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完整版小说<与子乱系列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完整版小说<与子乱系列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完整版小说<与子乱系列小说>

【摘要】女大不中留………… 文学“咯!咯!咯——”在村里大公鸡们嘹亮的歌喉中,沉睡了一晚上的白杨村,渐渐苏醒起来。各家各户的媳...

女大不中留

…………





 文学

“咯!咯!咯——”



在村里大公鸡们嘹亮的歌喉中,沉睡了一晚上的白杨村,渐渐苏醒起来。



各家各户的媳妇们,纷纷从床头上下来,第一时间钻进了厨房中。



天还没有大亮,烟雾迷蒙的村子上空,便飘起了一道道灰色的催烟。



饭桌上,赵富民正在一个劲地朝马小福翻白眼。



自从马小福入住他家之后,每到吃饭的点上,赵富民就会犯胃痛。



这家伙干活卖力是不假,但饭量同样大的吓死人。一顿饭就要吃三个大馒头,这是一向精打细算的赵富民绝无法容忍的事。



“你真是饿死鬼投胎呐,玉米糊糊这种粗粮饭都能喝两碗,天生就是干农活的命!”赵富民恨铁不成钢似的嘟囔道。



“额!”



马小福抬起头,摸摸脑袋说:“干爹,你的意思是让我少吃点?”



赵富民看了一眼正低头偷笑的赵银杏,无奈地摆摆手说道:“吃吧,吃吧,能吃几碗吃几碗女大不中留啊,唉!”



赵富民心里也清楚,白天不让马小福吃饱,晚上赵银杏还会给他开小灶。家里存了小半年的鸡蛋,就是被他这么给吃没的。



合计下来,还不如让他多吃几碗饭呢。



赵银杏是家里的老幺,赵富民舍不得骂她。其实想骂也不敢骂,这丫头平时闷声不响的,嘴皮子刁的很,赵富民可说不过她。



“小福啊,吃完饭,帮干娘办点事吧!”张玉芳突然开口说道。



“干娘,啥事啊,尽管说!”马小福从碗里抬起头,问道。



张玉芳笑着说:“你丽姨昨天向我借咱家的锄头,我本想给她送去的,后来下雨就给耽搁了,吃过饭你给她家送过去吧!”



她说的女人,其实就是她的亲妹妹。



姐妹二人都嫁到了白杨村,一个住在村东头,一个住在村西头,走路十几分钟就到。



提到这个小姨子,赵富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马上说道:“反正我今天没什么事,就让我给瑞丽去锄头吧?“



张玉芳不乐意地瞪了他一眼:“你去啥去?瑞丽一个寡妇,你大老爷们去她家合适吗?”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怕啥?”赵富民似乎对这事很热心:“再说了,我还是她姐夫呢,谁要敢说三道四,看我不拿鞋底拍死他!”



“你就在家里能,出了门,连个话都不敢说。反正你不能去!”一向对赵富民言听计从的张玉芳,这次态度很强硬,对马小福嘱咐道:“小福啊,你丽姨急着用锄头,吃了饭你就去吧!”

马小福应了一声,赵富民牙疼似的“啧啧”两声,脸上写满了失望和不甘。





“娘,我跟小福一块去吧。好久没见二姨了,挺想她呢!”赵银杏意味深长地看了马小福一眼,说道。



张玉芳刚要答应,赵富民突然说道:“不许去!”



“为啥啊?”赵银杏奇怪地问。



“你都快嫁人了,整天跟着小福满山乱跑像什么话?被李书文知道了,心里能没想法?”赵富民瞪着她说:“今天地里没活,你就在家跟你妈学纳鞋底,哪儿也不能去!”



赵银杏一听,本来神采飞扬的小脸顿时灰暗下来,崛起小嘴说道:“我不要嫁给李书文!”



“啥?”



赵富民和张玉芳同时朝她望来,似乎十分吃惊:“你说啥?不嫁给他?你再说一遍!”



“我说了,我不嫁给李书文,我不喜欢他!”赵银杏提高了声音,宣告着自己的决心。



“丫头!你说的这叫什么胡话?”赵富民气极败坏地说:“人家的彩礼咱们都收了,你现在说不嫁就不嫁,这不是瞎胡闹吗?李书文有什么不好,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家里条件又好。他爹是镇上的教书先生,那可是铁饭碗呐!你嫁过去,还能亏了你?”



赵银杏一听这话就来气了,站起来说:“你是嫁女儿还是卖东西啊?他家庭条件好我就得嫁给他吗?反正我是不喜欢他,要嫁你自己嫁去。”



赵富民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干瘦的胸口一鼓一鼓的,额头的青筋跳起老高。



不等他发飙,赵银杏又说道:“爹,这些话我忍你很久了。你眼里只有钱,根本不关心我们三姐妹的死活。大姐现在过的怎么样,你比我更清楚。她自从嫁给宋宝昆之后,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吗?二姐已经多少天没回家了,还不是在生你的气么?你要再敢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她连饭也不吃了,起身离坐,气乎乎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你……”赵富民的脸涨得通红,眼球都鼓了出来。



他“你”了半天之后,突然转过头,把怒火撒在了张玉芳的身上:“气死我了,看你养的什么闺女,死吧,死吧,就当我没生这个三丫头!”



马小福小口喝着糊糊,心里却乐开了花。



“笑个屁啊,我就是让她当一辈子老姑娘,也不会嫁给你。”赵富民骂了马小福一句,然后拿起烟袋锅出去遛弯舒气去了。



“我有这么差劲吗?”马小福看了看张玉芳,很受打击的样子。



“唉!”张玉芳叹了口气。



身为赵银杏的母亲,她哪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呢!



其实张玉芳倒是挺喜欢这个干儿子的,觉得马小福为人踏实肯干,还没有不良嗜好,赵银杏嫁给他,以后肯定不会受委屈。



但在赵家,她是没有说话权的,一切大小事情,都是赵富民拿主意。



但在赵富民眼睛里只有钱,挑选女婿的条件也十分具体,首先家里要有三间大瓦房,父母要年轻能干,最好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至于他们儿子的人品怎么样、长相如何、人着不着调,根本不在赵富民的考虑范围之内。



马小福说好听点,是他们的“干儿子”,说难听点就是他们家的免费长期帮工。



在赵富民的眼里,这个凭空捡来的干儿子,利用价值,甚至都比不上家里养的那头小毛驴。



“钱啊钱!”



当马小福明白这一点之后,再一次,对“钱”这种东西,生出了无比的渴望。



他的想法很简单,有了钱,他就能在赵家挺胸抬头做人,就能娶赵银杏做老婆了。



可问题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村里,怎么样才能挣到钱呢?



草草地吃完饭,马小福便抗着锄头出发了。



临行前,张玉芳交给他五十块钱,说道:“你丽姨家这几年过的挺紧吧的,你在村头小卖铺买点礼品,也算当晚辈的尽尽孝心吧。”



“知道了,干娘。”马小福应承着,然后走出了院子。



早饭过后,很多村民,都拎着农具,三三两两地朝地里走去。



马小福目光追逐着那些村妇们曲线玲珑的身段,瞅瞅这个的胸脯子,再瞅瞅那个女人的小蛮腰,心情顿时变得愉快起来。



得益于当地山水的滋养,白杨村的美女非常多。



不论大的、小的,个个都脸赛桃花,肤白貌美,说不出的娇丽动人,就连那三四十岁的老娘们,也体态妖娆,韵味十足,令人垂涎欲滴。



“呼啦……”



就在这时,旁边的白杨河里,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动静。



马小福疑惑地朝身后的小河望去,只见在雪白的浪花中,一条巨大的黑影,在里面不断地翻滚着,体型看起来吓死人。



这条河一年四季都不干涸,最深处有几十米深。



听白杨村上了年纪的村民讲,河水中有一个巨大的海眼,直通外面的深海,也不知是真是假?

第七章 鲤鱼化龙?

“好家伙,这么大块头,该不会成精了吧?”马小福立即朝河边跑去,准备看个稀罕。



离的近了,河水里的景像,显得更加恐惧吓人。



只见那头不知是鱼还是什么玩意的巨大生物,将河水搅得像开了锅似的。



它的大半个身躯,都沉在河底下面,水面之上,只露出一条布满青鳞的圆柱形后背。



绵延七八米,从远处看,就像一截烂木头似的。



更可怕的是,河里的生物不止一头,而是两头。



另一头生物,明显是条大黑蛇。



它硕大狰狞的脑袋不断拱出河面,身上的鳞甲,每片都足足有巴掌大小,粗大的蛇身,在阳光下闪烁着亲属质感的青黑色光泽,呼吸蠕动间,仿佛有气浪从鳞甲下喷涌而出,传递出一种原始荒蛮的气息。



两头生物在河水里疯狂纠缠厮杀在一起,搅得河水翻天覆地,波涛翻滚,声势极为骇人。



论体型,那头青麟怪鱼比黑蛇要小许多,但身上的蛮力却十分惊人,黑蛇缠了几次,都被它奋力挣脱开来,还趁机在大黑蛇身上狠狠地咬了几口。



“怪不得以前经常有村民溺死,原来在白杨河里,竟然住着这么吓人的东西啊?”马小福看得魂飞魄散,双腿一阵阵发软,几乎有些站立不稳。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河面终于恢复了平静。原本清澈的河水,已经变得十分浑浊。



而那两头史前巨兽,也相继沉在河底深处,纷纷不见了踪影。



马小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感觉十分后怕。



小时候,他和村里的小伙伴们,都喜欢到“白杨河”里洗澡。幸亏当时没碰到这两头怪兽,不然还不够它们塞牙缝的呢。



“我得通知村里的村民,以后不能来这里洗澡了。”马小福从地上拎起锄头,转身就往村里跑。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哗啦”一声。回头望去,只见水中浪花滚动,一只硕大狰狞的头颅,缓缓升出了水面。



马小福立即认出来,这东西正是那才和大黑蛇搏斗的青色怪鱼。



只见它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之下,身体一动也不动,巨大的身躯上,满是被撕咬出来的伤痕。



四周的河水,已经被它的血水染红了一大片。



“死了?”



马小福目不转睛地盯着它,近距离观察,发现这玩意还真是条大鱼。



只不过它的外形长得十分奇怪,身躯是鱼,脑袋却像老虎一样。



宽阔的大嘴里,还倒生着两排钢针似的利齿,看起来十分凶恶骇人。



“哇哇,哇哇。”



那条怪鱼,突然朝他发出一阵急促的叫声,好像在告诉他什么。



马小福听不懂,但他发现这条怪遇受了很重的伤,巨大的身躯上,到处都是撕咬出来的伤口,应该是和大黑蛇搏斗时留下来的。



怪鱼此时已经极为虚弱,一动不动地漂浮在河面上,巨大的身躯随波晃动,不时有血水从伤口渗流出来。



自始至终,它都张着大嘴,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



马小福朝它嘴里望去,发现里面还卡着一尊铜鼎,在阳光下发出乌黑黝亮的光泽,显得怪异之极。



“难道,它是想让我这只铜鼎拿出来?”



马小福装着胆子,然后缓缓走进了河水里。



怪鱼摇了摇尾巴,嘴里又发出一窜急促的叫声,似乎在鼓励着他。



站在这条怪鱼面前之后,马小福才发现它是如此巨大,这哪是鱼啊,简直就是头洪荒巨兽。



也不知道这东西在河里存活了多少年头,几十年来,竟然一直没有被村民发现。



要说此时不害怕那真是骗人的,马小福还真担心这玩意突然兽性大发,再把自己当成点心给吃了。



平定了一下紧张的心跳,他才伸出手,颤抖地朝怪鱼巨大的嘴巴里伸去。



在这个过程中,怪鱼表现得十分安静,连呼吸都变得平缓下来,好像要睡着了似的。



“拿到了!”



出人意料的是,马小福只用了很小的气力,就将那只四四方方的铜鼎,从大鱼嘴里揪了出来。



没想到还挺沉,马小福用手掂了掂,这铜鼎至少有七八斤重,因为在水里浸泡太久,上面布满了厚厚的苔藓和污泥。



让马小福大失所望的是,这玩意外面乌漆嘛黑的,看着很不起眼,似乎往地上一摔,就能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就算是古物,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



“哇哇。”



怪鱼用巨大的脑袋蹭了蹭马小福的胸膛,似乎在感激他的帮忙。



马小福觉得这怪鱼很有灵性,难道这玩意真成精了不成?



正疑惑间,那怪鱼又叫了几声,接着巨尾一甩,身躯迅速沉进了河底中。



马小福以为它要走掉了,谁知没过一会,只见河中浪花滚动,那条怪鱼又浮出水面,而且嘴里还衔着一条生物。



是那条大黑蛇。



马小福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他发现,这条大蟒蛇已经死去多时,身上还散发着腐烂的恶臭。



怪鱼狠狠地摔了两下大脑袋,本已经腐烂的蛇身,顿时又裂开了一条大口子,血水如喷泉般涌出,迅速染红了附近的河水。



马小福奇怪地看着怪鱼的举动,正在他疑惑间,突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随着大蛇身上伤口的扩大,里面竟然有血红色的光芒散发出来,好像蛇身烧着了似的。



马小福看呆了眼,就在他一愣神间,怪鱼又扭身朝他游来,嘴里却多出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



而刚才的奇异红光,就是从这颗珠子里散发出来的。



“这,这是什么?”马小福惊讶地问道。



怪鱼讨好似地摇摇尾巴,然后将珠子吐在他的手掌里。



马小福忍不住打了个寒蝉,发现这珠子没有半点温度,反而散发着冰冷阴寒之气,才一会功夫,整个手掌都快要被冻僵了。



“这是,大黑蛇的内丹?”马小福十分激动地想着。



经常看网络小说的他,对这种情景并不陌生。古老相传,在一些深山大泽之中,有很多诸如狐狸、蟒蛇一类的灵性生物,如果活的时间太久,它们吸取了足够的天地精华,体内就会结出内丹。



一旦有人类吃了它们的内丹,就能脱胎换骨,变成神仙。



以前,马小福都是将这些事当成故事来听的,没想到世上真有“内丹”这种神奇东西。



只是,这玩意如此冰冷,吃下去,会不会拉肚子?



马小福纠结了片刻,终于一狠心,娘的,死就死吧,富贵险中求,万一这玩意真是内丹呢,那自己以后就牛逼大发了。



“丝,好凉!”



将珠子吞进肚中之后,他立即打了个冷战,就像吞了块冰块似的,而且还有些苦涩的味道。



可是吃下去之后,很长时间,肚子里都没半点反应,仅仅是放了两个响屁。



“考,难道我猜错了?这根本不是蛇的内丹?”



马小福心中大为失望,看来网络小说都不靠谱,全特么写着骗人玩的。



他郁闷地爬上岸边,正准备回村,可是没走两步,眼前突然一阵剧烈眩晕。



马小福摇了下脑袋,谁知这一摇,眼前的世界突然颠倒了,原本阳光灿烂的的天空,顿时全黑了下去。



“不好,那玩意有毒,我不会要被毒死了吧?”马小福感觉浑身燥热无比,就好像整个人要烧着了似的。



于此同时,他下面某个部位,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粗。



马小福感觉身体里有股很庞大的火气发泄不出来,撑得他几乎要爆炸。



此时他无比渴望能有个地方解解火,想到这里,便将炽热的目光移向了旁边的小卖铺。



这家小买铺就是刘美玉开的,整个白杨村独此一家,所以生意非常红火。



此时刘美玉正坐在门口磕瓜子,看到他走过来,马上娇笑道:“哎呀,是小福啊,想买点啥?”



“美玉婶,给我拿一箱火腿肠!”马小福盯着丰满诱人的身子,忍不住咽了两下口水。



”行啊,你等着。”



刘美玉接过钱,转身去了货架那里,开始在里面翻找起来。



马小福盯着她的后背,由于刘美玉身上穿着迷你小短裙,身子往前倾斜的时候,屁股便高高地崛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还把大腿微微分开了些,连里面的白色底裤都露了出来。



看着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马小福舔了舔干裂的嘴角,恨不得立即冲过去抱住她。



过了一会,刘美玉便转过身,手里除了一箱火腿肠之外,还拿着半块冰棍西瓜。



“小福,来,给你块西瓜吃,看把这孩子热的。”刘美玉将西瓜递给了他,眉开眼笑地说道:”你就在婶子这里吃,等吃完了再回家,别让村民看到喽。“



“嘿嘿,谢谢婶子!”马小福心不在焉地接过了西瓜。



“这孩子,跟婶子还客气啥!”刘美玉眉眼如丝地看了他一眼。



马小福双手捧着西瓜,却并没有吃,而是默默地感受着下面的动静。



这个时候,那个地方已经停止了变化,只是硬得十分难受,烧得他浑身燥热难挡,似乎随时都会爆炸开。



刘美玉似乎查觉到了他火辣辣的眼神,故意说道:”哎呀,这天真是太热了,热得人头晕脑涨的。“



她边说边掀开衬衫的衣下摆,不断给自己扇着风。



由于不经常下地干活,刘美玉的皮肤保养得非常好,洁白细腻,像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似的,完全没有其她农村妇人的粗糙感。



生过孩子之后,她的身材有些发富,但略有些肚腩的肚皮,却更显得有女人味。



”美玉婶,你的皮肤真白。“马小福眼睛贪婪地盯着她,感觉自己已经忍不住了。



刘美玉一听,身体就有些骚动起来:“哎呦,你这个小东西,竟然敢调戏你婶子,找打是吧?”



说完,她朝门口看了一眼,见没有村民经过,便一脸挑逗地说道:“小福,我让你摸婶子,你敢摸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