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做饭我从后面啪<老婆提出互换老婆> - 信宜金融网 她在做饭我从后面啪<老婆提出互换老婆> - 信宜金融网

她在做饭我从后面啪<老婆提出互换老婆>

【摘要】主管着我们办公室的财务和货物进出,比我大不了几岁,因丈夫不忠,离婚了,却感觉她不是个被人甩过N次的沧桑女人。拥有着精致五官、很好的身材、优雅气质、成熟魅力的女子,虽然算不上特别漂亮,却极富才情,温和、...

主管着我们办公室的财务和货物进出,比我大不了几岁,因丈夫不忠,离婚了,却感觉她不是个被人甩过N次的沧桑女人。拥有着精致五官、很好的身材、优雅气质、成熟魅力的女子,虽然算不上特别漂亮,却极富才情,温和、真实,整个办公室那么多人,我就承认兰姐是个人了。尽管还有很多的美女帅哥,但大多都是冷血动物。


 文学

    “没笑什么。”

    “小杨,你的成绩垫底,你要努力了,不然黄经理和王经理不会让你好过的。”

    “谢谢兰姐。”

    因为我是新员工,而且感觉和这些人格格不入的,我没有英文名,我没有高贵的衣裳,我没有引以为傲的车房,甚至连谈论的资本也没有,所以,在这些烦人的同事中,沉默是金。工作上的事,其实有很多人能帮我,但就算我去求他们,他们也未必肯教我。我一路上跌跌撞撞的,难免犯错,这成了黄贱人手里的把柄,他最恨的就是比他年轻比他气盛的帅哥,总之,他很想把我踢走了,但是踢人这事情也必须要经过王华亲自同意。

    兰姐这类漂亮的女子很容易成为黄贱人的目标,总是找借口和兰姐说说话,办公室里的员工都司空见惯,大家都假装看不见。谁敢多管闲事,等待你的下场就是离开这里。

    我被王华奚落的时候,本就有一腔火气,这次黄贱人把手搭在了兰姐的肩,手一放上来,就在肩膀上轻轻揉了下,兰姐叫了起来,然后推开他,这人脸皮很厚,笑嘻嘻的又贴了上去:“进货单的数好像不对啊。”。

    兰姐再次叫起来,然后跳开,黄贱人今天是吃了豹子胆,又贴了上去,兰姐那无辜可怜的目光望向众人,没人敢出声,兰姐看着我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壮士的愤慨,站起来大跨两步过去抬脚踩飞了他,黄贱人重重的倒在地上。

    同事们都往这边看了看,然后又低下了头,仿佛我们发生的事情和他们无关一样,世间黑暗,贱人泛滥,腐败社会,堕落人类。假如我有一天想不开了要自杀,我一定扛着煤气罐进这个办公室,把兰姐支开后,引爆煤气罐,让他们和我一起到阴间去勾引斗角!

    黄贱人慌忙爬起来,估计他也没想到被一向老老实实的我飞了那么一脚,他抓起旁边的凳子,然后看了看我,估计不够我打,他灰溜溜的出去了。

    他出去后,女同胞们都鼓起掌来,鼓掌有啥用?刚才又没有帮我说话的人?大事不妙了,估计这次要被黄贱人玩死了。

    兰姐惊呆着,她也想不到我会那么狠,对于这种人,我从来不会手软,正好我有气没地发,黄贱人肯定想着如何对付我,第一就是找人打我报仇,第二就是如何折磨我,把我踢出公司。

    “杨天,恐怕,我连累了你。”兰姐说话的音调有些埋怨。

    “别想太多了,兰姐,就算是其他女同事被他这样,我一样要踢飞他。”

    兰姐感激的握了握我的手:“谢谢。”

    下班后,兰姐请我吃饭。

    “兰姐,你在公司多少年了?”

    “两年多吧。”

    “黄贱人什么时候进的公司?”

    “比我早来,怕他报复是么?”她满是邻家大姐姐的口气。

    “对。”

    “谢谢你小杨。”

    她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虽然不是勾引的眼神,但这样的盯着人看实在让人不好意思,我低着头吃着,两个人都没作声。

    “小杨现在住哪儿?”她问道。

    “我住在南城。”

    “那么远啊?是不是家里买房的?”

    “说来惭愧,是我一个月一百二块钱租的。”

    “啊?”她很惊讶:“有一百二块钱的房子租吗?”

    “是地下室。”我更尴尬了,恨不得她听不见这个声音,如果是谈对象,别人听到这话,恐怕早就逃了。

    “地下室!?”她更惊讶了:“是我听错了吗?看你平日也来去潇洒的,更像一个家境不错的少爷。”

    “我没有钱,我家也很穷,我独自在这个城市闯荡。”

    “小杨,得罪了黄经理后,你我都知道,一般不会留下来太久了,你还是赶时间找份新工作,如果没有地方住,可以到我那儿住,没有钱也可以跟兰姐借。”



  我一阵感激:“谢谢了,但我那儿还没到期……”就那破地方,老鼠窝,还到什么期啊?我早就不想在那儿呆了,但问题兰姐毕竟是个离婚的女人,谁知到她家的情况如何,再说咱脸皮也没那么厚吧。咱单身流氓,走到哪都无所谓,但毁了人家清白,人家也许一辈子都不好过了啊。

    唉,反正我也得罪了王华,就算不得罪黄经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王华处死。

    第二天上班,跑了半天,刚回了办公室,黄贱人冲进来就劈头盖脸一顿骂:“公司雇你来坐着等发工资吗?啊!?~你看和你跑外面的这些家伙都出去了!就只剩你一个人在这坐着!干脆我的职位我也让给你了好不好!?”说完把那些地址最远的最难搞的客户地址名单狠狠的拍到我脸上。

    我怒视着他,我很想殴打他,但我打了他就中计了。众目睽睽之下,他就故意这样做,我打了他就等着警察来干掉我了。

    我忍,我拿着客户名单气愤的离去,这家伙真有意整我,客户地址都是市郊的,让我骑着自行车围着市郊转,从东边跑到南边,南边到西边,然后又到北边,整整绕了这个城市一圈,天气很热,太阳暴晒,衬衫湿透。

    反正都得罪了王华,都要被开除了,干脆不做算了。

    喝了一瓶水,心想,干脆明天就打个电话过去撂担子行了。

    好吧,主意已定。

    次日,睡到了太阳大升起来。

    手机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你是杨天吗?”对方问道。

    “我是。”

    “我是昨天给你说的购买设备的徐杰,你现在可以过来吗,十点钟到这,我一会儿还要有事忙,十点钟,可以吗?”他问道。

    我一看时间,昨天约好如果他对我们公司产品有兴趣给我打电话的话,那我九点半到他那里谈,现在都九点半了,我急忙说我马上过去。

    “快点快点!”他急不可耐催促我道。

    “是,是!”我点着头。

    上了计程车,催着计程车司机快点开,到了他给我指定的地点交谈。原来,徐杰是政府某单位工作人员,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单位领导要送一台设备给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这件事他们单位领导圈定徐杰来负责,并且一定要他在三天之内办成。

    从昨天算起,今天已经是第二天。

    徐杰约我出来交谈的目的,是想要吃回扣,让我把这台设备的价格写高一点,我点头同意了。

    徐杰说他现在要回去单位参加会议,领导下来视察他们单位的工作,不去不行。他要我马上将设备拉过去那家公司试用,我连忙点头。

    中午,我向销售部领导申请后,跟工程师带着设备去了那家公司。徐杰开完会议陪领导吃饭后,马上过来这边,带我们到了会议室去演示设备,另外他们公司的总经理和另外一个工程师也来了。交换名片简单寒暄几句后,就开始演示设备。

    从这次见面,我大概了解到,徐杰和那个总经理想要一起分点分成。试用测试之后,他们对我们的产品相当满意。

    当天,就把商务条款敲定,就这样我签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单子。

    真他妈的黑暗啊,这台设备才六千多,徐杰竟然报上去三万三,和那个总经理瓜分了多报出来的这两万七!

    这也刚好,让我捡了一个便宜,不然的话,他们指不定多家经销商进行设备产品比较,姑且都轮不到我签下了这单子。

    签了这单子后,当天我喜滋滋的回到了公司,向公司汇报了。

    临近下班时间,王华找了我。

    在她的办公室,她问我道:“听说你今天卖了一台六千多块钱的设备?”

    话语仍旧是冷冰冰的。

    “是的。”我点头回答道。

    她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闪烁着狼一样的诡异眼神:“总任务是八千,还差两千,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做不到八千,滚!”

    “这……”我大吃一惊,出了成绩,就算达不到八千的任务,可我也做到了六千啊,我原以为王华或许会发发慈悲放我一马,让我通过实习期,然后签下我使我成为正式员工。

    “只差一点啊王经理!我一直都很努力了!”我苦苦哀求道!“我也……尽力了,你是不是公报私仇。想把我赶走直接说就是!”

    “我说过不要提那事!!!明天是最后一天,达不到八千的要求,按合同办事。”她不等我说完话就打断我的话,抬眸看着我,扬起了薄而冷清的唇角,笑得异常诡异:“别说六千,就是七千九,我也让你离开。这就是我的游戏规则,没有姑息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