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你那里好像变大了/小东西看我敢不敢c你 - 信宜金融网 宝贝 你那里好像变大了/小东西看我敢不敢c你 - 信宜金融网

宝贝 你那里好像变大了/小东西看我敢不敢c你

【摘要】二人的下面刚亲上嘴,店铺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 文学郑玉花慌忙把手抽了出来,惊得面无血色:“你长贵叔回来了,快起来,明天晚上我在村头的小树林里等你,你吃过饭去...

二人的下面刚亲上嘴,店铺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



 文学



郑玉花慌忙把手抽了出来,惊得面无血色:“你长贵叔回来了,快起来,明天晚上我在村头的小树林里等你,你吃过饭去找我。”





“好好。”柳玉龙也有些害怕,点头如捣蒜地应承着。





二人站起来穿衣服,都是只脱掉了小裤头,往上一提完事,谁也看不出来什么。





“玉花,你在干嘛呢?怎么不看着店,被人偷了咋整?”柳长贵迈着八字步,醉醺醺地走了进来。





“喊啥喊,我这不是正给玉龙找蚊香呢么!”





郑玉花手里拿着蚊香,和柳玉龙从货架后面转了出来。





她故意当着柳长贵的面,把蚊香交给了柳玉龙。





“是玉龙啊,怎么老憨那货舍得让你买蚊香了?是小桃那丫头给你的钱吧!”柳长贵拿牙签剔着牙,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听说你爹天天晚上让你睡驴棚?啧啧,到底不是亲生的啊。你天天为他下地干活,就是以前的地主老财也不能这么虐待你啊,真不是个玩意……”





柳玉龙的身世,已经成了桃花村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都说柳老憨踩了狗屎运,不知从哪里捡回来一个傻儿子。





不用生,不用养,就凭空多了一个劳动力,而且还能养老送终,村民们哪能不羡慕啊。





有些人的心眼就是不行,你说人家骗了个傻儿子关你什么事,可他们就是看不惯。





每次看到柳玉龙,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透漏自己的身世。





但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柳玉龙确实是个傻子,不管他们怎么说,这家伙就会咧嘴傻笑。





整天对着柳老憨爹爹的叫,简直比自己的亲闺女叫的都甜。





“谁说玉龙不是柳老憨亲生的,就你话多呢。”郑玉花生气了,将柳长贵拉进了店里:“你今天又去哪里喝马尿了?赶紧回屋睡觉去!”然后又对柳玉龙说:“玉龙,你叔跟你开玩笑呢,你就是柳老憨的亲儿子。今天你叔说的话,你可不能对你爹讲啊!”





“嘿嘿,叔,婶,那我走了啊!”柳玉龙咧嘴一笑,拿着蚊香回家了。





柳长贵盯着他的背影啐道:“真是个傻东西,白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以后他再来买蚊香,就多收他一块钱!”





“要收你去收,这种缺德事我可干不出!”郑玉花想起方才的事儿,心理突然又瘙痒起来。





早知道就让他今晚去小树林里了,还得等一晚上,实在难熬啊。





柳长贵瞅了她一眼,见她一直望着柳玉龙,脸蛋红红的,眼神似乎也有些不对头。





郑玉花只有在发骚,或者和想跟他干活的时候才会这样。





柳长贵琢磨了一下,这才想起,刚才他们俩个从店铺里出来的时候,柳玉龙可是光着上身的。





“人都走远了,看啥看?”柳长贵不乐意了,瞪着她道:“你不会是觉得他长得好看,就看上这个傻小子了吧?哼,你看上也没用,他一个傻蛋,懂个球?你就是脱光了衣服,他都不知道要干嘛!”





“放你娘的臭屁!”郑玉花被他猜到了心思,老羞成怒道:“我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傻子!就算我看上他,也是被你逼的,你都多少天没碰我了?”





一听这话,柳长贵再也摆不出威风了,像焉吧了的茄子似的,苦着脸说:“这几天不是忙吗?今晚,今晚一定向你交公粮!”





“这可是你说的,晚上别又装睡。”郑玉花很妩媚地笑了起来。





她已经被柳玉龙弄出兴头了,心里实在想的很。





虽然柳长贵那玩意不行,时间也短,最起码可以解一解燃眉之急吧。





二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柳玉龙还是听到了。





心中暗骂:这老东西心眼这么坏呢,看我明天不日死你的女人!





想到郑玉花那两肉乎乎的大白腿,柳玉龙心中一阵荡漾,真想现在就把它们抗在肩膀上,那感觉一定很爽吧。





因为快吃晚饭了,柳玉龙脚步匆匆,哼着小调向家里走去。





但在走到一个大麦垛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哭喊和叫骂声。





“郭大兴,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捞,干嘛抢俺的鱼啊……”





“老子就抢了,你怎么着吧?以后你捞一次我抢一次,哈哈!”





柳玉龙停下脚步听了一会,然后绕到了麦垛后面瞅了一眼。





只见三个本村的泼皮,正在麦垛后面欺负一个小青年。





在桃花村呆了半个来月,村里的老少爷们,柳玉龙认识的也差不多了。





这个小青年名叫柳小正,是村医柳有才的独生子。





人虽然长得端端正正,但有点缺心眼,村里的一些泼皮无赖就喜欢斗他玩。





柳小正此时被一个小平头骑在身下,黝黑的脸蛋上布满了灰尘和眼泪,怀里还紧紧地抓着一只竹篓。





几条大青鱼在里面生龙活虎地蹦跶着,每一条都有半斤来重。





“你他妈的松手,听到没有,不松手打你啦!”小平头抢不过柳小正,于是挥舞着拳头对他威胁道。





另外两个小青年则趁机去抓柳小正手里的竹篓。





眼看自己的劳动果实马上就被抢走,柳小正扯着嗓子嚎叫起来:“爹啊,郭大兴又欺负我了,你快来帮忙啊!”





那两个同伙合力将柳小正手里的竹篓抢了过去,把里面的鱼全倒在了地上。这些鱼都是刚钓上来的,滑不溜秋可不好抓,二人又是捂又是拍打,累得满头大汗。





“你们两个笨蛋,连条鱼都抓不住,撞死算了!”郭大兴怕等会有村民过来,见两个同伙笨手笨脚的,忍不住骂道。





两个同伙急了,手脚并用,拿脚往鱼身上乱踩。





几脚下去,大青鱼就不动弹了。





二人一手拎一个,咧着嘴,大获全胜地叫道:“大兴哥,行了,赶紧跑吧!”





“还我的鱼,还我的鱼……”





柳小正抱住郭大兴的大腿,死活不让他走。





这个郭大兴是桃花村有名的二愣子,十年前,他的爹妈上山砍柴,被泥石流给冲走了,这些年一直和七十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郭大兴小学没毕业,因为砸学校的玻璃被开除了。





这家伙也不下地干活,整天领着一帮游手好闲的家伙,在村子里瞎混,就靠偷鸡摸狗为生。





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一提起他,脑仁都发疼。





“二杆子,小壮你们两个看傻了,快点把他的手给掰开!”郭大兴被柳小正抱住了大腿,怎么也扯不开,急得他大叫道。





两个家伙手里都拎着鱼,没办法腾出手来,准备拿脚去踹柳小正。





看到这里,柳玉龙再也忍不下去了,大喝了一声:“嘿,给我他妈的住手!”





四人齐刷刷地转过头,郭大兴见是柳玉龙,挑着眉毛笑骂道:“我日,今天刮的是什么妖风啊,一下碰到两个傻子!”





趁着柳小正一楞神的时间里,他立马跳了起来,然后晃悠着大脑袋,走到了柳玉龙的面前。





“嘿,傻子,你喊个JB喊,信不信我也揍你一顿!”郭大兴张牙舞爪地说。





柳玉龙挺了挺比他还要硕大的胸肌,咧嘴一笑:“想揍我?嘿嘿,你可以试试!”





郭大兴在他胸口上瞅了一眼,不禁咽了口吐沫。





柳玉龙在桃花村,绝对是个稀罕物。





一方面,他的身世是个迷,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另一方面,这小子帅得好像电影里的大明星,却又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村里人经过研究,一至认定,柳玉龙的智商比柳小正还低三个百分点。





按郭大兴的性格,碰到这种傻子,是一定要欺负的。





只不过柳家三姐妹可不是省油的灯,如果把这家伙打了,柳小燕晚上绝对敢拿烧火棍敲他家玻璃。





郭大兴以前跟柳小燕打过架,但每次都被她揍得鼻青脸肿,幸好她嫁人了,不然在桃花村,郭大兴还真威风不起来。





“柳玉龙,看在你二姐的面子上,我就不揍你了,但今天的事不许对别人讲,听到没有!”郭大兴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靠,没劲!”柳玉龙很无趣地翻了个白眼,指着他同伙手里的鱼说:“不说也行,不过见者有份,这些鱼你得分我一半!”





“他妈的,凭什么给你啊。”郭大兴大怒道。





“凭我的拳头比你硬!”话音未落,柳玉龙一脚踹在了他的肚皮上。





郭大兴被他踢了一个跟斗,从地上爬起来,气得破口大骂道:“揍他!”





二杆子和郭小壮扔掉手中青鱼,朝柳玉龙围扑了过来。





柳玉龙突然兴奋起来,骨子里的暴力因子被激发了。





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身后的胡同口突然响起“叱咤”一声。





“喂,郭大兴,干什么你们,不许欺负他们两个!”一个小姑娘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大声喝道。





柳玉龙转过头去看,眼睛登时就亮了。





只见来的女孩子二十来岁年纪,留着齐耳短发,皮肤稍微有些黝黑,身上穿着一套很不得体的民警服。





她的个头很高,身段也极为标至,只是警服小了一号,穿在她身上,将那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绷得紧紧的,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很邪恶的侵略性。





“这个小黑妹是谁呀?”柳玉龙眼睛发亮,下意识地对郭大兴问道。





郭大兴这时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哪有空回答他,但听到他提起“小黑妹”这三个字,还是本能地抽了抽嘴角。





在整个桃花村,敢叫聂小蝶小黑妹的,估计只有这个傻子了。





“郭大兴,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就会欺负傻子,信不信我把你抓进局子里去?”聂小蝶柳眉倒竖地走了过来。





桃花村的女人,个个都是皮肤白皙,但这个女孩子却是独树一帜。





鹅卵型的小脸蛋红里透着黑,但黑的却那么好看,弯弯的眉毛,水灵灵的杏核眼,就像山上的野玫瑰似的,模样甜美,煞是喜人。





“傻子?”





柳玉龙闻言,突然灵机一动。





他怎么就忘了自己还是个傻子呢,看这小女警的样子,似乎很有同情心啊。





于是,柳玉龙哇的一声嚎了出来……





“救命啊,郭大兴打我了,警察姐姐救命啊……”





柳玉龙哭爹喊娘地朝小女警冲过去,不等她反应过来,哇呀一声,扑进了她的怀里。





“哇靠,弹性这么强,果然是干民警的哈!”





柳玉龙感觉着她胸部的份量,心中十分得意。

第七章



郭大兴气得鼻头都歪了,心中暗骂,他娘的,老子啥时候打你了?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喂,你抱着我干嘛!”聂小蝶气急败坏地去推柳玉龙。





柳玉龙像只受了惊吓的小母鸡似的,紧紧地搂着她的小腰,可怜兮兮地扬起脸:“黑妹……啊不,民警姐姐,他们……呜呜,他们欺负我。刚才还踢我呢!幸好你来了,不然我就被他们打死了!”





说着,趁机在她双峰间深吸了口气。





一股清新的木瓜香皂味弥漫开来,柳玉龙惬意地抽抽鼻子,真好闻!





聂小蝶也是桃花村人,是镇上的一名实习民警,说好听点是编外人员,难听点就是临时工。





她跟柳小桃的关系极好,属于无话不谈的闺蜜那种,自然知道她家多了一个傻儿子的事。





“我会为你做主的,你……你先把我松开啊!”聂小蝶羞得满面通红。





刚才被柳玉龙又搂又摸的,就像爬满了蚂蚁似的,浑身都不得劲儿。





柳玉龙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被她一推,就把手松开了。





“郭大兴,上次你偷别人家的鸡我都没找你算账呢,现在又来欺负玉龙和小正,你以为我真不敢抓你?”聂小蝶正气凌然地说道。





“谁,谁欺负他们了?”郭大兴摸摸,怒视着柳水正说:“那小子刚才踢了我一脚,你怎么不抓他啊!”





“我就看到你打他了,他踢你也属于正当防卫。”聂小蝶很懂法似地说。





郭大兴说不过她,不服气地瞥了下嘴。





“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再敢欺负他们,我就把你拷起来!”聂小蝶威风八面地拍了拍腰间挂的手铐。





郭大兴气得脸色涨红,但也拿她没办法。





在桃花村,郭大兴就怕两个人,一个是聂小蝶,另一个是她的哥哥聂红伟。





那家伙也是个狠渣滓,是镇上出了名的大混子,郭大兴可干不过他。





“是,是,我们再也不敢了!”





二杆子点头哈腰地对聂小蝶说完,把那几条半死不活的大青鱼还给了柳小正,然后死拉硬拽地把郭大兴托走了。





聂小蝶仿佛办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般,十分得意地对柳玉龙说:“柳玉龙,以后他们再敢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我会为你们做主的。”





“谢谢,谢谢啊!”柳玉龙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抓住她的手,感激涕零地说:“您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你!”





“扑哧!”





聂小蝶忍不住笑了起来,脸色赤红地把手抽了回来。





她在柳玉龙脸上瞅了一眼,微微有些遗憾。





长这么帅,竟然是个傻子。





唉,老天爷对他真不公平。





聂小碟转过身,走出胡同口,抬腿跨上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小一扭一扭地骑走了。





柳玉龙追随着她的背影,目不转睛地看着。





聂小蝶的腿真长啊,真不知道里面的皮肤怎么样,是黑还是白?





应该很光滑吧!





柳玉龙对此充满了期待。





“玉龙哥,你刚才好厉害啊,还把郭大兴给踢了呢!”





柳小正提着竹篓走了过来。





柳玉龙在他的竹篓里瞅了瞅,那四条大青鱼早就被二杆子那两个王八蛋给踹晕了,一动不动地躺在竹篓里,身上全是泥巴和草叶,鱼鳃一鼓一鼓地吞吐着血泡,看来是活不长了。





“这些鱼是你抓的?”





“是啊!”柳小正不断拿手背蹭着脸上的污泥,整张脸像块大抹布似的:“我在求子河里抓的,玉龙哥,你要不?我送你两条!”





“好好,我最喜欢吃鱼了。”柳玉龙很高兴地说。





柳小正捡了两条最大的递给了他,柳玉龙接过来掂了掂,每一条都有半斤来重。





回去拿给柳老憨,那老家伙肯定会夸奖自己几句,嘿嘿!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柳小桃正站在门口翘首张望着,一看到他出现,马上小跑了过来:“玉龙,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了呀?”





“我去买蚊香了!”柳玉龙把藏在背后的大青鱼拿了出来:“小桃姐,你看!”





“呀,这么大的鱼,你从哪里弄来的?”柳小桃很惊讶地问。





二人边说边进了院子。





院子里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小矮桌,此时柳老憨和周淑芬正坐在饭桌前等他。





一到夏天,村里人就喜欢在院子里露天吃饭。





饭菜还是老一套,馒头、玉米糊涂,还有一盘凉拌黄瓜。





由于等的时间太长,饭菜早就凉了。





柳老憨的肚子饿得呱呱叫,正坐在饭桌前生闷气呢,一看到柳玉龙走进来,脸一绷,道:“你去哪里玩了?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吃饭啊……噫?这两条鱼是哪来的?”





“嘿嘿,是柳小正送我的!”柳玉龙说道。





“那傻小子送你鱼做什么?”柳老憨拿烟袋锅在鱼头上敲了敲:“都快死了呐,赶紧放水缸里,明天中午炖鱼吃!”





“爹,要不现在就下锅炖了吧!这么热的天,明天就臭了!”柳玉龙急忙说。





“放一晚上坏不了,赶紧放水缸里吃饭,为了等你,饭都凉了!”





因为柳玉龙拿了鱼回来,柳老憨的气也消了,笑眯眯地坐回了马扎上。





柳玉龙把鱼扔进了水缸里,洗了手之后,四个人围着马扎开始吃饭。





今天的天气特别闷热,天空阴得像个黑锅底似的。





柳玉龙只吃了几口,就热得满头大汗,索性把衬衫脱掉,光着脊梁吃了起来。





虽然已经看惯了柳玉龙的身体,可每当他脱掉上衣,裸露出健硕蛮劲的肌肉时,柳小桃还是有些脸红心跳,根本不敢拿正眼瞅他。





“小桃姐,这是你要的蚊香!”





柳玉龙嘴里啃着馒头,把蚊香放在了饭桌上。





柳小桃想要阻止但已经晚了,柳老憨皱了皱眉头,看着她说道:“你有蚊帐还要蚊香做啥,糟蹋钱吗这不是!”





“我的蚊帐破了个洞,挡不住蚊子啊!”柳小桃幽怨地看了柳玉龙一眼。





其实这些蚊香是给柳玉龙晚上用的,但这个傻小子,竟然没有明白她的好意。





周淑芬哪里不清楚女儿的心思,抿嘴笑了下,却也不点破。





柳老憨轻轻地哼了一声,看着低头猛吃的柳玉龙说:“吃完饭去干点活!”





“爹,啥活啊?”柳玉龙含糊不清地问。





柳老憨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天又燥又热,晚上肯定要下大雨,一会你去抱些柴火回来!”





柳玉龙也抬起头看了看,点头嗯了一声。





吃完饭后,他穿上衬衣就出了院子。





“我去帮忙!”柳小桃也跟了过去。





柳玉龙径直去了屋后的大坑,坑里种了很多杨树、桐树,一到夏天就茂盛如林。





附近的几户人家,都会把收割好的麦杆子,玉米杆堆放在这里。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空气中连一丝风都没有。





满坑的树木都耷拉着树叶,茂盛的树冠静静地矗立在半空,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坑里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柳小桃紧紧跟在柳玉龙身后,二人顺着一个缓坡,小心地往坑底走。





坑里长满了齐腰深的荆棘,中间只有一条人畜踩出来的小土路。





稍不留神,就会被荆棘扎到。





柳小桃就穿了条四角短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在夜幕中特别显眼。





“哎呀!”





柳小桃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柳玉龙急忙问道。





柳小桃摸了一下小腿肚子,说:“没事,被荆棘刺了一下!”





柳玉龙听她的声音有些痛苦,蹲下身子,说:“严重不,我看看。”





柳小桃本能地退缩了一下,可是当柳玉龙用手掌抓住她的大腿后,她就一动也不动了。





柳玉龙的脑袋靠在她的上,闻到了一股清新幽香的女人气息。





手掌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游走,就像在抚摸一匹上好的绸缎,感觉舒服极了。





“小桃姐,你的皮肤真好!”柳玉龙爱不释手地说。





对这具少女的身体,他已经向往很久了。





以前只能隔着门缝偷看,今天终于可以真实地抓在手中。





这两条腿可比郑玉花的漂亮多了,纤细笔直,曲线十分优美。





郑玉花的腿虽然光滑,但肥肉太多了,不像柳小桃这样充满弹性。





柳玉龙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头顶,裤裆里热乎乎的,真想凑在她的大腿上狠狠地亲一口。





柳小桃的身体微微一颤,身体就像装了弹簧一样,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心脏咚咚地跳着,手心里紧张的全是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