗的。”

第7章 狂傲,算计反算计2

不仅如此,她还径直走到牌子面前。

掏出一截炭笔,在‘狗’字后面唰唰加了一个‘屎’字。

嚣张!

太嚣张了!

“你……”

众人脸色五花八门。

要说先前大家还没把她这个让人失望的神医看在眼里,现在是彻底改观了。

陈岚身为京都府尹的儿子,说话一向不落人口实。

不知怎么全身血液沸腾,脑子抽了一样,出口就是一句,“你竟然把凌大将军与狗屎相提并……”

话还没说完,硬生生住口憋住,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那瞬间,他好像失去了思考,条件反射……

望向百里绯月,只见对方弯起嘴角,似笑非笑。

“这位公子真是……啧啧,知人知面不知心呐。你对凌大将军不满就直说嘛,这么拐弯抹角真的大丈夫?我就写了一个凌姓而已,天下姓凌的多了去了。你一直要把这个凌姓往凌大将军身上扯,还要治我蔑视朝廷命官的罪。现在,”她又上下看了对方几眼,摸着下巴啧啧了出声,“还直接出口,把凌大将军和那啥相提并论。哈哈哈,真是叫我看了一场好戏啊!有趣,当真有趣。”

陈岚一张俊脸青了红,红了青。

他还没吃过这样的亏!

跪在地上的凌嫣然眼波微动,没用的东西!

“小姐!”

凌嫣然倒下去的瞬间,旁边一直守着她的丫鬟碧荷立刻扑了上去,“小姐,呜呜呜!”

她这一倒,一下把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嫣然!”上官洵瞳孔一缩,心痛的把人揽抱了起来。

“不行……洵哥哥……放我下去,神医没答应给娘治病前……我……”

丫鬟在旁边哭道,“小姐,呜呜呜,您这两个月为了照顾夫人,身子已经熬不住了。在这冰冷的石板地上又跪了这半天……上官公子,您劝劝小姐吧。在这样下去,奴婢害怕……”

上官洵抱紧了紧怀里柔弱的凌嫣然,“放心,有我。”

看向百里绯月时,目光变得凌厉,“神医是一定要坚持‘凌姓’不治么?”

他心底虽然有些不喜欢将军夫人李氏的处事手段,但一家主母,没点手段也不行。

当初处理阿婧那件事,李氏为了将军府的名声,也无可厚非。只是做法太激烈了些。

后来也替阿婧找了大夫。只是阿婧……他也是第二天才知道阿婧没挺过去。而甄姨娘伤痛过度,一头碰死随阿婧去了……

李氏亦悔不当初,这毕竟是不能见光的事,只能找了个借口,偷偷处理了后事。

嫣然虽是李氏的女儿,却不像李氏那样杀伐决断。将军府也不全是干净,这和嫣然更没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

看了凌嫣然一眼,上官洵心底又一丝痛楚滑过。

这几年,是他对不起嫣然。

子女不言父母过,现在嫣然只是个为自己母亲生病求医的女儿,他怎么忍心不帮她?这浮屠阁的神医虽然看上去不太靠谱,不过既然有这个名气,万一能治嫣然娘的病呢?

百里绯月静静看着上官洵。

转而仰头大笑起来,居高临下睥睨他,“我若说是呢?”

上官洵眸色沉了沉,“若神医愿意出诊,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只要不违背原则和律法,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我们都能答应。神医既然想在这京都扎根,应该明白,如何抉择对自己最好。”

“哈,你这是威胁我?”

“不敢,实话实说。”

“好一个实话实说!那我也明确告诉你,不治!不仅是凌府的人不治,你上官府的人也不治!”

他眸色幽暗危险了几分,“神医认识我?”

百里绯月看了他一眼,突然倾身靠近他,猛不然攫住他下颚,“自然。上官丞相的独子,如诗如画的谦谦君子,上官洵。”

她松了力道,微凉的手指暧昧的抚曳过他弧度完美的下巴。

“这样的人,我仰慕很久了。不过上手嘛,实在一般。”

旁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名动京城的相府公子,被一个面容平平的男人当着无数人调戏了!

就算是凌嫣然,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气得衣袖下的手发抖。

“……你……洵哥哥……”洵哥哥不但让一个男人摸了,还看着对方发呆……

这一声‘洵哥哥’把上官洵叫醒了。那一瞬间,他为何没避开……

那股熟悉的感觉是什么……

他明明可以避开的……

上官洵和凌嫣然都别有深意的探索百里绯月时,她却慢条斯理掏出一只手帕,擦拭刚才捏上官洵的手指。然后,众目睽睽,把那手帕扔了……

君子如上官洵,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凌嫣然手指绞得青白。

百里绯月慢悠悠看了四周的人一眼,才淡淡的说,“浮屠阁有浮屠阁的规矩,祖师爷传下来就如此。堂堂丞相府公子,大庭广众之下暗示我若不出诊,就会以权势打压我浮屠阁,我今日也是长见识了。这种逼着别人背叛师门规矩,打祖师爷脸的行为。敢问上官公子一声,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

眉目冷然不屑,“我浮屠阁不过一小小医馆,自然不敢和有权有势的权贵之家抗衡。你们要强逼,浮屠阁确实没有生路。可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浮屠阁出诊医人,呵,两个字,做梦!”

凌嫣然柔弱的开口,“不……不是的……神医,洵哥哥不是那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

百里绯月嗤笑了一声,迎上上官洵一直没移开的目光,“不过,既然凌五小姐你这么诚心为母求医,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也可以算作我摸了上官公子一把的嫖资。”

目光从围观的众人面上移过,提高声音,“今日浮屠阁可以再出一块医牌。为了公平,改成竞拍模式,价高者得。”

一句话骚动了半条街!

喜忧参半!

不说上官洵和凌嫣然听到这句话后,看百里绯月的眼神。

那些没什么财力的普通百姓实际得多,闹了起来,“怎么能这样?太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