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岳系列合集目录/大肚h 双性 孕夫 - 信宜金融网 强岳系列合集目录/大肚h 双性 孕夫 - 信宜金融网

强岳系列合集目录/大肚h 双性 孕夫

【摘要】 我忙凑了过去,问道,“美姨,你说什么?”    美姨嘴里依旧含糊不清,但眉头紧蹙,看起来似乎很是难受。    “你到底怎么了美姨?”...

 我忙凑了过去,问道,“美姨,你说什么?”

    美姨嘴里依旧含糊不清,但眉头紧蹙,看起来似乎很是难受。

    “你到底怎么了美姨?”我赶紧问道。

 文学


    “扶……扶我起来……”

    我终于听清楚了她含糊不清的话语,便急忙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看样子她大概是想去卫生间。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刚将她扶起来的时候,她忽然一阵作呕,似乎是想克制,但是没有克制住,哇的一声就吐了我一身!

    顿时屋里弥漫着酒精味和浓烈的呕吐物的味道。

    我……手足无措的望着她,没想到她吐完以后,倒头就又睡过去了。

    我平日里最嫌恶这种呕吐物,一闻到这种味道就感觉不行了,立刻感觉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然后急忙冲进了卫生间,大吐特吐了一番,这才停了下来。

    我急忙将自己被弄脏的衣服脱了下来,扔进了洗衣机里,冲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睡衣,这才感觉好多了。

    可一想,美姨怎么办?此时此刻,她还躺在那一滩秽物中呢,总不能让她就这么睡到天亮吧。

    所以我找了棉花将自己的鼻子塞住,这才重新走进了‘案发现场’。

    美姨不光是吐在了我身上,还吐了她自己一身,床上也难以幸免,到处都是。

    看来她今晚不能再睡这儿了,我决定将她抱去我的卧室睡,然后我自己睡沙发。

    可抱之前还有个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她的衣服怎么办?

    这衣服被她吐的满身都是,抱过去弄脏我那边的床单被套不说,关键她自己和这些东西作伴,也睡不好。

    然后我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给美姨换身衣服!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的大脑中就立刻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仿佛有两个小人在脑袋里打架,一个说,美姨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和这些脏东西睡在一起呢,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一定要给她换衣服。另一个说,好呀好呀。

    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我决定给美姨换衣服……



第二天早晨,我正在沙发上睡的迷迷糊糊,忽然被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惊醒!

    我很快就发现,这叫声是从我的卧室传来,而发出声音的,正是美姨。

    出什么事儿了!

    我急忙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箭一般的冲向了卧室,恰好和冲出来的美姨撞了一个满怀!

    美姨一脸的惊诧,盯着我,由于着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你……你……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她并没有认出我来,也是,那个时候我还太小,这十年过去了,从一个毛头小孩变成了大小伙子,容貌早已大变,她认不出我也是情理之中。

    “美姨,你不认识我了?”我说道,“我是秦政啊。”

    美姨愣了一下,似乎还是没有回忆起来,这个反应让我很失望。

    这十年,她占据了我大部分的人生,可我竟在她的人生中只是蜻蜓点水,甚至毫无痕迹。

    “紫阳小区,302,你还记得我么?”我报上了门牌号,企图唤起她的回忆。

    显然,这招还是有用的。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然后终于将眼前的我,与当年的那个端着碗的小男孩重叠在了一起。

    “是你啊!”美姨眼前一亮,惊讶道,“你都长这么大了?”

    我笑着点头,还好,她似乎并未提起当年的那件事。

    可惜,我的定论下的为时过早,因为很快,美姨就说道,“你小子当年还偷看过我呢!”

    我就变得无比的窘迫,仿佛一下子穿越时空,又回到了那个令人尴尬的午后。

    我急忙认真的解释道,“美姨,当年是有点误会,那天我其实是去你家……”

    “好了好了,”美姨打断了我,笑道,“我逗你的,都过去这么久了,美姨还能找你算这陈年旧账不成?”

    我仔细看了一下她,她的表情看起来确实轻描淡写,仿佛只是提起一件无关痛痒的小小往事一般。

    “昨天……我……怎么到你这里来了?”美姨没忘了问道。

    “你都想不起来了?”我问道。

    美姨挠了挠头,说道,“我昨天没喝多少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给喝多了,想不起来了。”

    “我昨天在酒吧门口碰到你,你喝的不省人事,有个男的想猥亵你,让我们给拦住了,又不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所以只好先把你带到这儿来了。”我解释道。“你睡那个卧室,我睡我自己的卧室。”

    美姨点了点头,我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可没想到,当她看到她身上穿着我的男士睡衣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你给我换的睡衣?”

    “是啊。”我说道。“你昨晚吐了我一身,自己也吐了一身,床单上到处都是,所以我就给你换了睡衣。”

    我急忙解释,然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坦然正经。

    美姨听了以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渐渐的,我发现她的脸红了起来。

    我没有想到,在她这个年龄,竟然还能像少女一般娇羞红了脸,不由得心头一荡。

    “你看,你的衣服和床单,我昨晚都给你洗了。”我指着阳台上晾晒的衣服说道。

    美姨扫了一眼阳台,看到她的那件晚礼服和丝袜都晾晒在阳台上,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道,“真是有点不好意思,昨晚你弄我回来估计就够费劲的了,还麻烦你帮我洗衣服。”

    我忙笑道,“顺手的事,美姨不用客气。”

    美姨用奇异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问道。

    “真是不敢相信。”美姨感叹道,“你竟然都长这么大了,你说让我们能不老么?”

    “美姨,你可一点儿也不老。你又和从前没什么变化,所以我昨晚才能一眼就认出你了。”我忙说道。

    我就怕在我们之间形成这种长辈和晚辈的感觉,因为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再想营造恋人的感觉,难度就大了。

    美姨听出我在恭维,笑道,“你就别拿你美姨开心了,这么多年了,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能没有变化么?”

    “我说的是真的。”我极为认真的说道,“你真的没有什么变化,都说时间是女人最大的敌人,看来你的敌人好像有点弱。”

    美姨终于笑了,这次是自然的笑容,让我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的甜。

    看起来,我们重逢后的故事的开端还是很美妙的,最起码我是很满意的。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嘛,我认为在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开始后,我和美姨的关系一定会一日千里的。

    可我只猜中的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