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满了溢出来{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 信宜金融网 太满了溢出来{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 信宜金融网

太满了溢出来{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摘要】很快中巴车便进入了隧道中,而车里也并没有开灯,车厢内的光线非常暗,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我整个人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右手又小心地试探性地放到了陈丽丽的美腿上。她的身子只是轻微地一...

很快中巴车便进入了隧道中,而车里也并没有开灯,车厢内的光线非常暗,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我整个人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右手又小心地试探性地放到了陈丽丽的美腿上。

她的身子只是轻微地一抖,可人却是没有半点阻止我的意思。

 文学

我松了一口气,右手开始慢慢地有了动作。

陈丽丽的腿浑圆修长,当我的手落在上面的时候,这种柔软丝滑的感觉就像是我在摸着绸缎似的。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再继续的时候,却突然感觉中巴剧烈地颠簸了起来。

我往窗外一看,发现路边有个施工的警示牌,这个隧道正在施工,路上掉落的石子让本来行驶还算平稳的中巴车颠簸的更严重了。

而这一颠簸可是差点没要了我的命,要知道陈丽丽她可还坐在我的腿上呢!

车子一上一下地颠簸着,人也跟着一上一下的抖动着,每一次陈丽丽的屁股都会重重地落在我的腿上,这种感觉仿佛是老天给我的惩罚,让我十分的难受。

每一次撞击我都感觉自己身体里的细胞被调动了起来,一股邪火在我心里头熊熊燃烧着。

我在心里头直骂娘,有些后悔坐上这车了,这完全就是活活受罪啊!

而我这边难受,陈丽丽那边同样也并不怎么好过,透过微弱的光线,我发现陈丽丽正紧紧地抓着前面的座椅,身体也是紧绷的厉害。

这份煎熬大概持续了一分多钟,车子终于走出了施工路段,我心里头暗暗地松了一口气,额头却已经是大汗淋漓,全身滚烫无比,像是被火烧过了似的。

我抬头看了看陈丽丽,想知道她是怎么样一种情况。

很快我听见陈丽丽的喘息更重了,知道是因为刚才颠簸的缘故,如果不是在车里,恐怕我们俩早已经是坦诚相见了。

而她的喘息声仿佛有一种魔力似的,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快要完全沦陷了,我脑袋跟着一热,心里头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咕咚地咽了口口水,再次小心翼翼地又就落到了陈丽丽修长的大腿上,慢慢地往上摸索很快就来到了她腿根处,离她最重要的地方也仅仅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

我的身体瞬间就紧绷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小心万分,我试探性地慢慢往上继续摸索。

而陈丽丽的身体只是轻微地颤抖着,似乎是已经默认了我的行为。

我的胆子更大了,右手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往她那儿伸了过去,完全顾不上别的。

我的手刚刚到达地方,跟着陈丽丽的身体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我的手急忙就停了下来,右手就那么放在她那儿了。

好一会儿后陈丽丽才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她抓着我的手往她那儿里面送了送,我知道她是在催促我继续。

我强压下心动的惊喜,右手往她身下的那块遮羞布直接就探了进去…

第7章:促狭

陈丽丽的身子突然就弓了起来,呼吸显得十分狭促,我顿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五指开始灵活地按了起来。



随着我的动作开始,嫂子的身体便又开始有了强烈的反应,借着隧道里微弱的灯光,我看见她的双手正紧紧地捂着嘴巴,生怕发出一丝声响让别人发现似的。



陈丽丽的反应也让我感到全身热血沸腾,我的手肆意地在侵犯着她,脑袋涨得昏昏的,感觉全身都快要爆炸了似的。



随着我的动作不断的加快,陈丽丽反应也是更加剧烈,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两分多钟,忽的我感觉她猛地抓住了我的右手,两只手紧紧地按着我的手,不让我的手离开半分。



几十秒后,陈丽丽才肯将我的手放开。



我也不是个傻子,自然明白陈丽丽反应是何原因。



很快,我又注意到车里的光线变得明亮了起来,我知道隧道已经到了尽头,我忙是将右手从陈丽丽的裙底给拿了出来,这回她也没有再阻止我。



车子彻底从隧道里出来,亮光再次充斥在车厢内,陈丽丽和起初一样仍然坐在我的大腿上,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可清楚一切都是实打实地发生过,因为我的手上还沾着些她的东西……



中巴飞驰,很快就到了村口,我和陈丽丽下了车,这才注意到她那漂亮的脸蛋布满的红霞,看着我的眼神里也带着些许暧昧带着一股莫名的情愫。



“咳咳,嫂子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我尴尬地要死,心里直骂自己没出息。



陈丽丽点了点俏头,旋即便同我一路进了村。



我柱子哥家就在村头不远,很快我们两人便到了他家,因为许久没来看过我柱子哥了,所以我也顺路去看了他一回。



不过我柱子哥还是和以前一样,双腿瘫痪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我安慰了柱子哥几句后便自己先行离开了,甚至连招呼都没跟嫂子打。



老实说我心里对柱子哥挺愧疚的,他瘫痪在床上,可我却对他的女人……



我还是个人吗?



想着想着,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想着一定不能再和嫂子扯上关系了。



很快我便到了家,我妈知道我要回来,所以早早地就在院门口等着了。



“旺子,你可算回来了,这回你回来可不准再乱跑了!”我妈一见了我,立刻就拉着我的手生怕我再离开似的。



我明白我妈的意思,满脸哭笑不得地说道,“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也知道自己不是小孩子了?那上次妈给你安排的相亲你怎么就跑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找对象结婚了!”我妈板着脸用着不容反驳的语气教训着我。



我爸妈让我相亲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不过我自己对相亲并不是很感冒,所以一直就这么拖着。



可今天一听到我妈提起让我结婚,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的脑子里竟然浮现出陈丽丽坐在我大腿上扭动腰肢的画面,我心里瞬间有了种今晚要去找她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