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多的到处做的军婚/英语老师当我的面脱丝袜 - 信宜金融网 肉多的到处做的军婚/英语老师当我的面脱丝袜 - 信宜金融网

肉多的到处做的军婚/英语老师当我的面脱丝袜

【摘要】我低下头,看到玛雅卖力的活动着。 文学“唔……玛雅,你最乖了。”我哈哈一笑。似乎后宫争宠,其他两女一下急了,就连小颜,也睁大了眼睛观摩...

我低下头,看到玛雅卖力的活动着。



 文学

“唔……玛雅,你最乖了。”



我哈哈一笑。



似乎后宫争宠,其他两女一下急了,就连小颜,也睁大了眼睛观摩,好像在学习一样。



痛快!



最终,连续换了两女,当小颜突然拔起头来,我一把按住她的嘴唇,好像命令一样,喝道:“吃下去!”



“如果爱我,就不许吐!”



她白了我一眼,似乎不敢惹怒我,最后喉咙动了动,跟着一脸汗水的抬起头,风情无限的看着我。



“哈哈!”



这就是那些屌丝心目中的女神,所谓的白领丽人啊!



我心里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哀呼。



翌日。



快中午了,阳光照射进来,我迷糊的睁开双眼。



偌大的席梦思,东倒西歪躺着三个女人,各有风情,此刻都在梦中,轻轻呢喃。



如果她们不是为了钱,那该多好?



想到那个女人的任务,我这应该算是圆满完成了吧?



说负罪吗?



似乎有一点。



正当我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准备逃离这个房间,突然,房门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跟着砰一声,大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紫色风衣的女人出现房间里。



啊!



席梦思上,三女被惊醒,看到房间里凭空出现一个气质如贵妇般的女人,都是惊慌的抱在一起。



是她!



是厉若冰这个女人,可她这么跑我房间里来了?



我一下有点慌,正准备说点什么,就见厉若冰走过来,啪一声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我懵在原地!



“叶哥!”



三女惊呼一声,在厉若冰强势的气场下,神色一片苍白。



几秒后,玛雅醒悟过来,怒骂道:“你谁啊,凭什么打叶哥!”



“我谁?”



女人冷漠而又贵气,高傲一声:“我是他老婆!”



什么!



叶哥,你有老婆了?



玛雅和另外两女彻底茫然了。



“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就连车都是我给你买的,还有你手上那块表,六十万,也是我给你买的,你就是这样报答我?”



厉若冰声音冷然,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床上三个女人,嘴角一抹讥讽:“怎么,你们以为他是有钱人?”



“呵呵,他就是一穷屌丝,要不是入赘到我们家,他连个摩托都买不起!”



“啊!”



似乎明白了什么,三女脸色更白了。



“他不过是我找的赘婿,呵呵,天真啊。”



厉若冰懒得多费口舌,走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坐下。



靠!



这个娘们,玩的什么路数!



我猛地把头低下来,几乎能感觉到瞬间三道杀气腾腾的目光投射过来。



“叶哥,你是骗我们的?”小颜声音颤抖。



玛雅则发出一声尖叫,怒火投过来,一个枕头砸在我身上。



“下流!”



“这不可能……”



COCO一下瘫软在床上,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扑过去,抓起桌上玛莎拉蒂的车钥匙,嚎啕大哭:“这是我的,这是我的,他说要给我的,是我的。”



戏也也演得差不多了,我只好抬起头来,面无表情道:“对,这些都不是我的,是你们面前坐着的这个女人的!”



“无耻!”



小颜颤抖如筛糠,脸眸绝望一片。



“呵呵……”



沙发上,传来厉若冰的笑声。



我看了一眼她,心里不由一寒,发现这个女人的眼神很恐怖,带着一种病态般的笑容,好像报了生死大仇一样。



“滚吧。”



下一刻,几个保镖闯了进来,三女顿时哭哭啼啼的,匆忙穿好衣服,就被撵了出去。



临走前,三女的眼神让我心惊胆战,特别是小颜的目光,像一把刀一样,让我浑身难受。



这都是她们应得的下场,我不过是替天行道,为所有男同胞报了深仇大恨而已!



我感觉浑身冷冰冰的,只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房门关上。



我脸黑下来,阴沉无比,走了上去。



“凭什么打我?”



厉若冰没有多说一句话,咔咔在桌上丢下三捆钞票,淡然道:“任务完成得不错。”



我一下哑巴了。



“再说了,这是你抛弃这些女人最迅速最利索的做法。哈哈,你看到没,当我说你是入赘时,那几个女人的脸一下涨成了猪肝色,哈哈,真是太痛快了!”



厉若冰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笑容,饱满的胸脯颤抖得厉害,隐约露出的白皙肌肤,更是无比美妙的美景。



但我却没空欣赏这美丽的一幕。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浮现一双绝望泪眼。



玛雅和COCO我还不觉得有愧,但小颜,这个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让我觉得甚为失落,此刻的心情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我默默走过去,将三万块钱收进包里。



一边收拾,我一边抬头发问,目光直视那个发出病态般笑声的女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花了这么大价钱,光光是昨晚那顿饭就用了那么多钱……就只是为了让我去报复那些拜金女?”



“不为什么,我乐意,我有钱。”



丢下这句话,厉若冰丢下一张照片,淡然一声:“偌,你的下一个目标。”



她一直走到了房门口,这才转身,嘴角不知是一抹讥讽还是赞许:“知道吗,这家会所是我的,你们在这里的花销不用花一分钱,也就是说,昨天晚上,你不花一分钱就睡了三个女人……唔,称呼为绿茶婊合适点。”



我一下无言以对。



当厉若冰走了很久,我的目光下移,最后定格在茶几上那张背放着的照片。



掀开照片,我瞳孔一缩。

第7章 小护士

那人居然是我高中时眼馋许久的校花:冯月婵。



高中毕业之后我就跟她没有联系了,只是道听途说的听过,她似乎去了电视台当女主播,混的风生水起。



旁边还有一沓资料,我没怎么看就直接塞进了包里,包里的满是红色的毛爷爷,我知道,这就是妹妹的命。



我开着厉若冰给的玛莎拉蒂,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给妹妹交上做手术的订金。



我刚到咨询处就有人迎上来,“先生,请问您是来干什么的?有什么需要吗?我们会尽量为你提供服务的。”



声音甜美,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小护士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的衣服,眼珠子转的飞快,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哦,我是来给我妹妹交手术的定金的。”我觉得有些嘲讽,这个人也曾接待过我,那时看我的眼神,不过像看一个垃圾,而现在却是仰视。



果然钱是一种催人变质的好东西,“那你的妹妹叫什么?我领你去吧,找不到地方就不好了。”



“我妹妹叫叶华。”听到叶华这个名字,那个人突然顿了顿,仔细打量了我几眼,脸色瞬间就变了。



“哟,倒是打扮的挺不错的,高仿的吧,能买得起高仿货,不先拿钱给你妹妹治病,世上还有这种哥哥啊。”那个人轻蔑的笑了笑,伸手捻了捻我的衣角。



我打开那个人的手,毕竟这衣服是厉若冰给的,万一到时候再要回去自己也赔不起。



不过,既然敢这样嘲讽我,那么就要为此付出代价。我打量了一番她膝盖以上的护士服裙摆,和故意少扣了两个扣子露出隐隐风光的衣襟,脑子里顿时冒出来一个主意。



既然我能让coco她们拜倒在我的西装裤下,更何况这样一个拜金的小护士呢。



不过我妹妹的手术费还没有交,我暂时没有心情引诱她,“请让开,我还有事。”



我没再跟那人多说,侧个身子从她防备不到的地方溜走,战场转到收费窗口。



“你好,我给607房间二号床叶华交一下手术的订金。”



收费窗口的人抬头扫了我几眼,然后为我处理着交钱流程,此时那人好死不死的从我身后跟过来,对着收费窗口的人嚷着。



“小晴你别给他算,免得空欢喜一场,这个男的问了好几次得交多少钱了,但他哪里交过,不过可能搭上富婆了,就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出钱给她救妹妹哟。”



我眼色沉了沉,直接把背包里面的三捆钱拿出来,直接摔在收费窗口的台子上,“订金总共是两万九千三百一十九,这些是三万,你点点看看。”



身后的人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瞧见我摔出的钱,停了停才是说道,“小晴你好好检查检查他这些钱,看看有没有假的。”



一副吃定了我肯定往里面掺了假钞的模样,嘲讽的让我想笑,如果我真的是商业大鳄,可能能让她直接滚,可我不能,我现在就是一个钱恨不得掰开换两半花的穷人。



我看着那三捆鲜红的钱一遍遍过验钞机,翻来覆去足足得有四五遍。



那人期待着验钞机发出响声,似乎这样就能打我的脸一样,但事实让她失望了,三百张百元大钞无一例外的真钞。



“现在可以了吗?”



收费窗口里的人最快的反应过来,给我处理了缴费单据,将那六百多块钱给我。



“手术已经排上号了,在三个月之后,不过在三个月内你需要补齐五十万的手术费。”收费窗口里的人瞧了我几眼,似乎带着莫名的怜悯。



我没再说什么,收拾了单据和零钱就离开了,途中路过妹妹房间,望进去看见妹妹在病床上虚弱的睡着,心中不由的泛着痛楚。



“三月之内,我肯定能筹集到五十万的对吧。”我喃喃自语着,将手里面的单据攥的皱巴巴的。



我将单据放在口袋里准备离开医院,没想到在半路上又遇到了拜金而又十分嘴贱的这个护士,我扫了一眼她的胸前,名牌上写着“叶鑫”两个字,呵,三个金字,也难怪这么拜金。



叶鑫也没有想到会遇到我,明显愣了一下,顿时脸露嘲讽,又想要说些什么,但我一点也不想听。



好啊,本来想暂时放过你的,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不要后悔。



我趁着她开口之前,两步跨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眼里流露出伪装的深情,“叶护士,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之前我知道我穷,所以我没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看,这是我新买的车。”



叶鑫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本来想挣扎的,但是很快就被我手上的车钥匙给吸引住了。



“这是……玛莎拉蒂?”



看着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脸上却是止不住的惊喜,我心里顿时冷笑了一声,果然拜金女见到昂贵的东西就像见到自己爹妈一样激动。



“对呀,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去兜兜风呢?”我笑着放下了鱼饵,接下来就等着鱼儿自动上钩了。



果然鱼儿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叶鑫明显动摇了,她将目光艰难的从我的车钥匙上面转移到我的脸上,狐疑的说道:“你不会真的被富婆包养了吧?而且我之前还那么对你,你没理由会喜欢我啊。”



“怎么会,我只是最近谈成了一笔大生意。”我也不算说假话,厉若冰这笔生意也算得上是大生意了。接着我又模棱两可的说道:“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说完,我伸出手看了看时间,刻意露出戴在手腕上的江诗丹顿,果然看见了叶鑫两眼放光的看着我的手表。



我知道差不多了,拜金的女人在金钱攻势上都是没有智商的。



我趁机提出邀请,“你下午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吧。”



叶鑫纠结了一会儿,但还是抵不过诱惑,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娇羞而又期待的表情。我猜想,她可能是想到了我给她买各种奢侈品的场景。



我只希望,在她知道真相的时候,不要哭得太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