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进去了 她放弃了挣扎/和老外交换娇妻txt - 信宜金融网 终于进去了 她放弃了挣扎/和老外交换娇妻txt - 信宜金融网

终于进去了 她放弃了挣扎/和老外交换娇妻txt

【摘要】这里是我表姨妈家!”陈飞几乎是在吼道。    “表你个头!欧阳姐姐怎么会有你这种亲戚?就算她真的是你的亲戚,等一下她醒来之后,你要怎么和她解释?你觉得以后她会有一种怎样的态...

这里是我表姨妈家!”陈飞几乎是在吼道。

    “表你个头!欧阳姐姐怎么会有你这种亲戚?就算她真的是你的亲戚,等一下她醒来之后,你要怎么和她解释?你觉得以后她会有一种怎样的态度面对你?”

    “呃……这倒也是!”陈飞一阵无语,真要是被欧阳情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越是亲戚,只怕日后见面会越尴尬。


 文学

    “那还不快走,不然等一下警察来了,连你一起抓!”柳絮儿白了他一眼,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在江宁市遇到什么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

    说着,柳絮儿就递过来一张纸条,不过,陈飞却是冷哼一声直接从床上跳下来离开了。

    虽然他现在很落魄,但还不至于接受柳絮儿的可怜。男人嘛,就得有一身傲骨!

    陈飞走得很坚决,他也很生气,决然而去。

    刚开始柳絮儿还因为陈飞的决然离开心里有些歉然,她知道陈飞今天晚上没有地方住,可是她不能够让陈飞留在这里。

    因为今天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够外传的。

    王鹏这家伙是一个集团老总的纨绔儿子,一直追求着欧阳情。

    只不过欧阳情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训斥了他一顿,让他丢了脸。所以,这混蛋才偷偷地潜到欧阳情家里面来,准备报复。

    没想到柳絮儿也在这里,于是王鹏就让保镖出手将柳絮儿绑了起来。随后给昏迷的欧阳情灌了“血寡妇”。

    如今虽然由于陈飞的介入,欧阳情就遇害了。

    不过,无论是欧阳情的族人,还是王家的人,都会先将一切可能传出这事情而且还没有后台的人解决掉。

    因此,为了保住陈飞的性命,他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

    陈飞郁闷地离开了春江花园小区,口袋里不足五块钱。

    街边的路灯散发着一股昏沉沉的光芒,就像是阴天的太阳一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散发着一种热闹的气息。

    广场上的大妈们正在那里欢快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音乐声占领了整个天空。

    看大妈们跳了一会儿舞之后,陈飞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无处可去了。

    “晚上可以吃两个烧饼,今天是饿不死了。”陈飞嘀咕着,“不知道今天天桥下人多不多。”

    陈飞越想越觉得心酸,好不容易回到故乡,却沦落到这个地步。

    陈飞有点郁闷,夏天虽然不担心冷着,可是蚊子却是让人难以忍受,而天桥下面,好歹还有一个临时搭建的纸板房,买盘蚊香会好过一些,可是他口袋里的钱连一盘蚊香都买不起了。

    眼见天快要黑了,他只得返回距离表姨妈家不远处的那一个天桥下,准备在这里先凑合着过一夜。

    这时候,距离他不远处的一条岔道上,一辆斯柯达昊锐停在路边,但是没有熄火,车上一位女子正在接电话,时不时瞟陈飞一眼,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陈飞好奇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不得不说,这女人真的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棕黄色的秀发,呈波浪形,随意披在肩头,一双魅惑的眼睛,仿佛会放电一般。

    不过也没多想,这样的女人注定和他没有多少交集,陈飞双手插在口袋继续往前走。

    汽车缓缓的开过来,靠近陈飞身边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那位气质优雅的美女对陈飞忽然喊道:“喂,帅哥,能帮我看看车吗?好像出了问题!”

    陈飞先是愣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他不会修车,作为一名专业的雇佣兵,别说这种普通车,就算是坦克都能拆散了再装起来。

    只是他奇怪这大街上这么多人,要帅的有帅的,要斯文的有斯文的,要彪悍的有彪悍的,为什么这个美女会让他帮忙?

    “帅哥,要是能修的话,就帮个忙,我给你钱!”刘玉枝有些急迫地道,“如果不能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车推到前面的修车厂去?”

    陈飞一听给钱,心道正好,正为住宿的钱发愁呢。

    于是,他慢悠悠地走过去,打开了车前盖,东摸摸,西摸摸,很快就发现是引擎的传感器松了,三下五除二,轻松利索地处理好。

    “行了!”

    刘玉枝试着发动了一下引擎,果然恢复了正常。

    她不禁有些讶异,怎么也可没想到陈飞能这么轻松就修好了她的车,忍不住问道:“帅哥,你挺厉害的啊!”

    陈飞翻了个白眼道:“厉害有什么用?还是不是连份工作都没有,只能流落街头?”

    刘玉枝趁势道:“没工作啊?这样吧,为了感谢你帮我修好了车,你到我公司来上班吧……”

    “啊?到你的公司上班?”陈飞不禁觉得十分诧异,这简直是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啊!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管是谁,大街上突然冒出个人来,让你去她公司上班,这怎么看都不太正常。

    不过,就算不正常,他 也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毕竟现在的情况确实有点困难嘛!



  就在陈飞胡思乱想的时候,刘玉枝又开口了:“我是远山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刘玉枝!这是我的名片,我看你人还不错,所以想给你一个机会。”

    而这个时候,陈飞还在纠结着,没有反应过来。

    刘玉枝眉头一皱,问道:“怎么?你不愿意?”

    “不,我当然愿意!”陈飞连忙答应,管她有什么企图,现在三顿饭管够,能睡饱就知足了。

    而且,这一次回到江宁市,投靠亲戚是其次,最主要是为了寻找那个追寻了十几年,让全世界顶级人物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这会儿恐怕不少黑暗世界的高手都已经来到江宁市了吧,如果能以找一份普通的工作掩饰,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叫陈飞,很感谢你能信任我,可是,我刚从外地回来,身份证也被偷了……”

    “没关系,我跟人事部打个招呼就行!不过岗位可能不怎么合你的心意!刚入公司,目前只能做文员,一个月包吃住两千块……行吗?”

    “文员?”

    陈飞越发觉得古怪起来,“行是行……但是,我又没什么文化,只怕做不了……”

    刘玉枝惊讶不已,心道你这家伙倒是够诚实,把实话全说出来了。

    没身份证,没文化,换个一般的单位,还真不敢收你,不过既然是柳絮儿那丫头让我收你,只能算你运气好了!

    刘玉枝微微摇头,说道:“你以为我是请你做高管吗?要什么文化?所谓文员,已经是一种客气的说法了!说白了,就是让你去端茶倒水、送送文件、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

    “哦,那还好!我愿意接受这份工作。”陈飞并没有揭穿对方的意图,反正他确实也没什么工作经验,就当是从底层开始学习了。

    他这种语气,倒是让刘玉枝没有料到,本来她还以为陈飞会觉得打杂文员这种活是对他的侮辱,而拒绝呢!

    没想到,他竟然轻描淡写地答应了。

    “那你明天早上去远山国际的人事部报道吧!”这让刘玉枝越发觉得看不透陈飞了。

    陈飞点点头,装作有些为难道:“可是,我今天晚上没地方住,身上又没钱,也没有身份证……”

    刘玉枝听得郁闷不已,心道柳絮儿这丫头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不过她既然已经答应了帮忙,只好送佛送到西了。

    “唉,那你跟我来,我帮你安排住处!”

    这一夜,陈飞是在刘玉枝家的车库里过的。

    车库比起睡大街已经强了十倍,何况,这车库可不是一般人的车库,里面停着的豪车不下十几辆、路虎、兰博基尼、奔驰……各种牌子都有,整个车库面积,差不多有两百多平。

    所以,他很安逸地在车库里住下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玉枝穿着一套黑色的女性职业套装,带着一副粉色的无框眼镜,整个人显的气质高雅,与昨天的高贵冷艳又有所不同。

    尽管车库里面有各种豪车,但刘玉枝却依然只开那辆黑色的大众斯柯达。

    “刘总,这么多豪车你不开,为什么只开这辆?”

    刘玉枝看了他一眼道:“那些车是给保镖开的,我不喜欢。”

    陈飞傻眼了:尼玛,你还有保镖?而且你自己开大众斯柯达,却让那些保镖开着黑色的奔驰S600?

    这是要闹哪样啊?

    陈飞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办法理解。

    “好了,我要出去办点事,你记得去公司人事部报道。”

    看着刘玉枝开着车扬长而去,陈飞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没有跟刘玉枝继续同车的命。当然,他更加没有坐进奔驰S600的命了。

    离开了刘玉枝家的别墅之后,他一路小跑,从半山别墅区跑到下面的凌云广场,然后打听清楚,怎么去远山国际集团,然后陈飞仗着身强力壮,沿着32路公交线路一口气跑到远山广场上的远山大厦前。

    一马路附近堪称是江宁市最繁华的地带了,一幢幢的高级写字楼鳞次栉比,到处可见的五星级的酒店,酒楼,购物中心以及大型的公园与文化广场,一直延伸至达延路。

    远山厦高两百零五米,站在天台望去,整个江宁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作为西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江宁市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奔流而过的长江与蜿蜒委蛇的群山将江宁市包裹其中,这是一个迷人的地方。

    “这个地方还是不错的!”陈飞喃喃地道,这种结合现代都市和山野气势的城市,很符合他的审美。

    陈飞坐着电梯直到位于三十二层的远山国际集团办公区域,来到远山国际集团公司门前。

    这时,陈飞发现大厅之中已经密密麻麻地站了几十号人。男女都有,每个人都穿着正统的职业装。

    陈飞换了一身还算不错的衣服,上身是黄T恤,下身穿的是带卡通图案大短裤,脚上穿的是双满皮鞋,不过鞋沿子上全是泥污!

    看看那些人,又看看自己,陈飞突然间感觉脸有些发烫。

    而那些人看到陈飞这个样子,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有个男人甚至于在陈飞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皱起眉头捂住了鼻子,厌恶至极地说道:“哪里来的傻子,走路不长眼吗?”

    看那些人的样子,应该是来应聘的,陈飞也不与他们计较,硬着头皮走过去,在一个身穿浅蓝色职业套装的前台小姐面前停了下来。

    那前台小姐见陈飞这样的穿戴,眼神中掠过了一丝的惊讶,不过随即职业性地笑着问道:“先生,请问你是来应聘的吗?又或者是有什么事?”

    陈飞道:“是刘玉枝刘总请我过来的……”

    “刘总?”前台小姐一愣,随即道:“先生稍等,我打电话问一下。”

    说完,前台小姐拿起电话,而陈飞则是转身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陈飞的习惯,到任何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会先将周围的环境观察一下,以备不时之需。

    两分钟后,前台小姐微笑着说道:“先生,我们刘总说了,的确是叫一个人过来。不过,你要填写简历,像那些人一样竞争上岗。”

    “啊?竞争上岗?”

    陈飞有些不相信,再看那前台小姐,却是依然微笑站立,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杂色,虽然不知道那刘玉枝到底搞什么鬼,不过显然这前台小姐应该并没有说谎。

    莫非是刘玉枝是在故意耍自己?

    也不是不可能啊,否则今天早上就不会不顺路带自己一截,而非要让自己坐公交车过来了!

    唉,真是女人心海底针,怎么都猜不透!

    “如果先生你愿意的话,可以先填一张简历!”前台小姐说着,将一张表格放在了陈飞的面前。

    其他人看到陈飞竟然是来应聘的,一个个不由得露出了鄙夷之色,人群中甚至有人小声议论了起来。

    “一个不知道从哪个工地跑出来的傻愣子,也敢来这里应聘,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对啊,远山国际集团的招聘要求可是很高的,就算是一个打杂的都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真的是异想天开啊!”

    “哈哈,没事,就当看猴戏了。”

    ……

    这些人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却逃不过陈飞的耳朵,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些人的话,拿起表格,然后微微一笑,从前台小姐那里借来一只笔,开始填写。很快,陈飞便将表格填好。

    前台小姐接过表格,却是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