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饭边被躁/你感受到它变大了么你亲亲它 - 信宜金融网 边做饭边被躁/你感受到它变大了么你亲亲它 - 信宜金融网

边做饭边被躁/你感受到它变大了么你亲亲它

【摘要】直到唐川的舌头探入自己口中的时候,秦韵才回过神来,忙将头朝旁边扭去,再次发出惊呼声。 文学“啧啧!”唐川砸吧了两下嘴,嬉笑起来,“好香...

直到唐川的舌头探入自己口中的时候,秦韵才回过神来,忙将头朝旁边扭去,再次发出惊呼声。



 文学



“啧啧!”





唐川砸吧了两下嘴,嬉笑起来,“好香、好甜。”





“你去死!快放开我!”秦韵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着,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跳出嗓子眼,脸红的更似要滴出血来。





秦韵后悔死了,早知道唐川这么难缠说什么也不会将他带回局子,带回来也就罢了,偏偏自己还非要审他,结果不但被对方调戏,就连初吻也没了。





“呜呜呜……”秦韵要是能哭的话,已经哭了几千次。





“喂喂喂,警察姐姐,我的初吻都被你给抢走了,你还露出这么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唐川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初吻没了,眼前女人还不给自己好脸色看。





秦韵差点没被唐川这话给气死,感情他还吃亏了。





“好了,亲也亲了,你是个男人就马上将我放开!”秦韵不想再和唐川废话,深吸口气,脸色又恢复了往常的冰冷。





唐川歪了歪嘴巴,嘀咕着,“放开就放开,反正该赚的便宜也都赚了。”





说着,秦韵只听见身后传来“咔嚓”一声,接着就是手铐子掉在地上的声音,在她愕然的目光下,唐川收回手揉了揉手腕,“熊奶奶的,这东西一点含金量都没有。”





“你……你是怎么弄开的?”秦韵傻眼了,要知道手铐可是精钢制作的,没想到唐川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给打开了。





说完话,秦韵急忙后退了一步,低头看着地上的手铐,怔怔的出神,因为手铐根本就不是正常打开,而是断裂开。





“这还不简单?”唐川耸耸肩,弯腰将地上的手铐捡起来,然后攥在手中,“我攒,我攒我攒攒攒……”





在秦韵震惊的目光下,精钢打造的手铐竟被他硬生生的攒成了一个钢球。





“这……这不科学!”秦韵半天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有啥不科学的!”唐川翻了翻白眼,好像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随后在秦韵面前开始解裤腰带。





“你要干什么!”





秦韵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就看到唐川此时的动作,俏脸发红,恼羞成怒,“臭小子,你干什么?!”





说着,秦韵又后退了几步,她已经见识了唐川的可怖手段,生怕他再对自己怎么样。





“警察姐姐,我只是想证明我真是被冤枉的!”唐川解开裤腰带,在裤裆里抓了几把,看的秦韵脸颊一片燥热。





“喏,这就是物证。”说着话,唐川从裤裆里将紫色锦盒掏出来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秦韵平复了下情绪,有些疑惑。





唐川打开锦盒,展露在秦韵面前的是一排细密的九色针,“这就是我给小美女治病的‘九星针’,当然,这个是山寨版。”





“九星针?”秦韵蹙起眉头,盯着锦盒中九种颜色的九星针,发现每一根针上都有几颗极其微小的四角星,心里不由得在想,“莫非我真冤枉他了?”





心里虽这么想,但秦韵却不想轻而易举就认栽,哼了一声,忙问:“那你说说看,你来青城干什么,家又是来自哪里?”





“找真正的九星针。”唐川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至于我来自哪里,说了你也不知道!”





“说!”秦韵板着脸。





“好吧好吧,来自四象山庄,你知道?”唐川缩了缩脖子,乖乖回答。





秦韵再次蹙眉,疑惑问道:“四象山庄在哪个市?”





“在天山。”





“少给我胡说八道!”





“不信拉倒!”





秦韵压下心中的怒意,懒得和唐川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又问道:“那你为何偏偏来青城,总有个目的吧。”





“当然,那是因为我的小媳妇在这里。”唐川边说边将九星针塞进裤裆里。





秦韵眉宇间挤出几条黑线,咬着银牙骂道:“就你这副穷酸相还有小媳妇在青城市,那你说她叫什么名字?”





不知怎么的,秦韵在听唐川说有小媳妇的时候心里酸酸的。





“她叫楚凌晗!”唐川随意的说着,刚才被秦韵带回局子的路上,他似乎瞥见了有大型广告牌上写着这三个字,便随口说了出来。





秦韵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些失神,因为这个名字不仅仅她知道,甚至整个青城有人不知道。





20岁的女总裁,身价几十亿,想来任何一个人听了都会惊得掉出眼珠子,而且楚凌完全是靠着自身能力担任起家族产业的副总裁职务。





“喂喂喂!”唐川见秦韵有些发愣,忙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下,“警察姐姐,你这怎么了?”





“唐川,你觉得这个玩笑好笑么?”秦韵回过神,冷眼盯着唐川,“楚凌晗心高气傲,岂会看上你这个叫花子。”





听闻这话,唐川眼睛亮了,“警察姐姐,你认识我的小媳妇?你快和我说说,她是不是很漂亮!”





“小媳妇你个头!”秦韵骂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唐川也不生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摆出臭美的德行,“你见过这么帅的癞蛤蟆么,像本神医这么帅的帅哥难道还配不上她?!”





“十个你也配不上。”秦韵没好气的骂了起来,“好了好了,我觉得你精神有问题,回头给医院打个电话给你做个检查,若是判定你有精神病的话,今天的事情就算了。”





“哼哼,她要是敢说老子配不上她,我当场休了她!”唐川拍了把桌子,愤愤开口,“四娘说了,不听话的媳妇就得拾掇拾掇!”





“扑哧!”





唐川的模样把秦韵给逗乐了,她这一笑,顿让唐川觉得如沐春风,说不出的舒服。





“警察姐姐,你真漂亮,要不你做我小媳妇吧?”唐川想着想着就将心理的话给说了出来。





“你做……”





秦韵刚要说“你做梦”,可话还未说完,一股剧痛从小肮传来,原本微红的脸色瞬间转为苍白,身子微微弓了起来,发出痛苦的闷哼。





唐川见状“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上前半步,伸手探在秦韵的手腕上。





“你干什么?!”秦韵惊怒,声音带着疲惫,在她看来唐然又要趁机占自己便宜。





“别说话,你这病我能治!”唐川声音果断,让人不容置疑,秦韵愣了一下,竟乖乖的没有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