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毛太浓,小东西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 信宜金融网 岳的毛太浓,小东西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 信宜金融网

岳的毛太浓,小东西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摘要】 补习老师居然这样 文学     暑假我大姨给我找了个课外补习班,我心里抗拒,本来不想去。谁知等去了那天,见到补习老师时,我立马惊为天...

 补习老师居然这样
 文学


     暑假我大姨给我找了个课外补习班,我心里抗拒,本来不想去。谁知等去了那天,见到补习老师时,我立马惊为天人。
    
     只见她小蛮腰纤细,浮凸翘-臀下是一双炫白到令人发指的大长腿,上面套着沙沙的肉色丝袜,整个人显得充满了誘惑力。
    
     我自己都没发觉,盯着人朦朦胧胧的肉丝长腿和挺拔的一对浑圆,咽了好几口口水。
    
     后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巴不得天天去补习!
    
     补习老师叫乔菲,是省里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妥妥的211大学。老实讲,在我的印象里,成绩好的女生一定丑,美女的成绩一定烂。
    
     因为我觉得,美女都去谈恋爱去了,丑女才会去发奋学习。
    
     认识了乔菲我才觉得我的思维很LOW逼。不知道是不是这点带给我的逆差,从那后,对于乔菲我心里总充满了浓浓的期待。
    
     每天一起床我睁眼想的就是要快点看到她,所以我一改常态,早去晚归,就为了多和她待会儿。我觉得,只要能待在乔菲身边,看着她的脸,闻着她的清新体香,我就非常开心!
    
     没过几天,我发现我有些着魔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乔菲。偶尔我还想要她是我女朋友就好了。
    
     我有心想和她拉近关系,可一厢情愿的是,乔菲这人很内敛,甚至寡言少语到无趣。
    
     除了上课讲话,下课时她基本只闷头玩手机,偶尔和她聊天,她嗯啊几声就完了。其余时间,不是敲打我做题,就还是敲打我做题。
    
     这弄的我心里特别失落,她越这样,我越想和她多攀谈。
    
     虽然乔菲比我大五六岁,但我看她就是特别有感觉,老是幻想我俩要是情侣的话,那该多好。
    
     眼看补习的日子一天天变少,彼此都要开学了,我就再也忍不住了,这天就豁出去了找乔菲要微信。
    
     结果乔菲关上课本,严肃的对我说:“你要我微信干嘛?”
    
     我其实想了很多说辞,但她这么直白的一问,反而把我问住了。
    
     后来支吾了半天,我就撒谎说想以后请教你学习问题。
    
     乔菲听完就呵呵笑了,对我说拉倒吧你,你们这些男生脑子里一天到晚想什么,我还不知道?我劝你还是多顾忌顾忌你的学习吧,别惦记那些不可能的事儿!省得以后女朋友都找不到一个当穷屌丝。
    
     这话给我郁闷的,我寻思我也没得罪你啊?你不给就不给吧,何必说话这么难听呢?
    
     看着她翘着二郎腿,不可一世的模样,我就想嘚瑟啥呢,大不了我不要了行不?后来我就直接走了,乔菲还对我背影冷笑,说啥一看都不是正经东西。
    
     反正这给我郁闷的要死,我也不知道乔菲那天是不是吃多了,咋给个喷子一样。
    
     后来因为这事儿,我觉得男人要有骨气,就再也没找她要微信了!
    
     但我没想到,真正的乔菲,其实并不是这样保守,相反她还是一个特别骚的荡}妇。
    
     事情得从我的兼职说起……
    
     我其实并不是城里人,我来自农村。
    
     这两年,我一直寄宿在大姨家。这暑假里就托大姨找熟人,在KTV谋了一份给人送酒水的兼职!
    
     这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样给人送酒水。谁知到了包间,就见昏暗的灯光里,一大群男男女女在里面划拳,输了还玩脱衣服的游戏。
    
     有几个男的不住在说啥今天要把你们这些女人脱完!那些个女人,看起来也挺不正经的,就反驳说谁脱完谁还不一定呢。
    
     我心里就想,我愺,尼玛还是城会玩!
    
     这时,有个男人忽然招我过去开酒瓶,我走近了,才发现沙发上躺着两个人,喝多了抱在一起在啃呢。
    
     这种事,KTV见的不少,和我也没啥关系。
    
     只是我转身要走时,啃嘴巴那男的,忽然一把拉住了我。我回身看他,那家伙就醉醺醺的说小兄弟,帮个忙,去楼下给我买盒套。
    
     在KTV,服务客人就是宗旨,听到啥话都有可能。
    
     这时候,那女人也跟着坐了起来,还推那男的说你小点声啊,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
    
     我当时看了一眼,接着我就怔住了。因为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是乔菲。
    
     起初光线太暗,他们两个在那亲,我并没有看出来。
    
     这时仔细看,才发现她化着浓妆,穿着深V吊带,下面一条小短裙,一些要露不露的部位极其引人遐思!
    
     我心里就卧槽了,这女人天天不是摆出一副自傲的模样么?这咋玩的这么开放了?人多势众下,就和人整起来了?
    
     乔菲可能喝多了,这时还没看向我,反而继续在黄毛脖子上种草莓。
    
     倒是那黄毛男,见我没动以为我答应了,就掏出一百块钱给我,说别墨迹了,快下去买,剩下的钱哥给你当小费了。
    
     我接钱时,乔菲这才看向了我,然后她脸上的神情就特别精彩了,先是一怔,旋即就给吃屎了一样,难堪的要死。
    
     我心里冷笑着,挺想逗逗她,叫一声乔老师打她脸,不过那黄毛男这时却急了,问我瞎站着干嘛,快去买呗!
    
     我只好转身走了。
    
     后来出了包间,我掏出手机,就给乔菲发了条短信,我说:“乔老师可以啊,学生亲自给你买套去啊。”

0002章 让她臣服我

     短信发完,我就买去了。
    
     说起来,我这辈子还没买过那玩意儿呢,所以怕有熟人看见我买这个,我就尽量朝很远的地方去找。
    
     后来找了个小超市,磨磨唧唧了半天,才红着脸问老板娘,有没有避YUN套。
    
     我那时没买过套,真买时,脸都要臊死了。
    
     老板娘估计是看我小呢吧,眼神就很鄙视了,后来才口气很烂的给了我一盒真男人。
    
     我走远时,都能听到她说什么叽霸玩意儿,要我儿子,腿不给你打折了,这么年轻就买这。
    
     拿着真男人重返KTV时,我心里自然就很不舒服了。麻痹的,乔菲和人玩的爽,让我去给她俩买T,我却在这受气,待会儿乔菲肯定要那男人折腾死。
    
     只是这么一想,我胸口又有点闷了,主要我心里挺看好乔菲的,她要和别的男人那个了,我又有点酸溜溜的。
    
     后来到了KTV,朝包间里走时,我手机忽然亮了。
    
     点开一看,乔菲居然回我信息了,“冯轩,你要给我保密啊!还有,别给别人说啊,谢谢了!”
    
     我其实没想乔菲会回我,毕竟之前我要她微信她都不给呢,电话自然更不会理了。纯粹一调}戏,她居然回我了,我竟然有些小开心了。
    
     但我还是寻思好你个乔菲啊,平时给我冷鼻子上眼,现在被我撞破好事了,就知道对大爷温柔了?
    
     靠,于是我很不爽的回她说凭啥叫我不乱说啊,我俩啥关系啊?
    
     我以为乔菲肯定得回我好歹师生关系一场呀。
    
     然而,并没有,她回的是你说我俩啥关系?
    
     这么一来,我也是脑子一热,你还给我反问了,那好,我就回了个我俩是套友关系。
    
     是噻,老子给你俩买T,你和我不是T友,是啥友?
    
     也不知咋的,这短信发过去后,乔菲就没搭理我了!
    
     后来等我到了包间门外,我还故意又等了几分钟,发现乔菲还是没理我,我这才进去了。谁知我刚进去,那黄毛就对我招手,吼我说小子,你狗胆是大哈?
    
     我有点迷,寻思这是咋了。
    
     想着他是客户,我就走上去,说哥,套给你买回来了,我没得罪你吧?
    
     他这时就把乔菲的手机拿过来,给我看说,这个是你发给我女人的吧?
    
     我心里咯噔一声,那家伙给我看的就是套友关系呢!
    
     我看了眼乔菲,心想你把这给他看干啥?不过那黄毛马上就又骂我,“看你麻痹呢,我女人好看是不?再看我给你眼珠子抠出来。”
    
     我忙低头不看,对黄毛狗道歉。
    
     但这人这晚上酒喝多了,似乎有点性子,他也不买我账,后来只是对我说你行啊,我特么长这么大,也没谁敢打我女人的主意。你开天辟地了啊,还想和我女人当套友呢?尼玛的……
    
     说着,狗日的黄毛就把一瓶啤酒给我砸了过来,我赶紧躲开了。
    
     那家伙嘴里哟呵一声,还吼我说你还敢躲,行啊你?哥儿几个,给我抓住他。
    
     旁边几个男的这时就站了起来,来抓我了。
    
     咋说呢,特么的这种时候倒霉都没个哭诉的,这伙人全喝嗨了,就图个乐子。所以听到可以收拾人,都特别上劲儿。
    
     我怕得罪他们兼职得丢了,后来就忍气吞声的被抓住了。
    
     黄毛狗翘着二郎腿,把乔菲搂在他怀里,还亲自叫乔菲把那盒T拆开给我看。
    
     我寻思开你妹啊,挺想踹那狗日的一脚,但说起来也贱,一看乔菲开那种东西,还是挺少见的,我就有些津津有味的看了几眼。
    
     反正我自己都挺鄙视我自己,还特么有心情看,关键还觉得乔菲撕套的动作好令人带感。
    
     乔菲开了一个后,黄毛狗就坏笑着对我说行啊,你不是想当套友关系么?我这就让你当。
    
     他说完,手一挥,便命令几个男人压住我来着,我赶紧大喊说你要干嘛,别乱来啊,KTV有保安。
    
     黄毛狗也不理我,后来把我按死了,他就笑着说,来啊,兄弟们,给这小麻痹套在脑袋上,让他喜欢套友关系。
    
     这么一来,我肯定是反抗了,但没卵用,后来几个男的就强行给我脑袋上戴那家伙,反正特别让人丢脸。我想我也是前无古人了,脑袋上被人戴T。
    
     至于乔菲,全程就在一旁看着,她都没给我说句好话!
    
     这让我挺心灰意冷,寻思果然是婊啊,特么这么绝情,老子不就开了句玩笑么。
    
     后来黄毛狗这几人,发现我脑袋上根本戴不下去,就在我耳朵上一边戴了个,还拍照留念了,说是可以上头条。
    
     从包间出来后,我直接给欺负哭了。
    
     最主要影响心情的,还是乔菲,特么的她就真眼睁睁看了半天。
    
     这么一来,她在我的心里的地位自然是直线下降了。
    
     我正寻思怎么报复乔菲呢,谁知,这时,包间的房门就打开了,乔菲被黄毛狗拉着,两人急急忙忙朝KTV的厕所跑了过去。
    
     看那激动的样儿,我心里一动,两个人不会要去那个吧?
    
     我赶紧跟了上去,到了厕所后,并没有两个人的踪影,还是找遍了男厕,我才在一个格间外听到黄毛狗的声音。
    
     他很小声的说来吧,现在就让我进去,我忍不住了啊。
    
     乔菲还娇滴滴的说啥你好坏,把人整男厕所来,多羞人啊,你们男人都是牲口!
    
     那时,我心里就在想,好你个鳋货啊,牲口你麻痹啊,刚才那么看老子好戏,这下看我咋收拾你。
    
     于是,一个大胆而又刺激的想法在我脑海里成型,我忙掏出手机……
    
     我要报复乔菲,让她臣服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