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里要了你/大尺度强迫到肉黄文 - 信宜金融网 在厨房里要了你/大尺度强迫到肉黄文 - 信宜金融网

在厨房里要了你/大尺度强迫到肉黄文

【摘要】 这回,这主动送货上门的肥肉,我再不吃就不是个男人了。这回,我说啥也不让这煮熟的鸭子再飞了。   碍于昨天晚上张美娟捣乱,我有了心理阴影。在准备上田莉莉之前,我特...

 这回,这主动送货上门的肥肉,我再不吃就不是个男人了。这回,我说啥也不让这煮熟的鸭子再飞了。

   碍于昨天晚上张美娟捣乱,我有了心理阴影。在准备上田莉莉之前,我特意把窝棚的木门锁死。这回,我下了狠心,不管谁来谁敲门,在我和田莉莉办完事儿之前,死活不开。

 文学


   人在野外干这种事儿,天然就散发着一种近乎野兽本能的狂野和兽性。

   窝棚距离村子庭院,方圆几里都未必有人。

   这次,同样是几乎没有什么前戏,我就把田莉莉脱的一丝不挂状态,不由她娇嗔,就把她按在了我家稻田窝棚里的凉席上。

   直到把田莉莉彻底脱光,我才发现,田莉莉的身体,其实非常丰腴饱满,滑嫩异常。脱下了衣服的她有着一种近乎野性原始女人的动感。

   田莉莉轻微的象征性的推搡了我几下,就被我按在身上,开始了一种近乎最野蛮,最原始,最激情澎湃的男女之间的亘古律动。

   平躺在凉席之上的田莉莉,在我蛮横的进入她之后,舒服的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浑身的肌肉似乎都痉挛的颤抖着。

   而且,在我猛烈持续的用臀部送力拍击她的腹部的时候,她不但嗓子里咕噜咕噜的响着,而且,眼睛还一直朝上边翻着,露出好大一片鱼肚白。

   看着身子底下的她舒服的这个模样,我甚至都有点怀疑,有点害怕,这女人会不会爽的昏死过去。

   我的腹部猛烈撞击她的小腹,啪啪之声,震耳欲聋。田莉莉发出的一声声呻吟,似是一头饥饿的母狮猎捕到食物之后发出的吼叫。

   同时,她那两条紧绷修长的大腿,先是夹着我的腰,随后禁不住舒服的高高的举了起来,不停的伸缩着,嚎叫着,似两杆没有旗帜的旗杆,在欢呼着胜利的喜悦……

   真是从来没见过被干的女人能舒服成这个样子。简直是失态到变态……

   当然,田莉莉的小妹妹湿润紧致,而且,欲水横流。我拍打了一会儿,也是舒服的不行。我知道这么拍下去,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于是暂停了一下,蛮横的在她的胸上捏了两把:“翻个身,我要从后面干你。”

   田莉莉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任我玩弄的奴隶一样,我的令行如山。她马上一骨碌爬起来,就跪在了凉席,直接把一对丰腴的屁股对准了我。而且,这骚妞居然还不断的扭着自己的屁股:“老公,快来……”

   田莉莉平日里看起来是个十分懂文明讲礼貌的好姑娘,村里人提起她,都说这闺女好。

   可是,我真是没想到,这妞,在床上居然如此之骚。这女人真是人前一套,床上一套啊。不过,老子喜欢。

   我伸手在田莉莉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田莉莉马上娇嗔的啊了一声,扭头一脸幽怨的看着我:“坏蛋……”

   太骚了!

   简直骚的没边……

   但同时,我也发现,田莉莉虽然有些微胖,但是,这一身皮肉,却是格外的紧致,格外的瓷实。肉虽然不少,但是没有赘肉。简直就是天生的床上极品。

   我把坚挺的兄弟再次送入她的身体,田莉莉这妞不但人骚,而且,这小妹妹的功夫,也不是盖的。

   推拿抽送之间,都让人有着近乎一种销魂般的舒服。没弄几下,第一发我就算是缴械投降了。万子千孙统统都送到她的身体里。

   第一发就这样完了。我们两人一丝不挂在凉席上拥抱着躺了一会儿,甚至都没说什么话,我的兄弟就在田莉莉不断的小动作下,再次将军雄起。

   第二发完事儿。

   田莉莉似乎还不满足,居然爬到我的身上,用她的小嘴为我服务……

   我可是头一次享受这般的服务,第三次……

   最后我连自己都蒙了,不知道跟这妞弄了几次,只是到后来,我觉得天都是黑的,头上一片一片的小金星……

   今天我算是被田莉莉给彻底的吃干抹净了。

   中午我没有吃饭,借着午休直接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田莉莉已经走了。我的手机上,田莉莉发来了十多个笑脸,还有一行字:老公你真棒!我爱你!

   尼玛,这妞肯定是被我伺候爽了。

   同时我也知道,这回,田莉莉怕是得彻底黏上我了。

   但是我也明白,黏上就黏上吧。

   我家里需要一个女人,这样我不至于跟张美娟干出别的事儿来。

   虽然,我心里喜欢的女人不是田莉莉,是村长王刚的青梅竹马的二女儿王雪,但是我知道,我家跟王刚家,不是一个档次。

   阶级,在农村一样是存在的。现在我爹不在了,我能跟王雪好的可能性,几乎已经就是没有了。

   门第这种看似无形,实则却是人和人只见最难以逾越的现实障碍。王刚那个老东西,是说什么也不会把他闺女嫁给我的。再加上我爹一镐把敲断了王刚的老爹的脊梁骨,直接敲断了气,这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虽然不喜欢田莉莉,但是现在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而且,说实话,田莉莉这女人,过起夫妻生活来,的确很舒服。

   两口子嘛,还不就是那点事儿。夫妻生活要是好了,那,一切都好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性生活的质量就是生活的质量。

   虽然这话说着有点自欺欺人,但是也就只能这么想了。人生嘛,哪有那么多都顺你心顺你意的。

   看看手机,都已经晚上六点多了。下了床,我的腿还有点软,走路都有点踉跄。田莉莉这个女人,可真是把我掏空了……

   出了窝棚的门。我发现,抽水的电闸,已经被关上了。

   我惊异,难道,除了田莉莉,还来人了?帮我把水闸关了?谁?张美娟嘛?

   我正惊异呀,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幽幽的传来:“醒过来啦?我还以为你睡死了。”

   这冷不丁出现的女人声音,可是把我吓了一跳。

   我一回头,更是吓了一跳。

   竟然,是王雪,靠着我那窝棚门后的空心砖墙壁,在地上坐着。

   我大惊:“王雪?你……你咋来了?”

   王雪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盯着我看了看:“我早来了,在这坐了一下午了。你挺能嘛,把田莉莉伺候的很舒服嘛。我看着她走路都是跳着走的。恭喜你呀李成光,再见!”

   王雪说着,扭头就走!

   王雪来,肯定是有事情要跟我说啊。

   而且,直觉告诉我,还很重要。甚至有可能,关系到我们之间的未来。

   但是,实在不巧,居然让她碰到我跟田莉莉干这事儿。

   我赶紧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王雪你别走,你把话说明白,你找我来干嘛……”

   然而,我上前刚抓住王雪的胳膊。王雪连头都没回,一转身,直接一个大耳光,就甩在了我的脸上。

   啪的一声,掴的我的脸山响。

   王雪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王雪这一下把我打的愣了。

   我也不由自主的放开了她的胳膊。

   很明显,我跟田莉莉在窝棚干那个事儿的时候,她肯定都听到了。而且,如果我所料不错,她因该是全程在场。

   这样的情景,我用屁股想都可以想得到,当时她是何等的恼怒与绝望。

   我和王雪的感情比较复杂,从小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玩。玩过家家,我都不知道娶了她几百次了。

   虽然,之后长大了,这层暧昧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捅破,但是,眉目之间,交往之时,彼此之间饱含深情对视秋波暗送,以及羞涩的言谈,无不是都已经芳心暗许。

   我还甚至偷偷给她写过不少情书,她还送过我不少的小礼物。但是长大了之后,我们渐渐明白,我们两家之间的门第差距,是很大的障碍。

   王雪的老爹身为村长,外敛横财,青砖大瓦房盖了一大排不说,家里轿车就买了两辆,大女儿订婚还送了一辆。

   至于她们家的存款,别人更是猜都猜不到。而且,王刚的社交面层次相当广泛,可谓是往来无白丁。不但各个村的村长跟他关系极好,便是乡长也跟王刚称兄道弟,甚至,连在市里,王刚也有深厚的关系。

   王刚的意思,他的两个闺女,是都要嫁到城市里去的。嫁给家世丰厚的人家不说,更是要彻底脱了这身农民的皮,做个高高在上的城里人。

   而我,不过是有一个混混老爹的普通山村小子,根本就从未入过村长王刚的法眼。

   所以,我和王雪都是一直隐忍着,等待着,一个机会……

   虽然没有什么海誓山盟,但是,彼此间的心情,却是不言而喻,心有灵犀。而如今,我破坏了我们之间的这微妙的默契。也破坏了我们之间多年的暗中坚持。

   王雪是美人!

   不但是美人,还是我们村子里的头号美人。

   殷实的家境又造就了她平常家女子所无法企及的高度,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乃至身段美貌。王雪都是超一流的。

   王雪人如其名,肤白如雪,貌美倾城,同时又孤高冷艳如雪。

   说实话这些年来我已经感觉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了。远的我感觉这辈子怎么都够呛能够的到她了。

   看着王雪脸上因为发怒而通红的愤怒的脸,我摸了摸自己疼痛的脸:“行,打就打了吧。王雪,你也不用生气,你是将来要进城享受荣华富贵的人,我李成光就是土豹子一个,咱配不上你。我心里清楚的很呢。咱两,有缘无份。”

   王雪闻言,眼珠子瞪的更圆了。这女人彪悍的朝我走了几步,不等我反应,啪的一声,又给了我一个耳光:“呸!李成光,这么多年,我算瞎了我的眼了。合着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东西。你就是一个窝囊废,大窝囊废,一辈子都是狗熊窝囊废。废物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垃圾……”

   王雪很显然气的不行,狠狠的骂了我一通,掉头就走。但是,从她的骂声中,我捕捉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她说,我怎么看上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这些年,我们虽然心有灵犀,但是,彼此之间,可谓是从来都没说过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之类的。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承诺。一旦说了,那就得算是一种正式确立恋爱信仰的仪式了。

   而今天,她却说出来了。也让我彻彻底底确定,她王雪,是喜欢我的……

   这个信息,十分重要!因为人的奋斗需要一个清晰的目标,而混沌状态往往可能让人坚持不下去。

   我如同抓住了绝望中的最后一丝希望,可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我上前跑了几步,一把抓住王雪:“你说谁是废物呢?”

   王雪冷笑:“你不是废物是什么?你就是废……”

   她还没说完,我一把搂过她的脖子,嘴巴直接堵在了她的嘴唇上。“唔唔唔……”

   王雪惊恐万分,她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如此行动,竟然一点防备没有的就亲上了她。

   王雪的唇是柔软的,温暖的,肉感的,舒服的,湿润的,美好的,让人流连忘返的,乃至,是带着一种微微香甜味的,怎么亲都亲不够的。这是两片极品美人唇……

   这是我第一次亲吻王雪,而且我也知道,下一次能亲到指不定还是什么时候,我蛮横的搂着她的脖子,深深的,长长的,几近贪婪的,给她来了一个深喉法式长吻……

   王雪瞬间惊呆之后,开始用两只小手猛烈的敲打我的后背,一边猛烈的推搡着我,嘴吧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我如何肯放手,继续贪婪的亲吻吮吸她柔滑的舌头……

   忽然,王雪的牙齿在我的舌头上一咬,疼的我一声大叫,赶紧抽离。

   王雪猛力的推了我一下,一下子把我推出了五六步远。然后她猛烈的擦着自己的嘴巴:“李成光,你个王八蛋……”

   这女人,真暴烈!

   不过,老子喜欢!

   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回味无穷:“这回,还说不说我是废物了?你在说一次试试,信不信老子现在办了你?就地正法!”

   王雪翻了翻自己的眼珠子,使劲儿的瞥了我一眼:“李成光,你是不是觉得强吻一个女人这就是本事了?我告诉你,你这不叫本事,你这叫耍流氓。你这叫欺负女人。这算哪门子本事啊?废物还是废物。有本事,你把老娘娶到你家炕头去,想怎么亲怎么亲,想怎么睡怎么睡,那才叫本事。”

   我闻言顿时愁苦道:“王雪,虽然我知道你的心意了,可是你爹那老东西是肯定不会让你嫁给我的。他我还是了解的,他就是宁可打断你的腿,也不会让你嫁给我,我有啥办法?”

   王雪瞪眼:“这你就没办法了?还说自己不是软蛋,不是废物。他是村长,你就把他村长搞掉啊。他有钱,你就比她更有钱啊。他有势,你就比他更有势啊。咋,合着,我王雪不配你李成光这么干呗?”

   我闻言惊呆,我真是没想到,王雪还有这样的想法。不仅使我这个大男人汗颜。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试探了她一下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你也知道,即便我能办到,这也不是一年两年可以办到的。我怕到时候……”

   王雪眼睛瞪的更大了:“你怕啥?你连干都没干就怕了?你不用探我口风,只要你有这心,我等你啊。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八年,但是如果三十岁之前,你还没能办到,那,我也就只能承认,你真的是个废物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