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时躲在桌子下含h深喉/穿越后睡遍整个娱乐圈 - 信宜金融网 开会时躲在桌子下含h深喉/穿越后睡遍整个娱乐圈 - 信宜金融网

开会时躲在桌子下含h深喉/穿越后睡遍整个娱乐圈

【摘要】一想起老林子深处有好几株何首乌,兴许靠这个能赚到第一桶金呢。呼噜一声,张大宝跳床就往外跑,张妈在后边喊,“你这孩子,又往你栗香嫂子屋里头跑,也不怕叫人笑话!”虽然不是亲嫂子,可人家毕竟...

一想起老林子深处有好几株何首乌,兴许靠这个能赚到第一桶金呢。

呼噜一声,张大宝跳床就往外跑,张妈在后边喊,“你这孩子,又往你栗香嫂子屋里头跑,也不怕叫人笑话!”

虽然不是亲嫂子,可人家毕竟是寡妇,这不合适!

 文学

张妈甩甩了腰前的做饭围裙,叹息一声,任由儿子去了。

张大宝跑到被苏幼微追赶的老林子头,很是贪心得将地上几株长势极好的何首乌拾倒起来。

涨势好是好,就是年份太浅了些,撑死也就三年年份。

如果一眨眼功夫变成个十年年份,甚至是百年,千年,一株就能卖好几万呢,到时候还愁什么二十万聘金搞不到啊?

爸妈的话尤言在耳,张大宝蹲下来,看着满地的何首乌。

张大宝伸出手去,手指头却被何首乌边上齿线草刮破,渗出猩红的血珠子来。

这点小伤口倒是也不放在心头上,张大宝拿着带血水的手指碰触那何首乌,那何首乌硬邦邦的,深山老林里头的就是比镇上养殖基地的那些要好。

张大宝扭身去找袋子,虽然年份浅一些,拾掇几株质量好的,卖个几百,也是不成问题,虽然距离二十万有点远。

等他回到身来,却发现眼前的何首乌比原先粗壮三倍还不止。

这何首乌的年份从三年一下子跨越到十年年份!

十年年份何首乌一株可以卖5000块的市场价。

“我的乖乖,难道我的血脉深处有青蛇仙的传承,所以就能够让加速何首乌年份的增长?”

一想起自己能够日进斗金,张大宝笑得很傻,连哈喇子都出来。

依葫芦画瓢,张大宝再让齿线草割破自己手指,涂抹在第二株……第三株……第四株上……

张大宝以为,耗费自己不过几毫升的血,说不定能换来几千株10年年份的何首乌呢,谁知道,才到第10株的时候,就不行了。

“妈蛋!太消耗精力了!”

张大宝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得喘息,脑海深处也传来青蛇仙不屑的声音,“小屁娃娃,元力省着点,搞不好你要精,尽人亡的……”

青蛇仙邪恶的笑声很快消失,之前张大宝还不明白如何通过传承秘法滋养药材,如今却是知道了,原来是通过自己体内青蛇仙血脉。

他体内有青蛇仙的传承仙脉,张大宝思来想去,才滋养十株何首乌就累了个跟死狗似的,说真的,如果上千株的话,真要他老命。

滋养何首乌受到限制,张大宝并不怕,好歹也有了希望不是,一株十年年份何首乌卖5000块,如今一共10株,五万块那是妥妥的。

至于剩下来的15万,张大宝不怕,有了青蛇仙传承,只怕时间是问题。

张大宝面露贼笑得用麻袋将十株粗壮何首乌套牢,然后背下山坡,足足五十斤,压得张大宝瘦弱的小身板快折了都。

张妈正巧盛一碗面条从厨房走出来,惊讶道,“大宝,你背的是什么东西?”

看麻袋里头鼓囔囔的,又是干燥的,肯定不是河鲜什么的。

“何首乌。”

张大宝咧嘴一笑,“十年年份的,足足十株,卖个五万块,没问题。”

“什么?!”

瞅着旱烟,从邻居那遛弯回来的张父差点眼珠没掉下来。

张父素来知道自己的儿子爱吹牛逼,相信他还真的是见了鬼的。

“我的乖乖,这么粗?了不得了!”

一手抓起那粗壮跟成年男人手臂的何首乌,张父也不能不折服,两眼冒腾出了精光,“儿子,哪来的?”

“深山里头拔得呗。爸,咱们一起借个拖拉机,拖到镇上去。”

张大宝挺着胸脯的模样,张妈很是欣慰,眼眶都湿润了,她忍不住给当家的使眼色,看看吧,咱家儿子还是有出息,看以后谁还敢说咱们家儿子没有文凭没有文化是个废材。

现在有钱,嘿嘿,以后啥样媳妇娶不着哇。

张大宝自然知道妈妈心里的想法,简单朴素的小农思想,这很接农村人的地气不是。

张父面条也顾不上吃,忙跟村里借了一台拖拉机,张父年轻时候还是村里头生产先进大队长,这拖拉机,他使得比谁都要爽利。

拖拉机穿过山路,摇摇晃晃好一段距离,终于来到镇拱门桥西方的一家中医药堂,名唤回春中医堂。

张大宝和张爸将东西抬进来,前台妹子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跟土老帽似的,白了一眼,“干啥的?把什么东西抬进来,别弄脏我们的地!”

“张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这可是十年份何首乌。”

张大宝不卑不亢,看那后帘子动了一下,走出来一个头发白的老爷子,戴着眼镜,慈眉善目的,“小伙子,当真是十年年份的?”

二话不说,张大宝立即将大麻袋翻开,足足成人手臂粗壮的大何首乌,亮瞎那前台妹子的眼。

看不出来那个乡下小子是土豪,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十年年份何首乌可不多见。

“老板你看看,我这个头足斤足两。”

张大宝看着回春药堂老板嘴皮子吧唧吧唧两下,两颗眼珠子就要蹦出来似的,“小伙子,你承诺再运点过来,我给你算贵一点。”

说完,老板恶狠狠得呛前台妹子一句,“还不给上好茶来!”

“是,是,是……”

前台妹子低下头,羞愧得低下头,心里头嘀咕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前台妹子小心翼翼得给张氏父子端茶,特别是对着张大宝,心里头说不出的敬畏之感。

这种狗眼看人低的货色,张大宝向来不想去计较,跟父亲二人也没接茶。

前台妹子耷拉着脑袋,脸色几乎可以渗透出血水来,像一头无脊狗灰溜溜得滚回后边不敢再出来。

这边老板称量了一下,旋而将红红的五万块钞票递给张大宝,顺道给了一张发票收据,“小伙子数一数。”

张父木讷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农村人一年累到头,也就4万块顶天,想不到儿子去深山一趟,轻轻松松一天赚了5万块!

张父害怕有假钞,着实检查十来遍,回春堂老板还吆喝前台小妹取来一个小型验钞机。

张大宝见父亲用那牛皮纸将钞票捆得紧紧的,而后道,“爸,这可是五万块钱呐,你说儿子能干不?”

“能干!太能干了!也不看看是谁的种?”

张父用力点头,头点得跟拨浪鼓似,也挡不住满腔的喜悦。

回家途中,张父两手紧紧攥着牛皮纸,生怕牛皮纸包的五万块钱被大风给刮走。

一到家,喜得合不拢嘴的张妈赶紧烙两张大饼子犒劳父子两。

张大宝才把大饼子咬了两口,对父亲说道,“爸,虽然我们只有5万块,但我还是想给村长岳父大人送过去。”

“这能行吗?”

张父一脸狐疑,上次人家苏幼微可是说了,大宝要娶人家得20万块聘金来着。

“不管行不行,我好歹试一试,现在买房子不也能分期按揭嘛。”

张大宝放下没吃完的大饼子就往村长家走去。

第6章 没有证据



张大宝一走进村长家,就一本正经得将红红的大钞票放在茶几上。

苏村长瞅着张大宝的架势,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大宝,这……”

‘“那个……岳父大人,这里的五万块算我娶你女儿的定金,后面的15万块,我会分期付款。”

清了清嗓子,张大宝尽量让自己脸上笑容看起来更人畜无害一些。

“什么分期付款?咱们村不兴这个!不行!”

苏村长腾得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怒视张大宝。

五万块就想娶他家女儿,真是够异想天开!

不过张大宝的五万块钱到底打哪来的?谁不知道张大宝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指不定是偷的!

此刻苏老村长心中暗暗思忖。

“老丈人,你说不行没用啊,我老婆已经同意了啊。”

张大宝一脸的笑嘻嘻,他看向站在苏村长身后的苏幼微,笑着道:“老婆,你上次可是说我赚足了二十万,就要嫁给我的。我这个首付5万块,后面15万块分期付款,也算满足条件吧。”

苏幼微冷哼,厌恶的看了一眼张大宝,轻啐了一口,道:“张大宝你快拿着你的钱滚蛋,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看他张大宝得意洋洋的模样,先不说这五万可能是张大宝走了狗屎运捡来的,就冲他一脸欠扁的表情,苏幼微怎么也不会承认之前的约定。

听到苏幼微的言语,张大宝反而懒洋洋的道:“那我不管,今天,你就是我的老婆了,你赶我我也不走。”

苏幼微跺脚,娇喝道:“你耍流氓呀你!”

她是看出来了,这张大宝简直就是个无赖,打也打不了,骂也骂不过,简直无可奈何。

三人僵持间,苏村长门口却有吵嚷声传来。

张天赐听说张大宝挣了五万块钱,还来村长家提亲,顿时炸毛。

他怒气冲冲,嚣张跋扈而来,身边跟着好几个兄弟,五大三粗的,看起来骇人无比。

“他么的,张大宝,村委会买棉花种子的五万块钱,是你偷的吧!”

刚一入门,张天赐就指着躺在靠椅上的张大宝怒喝,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

张大宝一听这话,脊梁挺得万年松柏似的,冷冷得瞪着张天赐,“张天赐你嘴里喷粪!这五万块钱是我自个儿挣来的!”

“张大宝你就扯吧,你老张家是啥情况就差没列入低保户了,你把五万块钱给我吐出来!跟我去派出所走一趟!”

见识过张大宝的厉害,张天赐这次特意多找了几个邻村的狐朋狗友,结伴而来。

几个人五大三粗,流里流气的,而且手里还拿着家伙,苏幼微有点害怕,但一想到张大宝拿来提亲的五万块钱原来是偷村委会买种子的钱。

苏幼微心中仅存的对张大宝的一点点萌芽爱意彻底消失,更多的则是心痛!

苏村长忍不住叹息一口气,张大宝的五万块钱果然是偷盗的,坐实他刚才的猜想。

不过就算钱是张大宝偷的,那也不能动用私刑不是,苏村长瞪一眼张天赐:“张天赐,还没轮到你管,你是想造反不成!”

“嘿嘿,老岳父你别生气,我就是来帮你清理清理老鼠的。”张天赐狰狞一笑。

这家伙本就满脸横肉,这一笑更是丑陋,见一群混混都已经逼近张大宝,苏幼微一阵揪心,忽而呵斥道:“张天赐,你快滚出去!”

虽然她讨厌张大宝,但是苏幼微见不得其他人侮辱张大宝。

可是,张天赐见苏幼微护着张大宝,更是火冒三丈,拿着铁锹就拍向张大宝,一点儿没有留手的意思,“老子今天一定要惩治一下偷种子钱的贼!”

“玛德,张爷爷的五万块是自己挣的!你敢诬陷我?”

张大宝大怒,这在未来老婆面前被构陷,那还得了?

张大宝迅速取出一枚大力丸吞下,顿时力量从腹部升腾,力大无比。

面对迎面而来的张天赐挥舞过来的铁锹,张大宝双拳轰击过去,砰的一声将铁锹直接给贯穿。

“轰——”

这恐怖一幕让几名混混以及苏家父女都倒吸了一口空气。

张大宝简直太可怕了,这还是人吗?

众人震惊间,张大宝三拳两脚已经把一群混混给干翻,在地面打滚痛呼。

“老婆,咱们有事自家解决,甭理会外人。”

张大宝嬉笑着道。

苏幼微刚想继续骂他,可是却被尖锐的叫声给打断。

“哎哟喂,我滴妈哟,疼死老子了!”

张天赐也不知怎么回事,在地面疼的打滚。

张大宝直接脚底板碾压在张天赐面门上,冷凉得道,“你说张爷爷我偷村委会买种子的五万块钱,证据呢?”

“证据……证据在你的老相好身上……你和栗香勾结贪墨了村委会的种子钱……这事没跑!”

被张大宝这般作贱,张天赐依然在死撑着。

“证据呢?把你的证据说出来,张爷爷就放你一马。”

张大宝加重脚底板的力道,疼得张天赐龇牙咧嘴的,痛苦至极。

“快说呀!证据在哪里!”苏村长拿烟灰枪敲一下茶几。

“证据……我……我没有证据……”

早已疼得七荤八素的张天赐哪还有什么所谓的证据,他真的拿不出来,那五万块钱到底哪里去了,只有他和他叔叔心知肚明。

“你没有证据是吧。”

冷冷一笑,张大宝直接将回春堂老板之前留给的发票收据甩在张天赐的脸上,“可是张爷爷我有!”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可是我卖何首乌的五万块钱的发票!”

张大宝用力拍打张天赐的脸,强迫张天赐去看,那红纸黑字不可能有假,上面还有回春堂的盖章。

“岳父大人,这事你怎么看?”张大宝拿眼睛去看苏老村长。

苏老村长捡起来那张票据,苏幼微也认真看一下,“爸,大宝没有偷村委会的钟子钱,这钱是人家自己挣的!”

苏幼微忍不住靠近张大宝,让他闻到她身上好闻的少女体香。

见女人这般亲昵,张大宝想说什么,却被苏幼微抢白,“大宝,你没让我失望!”

张大宝痴痴呆呆得看着苏幼微,感觉她今天越发清丽可人。

苏老村长狐疑村委会失窃的种子钱是谁偷的,说不定是张天赐叔侄二人监守自盗呢,他正打算盘问张天赐,却发现张天赐依然疼得滚在地上哼哼。

“大宝你快看看他。”

苏幼微拉张大宝一把,见识到张大宝的恐怖实力,她还真怕会闹出人命。

带着不情愿,张大宝勉强抓住张天赐的手腕,号起脉来,冷冷得道:“这是胃病,死不了的,就是疼的乱叫,这样吧,我把他丢出去,然后再谈结婚的事。”

他看向蹲在一旁的苏幼微,此时这女人是绝美的,倾城的脸蛋,认真的神情,朱唇宛若流朱,鲜艳欲滴,让人看了忍不住啃上去。

“这不好吧?”

苏幼微犹豫,见张天赐痛不欲生的模样,有些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