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娇乳h,我和老妇放荡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将军娇乳h,我和老妇放荡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将军娇乳h,我和老妇放荡小说

【摘要】顾漓,活的像一具空壳!顾漓今年二十六岁,保养极好。 文学她生活一向规律,再加上天生丽质,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出头。如今睡着...

顾漓,活的像一具空壳!



顾漓今年二十六岁,保养极好。



 文学



她生活一向规律,再加上天生丽质,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出头。





如今睡着,也是极美。





纪桥笙站在病房外,单手插兜竖立于窗前,骨节分明的白皙指尖夹着香烟,袅袅白烟顺着裤缝慢慢升腾。





他眯着狭长的眼眸看向病房内,抬起手,将香烟含入口中,吐出的烟圈在眼前泛滥,室内病床上的人影充满了不真实的朦胧感。





他深邃的眸子随之不断变换,忽明忽暗。





这样的景象忽的就勾起了纪桥笙尘封多年的记忆……





那时的顾漓还很欢快,如今再见,她却已经淡漠至此。





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谁会知道她曾经也活泼过,开朗过?!





蜀风已经下楼,看纪桥笙久久不下去,便又折回来叫他。





他站在电梯口,身子在电梯里,脑袋探了出来,“四哥,再不走他们几个可要罚你喝酒了啊!”





纪桥笙不语,将烟头掐灭,阔步走向电梯。





电梯门关上,蜀风调侃,





“堂堂厉氏未来接班人窥于已婚少妇!这消息传出去可够劲爆啊!四哥,你咋想的?”





纪桥笙似笑非笑,“年纪不小了,该结婚了。”





蜀风撇嘴,“那么多单身的千金名媛你不要,就看上别人的老婆了?你准备挖墙脚?!”





蜀风话落恰好到一楼,电梯门打开。





纪桥笙阔步走出去,声音不急不缓,却掷地有声,“她很快就不是了!”





蜀风竖长了耳朵,一脸懵逼,“什么不是?她很快就不是什么了?”





纪桥笙只是勾了勾唇,没回答。





*





温暖心和程铭住的是海景房,只因温暖心喜欢大海。





海景房的名字叫铭心,是温暖心取的。





铭心铭心,铭记于心。





她希望自己和程铭都能将他们的爱情铭记于心。





今天是国庆节,是程铭和顾漓的结婚纪念日。





也是程铭和温暖心搬进这海景房的纪念日。





三年前的今天,顾漓独守空房,程铭和温暖心在此洞房花烛。





今天程铭出奇的安静,回来的路上无论温暖心说什么似乎都勾不起他的兴致。





温暖心不安。





她不知道程铭的反常,是因为今天农民工绑架事件还是因为顾漓?





程铭从厨房端了她最喜欢吃的龙须面出来,她赶紧扑上前,趴在精致的白瓷边儿上嗅了嗅,一脸的享受,“好香!阿铭,喂我好不好?”





程铭怔了片刻,还是宠溺的坐在了她身旁。





一碗面没吃完,程铭的手机已经响了n遍。





“阿铭,你去公司吧,我今天又没受伤,我能照顾好自己。”





“不行,我不放心。”





温暖心笑了,“你这么宠着我,以后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程铭蹙眉,“别说傻话,我们不会分开!”





话落,他竟有一丝烦躁。





手机再次响起,温暖心劝程铭回公司。





今天农名工劫持人质事件反映相当恶劣,程氏股票沿直线下跌,程氏内部乱作一团。





程铭再三叮嘱后还是离开。





回公司的路上,顾漓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时不时在他脑海里回荡,搅的他心神不宁。





他开始寻找温暖心的好。





温柔善良,有血有肉,体贴他,会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些年没个名分也不吵不闹,又从不奢求太多。





不像顾漓,活的像一具空壳!





可是这般想着,他的心情还是没有好转。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依然是公司的来电,程铭烦躁的狠狠拍打了几下方向盘,眉头一蹙,在禁止掉头的标志前直接调转了车头……





程铭离开以后,温暖心坐在沙发上许久未动。





这些年程铭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她一直都觉得程铭是不爱顾漓的。





可既然不爱,他今天为什么那么大的火气?!





尤其是对顾漓身旁的那个男人!





如若真的不在乎,关于她的人和事,他都不会放在眼里才对。





温暖心似乎发现了什么,她的心也跟着惶恐起来。





这些年她跟着程铭不清不楚,过着地下情的日子,除了爱,她更想要一个名分!





温暖心紧紧咬着嘴唇,起身,她拨了一个号码,“把我之前准备好的东西发出去,我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第7章 起开!别碰我!



顾漓无大碍,胸闷气短,贫血导致晕倒。





她醒来已是晚上十点,纪桥笙和蜀风不知何时离开。





关辰是博爱医院的医生,今天恰好他值班,他受纪桥笙之托要送顾漓回去,顾漓直接拒绝了。





出租车上,顾漓拿出手机看了看,二十多通未接电话,十几通好闺蜜南菲的,两通婆婆徐梅的,还有几通是顾家的。





出于礼貌,顾漓准备先给徐梅回过去,可徐梅的电话却先打了进来。





顾漓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至耳边,轻唤,“妈。”





“顾漓,你怎么回事儿?我的电话都敢不接了?!你是要上天吗?!”电话那头徐梅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说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屁大点儿的事儿都解决不了,现场那么多记者你就不能好好解释解释,替自己的丈夫分担一些事情能死人吗?!现在倒好,看外面都把程家传成什么了,你衣食住行全靠我们家铭铭养着,他破产了对有你什么好处?!”





衣食住行全靠他养着吗?





哪一样是他养的?!





若真是细算起来,这些年来她帮程家赚的钱已经够养活十个自己了!





顾漓紧握着手机垂下眸子听着,不吭声。





“呸呸呸!铭铭不可能破产!





顾漓,你说话啊!我当初就说铭铭娶一个花瓶摆在家里不妥,还真被我言中了!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办不好,你这个程家少奶奶丢人不丢人?!难道顾老爷和夫人就只教会你吃闲饭了吗!”





“妈……我今天不舒服去了一趟医院,刚有空看手机。”顾漓有气无力。





“你少找借口了!这件事情你如果处理不好,以后就别叫我妈!”徐梅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顾漓靠在椅背上,太阳穴疼痛不已,除了休息,她什么也不想想。





到达灵山别墅,顾漓付钱下车。





一路尾随至此的黑色轿车停在不远处,车内的人看着顾漓进入别墅,直至主楼内的灯光亮起才拨通手中的电话。





“先生,顾小姐安全到家了。”





电话那头的纪桥笙不动声色的挂了电话,眯着眼睛看向床上的小人。





小人被白天咖啡厅内的劫持事件吓的不清,当时他也在场,现在一个劲儿的说梦话,时不时哭一阵。





之前关辰来看过,说是受到惊吓,缺少安全感。





这段时间小人的妈妈不在家,只能纪桥笙代劳。





小人怕的紧,纪桥笙守着他,寸步不离。





*





顾漓拿出钥匙用手机照着开门,门厅处的声控开关不知何时坏了,周围别墅区灯火通明,唯独她这里昏昏暗暗。





打开房门,一阵凉意袭来,顾漓打了个哆嗦。





关上房门,她没换拖鞋,先摸索着开灯。





“啪!”





手指还没有触碰到开关,打火机的声响突然在客厅里响了起来,很是响亮。





火苗忽明忽暗,映衬出一张冷酷的人脸。





苍白!狠厉!





顾漓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谁?!”她警惕的问。





没人应答。





顾漓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她转身就跑,却被一道夹杂着些许愤怒的男音喊住,





“站住!”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顾漓猛的一怔,顿足,回头,犹豫了几秒钟,赶紧打开灯光。





看见沙发上坐着的程铭,顾漓倒抽一口凉气。





这五百平的婚房,程铭不曾踏进半步!





今天突然来了,意料之外!





客厅内的窗户没关,窗帘被风吹的呼啦呼啦响,在半空中划着优雅的弧度。





“看见自己老公就跑,看到别的男人就往怀里钻,顾漓,你是不是犯贱?!”程铭先开了口,言语鄙夷。





顾漓微微蹙眉,“你来做什么?”





“这里是我家!”程铭黑着一张脸强调。





顾漓闻言想笑,却没有笑出口。





她站在玄关处看着程铭,淡漠的问,“找我有事?”





“这就是你对待自己老公的态度?!你不守妇道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反过来问我有事儿?顾漓,今天在医院这事儿你就不准备解释解释吗?!”





顾漓看着程铭,眼角闪过一抹迷茫,迷茫中又夹杂着些许讥讽。





“解释什么?”





她的口气不温不火,却让程铭火大,“你特么的问我解释什么?!”





他抓起矮几上的水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紧攥着拳头走到顾漓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眼神凶狠,





“我问你,回来这么晚是不是跟那个小白脸出去睡了?!”他说的咬牙切齿。





疼痛感袭来,顾漓用力掰程铭的手,两条好看的秀眉也拧成了一条直线。





程铭用力太狠,不过片刻功夫顾漓眼睛里就挤出了泪花,她本能的反抗,抬起脚踢在程铭铭两腿之间,只是还没有踢到要害就被程铭制止。





“我倒是没发现你这么厉害!”





他说着松开顾漓的下巴,转手抓住她两只手腕,高高的举过头顶,下半身死死的抵着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这样的姿势让顾漓恼火,她咳嗽几声怒斥,“起开!别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