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办公室夹玉势,局长不要在这里弄又粗又大 - 信宜金融网 男男办公室夹玉势,局长不要在这里弄又粗又大 - 信宜金融网

男男办公室夹玉势,局长不要在这里弄又粗又大

【摘要】秦雪岚脸红了。    这时候她胸腔中那颗骚动的小心脏,正‘砰砰砰’的急促跳动着。 文学    好羞,可是又好过瘾,哪怕隔着...

秦雪岚脸红了。

    这时候她胸腔中那颗骚动的小心脏,正‘砰砰砰’的急促跳动着。


 文学

    好羞,可是又好过瘾,哪怕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毛小军那里的强大。

    秦雪岚忍不住的在心中喃喃:这个傻毛儿,下面怎么那样儿……

    “秦主任,秦主任?”

    当毛小军询问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时,秦雪岚这才慌乱的从旖旎中回过神来。

    “啊?嗯,好……”

    秦雪岚都不知道自己在胡乱说些什么,忙羞低着脑袋,迈动两条大长腿来到沙发上躺下。

    望着仿佛失魂落魄的秦雪岚,毛小军心下暗暗偷乐。

    他知道,秦雪岚的那颗寂寞芳心,已经被成功撩到骚乱了。

    有了这点作为基础,他觉得今晚跟秦雪岚发生些更为刺激旖旎的事情,也并非不可能。

    走到沙发旁,他脱掉鞋子直接跪坐在上面。

    两只大手更是干脆,将秦雪岚裹在透明水晶丝袜里的两条玉腿给搬起来,挎在臂弯中。

    由于双腿被挎住分开,导致秦雪岚黑色短裙内的曼妙风景彻底暴露。

    雪白的大腿无比性感,黑色薄纱质地的小裤裤,更是充满极尽诱惑。

    甚至因为太过贴身的缘故,隐隐都都看到那种勾魂的轮廓。

    毛小军都兴奋到不行了,恨不能直接把下面放出来,然后……

    这时候的秦雪岚,已经羞急到不行不行的了,水眸中尽显娇慌。

    “傻毛儿,你干什么,你快松开我的腿,你快松开!”

    听到秦雪岚的羞斥声,毛小军脸上写满了委屈。

    “我怕趴在你身子上,你不高兴,再罚我工资,所以我就把你腿给搬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

    这个解释,让秦雪岚心里的紧张稍稍松快了些。

    可眼下这个姿势真的好羞人,就跟要做那种事儿似的。

    而且裙底还大开,里面的一切都暴露在毛小军视线中,这让秦雪岚感觉要羞死了。

    “你……算了,你赶紧帮我弄吧!”

    本还觉得这样有些不合适,可胸前被夹的地方实在太痛了。

    秦雪岚也就顾不上那些细枝末节,吩咐毛小军赶紧帮自己收拾。

    毛小军应了一声,然后趴低身子,将脑袋重新凑到了秦雪岚的身前。

    这次他的嘴巴相当规矩,直接奔着拉链锁头就去了。

    但有个地方却很不规矩,隔着秦雪岚的小裙子,朝人那羞人的地方凑了过去。

    望着趴在自己身体上方的毛小军,尤其是感受到他火热的鼻息喷薄在胸前,秦雪岚躁动了。

    她感觉到身子好难受,那种难受不是病理性的,而是生理性的。

    甚至她忍不住的开始回忆起,刚才毛小军那里蹭在大腿上时,那种刺激的快感。

    如果,如果……如果可以那样儿的话,一定会好舒服的吧?

    当脑海中泛起这种念头的时候,秦雪岚顿时大羞,俏脸上红的几乎要滴血。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不知羞的念头。

    “不可以的秦雪岚,你不可以乱想的,你是有丈夫的女人,你不能背叛家庭!”

    紧闭着双眸,秦雪岚在心中狠狠地劝诫着自己,千万不可以萌生那种羞人的念头。

    好不容易的,她才让自己渐渐冷静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雪岚突然感受到身下那地方,好像有异恙……



  清晰地感受到那种碰触感,秦雪岚猛地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其内斥满娇羞的惊慌。

    “不要、不要,傻、傻毛儿,不要碰,不要……”

    之前心中苦苦的劝诫、艰难的努力,在这一刻悉数化为泡沫。

    感受到内心中的躁动,秦雪岚赶紧拿手去护在那里。

    她害怕继续旖旎下去,那会让自己失去理智,彻底沦陷在欲望的刺激中。

    可这伸手一护,却又不小心拿手碰到了毛小军的裤子那儿。

    那一瞬间,更加清晰的触感传递到手中,那么凶,直让她心中更加躁动慌乱了。

    感受到秦雪岚小手的触动,毛小军更加兴奋。

    只是在兴奋的刺激下牙齿不小心一用力,把拉链锁头给咬断了。

    那清脆的碎裂声,立刻让秦雪岚意识到了锁头的碎裂。

    她忙一把将毛小军给推开,慌乱的从沙发上起身,拨弄起拉链锁头。

    秦雪岚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免得往那方面想得更深。

    可没了锁头的拉链,只稍微一扯,就轻松的敞开了。

    下一瞬,她身前那迷人的傲娇呼的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在空气中微微颤动着。

    如同被关在黑暗中太久,需要贪婪地呼吸新鲜空气一样。

    毛小军肝儿都颤了,这、这也太美了。

    虽然刚才已经偷偷窥视过一眼,可现在完全绽放出来的那种娇媚,显然更为刺激!

    头脑发热,冲动之下的毛小军奔着秦雪岚身前就凑上去脑袋。

    他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秦主任,你那儿都挤出血痕来了,我帮你把淤血吸出来!”

    “不用!不用!”

    秦雪岚反应当真是够快,一把就捂住了身前。

    与此同时,另一只小手抵在毛小军胸膛上,阻止他再近一步。

    成功阻止了毛小军的靠近,秦雪岚长长松了口气。

    只是当感觉到掌心中传递过来的火热与结实后,她又有些难受了。

    毛小军的胸膛好结实,哪怕单凭触感,她都能感觉到肌肉的纹理,以及其内蕴含的力量。

    对于女人而言,男人的肌肉就好比女人的身前,那都是先天充满诱惑性的东西。

    秦雪岚不想再经受这种诱惑了,用娇躯内残存的理智,她将毛小军给强行推搡出门。

    毛小军心里老大的不乐意,这鼓捣了半晚上,为的不就是跟秦雪岚发生点啥事嘛!

    可哪知道秦雪岚心思这么坚定,都亲了碰了,竟然还能把持住……

    被关到办公室门外后,毛小军很是无奈。

    可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因此只能失落的往楼下走去。

    刚走出办公楼,就听到二楼上传来秦雪岚急切的呼唤声,“傻毛儿,傻毛儿!”

    毛小军心下大喜,八成是秦雪岚这匹好马儿把持不住了,想吃回头草了吧?

    可当他兴冲冲的抬起头来时,却只听到秦雪岚的威胁声——

    “今晚的事情你不许说出去,不然我就全厂通报你,扣你工资!”

    卧槽,这白忙活一顿不说,还被威胁了,这不是恩将仇报嘛这不是!

    在厂区内溜溜达达的巡逻着,毛小军心里很是郁闷。

    如果今晚上可以跟秦雪岚那个大美人碰撞出激情绚烂的水花,那该有多美妙啊!

    可惜,可惜……唉!

    怀着郁闷失落的心思,毛小军继续在厂内巡逻。

    按说哪家工厂也不需要一个傻子当夜巡保安,但毛小军是个特例。

    他之前在厂里是个烫台工,因为一场工伤事故伤到脑袋,傻了段时间。

    可后来他好了,只不过厂里已经赔付一笔钱,且已经被他用在母亲治病上,所以他只能继续装傻。

    而厂里安排他这个夜巡保安的差事,也只当是多养个闲人,免去些不必要的麻烦。

    指望拿贼捉赃的是够呛了,可好歹还有个壮身板,吓唬吓唬不明情况的贼也好……

    正巡逻的时候,突然,毛小军发现远处黑暗的角落里,好像有个人蹲在地上。

    颠着脚尖悄无声息的往前走近,随后他就发现,竟然真的有个女人蹲在那。

    这时候,那女人正双手撩翻裙子,蹲在地上。

    她难不成是在……嘘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