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教授不要H/翁熄系列乱吃奶 - 信宜金融网 禁欲教授不要H/翁熄系列乱吃奶 - 信宜金融网

禁欲教授不要H/翁熄系列乱吃奶

【摘要】俗话说专注的男人最吸引人,这话放在赵显丰身上,当然适用。 文学赵显丰长的不算特别帅气,就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特别吸引韩梦彤的注意。随...

俗话说专注的男人最吸引人,这话放在赵显丰身上,当然适用。





 文学

赵显丰长的不算特别帅气,就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特别吸引韩梦彤的注意。





随着赵显丰的按摩,一开始还是有点疼痛,可到了后面,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居然还有些许舒服的感觉。





韩梦彤忍住要哼哼出声的冲动,两条大白腿却有点不老实的动着。





赵显丰被这大白腿给晃得有点头晕目眩,给韩梦彤按摩的时候不知道偷偷吞了多少口水。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赵显丰才松开按着韩梦彤脚裸子的手,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好了,我回头给你带点跌打药来,每天按摩两遍,问题应该不大。”





听着赵显丰的叮嘱,韩梦彤这才回过神来,俏脸微红着点头,听着赵显丰话里的意思,她问道:“那以后都要你帮我按摩吗?”





赵显丰道:“不用,按摩手法我教你一遍,以后你自己动手就行。”





“哦。”韩梦彤应了一声,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有点失落。





随后,赵显丰将按摩手法教了一遍,韩梦彤很聪明,一下就记住了。





赵显丰站起来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带跌打药过来给你。”





“你等下。”韩梦彤眼眸子轱辘一转,抓过放在旁边的小坤包,取出一张名片递给赵显丰道:“你去镇上的收购站,苹果带过去,应该可以卖上一个好价钱。”





“收购站?”赵显丰疑惑的看了看韩梦彤,收购站他是去过的,不过对方给出来的价钱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见韩梦彤一脸笃定的神色,赵显丰心想再去看看也无妨,接过名片,不小心摸了一把韩梦彤的小手。





他发誓绝对不是故意,韩梦彤却略有深意的瞥了瞥赵显丰,看样子好像有点生气,又好像不生气。





“去吧,如果价格不满意,让老高给我打电话。”





赵显丰摸了摸鼻子,对韩梦彤的态度感到沾沾自喜,不小心摸了一把大美女的小手,乐的合不拢嘴的走出房间。





收购站的位置,赵显丰自然知道。下了楼,一路直奔向公交站。





忽然,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从角落跑了出来,两人一下撞了个满怀。老头更是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赵显丰吓了一跳,这年头碰瓷的人可多着呢,虽然他没啥钱,碰瓷的人不会这么没眼力劲的找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赵显丰小心翼翼的上前,问道:“老人家,您没事吧!”





老头摔了个龇牙咧嘴,没好气的冲赵显丰道:“怎么没事,你让我撞下试试!真是的,你这年轻人走路不长眼的啊!把我撞出个好歹来,你赔的起吗!”





老头骂骂咧咧的爬起来,仿佛很是着急的模样,也没跟赵显丰计较下去,一溜烟的直往远处跑去。





赵显丰看的不由傻眼,有心说一句是你自己跑出来撞到我身上,怎么还怪到我身上来了。可那老头一溜烟跑了个没影,赵显丰也没地儿说去啊。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先把苹果卖了吧。”这么想着,赵显丰继续往公交站方向走。





然而,他刚刚踏出一步,脚下却是踩在一本古朴的书籍上,低头将书籍给拿了起来,仔细的端详一番。





书面很是古老,似纸非纸,也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造而成,书面上几个古老的字体,赵显丰不是考古专业,自然认不出到底是甲骨文还是什么。打开一看,赵显丰不禁晒笑。





里面写的居然是正楷宋体,正是简体文。不过在书面背部绑着的一个小袋子吸引了赵显丰的注意,打开一看,正是由长到短,由粗到细的一尾尾金针!





看模样,显然是中医针灸所用的器具,而且这一尾尾的金针,更是让赵显丰提了心。





他是学西医的,从小到大对于中医,就只有不靠谱这一个观念。





现如今中医没落,西医风靡,也不是不无道理。毕竟,西医更加讲究科学!





赵显丰本想随手丢掉,却鬼使神差的将这不知名的书籍给收进怀里。





赵显丰走后没多久,那老头去而复返,在这地儿找了半响,愣是没找回书籍,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这要是落在坏人手上,必然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啊!这可如何是好!都怪我,跑得太过匆忙,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刚刚那年轻人又不知道是谁……罢了罢了,这上古传承下来的《太乙九玄针诀》也不是常人所能参悟的,这一切都是因果,执意求之也难以觅回……”





老头叹息着,从这里踱步离去。





……





房间中,韩梦彤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脚裸上的异样感仿佛还能清晰地感受到一样。俏脸上红晕渐渐散去,一抹难以言喻的情绪蔓延上心头,脑海之中不自觉的浮现赵显丰那时而羞涩,时而认真的面容来。





“要死了你!”韩梦彤暗啐一句,脸上火辣辣的。





咔嚓一声响动,房门被人打开,一个年轻靓丽的身影从外面一蹦一跳的走了进来。





若是赵显丰在这,一定会发现,这个女人,居然就是昨天偶然碰到,并且给他冠上各种难听名号的唐明月!





“小姨,你这么着急打我电话干嘛呢。”唐明月走上来,好奇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韩梦彤。





韩梦彤平复着心情,不敢让唐明月发现自己的不对劲,笑道:“你这妮子,整天就知道往外跑!连小姨我脚伤了都不知道关心下!”





唐明月闻言,很是俏皮的吐了吐丁香小舌,嘻嘻笑道:“我这不是赶过来了嘛!别生气嘛,我给你按摩按摩。”





说着,唐明月来到沙发边坐下,很亲昵的将手放在韩梦彤的肩膀上。





唐明月的按摩手法并不得劲,韩梦彤非但没有感觉到一点享受,反而又一次的在脑海之中回想起赵显丰刚刚为自己按摩的场景来。





也不知道他去收购站会不会遇到麻烦?





内心浮现出这样的一个想法,韩梦彤越发的为赵显丰担心起来。她常年跟回收站的高站长打交道,知道那个色眯眯的胖子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若不是因为她的身份不一般,那死胖子没准还要将注意打到她身上来。





念及此处,韩梦彤冷哼一声,心想那胖子胆敢刁难自己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弟弟,绝对饶不了他!





韩梦彤鬼使神差的道:“明月,你去帮我办件事。”





“什么事啊?”唐明月好奇问道。





韩梦彤将赵显丰卖苹果一事说了一遍,倒是没说明赵显丰的名字,只道是一个关系很不错的朋友。





若是让唐明月知道赵显丰与韩梦彤认识都没有几个小时,就被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小姨子当作很不错的朋友,只怕要跌破眼镜,不知道会怎么想了。





唐明月不疑有他,拍着肉肉的胸脯道:“没问题,我这就去走一趟。”





“好,你快去快回,不然我今晚就要在这饿死了。”韩梦彤开玩笑的道。心中却不怎么想自己这个小侄女跟赵显丰过多接触。





至于是出于什么心理,就连她自己都没法想出个所以然后来。





“难道我是对那个小男生动心了?”脑海之中闪过这么一个荒诞的念头,韩梦彤眼眸之中悄然浮现出一抹痛苦的神色。





“或许是因为跟他很像吧……”





唐明月大大咧咧的性子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小姨子的神色不对劲,风一般的离去,准备前往收购站。





而在唐明月往收购站赶赴的时候,赵显丰人已经来到收购站的大门口。





现在是水果高产的旺季,收购站这地自然是火热朝天。门口处站了没一会,已经好几辆大卡车进进出出了,人更是不少,单单排着的队伍就有十几个。





镇上收购站不大,规矩倒不少。不过这规矩大多数是为普通人设定的,有点背景的人,哪一个不是雄赳赳的直接往里面走?





反正赵显丰就看到好几人还没走进去,工作人员就已经屁颠屁颠上来相迎了。





好在赵显丰的耐心不错,等了大半个小时,门卫懒洋洋的通知他,“轮到你了,进去吧。”





“哦。”赵显丰摸着鼻子,也没理会这家伙的神色。





收购站他来过一次,算是驾轻就熟,很快就找到了收购办公室,站在门口咳嗽一声,往里头问道:“请问,高站长是在这吗?”





里面一个肥头大耳满脸红光的胖子,抬头扫了赵显丰一眼,不易察觉地眉头一挑,嗡着声道:“我就是,进来谈吧。”





“好。”赵显丰点了点头,走上前去,直接道明来意,“高站长,这是我家的苹果,你看看,成色很不错,各个甜美多汁,每一个最起码半斤分量。绝对是上佳品种!”





高站长一脸嫌弃的看着赵显丰,仿佛没有听到赵显丰的介绍一样,笑起来连眼睛都不见了。





“你是第一次来我这办事吧?嘿,怪不得不知道我的规矩。”





规矩?





赵显丰愣了,心说我来收购站卖苹果,还有什么规矩?





“我不是很明白高站长的意思。”

第七章 对,就是他!



高站长全名高向前,人如其名,身为一个收购站的站长,背地里不知道收受了多少好处。





打从赵显丰从外面进来,观其形态,高向前就将赵显丰列入没钱没势的普通人行列。现在再一听赵显丰这么一说,本来就极为冷淡的笑容瞬间冷却下去。





绿豆大的眼珠子盯着赵显丰冷冷地道:“不知道什么意思你还来找我?行了行了,你出去吧。我忙着呢,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高向前不耐烦的神态让赵显丰很快的反应过来了,求人办事,没有一点好处怎么行。





“高站长,您早说嘛。我明白,我明白。”赵显丰笑眯眯地道,“只要这批苹果能卖个好价钱,我做主可以给你百分之三的回扣。”





“百分之三?”高向前一听,脸色好上许多,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道:“你这批货有多少?”





“不是很多,就五六亩地儿。”





赵显丰话音刚落,高向前脸色顿时一黑。





麻辣隔壁,按照一亩田两吨产量计算,五亩的苹果收购过来,他才能拿几个钱?当即破口大骂道:“小子,你特么是来耍我的吧?五六亩?打发叫花子呢?”





赵显丰被他这么一骂,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毕竟这收购站可是国有产业,这高向前非但不办事,只想吃回扣,还觉得这回扣太少?





想他一亩地少说产量六七千斤的苹果,尽数卖掉就是近两千的回扣了啊!这高向前还不知足?





“高站长,你这么说可就不讲情面了啊!你看我这苹果,一斤一块二一块三的问题肯定不大,这一单做下来,你怎么也有一两千的红利。俗话说的好,贪心不足蛇吞象。你这么贪,就不怕被人举报啊!”





“举报?”高向前好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怒极反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举报我!妈的,我高向前今天还就要好好整治你一番了!”





“怎么着?说不过我还要找人打我是吧?”赵显丰做出一副警惕十足的模样来,还真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现在这时候,他就算是报出韩梦彤的名字来,只怕也不管用了吧?





然而,赵显丰并不知道韩梦彤的身份,不然也不会这样跟高向前浪费口水了。





“打你又怎么着?你是不是不认识人?在老子这一亩三分地装大尾巴狼,不给你点厉害尝尝,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吧?”高向前重重的拍着桌子,因为愤怒脸色都涨红了起来。





“来人啊!这小子想闹事呢!”





高向前骤然大声嚷了起来,门外的几个工作人员听到动静,当即一溜烟跑了进来。





赵显丰心知要坏,眼珠子一转,有了定计。想都不想,直接将手中的大苹果朝高向前狠狠地丢了过去。





咚!





苹果在高向前的胖脸上直接炸开,果屑纷飞之际,赵显丰抬脚直接往高向前身上踹。





哎哟惨叫一声,高向前肥胖的身体在椅子上直接往后仰倒。





赵显丰趁着冲进来的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溜到了高向前的身后,手臂一弯,死死的锁住了高向前的脖子。





高向前没料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这么胆肥,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气的是七窍生烟。





在他的地盘上,他还真不怕赵显丰弄出什么动静来,扯着嗓子就对冲进办公室的几个工作人员道:“别管我,给我修理这小子一顿!妈的,小子你给我放开!”





“你当我傻啊,放开你我不是要挨打了?”赵显丰撇撇嘴,在大学的时候他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现在这高向前都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他要是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同个寝的难兄难弟?





说时迟那时快,赵显丰下手狠辣,说话的同时就狠狠地给了高向前几个拳头。





高向前哎哟哎哟直叫,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这小子怎么就敢动手?





不是来卖苹果了吗?打了我还卖什么?等着烂在田里吧!高向前恶狠狠地想着等自己脱困后,绝对要严令下去,这小子手里的苹果不用想卖出去了!





脸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幅服软的表情来,高向前道:“我服了,你小子厉害,你放开手,有话好好说。”





赵显丰在动手的时候就知道这事情没法善了,心知在这里自己的苹果绝对卖不了了,也没想继续跟他周旋下去。





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他就是拼着苹果不卖也要好好整治下这死胖子,眼珠子轱辘一转,顿时计上心头,压着胖子那足足一百六的分量,狠声道:“跟我出去。”





“好好好,我跟你走。”高向前眼神往其中一个工作人员瞟了瞟,做出合作的架势来,被赵显丰锁着脖子往办公室门口走。





那工作人员心领神会,装作让出一条道路来,手却不动声色的爪子放在角落的扫帚。





赵显丰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亦步亦趋的压着高向前往门口方向前进。





在距离办公室大门不过半米的时候,工作人员当机立断出手,啊的大叫一声,提着扫帚朝赵显丰狠狠地挥了过去。





在工作人员有所动静的时候,赵显丰就反应过来了,眼疾手快,直接与高向前互换了个位置。





扫帚在高向前的瞳孔之中无限放大,下一瞬,砰地一下,结结实实的落在高向前的肥脸上。





这一下,可谓是痛到极致,高向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这小子这么阴险,更没想到这手下会如此愚昧!





脸上被扫帚划开了好几道血痕,也不知道会不会毁容。





赵显丰不屑撇嘴,这偷袭人的事情,他经历的多了,刚刚他就已经注意到那个人神色不对,是以一直戒备着。这不,报应来了吧!





“高站长,我、我不是故意的。”工作人员慌不择言的道。





“你不是故意的,难道是有意的不成?”高向前气的鼻子都要歪了,心知这抓住自己的小子是个硬茬子,他那点伎俩,彻底行不通了。





“妈的,还不赶紧报警!想看老子死吗!”





工作人员顿时不敢再说其他,眼神不住瞟向赵显丰,他怕自己一报警,赵显丰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你报警吧,没事。知道号码吗?是119。”





“对,赶紧拨打119。”那工作人员连忙取出手机。





高向前顿时骂开了:“艹!你是不是蠢。119是火警,妈的,打110。”





工作人员脸上满是羞怒,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农村来的家伙给戏弄了一把!





高向前很愤怒,见赵显丰一脸笃定,心头阵阵冷笑。等下警察来了,看你怎么办!





赵显丰心下暗笑,此时的他,已经拽着高向前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的动静早就引来了在场所有人的动静,有一大半的人,是来这边出货的。眼瞅着高向前被拽着出来,纷纷投以好奇的神色。





赵显丰见这么多人在场,脸色一变,跟变脸一样的换上一副悲痛欲绝的神情,大声嚷道:“没天理啊!谁能帮帮我,想我辛辛苦苦的辛勤劳动,种出来的几亩苹果,这可是我用来救老娘亲的病的钱啊!这天杀的,非但压低价钱,还要吃回扣!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赵显丰说的悲悲切切,在场所有人听得分明。能在这边长期合作下去的人,基本上都知道高向前的性格,这胖子贪得无厌,谁都大大小小的在高向前手里吃过亏。





是以赵显丰这么喊出来,大家非但没有怀疑,反而是没有什么善意的瞟向高向前。





“高站长,这孩子挺可怜的,你这样做未免也太不给人活路了吧?”





“是啊,大家都是农民,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是?高站长,你要是觉得不乐意,我这边的红利可以给你分多一成。”





“就是,你看人家孩子,大家都不容易。依我看,还是算了吧。”





众人议论纷纷,高向前有口难辩,直愣愣的看着众人,心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好吗!怎么大家都指责到他的身上来了?





不能怪赵显丰演技太逼真,而是高向前他本人往日里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





对于赵显丰现如今的做法,大家都仿佛是在意料之中罢了。高向前这么喜欢坑人,早晚有一天会招惹来麻烦!这不,赵显丰为名除害来了。





“小兄弟,你先把他放开吧。这件事,我们替你做主!”





一个中年男人大声的道,一脸正气。





赵显丰看了看他,心知自己目的已经达到,心下暗笑的将高向前给放了开来,故作伤心的道:“不用了,谢谢大家。我算是看明白了,这里并不适合我,我还是先回去吧。”





说着,赵显丰就想走。





高向前却是一脸冷笑,直接挡在了赵显丰的去路,愤怒地道:“得罪了我,就想这样走吗?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来人啊,给我把他抓起来!”





后面的工作人员顿时面面相靓,此时的高向前可谓是犯了众怒,他们要是还冲上去,指不定要被人戳着脊椎骨,还不知道会被怎么骂呢。





“还愣着干什么!还要不要工资了?给我上啊,出了事我负责!”





在高向前的催促下,几个工作人员对视一眼,在饭碗跟道德的抉择面前,他们都很容易做出选择。当即朝赵显丰看了过去,做出要冲上去的架势。





赵显丰脸色当即一变,急中生智大声的喊了起来,“救命啊,要杀人了啊!”





“你再叫一个试试。我倒要看看,谁敢为你出头!”高向前阴冷着脸扫视一圈,再也没人敢作声了。





毕竟高向前是收购站的站长,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出头,固然高向前让人感到可恨,但这以后还要不要跟收购站合作了?





得罪了高向前,绝非明智之举!





而在人群之中,一个年轻的女生身影,正在对着电话询问道:“小姨,你让我帮的家伙,不会是叫什么赵显丰的家伙吧?”





“对,就是他!”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