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慢慢放弃抵抗开始迎合-伪装学渣宿舍第一次 - 信宜金融网 人妻慢慢放弃抵抗开始迎合-伪装学渣宿舍第一次 - 信宜金融网

人妻慢慢放弃抵抗开始迎合-伪装学渣宿舍第一次

【摘要】马泰一脚狠狠地踹到我身上,刀子挥了上来,我急忙躲在树后面从背包拿出里面装着的野外军刀,“马泰你别逼我!” 文学    “马泰你停手!”&nbs...

马泰一脚狠狠地踹到我身上,刀子挥了上来,我急忙躲在树后面从背包拿出里面装着的野外军刀,“马泰你别逼我!”


 文学

    “马泰你停手!”

    林若紧张地叫着,这娘们居然张开手想要挡在我面前,我猛地一把推开她拿出比马泰长了一截的军刀对峙:“马泰,现在停手,我们还能和睦相处,不然我拼了命也要把你跟着拉下去!”

    马泰是军人出身比我厉害,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胆量!

    “如果我们走下去,还能走出丛林,别为了一时的贪婪色欲,死在这里!”

    马泰冷笑一声停了手,“算了,既然杀不了你,我也不浪费时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出不去,我们失踪这么久搜救队如果搜救,早就该来了;而且现在,我们的方向已经乱了!”他说着,伸手从口袋里举出一个指南针丢过来。

    我一接,他立马说道:“我们不管往哪走,都是往北,指南针失效了;再告诉你们一个可怕的事实,我们怎么走,都是往丛林深处走,你们看这些树木的年份,对不对!”

    那时候我不相信,伸手拿了指南针,果然失效了,指南针四处跳动着,仿佛这附近都是磁场。

    “马泰,我告诉你,你别想妖言惑众,你在指南针上动了手脚,你以为我们就会相信你了吗?”我丢开指南针狠狠一踩,而此时,一群没有被制服的女人几乎都拿起了木棍保护自己,二十多个女人,其实就算马泰和杨明都挺厉害,但是这么多人他们一定占不到便宜。

    林若瞪了一眼马泰,“对,别听他胡说,我们失踪这么久搜救队肯定早就行动、快找到我们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们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出去有你们坐牢的!”

    “就是!”姜洛神附和道。她现在和我们几个都已经成了一个小团体了,都站了出来。

    马泰嗤之以鼻地笑了一下,只是用色眯眯的目光来回扫着衣衫破烂的林若和姜洛神,贪恋地欲念从梁千韵身上落到了在场的女同事们身上,这完全是一种原始赤裸的欲望。

    我攥紧了手上的军刀,“杨明我劝你最好放下你小月,还没到绝境,别把气氛闹得那么僵!”我看向远处的杨明,小月此时的胸可能都被捏得发紫了,那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可是却被欺负成这样!

    杨明看着马泰,马泰眼神里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意味,他忽然说:“行,这次就当误会,如果我们能出去,那就相安无事,不过林若你把打火机交出来,杨明就放了小月!”

    我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杨明推了推小月,林若生气地拿出打火机,“给你就给你,不过这次出去,你被开除定了!”

    林若几乎没等我阻拦,直接把打火机丢了出去,马泰接到打火机杨明果然放了小月,可现在我突然明白了,马泰为什么最近一直在为女同事们生火烧柴,我想,他们一定就是利用这个办法,收集了女同事手里拥有的打火机,而现在,林若手里这一个,或许就是最后一个!

    马泰阴险地笑了一下,“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不愉快,我想我们没法一起走了,你们少死点人,我还想多操几个不一样味道的呢!”

    他哼笑两声说着,招呼了一下杨明,“现在打火机全在我手里了,如果出不去的话,拥有火种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过几天再见你们一定会做出选择的,阿明我们走!”他贪婪地看着林若身上的衣不蔽体,有种强烈的势在必得。

    看着他们离开,我心里阴沉,马泰说的没错,我们手上的火种的确已经落入了马财手里,如果说我们能出去还好,可如果出不去……

    在场的二十几个女孩多数娇嫩的脸蛋都显得有点惶恐不安,而此时梁千韵也在化解着大家心里的慌乱说:“放心吧,别听这混蛋的鬼话,我们肯定能出去的!”

    只是经历了马泰和杨明的事情,尤其是他的那些越走越深的话、包括指南针失灵,随着时间过了三天,我心里无比阴沉,这一切似乎是真的。

    这里的树,树根粗大得五六个人抱不拢很常见,树木的高度已经有几十层楼高了,树枝繁茂遮天蔽日,就算是正午当空都仿佛即将进入黑夜一样阴暗,很容易就分辨出这里分明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可我们明明,是一直在朝着往外的方向走的!

    我们几乎陷入可未知的恐惧,而且马泰和杨明对公司的漂亮妹子们都有企图,虽然现在没看到他们人影,可他们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出现。

    因为没了火种,妹子们扎堆坐着、收拢着腿用手抱着、嘤嘤地小声哭泣,这时,有个妹子忽然崩溃地大声哭喊:“我们真的出不去了,我们怎么努力都是往树林深处走,我们出不去了!”

    人群里,早已经传遍了绝望,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算上我,我们正好锐减到20个人。

    我心情沉重地走到林若面前,虽然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天的磨难,可她们三个却还是漂亮得神魂颠倒,身上裸露的雪白肌肤,更诱人了。

    “林若,我们这么集体走着也不是办法,受伤的同事还有你们身体都吃不消了;我看要不,你们在原地等待救援,这附近有些野果和野菜,应该能让你们维持一段时间,我们分队出去,看看能不能尽快找到出路,到时候找车来接剩下的人。”

    人太多,走的也慢,这样下去,我担心我们看不到希望,而且这一块毒虫好像没那么多了,也许停下来,更好一些。

    林若看着我,眼神里居然有些不舍,她抿着红唇,“星柏,我不能去了,这里都是我的员工,我不能丢下她们不管。”她情绪里带着沉重。

    梁千韵有些洒脱地笑了一下,翻着媚眼看我,“我也去不了,我得陪着若若,还有啊,你现在还不打算给若若解毒吗?”

    梁千韵先前倒是说过,想要给林若彻底解毒得我来,现在算算时间,貌似差不多了,就是不知道,她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结果梁千韵这话说完,林若脸红红的,支支吾吾地说:解、解毒等他回来再说吧,我,我还能撑十天八天的。

    她羞得不敢看我,在黑暗里,借着灯光看着我,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这里好多美女,要是真的走不出去,我肯定能和她们发生点什么好爽好舒服的事情,可是我知道,目光短浅,我们所有人迟早都要死在这里。

    “我走了,你们好好等着,还有你们一定要轮流守夜,小心提防马泰他们,别让他们找到机会。”

    梁千韵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们这么多人,拿着棍子他敢欺负我们我们就打他,他们不敢乱来的。”

    我正准备离开,姜洛神却站过来拉住我,我看着她,她眼神里有坚定,还有掺杂着绝望的希望,“星柏,我跟你走。”她这几天,已经不像刚刚的时候那么脆弱了,看起来勇敢了一些。

    她直直地看着我,“我知道我们肯定出不去了,你之前帮了我,我跟你走!”她咬着红唇,仿佛铁了心一样跟着我,那样子,我真的不忍心拒绝。

    我笑了笑,忍不住看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尤其是那撕破的丝袜,诱人极了。

    “你都觉得出不去,到时候如果我兽性来了,你不怕我和马泰杨明他们一样,想要占有你,吃你豆腐吗?”

    结果我说完,她却展颜一笑,水盈盈的眼眸媚媚地看着我,“那就让你占有好了,我给你。”

    我心里一热,她这是……我看着她雪白的领口,鼓胀而丰满,她这是在勾引我吗?



 后来我还是带着姜洛神离开了,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笃定我们出不去了跟着我,但我不忍心抛下她。

    林中的夜风微凉,我们一起走着,虽然已经过了这么久,她身上还有种香香的,而且这种独处,让我忍不住看着她衣不蔽体的部位,那一处处娇嫩,真的让我明白,什么叫诱惑和红颜祸水,这种女人,简直就是引诱人犯罪的根本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这么偷偷看着,她发现了我带着欲望的眼神,脸颊不由得红了起来,轻嗔道:苏星柏,你看够了没有?林若要解毒你都没解毒,你就来色我。

    我干笑一声,挺尴尬的:“不好意思,你太美了,我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她俏丽的脸颊上仿佛有点开心了,她努了努嘴说,“油嘴滑舌,我还以为你一路上只注意到了林若和梁千韵呢,不过我告诉你,你错过了你的女老板你知不知道?解毒就是要她吃了那种东西,才能解毒喔!”

    什么东西?我诧异地问着。

    姜洛神有点怕怕地看了一下我下面,然后脸红红地看着远方说,就是那种黏黏的乳白色、要她吞掉中和毒性。

    她这话,搞得我心里一热,原来她说的方法,最简单的就是让林若给我口……

    我一边想着,姜洛神拉住我说,我们快点走吧,我觉得挺凉了,不知道是不是下雨,风好大。

    现在这感觉,真的可能要下雨了,如果下的话,我们没地方躲雨,一旦生病,在医疗不足的情况下,面临的就是死亡,而再差,我们很可能没办法再赶路了,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呢。

    可这时,深林里突兀地响出人类的呻吟声,“救我……”

    “有人!”我几乎瞬间被惊得炸起了寒毛,姜洛神也被吓得不由自主地靠紧我。

    “救我,我不想死……”

    那声音再度传来,只是声音里,却总有种特别。

    说实话,经历了马泰的事情,还有一路的死人,我更明白,在这种地方,一不小心,人才会是最大的毒瘤。

    我秉着呼吸,压抑着情绪拉了一下姜洛神,她紧张靠着我,那时候,我们甚至忘了忌讳什么,可我们打着电筒靠近的时候,还没看到人,却忽然听到扑哧扑哧地振翅飞动声,安静里突然的声音,在这种紧张的情绪里,很容易就让人产生惊恐。

    姜洛神娇躯一颤,我电筒照过去,看到的不是个人,而是个鸟笼。鸟笼旁边,是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而那只鸟,正在看着我们,然后低头啄了一下那具腐烂的尸体,吃了一口人肉之后又叫:“救我,我们出不去树林了,救救我。”

    我稍稍松下了刀,原来是只鹦鹉,姜洛神还很惊惧,只是当她看清楚那腐烂的尸体时,顿时一阵恶心地干呕着。

    “三十个人,只剩下我了。被困一年半了,为什么没人,救救我,我不想死……”鹦鹉啄着尸体,我明白了,这鹦鹉吃的,一定是它生前的主人,而这些话,恐怕就是他往日对鹦鹉说的。

    可如果他真的被困在这里一年半,难道说,我们真的要被困在这里等到穷途末路死亡吗?

    他身体上的衣服在已经烂掉了,我忍着一股刺鼻的尸臭味走过去,他身上发着密密麻麻的蛆虫,一只只白白的蠕动着遍布尸体,满满的看着头皮发麻,比莲蓬乳都恶心,而他旁边,我看到一个破烂的背包散落在不远处,似乎生前经历了什么撕扯,旁边还有好几截烂掉的肢体,全都蛆虫遍布蠕动着。

    “呕!”

    姜洛神捂着嘴巴,几乎都呕出泪水来,“我们快走吧!”她拉了拉我,身子有点发抖了一样,被恶心地发寒。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里怎么连这种东西都有!”鹦鹉又啄了一口腐尸,嘴里还有蛆虫散落掉在地上。

    我忍耐着恶心,捂住鼻子朝着那个背包走,这鸟的话太惊人,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而且现在物资紧缺,我需要找一找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我翻到背包,里面放着一把斧头,一部严重掉漆的手机,一只用光墨水的笔,一本明显经历不少风吹日晒的本子,还有一个很高级的金属制防水手动发电电筒,还能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带着把柄的锥子,还有个V型漕配着,都是铁质的,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星柏我们快走吧!”姜洛神拉着我,我能看到她娇嫩的肌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事实上这种恶心的画面还有种腐臭味,我也忍不住。

    我把东西全都丢进背包里,我甚至在想,要不要带走这只鸟,我总感觉,这只鸟藏着秘密,可这鹦鹉吃的人肉和蛆虫,想想就好恶心;可没带走这只鸟,成了我后来一直后悔的错误。

    我和姜洛神离开了这恶心的尸体,鹦鹉还在人叫着,姜洛神还有些惊恐地样子都萎靡了不少。

    可这时,天空突然隆隆隆地传出雷声,姜洛神惊得“啊!”了一声,娇躯颤抖,面色都被吓得一阵煞白。

    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那种温软,一道破空而来的亮白色的闪光划破了整个夜空,照亮了我们附近的一整片树林,可我却头皮发麻地看到,几十层楼高的树顶黑了一大块,好像有一只什么大东西!

    “啪啦——隆隆隆!”

    更强烈的雷声仿佛铺天盖地地席卷,整个大地都跟着震动一样,感觉这雷电劈落的地点距离我们格外的近,这简直就是一种近距离接触大自然、令人畏惧的力量。

    “我们快走吧。”

    我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姜洛神嗯嗯地连应着,手一直搂着我,不敢放开似的。

    只是我们走的没多久,这时候,随着轰隆轰隆的雷声和闪电,开始沙沙沙的雨点打着树叶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越来越大,本来树叶很厚雨没有淋下来,可随着雨越下越大,雨水不断地开始朝着我们身上滴,我和姜洛神被淋湿,她玲珑有致的线条完全被贴着她身子的衣服展现了出来,我若隐若现地仿佛全都看到她的身子了!

    雨有些凉,可我心里却在发热,我一边看着她,她挺害怕的,并没有发现我在偷看她,那时候,她白白的胸脯鼓胀得我都看到那颗草莓了,真的好想捏一下。

    我们一路走,因为她一直搂着我,胸一直在我手臂上蹭,这时候,她也发现了我不轨的目光,她脸颊上带着娇愠。

    “你怎么又偷看我。”

    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搂着她,我感觉脸皮都厚了一些说:“现在雨水淋得你身子差不多什么都看到了,你这么漂亮,身材又好,我有男人正常的反应不奇怪吧?不过你放心我只是过过眼瘾,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姜洛神娇哼一声,捏着小粉拳撒娇一样地锤了我一下,眼眸流转着嗔道:你可真会哄女孩子开心,我们快点找到地方躲雨吧,凉了。

    那时候,雨越来越大,我们不仅是湿透了,而且开始发冷了,姜洛神还是很害羞,知道我偷看她之后她就很矜持地搂着身子和我拉开了点距离,我也不好再看她的身子了,我担心自己把持不住。

    过了一会儿,我们找了一颗歪斜的大树树根,勉强能躲雨,虽然还是有雨水滴落,也算是好的了。

    雨沙沙地下着,透着丝丝冰凉。她脸色发白地蜷缩着身子坐在旁边,我身子也有些冻,然后我就问她,她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直到她告诉我我才知道,她是个护士,毕业和几个姐妹一起进来玩散散心的,可是困在这里。

    我看着她涨涨的胸,线条完全被勾勒出来了,她要是穿着护士装,胸不是都要被涨出来了?我想着都眼热,她脸蛋身材都非常极品,现在雨水下我完全能看出来,她裙摆下的翘臀的完美丰润形状让人恨不得从后面和她那样,一双嫩滑白皙的长腿真让人按捺不住。

    姜洛神轻咬贝齿,声音里带着颤抖:“我,我有点冷。”

    她嘴唇已经有些发白了,双手就那么抱着胸,似乎没察觉到我的目光。

    大雨来的更加猛烈了,树根有雨水顺着流下来,不时朝着我们身上滴落,冷冰冰的,我也感觉体温在下降,这么下去我们都会撑不住。

    “要不我们靠近一点吧?或许这样会暖一些。”我倒是没有占她便宜的意思,说真的,这时候我真的希望有火种,树下这点枯叶也没有彻底湿透,如果拿来点火,一定会很温暖,只可惜在这丛林里,看见火焰都是一种奢望。

    “嗯。”她悄悄应了一声,雨水几乎都掩盖了她的声音。

    姜洛神挪动了一下翘臀,这回又和我挨在一起了,我仿佛一下子就感觉到一阵温软,她淋湿的头发贴着光洁的额头,有种楚楚动人的味道。

    只是我忍不住在想,林若梁韵那边,这样的夜晚她们会怎么渡过?当沉默下来的时候,我不敢去想这些现实,尤其是这一路的所见所闻,都在告诉我,我只是在骗自己,我们能走出去。

    姜洛神抿着嘴唇,眼眸颤动地看着我,“我,我还是冷。”

    我想了想,说:要不我抱着你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