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坶双飞A片{男主拍戏蹭掉胶带h} - 信宜金融网 我和岳坶双飞A片{男主拍戏蹭掉胶带h} - 信宜金融网

我和岳坶双飞A片{男主拍戏蹭掉胶带h}

【摘要】杨大光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见儿媳妇回家,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于是,他率先开口问:“兵兵呢?他没有跟你一起回家吗?”    苏倩并没...

杨大光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见儿媳妇回家,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于是,他率先开口问:“兵兵呢?他没有跟你一起回家吗?”

    苏倩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见怀里的儿子已经熟睡,便走进主卧室,将他放到床上。

    随后,她折回客厅,走到杨大光跟前,板起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说道:

    “我想和你谈谈!”

 文学


    杨大光见苏倩没给自己好脸色,讪笑着问:

    “是不是谈昨天的事情?”

    “你自己看吧!”苏倩将自己上医院的检查报告交到杨大光手里。

    杨大光在检查报告上看了一眼,并没有看明白,便问:

    “这是什么意思?”

    苏倩幽幽地说:“我怀孕了……”

    “啊?你居然又有孩子了?”杨大光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倩冷声问。

    “我……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我……”杨大光结结巴巴地说。

    苏倩急忙打断他的话,说道:“我怀孕的事情,兵兵已经知道了,你说该怎么办?”

    杨大光呐呐地问:“兵兵知道了?那他怎么说?”

    苏倩摇头说:“他心情不好,跟我一起来到家门口,又倒转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他知道以后,你打算怎么处理?”

    “事已至此,也只好面对了,等他回家的时候,我找他谈谈,”杨大光想起昨天儿子一回家,就与儿媳妇亲热的情景,心情相当复杂。

    突然,杨大光伸出手,一把将苏倩抱住。

    “你要干什么?”苏倩急忙在他的怀里挣扎起来。

    别看这老头子患有绝症,长得骨瘦如柴,青筋暴露,但他的力气不小,他的手像是钳子一样捏住苏倩,苏倩始终无法摆脱。

    “放……放开我!”苏倩涨得满脸通红,挣扎着说道。

    “你如果不想让我儿子知道是你勾引我,是我让你怀孕的,你就尽管叫吧!”杨大光耍赖皮说。

    一听这话,苏倩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看着他问:

    “你想干什么?”

    杨大光恬不知耻地说:“还能干什么?”

    “不!不!”苏倩吓得惊叫起来。

    “嘘!”杨大光立即按紧了苏倩的嘴巴:“不要叫呀!小涛已经睡熟了,恐怕也会吵醒的呀!”

    待杨大光松开了他的手掌,苏倩茫然地望看他,呐呐地问道:

    “你……你想怎样?”

    “难道我想怎样,你还会不知道吗?”他一边吃吃地坏笑,一边又开始动起手来。

    “这……这怎么可以呢!”苏倩只感到浑身酸软无力。

    “为什么不可以?”杨大光反问道。

    “你就不怕杨兵突然回家撞见?”苏倩担心地问。

    “怕什么?撞见正好,可以不用向他解释了,”杨大光无所谓地说:“他是我从孤儿院领回来养大的,我把他抚养成人,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他的今天,你和我在一起,只不过是让他回报一点,难道不可以吗?”

    杨大光已经有些魔怔了,因为之前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他的精神已经在往一种病态的方向发展。

    杨大光一把抓住苏倩,用力一扯。

    雪白一片,苏倩羞得“哟”的一声,急忙用手遮住。

    “又不是没见过,何必呢?”杨大光很有兴致地说。

    “你……你不要这样……”苏倩想起和杨大光曾经的事情,觉得很不好意思。

    “那就这样……”杨大光趁势将苏倩压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又不老实起来。

    “啊!不!不!好痛!”苏倩惊叫道:“爸!你儿子马上就回家了……”

    “既然这样,那就去我的房间,”杨大光说着从苏倩身上下来,拉着她的手,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苏倩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就像是一直待宰的羔羊,机械性地移动脚步,随他一起走进卧室。

    进屋后,杨大光“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猴急地将苏倩压倒在床上。

    ……

    杨兵万万没想到,自己出国之后,才这么短的时间,苏倩竟然背叛他,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逃也似地离开小区后,他的脑袋乱糟糟的,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

    杨兵突然想起自己是在离家之后,还是苏倩的母亲在电话里告诉他苏倩怀孕,并让苏倩把孩子生下来这件事。

    “这么说,杨小涛也不是我的孩子?”想起自己昨天回家,第一次见到儿子,儿子不让他抱,哭闹时的情景,悲愤之情油然而生,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回家向苏倩问明白,到底杨小涛和她肚子里的这个未出生的孩子是谁的?”

    想到这里,他转过身,朝自己家所在的春锦花园小区方向走去。

    ……

    杨大光双手由腰下揽起苏倩,将她的娇躯侧躺在床上,自己则贴躺于后,像两只弓形虾子,右手揽住苏倩柔软腰段,让她无法乱动。

    苏倩发丝散乱,遮盖着白晰姣美脸庞,闭目皱眉。

    杨大光有节律地动作着,那厮在苏倩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每一次都会给她带来无尽的快感。

    苏倩逐渐被调动了起来,全身酸麻骚痒难耐,满脸红晕,微启的樱唇吐出诱人的呻吟声。

    然而,杨大光毕竟是老弱多病,体力渐渐不支。

    于是,苏倩蹶着身子,主动往后……



 苏倩双眼紧闭,咬着牙关,两腿蹬得笔直,颤抖连连……

    “我和丈夫行房的时候,怎么没有与杨大光在一起舒服呢?”杨大光给苏倩带来死去活来的销魂感受,令她身心畅快,忍不住将二人比较起来。

    激情过后,杨大光心满意足地从床上坐起来之后,见苏倩躺在床上,表现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突然想起养子杨兵知道苏倩怀孕后,没有跟她一起回家这件事,顿觉一种愧疚感向自己袭来,忍不住问:

    “你说兵兵会去哪里了?”

    苏倩一下子清醒过来,迅速从床上跳下来,说道:“我一会儿给他打电话问问,看他到底去了哪里?”

    说着,她穿好衣服,逃也似地离开杨大光的房间,前往卫生间洗澡。

    洗完澡,苏倩拿起手机拨打杨兵的电话。

    铃铃铃!

    电话通了。

    杨兵就是不接,连续拨打了好几次,杨兵始终没有将电话接起来,这令苏倩和杨大光非常担心。

    吃晚饭的时候,苏倩才收到杨兵一条短信:

    “我想和你谈谈!”

    看完短信后,苏倩急忙打电话过去,问:

    “杨兵,你都快急死我们了,你现在哪里?”

    “我在邮电宾馆906房间,你马上过来吧。”杨兵将自己的住址告诉苏倩后,立即将电话挂断了。

    放下杨兵的电话后,苏倩对杨大光说道:“杨兵说他住在邮电宾馆906房间,让我过去和他谈谈……”

    “你去吧,你去和他谈吧,”杨大光将小孙子从苏倩怀里抱过来,说道:“放心吧,小涛就交给我了。”

    “如果他问起小涛是谁的孩子,我该怎么回答?”苏倩担心地问。

    杨大光授意道:“你就说他出国的那天晚上,你被几名歹徒挟持到郊外强奸的事情告诉他,看他怎么说?”

    “那他问起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呢?”苏倩继续问。

    杨大光幽幽地说:“事已至此,你只能把在他出国之后,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了……”

    听完公公的话后,苏倩默默地离开。

    当苏倩忐忑不安地敲开邮电宾馆906房间的房门时,杨兵面无表情地将她迎进屋,让他在床上坐了下来。

    “我今天也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我没有生育能力……”杨兵一口气将自己去医院的检查结果告诉了苏倩。

    听完丈夫的叙述后,苏倩歉疚地说:“老公,对不起,一年前,你出国那天晚上,我从公司加班回来的路上,被几名歹徒挟持到东郊的一个废旧汽修厂强暴了。

    我怕你在国外担心,就一直没有告诉你,后来,我母亲找到了我,我让她住在家里,我知道自己怀孕后,本打算把孩子打掉,我母亲却想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便打电话给你,是你们让我把小涛生下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杨兵听了,对苏倩的遭遇深表同情,向她道歉说:“老婆,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你不想知道,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是谁的吗?”苏倩悠悠地问。

    “你如果不想告诉我,我也没有必要知道。”杨兵对她报以理解一笑。

    苏倩点头说:“那好吧,我明天就去医院将孩子打掉。”

    “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杨兵劝慰道:“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把孩子生下来,我也不会阻拦你,而且,在孩子出生后,我还是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那……”苏倩欲言又止。

    两人和好了,像以前一样手挽着手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杨大光见小两口一副亲热的样子,心里很是不舒服。

    第二天,苏倩没有征得任何人的同意,便偷偷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这让杨大光非常生气,认为苏倩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心情变得异常烦躁。

    杨兵也发现养父的脾气变得很大了,更奇怪的是,他和苏倩在客厅依偎坐在一起看电视,或者比较亲密时,养父都会很大声地摔上自己的房门,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搞得他和苏倩都很尴尬。

    很快,杨兵的假期就要满了。

    临走之前,他让杨大光随他一起去医院检查,尽管杨大光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随儿子去了医院。

    医生告诉杨兵,说他的病情得以控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活两、三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于是,杨兵决定出国回到自己的工作单位。

    吃完饭的时候,杨兵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杨大光和苏倩。

    觉察到养父突然变得很高兴,本来很郁闷的杨大光,满面皱纹的老脸也笑了,拉着杨兵和他喝酒。

    “爸,医生说,你身体不好,不能喝酒!”养父的反常搞得杨兵莫名其妙。

    “没事,少喝几口,为你践行!”杨大光笑着说。

    坐在一旁的苏倩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闷头吃饭,也不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