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了就要溢出来/人与动人物杂交小说 - 信宜金融网 满了就要溢出来/人与动人物杂交小说 - 信宜金融网

满了就要溢出来/人与动人物杂交小说

【摘要】“是、是谁?”“嫂子,是我,大宝。” 文学见到门口站着的是张大宝,她瞬间放心,甚至内心深处还有这小期待,忙催促道:“大宝,快过来救救嫂子,我疼的不行了。”张大...

“是、是谁?”

“嫂子,是我,大宝。”

 文学

见到门口站着的是张大宝,她瞬间放心,甚至内心深处还有这小期待,忙催促道:“大宝,快过来救救嫂子,我疼的不行了。”

张大宝来到栗香嫂子的床前,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她穿着宽松的花布碎衫,也难以掩盖其绝妙的身材。

估摸着栗香嫂子是痛经。

张大宝寻思着栗香嫂子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嫂子,但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人家有难帮一把,也是应该。

接下来,他取出银针带,摊开在床板上,一排层次不齐,大小各异的银针列列在目。

这是爷爷留给他的九门行云针,可以算得上老张家的至宝。

如今得到青蛇仙传承,张大宝更是将银针灵活运用起来,在栗香嫂子羊脂美玉一般的小腹处扎几下,不多时便消除了痛处。

“你们这对狗男女!”

张大宝刚收回银针,却突然被身后一声大喝吓得手臂哆嗦,不得不回头,看向门口那个五大三粗,目露凶光的壮汉。

壮汉正是村里恶霸张天赐!

是了,这个张天赐打自栗香嫂子老公死后,这头畜生一直觊觎栗香嫂子的美色,经常闲了就敲栗香嫂子的寡妇门,希望能揩点油水。

今天来了,算张天赐倒霉!

张大宝立马收拾好银针,虽然身板子比张天赐弱,但一点也不惧他。

“张大宝啊,张大宝,没想到你趁着人家老公走了没几年,你就和栗香搞上了,还真是厉害啊。”

张天赐舔了舔厚厚的大嘴唇,嘴里虽然说着话,但是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栗香嫂子。

“张天赐,我告诉你,你可不要胡说八道,我可是苏幼微的男人,当心我去告你一状!”

张大宝淡漠得冷冷凝视张天赐。

他是无所谓,可不能玷污了栗香嫂子的名声。

“嘿嘿,不要解释了,这样吧,只要让你嫂子从了我,我就不说出去,怎么样?”

张天赐也不矫揉做作,直奔主题。

说起来栗香嫂子那倒霉老公三年前就出海遇到台风死了,对于栗香嫂子这么一个我见犹怜的大美人儿,张天赐可是垂涎已久。

“大宝,救我!”

床上的栗香嫂子妩媚风情得流着盈盈珠泪。

她现在浑身刺痛,又要担心会被张天赐得逞,身心俱疲,将全部的希望放在张大宝的身上,她的小手已经揪紧张大宝的衣角,说什么也不肯松开。

“放心吧嫂子,我不会让这恶霸得逞的!”

张大宝回头看了一眼栗香嫂子,心里坚定的道。

虽然张天赐是杏林村力气最大的人,没人能打的过,但张大宝是绝不会示弱的!

然而,在最绝望的时候,张大宝脑海深处青玄老祖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力丸,服用后瞬时间力大无穷,确定用何首乌兑换?”

“换!”

张大宝一咬牙,狠声的道。

何首乌没了还能再挖,要是栗香嫂子清白之身没了,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一声叮声响起,张大宝的手里出现一颗圆润的白色药丸,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吞下。

这药丸入口即化,一股喷薄的气力从丹田上涌,张大宝感觉自己可以一拳打死八十只水牛!

此时,张天赐已经及至跟前,他目露银光,一直盯着在床上纠结的栗香嫂子,压根儿没将张大宝放眼里。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被张天赐放在眼里的小骚年却是轰出一拳,将张天赐魁梧的身子给轰出门外。

“咳咳咳……”

张天赐剧烈的咳嗽,眼里满是惊骇。

“他么的,你给老子等着!”

张天赐怒骂一句,捂着心口,而后连滚带爬的逃离,他万万想不到张大宝变得如此厉害,他感觉自己心脏仿佛被震裂!

张大宝将一颗黑色的药丸放入栗香嫂子的口里。

“大宝,你给我吃的是什么,我肚子怎么不痛了?”

栗香嫂子面容舒展,愈发的明艳动人。

“这是我专门配制的药,治疗痛经的。”

张大宝扯皮道。

张大宝见栗香嫂子痊愈,就将门外的渔网给放入屋子里,刚准备离开,却被人从后面抱住,带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酥麻声线,温柔得道:“大宝,嫂子给你好不好?”

栗香嫂子将俏脸侧靠张大宝的后背,清澈的明眸写满了无辜和凄楚。

“嫂子,不行的,我现在要回家吃饭,要不我妈要生气了。”

张大宝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而与此同时栗香嫂子也蒙了,这个理由也太蹩脚了吧……

“呜呜……”

忽然间,栗香嫂子的眼泪簌簌落下,抽泣的道:“大宝是嫌嫂子不成?”

“没有,我没有啊!”

张大宝十分果决的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是嫂子不够漂亮吗?”

栗香嫂子转到张大宝的前面,她的俏脸都红的能滴出血来。

这时张大宝听到母亲喊自己回家吃饭的声音,就赶紧从栗香嫂子怀里挣脱出来,跑了出去。

第4章 我要娶苏幼微!



出了栗香嫂子的门,张大宝正好碰到在端菜的母亲,慌忙上去帮忙。

“大宝啊,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捞到鱼儿了吗?你脸怎么这么红?”

张妈一脸慈祥得询问。

张大宝这家伙平日里可没少去捕鱼,每次回来都是捞了一大箩筐,极大地改善了老张家的伙食。

“妈,今天遇到点事,没有捞到鱼。”

张大宝解释道,可是下一刻脸上却是红了起来,食髓知味,他脑子里现在全是栗香嫂子曼妙的身影。

既然没捞到鱼,张妈也不计较,就招呼张大宝开始吃饭,饭桌上张父已经开始大口吞咽了,看着正在吃饭的父亲,张大宝顿了顿,开口道:“爸,妈,我要娶苏幼微,今天我碰到她了,她说只要我能拿出20万聘礼,就愿意嫁给我当媳妇儿。”

张父仿佛没听见一般,继续扒拉着饭,过了好久才停下手中的碗筷,看向张大宝,却是露出鄙夷的目光,毫不客气的打击道:“大宝啊,不是爸说你,就你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文凭,怎么配的上人家苏幼微啊?”

“对啊,大宝,人家苏幼微可是名牌大学生,是我们杏林村的村官,官职再小那也是个官儿,咱们攀不上的啊。”

张妈也是跟在后面打击,他们觉得儿子能够娶上一个村姑也就得了,还大学生村官呢,说出去,别人准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平日里父母总是催着他去要老婆,可是现在却是阻止起来,这让他很纠结。

好在张父了解自己儿子,见他面露疑惑,慌忙开口道:“我说你就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你要是能给我把隔壁的桂花娶回家,就算你本事大。”

桂花这女娃子是老张家的邻居,苏幼微还没有从燕京回来的时候,人家可是杏林村的一朵娇嫩村花呢。

要是能儿子能娶回这朵村花,他出去都能昂首挺胸。张爸突然这么想道。

张妈亦然,赞同张父的意见,毕竟那桂花腰壮屁股大,肯定能生男娃!

“得得得!”

张大宝摆手,不再继续下去,只要一谈到结婚,父母怎么都要扯到桂花身上,就是因为之前桂花老娘来他家提亲,只要他同意,桂花家一分彩礼都不收。

饭吃到一半,门外却是传来栗香嫂子的声音。

“张阿姨,我来借个锄头,家门口好些个野草招蚊虫,我想锄一锄。”

方才还和栗香嫂子纠缠不清呢,现在这风韵嫂子又来到他家,顿时心里痒痒的,忍不住端着碗出去看看。

“大宝在家呢?”

栗香嫂子穿着碎花粉裤子,越发撑托她清纯绮丽,让人看了移不开眼。

见张大宝那迷恋的眼神,栗香嫂子得意得笑了笑,让张大宝这枚小初哥忍不住阵阵脸红,忙问道:“大宝跟我回家,帮我锄锄草呗?”

张妈听后,也觉得没啥不好的,虽说栗香嫂子跟老张家一不沾亲二带着故,守寡这么多年,又是个弱女子,让强壮的儿子帮其干点儿活也是应该。

“大宝,你快把饭扒光,给栗香嫂子去帮个忙。”张妈好心的道。

可是张大宝却是苦涩的摇了摇头,在他娘刚转头的时候,栗香嫂子媚眼如秋波似得盯着他,眼里尽是幽怨。

张大宝蹲在门口,只能弓着背弯,不敢直挺着身子。

“噗嗤!”

见“张阿姨,家门口的草我自己锄锄吧,也不是什么累活,让大宝他好好休息一下,今天他可忙坏了呢!”

栗香嫂子帮着张大宝说好话,而后才拿着锄头扭着细腰走开。

张大宝就愣愣的看着栗香嫂子的倩影,修长的蛮腰,纤长的白大腿,扭捏的姿势很好看。

“人都走了,还看个啥子。”

张妈抛了个白眼,然后进入屋里,而张大宝则是往嘴里扒拉着米饭。

好家伙,就冲栗香嫂子扭着玲珑小蛮腰,是男人都受不了这祸害!这女人简直就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啊!

解决完午饭,张大宝一直在床上翻滚着,一直想着如何能够短时间赚到20万块,哪怕搞定首付,剩下的搞个分期也可以不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