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的老婆送去给别人/做到失禁颤抖哭着求饶 - 信宜金融网 把自己的老婆送去给别人/做到失禁颤抖哭着求饶 - 信宜金融网

把自己的老婆送去给别人/做到失禁颤抖哭着求饶

【摘要】她诧异的盯着我,似乎第一次认识我一样。之前给她的感觉就是我是一个猥琐而且无耻的人,为了得到她而不惜用偷拍视频来威胁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所以忽然听到我这么说,反而有些不适应。 文学...

她诧异的盯着我,似乎第一次认识我一样。之前给她的感觉就是我是一个猥琐而且无耻的人,为了得到她而不惜用偷拍视频来威胁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所以忽然听到我这么说,反而有些不适应。

 文学



     林薇儿愣了一阵之后,眼神有些深邃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的微笑。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我看到林薇儿转身穿衣服和穿鞋,心里感觉到一抹失落,同时也有些生气。一把拽住她的胳膊,质问她。

     林薇儿顿了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开口。

     “好了,我要上班了,你也忙你的事情吧。”她穿好高跟鞋,轻轻的推了下我,说着就要出门。

     我眼见这样,一下就挡在她跟前,“我跟你去!”

     林薇儿见我要跟她去上班,脸色忽然变得很不好,蹙着眉毛,有些火气:“你有完没完?!”

     “我认真的!”我没想到她会发火。

     “不需要!王润,你把你当什么了?超人吗?还管我,你先管好自己吧。”林薇儿嗔怒着说道,完了一把把我推开,我又赶紧追上去,却被她警告了,她没声好气地对我说,如果我再跟着她,她就报警,告我弓虽女干未遂!

     听到她说报警,我直接就愣神了,弓虽女干未遂,也够判个一年半载啊。如果她真的动真格,那我的人生可就算毁了。

     而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林薇儿一把推开我,进了电梯,直接下了楼。

     我有些尴尬的站在电梯口,有点不知所措,回到房间,我坐在沙发上,抽出一盒烟,抽了一口,烟雾缭绕中,我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

     当一根烟快抽完的时候,我忽然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然后立刻抓起我的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从楼道冲出去。

     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她狼入虎口。如果我这次不去帮忙,那可能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赎罪了。

     况且,我心里也对她产生了另外一种感觉。

     跑到门口的时候,我直接找了保安,这里的保安有一个是四川人,年龄不大,之前因为小区遇贼的事情,和他有点交集,我赶紧问他有没有看到一个美女,刚才往哪跑了?

     四川保安小哥回忆了一下,说:“一分钟之前吧,一个漂亮妞,穿着粉色大衣,打了的往和平路方向去了,貌似那女的上车之后说了一句金钱柜KTV。”

     金钱柜!

     我听到这个名称,吸了口气,金钱柜在我们这里算是很高档的KTV了,怪不得林薇儿会去那里,那里的公主一月工资上万呢。

     “谢谢哥们啦!”我二话不说,打了车就往金钱柜的方向跑,给司机加钱,让司机快点跑。那司机也挺给力,抄近路直接杀到了金钱柜。

     我刚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林薇儿刚走进金钱柜的旋转门,于是我也立刻跟着冲了进去,进去之后,我没有直接找林薇儿,而是远远的跟着她。一路跟着林薇儿,我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要买林薇儿的初夜,如果有人敢哔迫她,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但就在我以为她会直接进那个包间的时候,我却发现她进了更衣室,不一会儿就换了一身有点简单的衣服,是金钱柜里公主的规定制服,这还是我第一次见林薇儿穿的这么穿呢,实在太特么性感了,整的我直接就有感觉了。

     这时候,林薇儿踩着漂亮的高跟鞋,脸色却不太好,走进了一旁的经理办公室。

     我跟过去,趴在门口听他们对话。

     不得不说,这门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虽然不能说完全听的一清二楚,但林薇儿和经理的对话,我却大概听明白了。林薇儿的口气似乎有些不甘心和犹豫,而那经理一开始是在循循善诱的对她讲话,一边耐心的安慰,一边不断的强调着价钱和那个金主怎么怎么喜欢林薇儿,就特么跟个拉皮条的一样,听的我就窝火。

     后面林薇儿似乎有些后悔了,她的声调提高了,“经理,我真的…..我再考虑考虑……”“我还没准备好……”“不是钱的问题……”,这些话我听到的时候,心里忽然觉得林薇儿挺好的,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儿。

     “明天是最后的期限了,价钱已经给你涨了几倍了,你要是还不答应,那……后果你自己承担。”经理语气冰冷地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林薇儿就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

     门开了,我怕林薇儿发现我跟踪她,所以先藏在一个大盆栽后面。

     本来以为林薇儿会去包间,但我看到她出来之后,没有走,而是沉默的站在门口,随后捂住脸,一点点的蹲下来。

     她在哭泣。

     这一幕让我深深震惊,她瘦弱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无比心酸,我心底涌上一股火焰,我要保护她,我不能看着她一点点的走向深渊。我霍然站起来,准备去帮她,安慰她。

     但我刚站起来,那经理的门打开了,与此同时,林薇儿站了起来,然后擦了擦眼角,快速的走了。那经理是一个30多岁的男人,长的精明强干的样子。

     我再也忍不住,跑起来就追了过去,但跑过去之后却发现,找不到她的人了,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我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听着各种音乐回荡,心情无法言说,脑子里一直在回忆着刚才的那一幕,林薇儿哭泣的一幕,我暗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帮她,绝不能让她就这样走下去。我承认,我这个人有时候有点崇尚英雄主义,喜欢不顾一切地达成目标。

     而且不知道怎么的,我还特别想获得林薇儿的好感。

     我走出了金钱柜,打车回家,一路上都在想着怎么劝说林薇儿,趁她现在还没有完全走向深渊,我得尽全力把她拉回来。

     当我乘坐电梯回到家的时候,一打开门,却发现一个人影坐在客厅里。

     是林薇儿,她竟然一个人独自坐在客厅里,默默的盯着窗外发呆。

     林薇儿听到开门的声音,轻轻动了动,但她并没有扭过头看我,我心里很意外,她这时候不是应该在KTV工作嘛,怎么跑回来了?

     不过回来也好,我正好趁机跟她好好说一说。

     “你……回来啦?”我一路上都在想着怎么说,但到这会儿看到人,却竟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跟踪我干什么?”我还没开口,却听到林薇儿说了这么一句,她说的时候也没有扭头。

     我一惊,没想到被她发现了。

     不得不承认,林薇儿还真挺机灵的,我快速地思考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

     “你惹不起他们的。”林薇儿扭过头,看着有些尴尬的站在客厅的我。我看到她眼睛有些微红。

     “我怎么惹不起?!”这句话让我一下火了。

     “你什么都没有!乱掺和的话,他们会把你弄成残废的,这个社会的黑暗,不是你能想象的。”林薇儿认真的说道,说的时候,是那么坚定,甚至让我没法反驳。

     她说完之后,没等我再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次将门锁住了。

     原来她坐在客厅是为了等我回来,给我说这些话。

     我心情很复杂,说实话,她的话让我有些害怕了。社会上的事情我还是有所耳闻的,尤其是黄赌毒的这些,都特么一个比一个黑。如果真的得罪了他们,成残废事情还是小的,搞不准把命都给丢了。

     我回到自己房间,默默的点了根烟。

     一想到下半辈子有可能都要坐在轮椅上,我怂了,不知道这事情该怎么办,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摊上这种事。

     这天晚上,我大半夜都没睡着,因为一想到明天林薇儿要去做的事情,我就很忍不住蛋疼,直到凌晨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但第二天天刚亮,我就已经睡不着了,心里烦躁,不过这时候,我听到了林薇儿房间里的声音。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起来,光着脚跑到她门口。

     我听到了林薇儿低声轻哼,似乎很是痛苦,这声音冲进我脑子,我一下感觉大脑都混乱了,本身也渐渐地产生了生理反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又在强迫自己做那种事,然后把自己的处破了。

     我思绪万千,我想去金钱柜向经理要个说法,但是又不想变成残废。

     那,我还能做什么呢?

     如此懦弱的我,要怎么才能帮上她?

     听着林薇儿的声音从轻哼变成哭泣,我的心脏宛如刀割一般疼痛,我咬了咬牙,默默地下定了决心,然后深吸了口气,敲了敲林薇儿的房间门,里头发出来的声音立马就顿住了。

     “薇儿,让我进去,要了你吧。”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这句话,薇儿没有回应,我就尴尬地站在她房间门口,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呼吸的声音。

     我把话说得很明白,薇儿也知道我的意思。但是这么久都不回应我,也许她已经拒绝了。

     也是呢,如果不是我威胁她,她怎么可能答应我这个无耻的要求呢?

     过了一会,我自嘲着想转身回到自己房间,却忽然听到林薇儿从房间里声音沙哑地说:“你进来吧。”

     “咔嚓”一声,门开了,林薇儿就站在门口,她用哭红的双眸看了我一眼,转身就朝着床上走去。

     我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而当她躺在床上闭上双眼,而我第二次朝她压上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开始吧。”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万分的遗憾,而我也不敢和她做前戏,只是去下她裤子,正准备开始的时候,我又犹豫了。

     据说女人永远也不可能忘记,初夜是给了谁。如果我真的就这样要了,这样真的好吗?她并不喜欢我,但是会永远记得我。

     是的,会恨我一辈子。

     “我做好心理准备了,快点吧!”林薇儿的声音,如同对残酷命运的哀嚎,我强烈的生理反应被她这句话,瞬间减弱了几分。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不知道怎么的,我无论如何都不想成为林薇儿恨的那个人,我不想她记恨我一辈子!

     可是,我别无选择。

     这也许就是我的罪吧。

     “好,”我痛苦的回应了一声,回忆起岛国片里的场景,生疏的摆好姿势,可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候,忽然,林薇儿手边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看了一眼,脸色巨变,然后接了起来。

     “你赶紧来,客人提早来了。”电话里传来声音,我听出来是昨天的那个经理。

     林薇儿放下电话,和我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愤怒地对我说,“快开始啊,没时间了!”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撇过头去,最终还是咬牙说出了这句话:“我不能这样做!”

     “真是废物!”林薇儿低骂了一句,然后从床上翻身起来,然后快速穿上衣服,再也没看我,径直就出去了。

     我根本没时间犹豫,不行,薇儿你不要去,你不要去!

   我得去帮林薇儿!我不能看着她进火坑!我这时候有点失去理智,左右一看,发现了床头柜放着一把水果刀,我立刻将水果刀揣进怀里,然后收拾好衣服就跟着出了门。

 我揣着水果刀,一路心情有些忐忑,又有点悲壮。其实也想不明白这时候为什么会这么冲动,不过既然已经出来了,我也不准备回去了。我一路远远的跟着林薇儿,一直到了金钱柜KTV,跟着她进入KTV之后,我看到林薇儿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心里还在犹豫纠结。

     进去没多久,我就看到林薇儿被焦急的经理挡住了,那经理试图拉着林薇儿进入KTV包间,但林薇儿一把把他甩开了,没有让他拉自己。

     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有些意外,难道林薇儿改主意了?

     这时候,就看到他们两个人之间说了几句,那经理似乎嫌别人听到,就让林薇儿和他一起走到洗手间里。我立刻跟了上去,站在洗手间外面,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明明说好的,你这都拖了几天了?!”经理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我……我真的现在还没做好准备,我来这里,就是想陪酒,没有想……”林薇儿说话有些底气不足。

     “只想陪酒?如果咱们KTV就只干这个,客人早跑光了。不是我说,之前是你自己答应的,到现在坏我们KTV的名声吗?”经理有些怒气。

     “我之前……也没想答应,那次心情不好,而且喝了点酒……”林薇儿说着,明显是后悔了,我听到她的话,顿时觉得之前林薇儿答应那个经理的事情,恐怕也有些蹊跷。

     “哼。好了,现在不管你怎么说,你必须去!”经理冷哼了一声说。

     “不,再宽限几天吧,真的……”林薇儿开始用乞求的口气说道。

     经理似乎发怒了,“不行,你这个臭女表子,老子给你面子,你不要!别……”

     “砰”的一声。

     这傻哔经理的话没说完,我实在忍不住,就一脚将卫生间虚掩的门踹开了。这一下让林薇儿和经理都懵了,我怒气冲冲的站在林薇儿身边,“王八蛋,你特么嘴里放干净点!”

     这经理刚才骂林薇儿的话让我再也忍不住了,而经理被我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毕竟KTV是他的地盘。

     “你是谁?!”他强作镇定,往后退了一步,和我拉开距离,问道。

     “我……我……”我张口,却不知道怎么说,顿了顿,“我是林薇儿的朋友!”

     我说着,看了林薇儿一眼,她也看着我,眼中似乎很复杂,就看了一眼,然后却走上前,把我推了推,似乎怕我和经理起冲突。

     “给我宽限几天吧。”林薇儿用乞求的目光看着经理,声音有些沙哑:“我肯定会陪熊老板的,就是宽限几天……”

     经理看着林薇儿,又有些忌惮的看了看我,整了整衣服,深吸一口气,沉着脸说道:“给我说没用了,你去给熊老板说吧,只要他没意见,我就没意见!”

     林薇儿轻轻咬着嘴唇,整个人微微发抖,似乎有些紧张。

     “别怕,我陪你去。”我看出林薇儿心里的紧张,林薇儿犹豫了几秒,最后不置可否,转身朝外面走去,我也跟着他。

     我们两个一路走到一个豪包,经理也跟在后面进来了,豪包里面的人在唱歌,嗓音粗狂,唱着《敖包相会》,还没进去,就是一股没品位土豪气息扑面而来。

     推开包厢之后,里面有四个人,一个中年男人,一个青年男人,两个打扮妖艳的陪酒公主。

     此时那个中年人正在唱歌,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穿着黑体恤,手上还有金戒指。唱的很投入,就是声音难听的要死,看装束,应该就是那个熊老板了。而一旁的一个青年个子不高,留着平头,举着酒杯和两个陪酒公主在喝着酒,一边低头说着什么,一边把手在陪酒公主的身上揩着油。

     看到林薇儿进去,那正在唱歌的熊老板眼神一下就变了,瞳孔似乎都在放光,笑嘻嘻的看着林薇儿,“哎呀,小薇啊,你来了!”

     小薇是林薇儿在这里KTV里的花名。

     林薇儿挤出一抹苦笑,然后走了过去,熊老板看到我之后,没有在意,还以为是KTV的人。

     “来来来,小美女,我早就等你多时啦。”熊老板扔下话筒,迫不及待的走过来就朝林薇儿笑眯眯的张开双臂,准备拥抱林薇儿。

     但林薇儿没有让他抱,反而是身体微微往后退了退,这个细微的动作让熊老板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熊老板,咱们说的事情。能不能,推后几天……”林薇儿咬着牙,紧张的说道:“我,我大姨妈来了……”

     林薇儿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包厢的空气都是凝固的。熊老板看着林薇儿,刚才那一丝丝的笑意已经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你大姨妈来了?”熊老板盯着林薇儿:“你叫她过来,我看看!”

     “不是……”林薇儿愣了下,不知道熊老板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

     “大姨妈就是月经。”一旁的陪酒公主笑嘻嘻的提醒道。

     熊老板回头狠狠的瞪了那陪酒公主一眼,把她吓的一哆嗦,赶紧闭嘴了。

     “我不管你大姨妈还是大姨夫来了,今天,说好的事情,必须做!老子要睡了你。”熊老板冷道,同时盯着后面的经理:“你们KTV怎么回事?耍我呢?”

     那经理看到熊老板脸色变了,赶忙赔笑:“没有,没有,熊老板别急,我再跟小薇说说。”说完就赶忙走到林薇儿跟前:“小薇,你也知道熊老板的实力,惹了他,没有好果子吃,而且也坏咱们KTV声誉……”

     “周经理,真的,放我这次吧,过几天好不好……”林薇儿红着眼眶,眼看要哭。

     “不行!”熊老板听到这里,顿时就火了,恶狠狠地说道:“今天说什么都必须整了!”

     林薇儿被他的吓着,又急又怕之下,眼泪顿时就涌了出来,转身就想走。

     却被经理一把拦住,情急之下,就“啪”的一声,一巴掌就扇在了林薇儿的脸上。“你想让咱们KTV完蛋吗?!”

     林薇儿被经理的这一巴掌打的愣住了。

     而我,内心的火焰一下就被点燃了。

     这时候,那熊老板再也忍耐不住,就伸手朝林薇儿抓过来。

     在林薇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先反应过来了,因为我早就在后面一直盯着他的动作呢,眼见他要抓林薇儿,我一把就把林薇儿往后扯。

     那熊老板一把抓了个空,经理也是一愣。

     “你特么是谁?”熊老板见我出手扯了林薇儿,顿时恶狠狠地看向我。

     “我….我是薇儿的男朋友!”我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惧怕,就是愤怒,心底里一个声音再喊,我要保护林薇儿!

     “男朋友?!”熊老板惊怒的看着经理,“你特么不是说她是单身吗?!”

     经理一下着急了,“没有,没有,熊老板,这家伙是来闹事的。”说着经理就朝外面大喊:“二狗!有人闹事,赶紧的!”

     他一喊完,外面顿时冲进来四个保安,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咋了?!”

     经理一指我:“就是他,打出去!”

     那保安立刻就冲了上了来,我也着急了护着林薇儿,想拉她出去,但显然,这样不现实,那几个保安的大手就朝我抓过来,抓着我往外拖,我一边使劲的挣扎,一边胡乱踢,但这样没什么效果,几个保安朝我脸上一通拳头,然后身上也挨了好几脚,就被四个人拖出了包厢。

     这时候,经理和平头青年,还有两个陪酒公主都从包厢里出来了,把包厢腾给了熊老板。

     而我,正被四个保安一边拖一边往身上踹,打,很快我就感觉脸上,身上火辣辣的,但我还是努力挣扎,朝他们身上打,一个人对四个,当然很吃亏。

     “把这个闹事的给我打残!”经理指挥着,同时提醒道:“别在门口影响生意。”

     这四个保安又把我往后门拽,而这时候我恍惚间似乎听到了林薇儿的喊声,这一下如同打了鸡血,我也再也忍不住,猛然从兜里掏出了水果刀,朝着一个人身上就是一刀,那人惊叫了一声。而我没有停,又连着他捅了几下,也不知道捅没捅到人。

     “杀人啦!!”一个保安突然大叫了起来,其他人也立刻躲开,显然也被吓坏了。

     我挣扎着站起来,看到一个保安身上在流血。

     那经理站在一旁看着,此时已经吓傻了。

     我的手在抖,不住的抖,我忽然想到,我杀人了?!完蛋了,我杀人了!

     就在这时候,我又听到林薇儿撕心裂肺的叫声。

     “我FK你大爷!”我低声骂了一句,然后立刻转身朝着包间的方向跑去,冲到包厢门口,一脚把包厢门踹开,此时看到了令我震惊的一幕。

     林薇儿身上的衣服被扔的到处都是,头发散乱,她完美如玉的身子正被熊老板死死地抱着,压在沙发上。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5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