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大肚生子孕交h{回到了慈母的桃花源} - 信宜金融网 双性大肚生子孕交h{回到了慈母的桃花源} - 信宜金融网

双性大肚生子孕交h{回到了慈母的桃花源}

【摘要】 飞龙岂是池中物 文学大学校内,德克士。        一个漂亮的长发女生,正一边吃着薯条,一边刷着手...

 飞龙岂是池中物


 文学

大学校内,德克士。
    
    一个漂亮的长发女生,正一边吃着薯条,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晃荡着白皙的长腿。
    
    面前堆着烤翅、汉堡和橙汁。
    
    旁边的桌子,一个男生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书自习,时不时的紧锁眉头,看样子似乎在思考深刻的知识。
    
    这是典型的大学校园场景,悠闲的女生和刻苦的男生。
    
    过了一会儿,女生伸了个懒腰,看了看面前的一堆食物,撅了撅嘴巴,起身离开了。
    
    旁边的男生,目光顿时聚焦在刚才女生桌子上那堆吃剩了一半的食物上。
    
    眼看四周无人,他身体一动,迅速的移动到了女生的位置上。
    
    动作十分熟练,一看就很有经验了。
    
    “妈的,真有钱,剩这么多东西,太浪费了,浪费是罪恶,哥来帮你解脱罪恶吧。”男生一边疯狂往嘴里塞女生吃剩的薯条,一边自言自语说道。
    
    尽管橙汁女生喝剩的,显然男生也不在乎,往嘴里不停的吸。
    
    但突然,男生似乎感觉到一股冷意,下意识就抬了头。
    
    刚才那离开的女生,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此时正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天哪,你,你……我只是上个卫生间,你竟然偷吃我的东西……”女生真的不敢相信,是啊,现在这个社会,而且还是大学里,竟然还有人偷吃别人的东西?
    
    有这么穷的人吗?
    
    一些学生被惊动,纷纷投射来目光。
    
    “对不起,对不起……”
    
    男生很尴尬地站起来,在众人的注视下,匆忙离开了。
    
    “我草,还以为已经不吃了呢,妈的,看来下次要确认对方已经完全离开才能去吃了。”出了德克士,男生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唉,我陆飞混到这个地步,还真是惨啊,要不是没钱吃饭了,谁他妈的干这种丢人的事啊。”
    
    陆飞叹了口气,摸摸肚子,好在刚才吃得快,算是混个半饱吧。回去歇会儿。
    
    一进宿舍,迎面走来一个寸头男生,正是好哥们张辉。
    
    “陆飞,刚才李小芸来了,让把这个给你。”
    
    张辉递过来一个oppo-R17手机。
    
    见到手机,陆飞心里不由一痛。
    
    李小芸是自己前女友,三天前刚分手,李小芸提出来的。
    
    这手机,当时候要三千多块,是自己在外面干了一个月的零工才攒够了钱,送给李小芸的生日礼物。
    
    现在陆飞还记得李小芸收到手机时候那种高兴的样子,想起来就挺甜蜜的。
    
    现在,很显然手机被人家嫌弃丢还给了自己。
    
    打开手机,屏保上是一行字。
    
    “陆飞,破手机还你了,因为我用不上,我男朋友给我买了苹果X,他很疼我,也有能力疼我,这一点,你永远比不上。”
    
    呵呵,说到底,都是一个字,钱。
    
    自己没钱。
    
    “陆飞,想开点。”
    
    张辉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李小芸跟我们不是一路人,那货长得太漂亮,而且搔首弄姿,平时装的娇滴滴的,这种女人,都是给富二代们暖床的,我们普通人就别掺和了,不然最后痛苦吃亏的都是我们。”
    
    “再说了,你不也是上过她了吗,你也不吃亏啊。”
    
    “我没上啊。”陆飞说道。
    
    “我草,不是吧,你们谈了一年,你都没上过她?你们平时过节不都是出去开房了吗!”张辉一下子跳了起来,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开的是双人床,什么也没发生的。”陆飞说道。
    
    “不是吧!亏了好几个亿啊!”
    
    陆飞想想,好像也确实亏啊。
    
    不过,自己是真的喜欢李小芸,也尊重她,所以,也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要发生什么。
    
    只是,唉,陆飞又掂了掂手机,分手的唯一的好处,应该就是自己终于可以把自己的老式诺基亚给换了吧!
    
    正在这时,oppo手机滴的一声,显示来了一条短信。
    
    “经家族研究决定,三年期限已满,天字辈子孙陆飞禁令已被解除,从收到短信之日起,已获得所属财富的控制权。”
    
    陆飞盯着这条短信,我草,不是吧,禁令解除了?
    
    自己可以支配财富了?
    
    不用再装穷狗了?
    
    这条短信是李小芸手机收到的,陆飞也并不意外。
    
    因为当时给李小芸买了手机之后,这个号码也是陆飞买的,并且充值都是一直陆飞在充值。
    
    而为了给李小芸一个惊喜。
    
    陆飞给家族留的联系方式,也是这个号码。
    
    其实,陆飞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李小芸一个惊喜。
    
    假如自己没有和李小芸分手,假如李小芸还一直用这个手机,用这个手机号,那她就会看到这条奇怪的短信。
    
    到时候,陆飞就会坦诚自己其实是一个超级富二代。
    
    给李小芸一个惊喜。
    
    可是,讽刺的是。
    
    李小芸和自己分手了,而且刚刚把手机还给自己,这条短信就来了。
    
    李小芸因为自己穷,和自己分手。
    
    她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其实是个富二代吧。
    
    现在禁令解除,自己可以自由支配财富,还等什么呢?
    
    陆飞出了学校,来到了市中心一所宏伟的欧式建筑跟前。
    
    这建筑前面停满了各种豪车,而且多是那种商务豪车。
    
    进进出出一些人,也多是那种穿着昂贵的西服的成功人士。
    
    陆飞这一身地摊货,和那些人一比,寒酸的不行。
    
    但是陆飞脸上毫无惧色,他哼了一声,昂头进了建筑。
    
    建筑的头上,有四个大字“花蕊银行”。
    
    “先生你好,你是要办理什么业务吗?”
    
    银行大厅里,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子,微笑的看着陆飞。
    
    但是虽然表情是微笑,那也不过是因为职业的原因,而她的眼神里,怎么也藏不住一种鄙夷。
    
    是啊,眼前这个人,衣服普通,年龄吧,二十出头,这种人一看就是那种乡下来的吊丝大学生。
    
    要不是职业需要,女子根本也不愿意和眼前这男生多说一句话。
    
    陆飞看了看女子,啧啧,国际银行的水平就是高,这女人长得可真漂亮,白嫩的脸蛋,姣好的身材,往那里一站,也算是仪态万千了。
    
    “我取点钱。”陆飞说道。
    
    “取钱,你有我们银行的卡吗?”女子问道。
    
    “额,没有。”陆飞挠挠头,自己真没卡。
    
    女子一听,目光里的鄙夷意味就更浓厚了,自从陆飞一进来,她就看不起陆飞,只是出于职业素养,才接待陆飞说几句话的。
    
    但是心里早已认定,眼前这个吊丝大学生,只不过是偷偷溜进来开开眼的。
    
    就像是看到一个很宏伟的建筑,心里好奇,进来看看。
    
    毕竟,花蕊银行的地位和业务范畴,也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到的,来这里办理业务的,都是衣服光鲜之辈,就陆飞这年龄这穿着,根本不可能在花蕊银行有什么业务。
    
    现在听陆飞这样回答,心里更认定了自己的判断。
    
    微笑也收敛了。
    
    干脆用一种带有嘲讽的口吻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卡是无法取钱的。而且我们这里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办卡的,必须要提供资产证明,大于一百万以上的资产才可以办卡,而且开卡的时候,卡内的存款也要大于十万。如果先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就请离开吧。”
    
    本来这女子,就看不起陆飞,现在,干脆就直接表露了。
    
    下了逐客令。
    
    正说着,门口又进来一对中年夫妻,看穿着,都是很讲究那种人。
    
    “王总,王夫人,你们来了,今天要办理什么业务?”
    
    女子见到这两人,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转变,笑容可掬的迎上去了。
    
    “小郑啊,我怎么觉得你们银行的档次越来越低了,现在什么客户都接待了?”这对夫妻看了看陆飞,做出一副很厌恶的样子,就好像和陆飞站在一起,很掉价的感觉。
    
    是啊,有的人就是这样,就是喜欢看不起别人,总觉得有一种优越感。
    
    “王总王夫人你们误会了。”
    
    女子心里对陆飞更讨厌,更鄙夷了,要是因为陆飞,而得罪了王总夫妻,那就得不偿失了。
    
    眉头一皱,不耐烦的瞪了陆飞一眼,“你怎么还不走?是不是要我叫保安赶你走?”
    
    “对不起,我的业务你还没有资格办理。”
    
    陆飞也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向角落里的一个门走去。
    
    门上写着“vip客户接待室”。
    
    “你,给我回来!”
    
    女子踩着高跟鞋,急忙去追陆飞,那里可是vip接待室啊,里面负责接待的都是银行的经理级别的。
    
    这小子闯进去,经理怪罪下来,自己可要遭殃了。
    
    现在,女子心里确定,陆飞绝对是一个吊丝进来捣乱的了。
    
    只不过,她的高跟鞋跑不快,等她追上去,陆飞已经推门而入了。
    
    女子只是银行大厅里的服务人员,也不敢擅自进去,所以看到陆飞闯进去,她也不敢追进去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垃圾人啊!”
    
    女子担心被领导责罚,在银行里跺着脚,郁闷的说道。
    
    “小郑你不用担心。”那一对姓王的夫妻,也看出来了女子的想法,安慰说道,“如果你的领导怪罪下来,我们会给你证明的,我们都看到了,是那个小子不听劝告,私自闯进去的,完全和你无关!”
    
    “嗯,多谢王总王夫人。”女子急忙说道,心里总算有点放心了。"


    也是五个保险柜,每个里面五层,每一层都是各种瑞士名表,而且大多数都是限量版的,随随便便一个劳力士古巴纪念表,都价值一百多万的,陆飞也懒得数了,大概一共几千块名表吧。
    
    “这边,是美钞。”
    
    张泽又打开南边的保险柜,里面一叠一叠的百元美钞,堆积成山了。
    
    “我拿点人民币。”陆飞说道,“你给我取个一百万出来,要现金。”
    
    “好,陆先生请稍等。”
    
    张泽打开北边的最大的保险柜,里面全部都是人民币,简直排满了整个墙壁,就好像到了图书馆一样。
    
    “就装这里吧。”
    
    说着,陆飞扔给张泽一个脏兮兮的黑色塑胶袋。
    
    张泽一愣,用塑胶袋装人民币?这也太随意了吧,不过再一想陆飞的打扮,再看一看陆飞的财富,这一百万连九牛一毛都不到啊,人家也不用在意。
    
    也没多说,给陆飞装好了。
    
    陆飞也不废话,提起来就出去了。
    
    而张泽想跟上,不过他还要把保险柜一道道的锁上,所以也没来得及出来。
    
    此时,大厅里。
    
    郑玥正焦急不堪。
    
    眼看着陆飞进去已经很久了,一直都没有出来。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心里没谱。
    
    想冲进去看看吧,可是自己级别又不够。
    
    而且,郑玥百分百认定,陆飞绝对是一个无聊的吊丝,一旦被经理发现,肯定会被轰出来。
    
    正在这时候,郑玥就看到陆飞提着一个黑色塑胶袋出来了。
    
    咦,这家伙刚才进去不是空着手的吗?怎么出来之后,手里还提着东西了呢?
    
    “站住!”
    
    郑玥冲上去一把抓住陆飞。
    
    “干嘛呢你?”
    
    陆飞没想到这女人还来找事。
    
    虽然之前这女人瞧不起自己,但是陆飞也并没有想打脸她,说真的,要打脸她很容易,直接跟张泽说了就行了。
    
    所以,陆飞拿了钱之后,就想着直接离开银行的。
    
    却没想到突然被郑玥抓住了手腕,一下子淬不及防,塑胶袋一下子掉了,哗啦啦,袋子里的钱,瞬间滚了一地都是。
    
    郑玥看呆了。
    
    那个姓王的夫妻也看呆了。
    
    银行里取钱的人,都看呆了。
    
    虽然花蕊银行的客户都不错,但是这用塑胶袋提着一百万出来,还真是活久见。
    
    “这钱,是你偷的?!抓小偷啊!”
    
    郑玥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其实也不怎么相信,开玩笑,银行安保这么好,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一个吊丝就进来偷走一百万呢?
    
    只是,如果不是偷的,郑玥真的不知道这钱是哪来的。
    
    “抓住他,抓住他!”
    
    那对王姓夫妻,也冲上来抓住了陆飞。
    
    顿时,大厅里就更热闹了。
    
    很多人看一看陆飞的样子,再加上郑玥穿着银行制服说抓小偷,所以大都觉得陆飞真的是小偷。
    
    也就在这个时候。
    
    张泽终于锁好了保险柜,一看陆飞已经出来了,他急忙小跑着也跟着出来。
    
    其实,张泽出不出来都没关系了,毕竟人家陆飞业务已经办理完成了。
    
    但是,张泽干了十几年的银行业,从来也没遇到过陆飞这么牛逼的富豪,所以,当然也想拍马屁了。
    
    所以,急忙跑着出来,就是假如能追上,亲自帮陆飞开开门,或者送陆飞上车,再说几句恭维的话,让自己在陆飞心中有个印象,那就值了。
    
    哪里想到,出来竟然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郑玥一群人紧紧的抓住了陆飞,还大叫着抓小偷。
    
    张泽心脏都吓得跳出来了,他虽然不知道陆飞的具体背景,但是陆飞的保险柜里那些金条名表美钞,加起来恐怕几百个亿都有了吧,这种人会是普通人?
    
    现在被自己的手下职员,还误认为是小偷,抓着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
    
    要是陆飞发起火来,自己这个经理瞬间被撤职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吧,不仅仅是撤职,自己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从事银行业了。
    
    “你们在干嘛?”
    
    张泽急忙跑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
    
    郑玥却兴奋的冲着张泽邀功道,“张经理,这里有个小偷,被我抓住了!”
    
    说完,郑玥还美滋滋的。
    
    心想,这次能受到表扬了。
    
    张经理可是花蕊银行金陵分行的一把手,能得到他的赏识,自己的好处,那可就是大大的。
    
    “放手!”
    
    谁料,郑玥怎么也没想到,张泽先是粗暴的推开了她。
    
    不仅如此,张泽还粗暴的推开了同样抓着陆飞的王姓夫妻。
    
    “陆先生,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职,我向你赔罪!”张泽急忙给陆飞赔礼道歉。
    
    看张泽的样子,恨不得自己给自己几巴掌,只要能让陆飞谅解。
    
    郑玥傻傻的看着这一切。
    
    看着张泽极尽讨好陆飞。
    
    她终于明白了。
    
    这个被自己瞧不起,还被自己言语侮辱的吊丝,原来是个级别高到不可想象的客户。
    
    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张泽这样过。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给陆先生道歉!”
    
    张泽朝郑玥吼道。
    
    这个笨女人,差点害死了自己了。
    
    郑玥这个时候就听话多了,不用张泽吩咐,早就恭恭敬敬给陆飞道歉,还很有心机的鞠了一躬,低头的瞬间,一抹很有深度的白皙,从领口露了出来。
    
    只不过陆飞根本没看她,这让郑玥心里暗暗觉得可惜。
    
    “陆先生,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给我来电。”
    
    张泽亲自把陆飞给送出了银行,又主动递给陆飞自己的名片,堆着笑脸,“陆先生,就算不是银行的事,生活上的事,只要你觉得我能为你效劳的,请你尽管吩咐。”
    
    张泽这是铁了心,要和陆飞套近乎呢。
    
    “好,多谢张哥了。”
    
    陆飞也礼貌的回了一句,毕竟人家这么热情呢。
    
    这一句张哥,让张泽的心里受宠若惊,啧啧,这富少真没有架子啊,竟然叫了自己一声哥,看来这近乎是套上了啊。
    
    提着一大袋现钞,陆飞不禁又想到了李小芸。
    
    真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陆飞的心里,不禁又有几分难过。
    
    要是李小芸知道自己其实是个超级富二代,半个地球都是自己家族的,她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