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出轨系列小说/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 - 信宜金融网 寂寞少妇出轨系列小说/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 - 信宜金融网

寂寞少妇出轨系列小说/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

【摘要】林薇就准备好了饭菜,一家人边吃边聊,表姐夫买了两瓶白酒,拽着罗啸喝了起来。   席间,林薇告诉他罗啸准备出钱给他做点生意,更是大喜过望,酒过三巡,便已醉了。&nbs...

林薇就准备好了饭菜,一家人边吃边聊,表姐夫买了两瓶白酒,拽着罗啸喝了起来。

   席间,林薇告诉他罗啸准备出钱给他做点生意,更是大喜过望,酒过三巡,便已醉了。

   江琪帮林薇收拾完桌子,罗啸起身准备找个宾馆住下,林薇坚决不肯,说回到家里怎么能去外面住,让两人去她家里。

   罗啸推辞不掉,只好答应。

   表姐夫这时却走不了,原来是醉得太厉害,林薇骂了几句也不见醒,只好那他扶到沙发躺下,随他去了。

 文学


   江琪驾车载着罗啸、表姐林薇和韩舒回到了表姐林薇的家里,进了屋,罗啸看了看,简单的两居室,简朴整洁。

   林薇收拾了一下,让罗啸和江琪住她的房间,自己则去跟女儿韩舒睡。

   二人洗漱完毕,关上房门,都有些累了,罗啸躺到床上望着棚顶,不知在想些什么。

   江琪显然心情不错,笑靥如花,脱去外衣,小猫般伏在罗啸身旁,手指在男人脸上划着,轻声问:“想什么呢?”

   男人搂过江琪,却不吱声。

   江琪凑到男人耳边笑着说了句:“你表姐真年轻,我看比你那位廖大局长美多了。”

   男人一时气结,伸手在江琪娇挺的酥胸上拧了一把。

   江琪“嘤咛”一声,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男人,不说话了。

   罗啸有些奇怪,起身将江琪扳了过来,见女郎眼角竟有些泪花,忙问道:“宝贝儿,怎么了?”

   江琪痴痴的看了男人一会,叹了口气,在男人嘴边吻了一下,轻声说道:“要是能永远这样,那有多好。”

   罗啸知道江琪心中极爱自己,想起自己的花心,不免有些歉意,边亲着江琪边柔声说:“那我就一辈子这样陪你。”

   江琪知道男人是在哄自己,心下却也高兴,双臂环着男人的腰,二人唇舌相交。

   片刻后,江琪红着脸,轻喘着说:“今天可不行,在你表姐家里怎么成?”

   罗啸既然已经来了兴致,哪还管得了这些,他一把将江琪扑倒在床上,贪婪的目光不住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娇羞妩媚的美人。

   欣赏了没一会儿,罗啸就已经控制不住,他快速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如发狂的野兽般猛地一个虎扑,将江琪紧紧压在身下,吻着美人柔软湿润的红唇,直吻得她几乎不能呼吸,同时一双色手在她玉体四处不停地游走着……

   江琪也是娇躯一颤,她银牙暗咬,秀眉轻拧,红晕很快地爬上眉梢,又爬上她娇嫩的脸庞,没多久,就连她的耳朵和颈项都是绯红一片,一股股如火焰般的热力从心底蔓延出来。

   罗啸捧着江琪的俏脸亲吻了一会儿,抬臀挺腰,开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驰骋纵横起来。

   一阵阵畅美而欢快淋漓的酥美感逐渐吞噬了江琪的身心,使她快速迷失其中,魂飞天外。

   这蚀骨的销魂并不持久,耐力欠佳的江琪只坚持了十五分钟就败下阵来,她捂着嘴闷哼一声,双腿一阵痉挛抽搐似的紧紧夹住罗啸的腰臀,接着就发疯般的摇着臻首,双脚绷直,玉体僵硬……

   却说表姐林薇和女儿在那屋本来看了会电视就准备休息,躺在床上回想白天的事,又兴奋又欢喜,母女二人的命运怕是从此改变,告别这清苦日子,脑海里不断闪烁将来的情景,胡思乱想中,便要睡去。

   正在半梦半醒之间,只听隐约传来阵阵床铺的响声,林薇心下狐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脸上一红,大是尴尬,原来这响声正是从自己的睡房传来。

   林薇也是过来人,焉能不知这是罗啸在和江琪亲热,心里说,我这表弟也太胡闹,也不分是哪里。

   可这会儿总不能去打断人家吧?她只好将被子蒙在头上,就当没听见。

   可偏是如此,那恼人的声响就如细丝般传到耳朵里,咯吱咯吱的响声仿佛每下都敲在林薇的心尖上。

   林薇本就是个一等的美人,虽年近中年,却姿色尚存,硕胸挺耸,腰细臀丰,一双美腿更是尽人皆知,在专卖店当牛仔裤模特,连妙龄少女都对她艳羡不已。

   可惜,她嫁了一个扶不起的丈夫,生活艰辛,这几年夫妇房事更少,林薇也很少想起这档子事,这时被罗江二人弄出的阵阵声响将久压心底的火儿慢慢撩拨了上来,只觉得双峰发胀,腿间渐热,偏这时那声响又夹杂了些江琪那娇腻撩人的轻喘,林薇那被子下的娇躯已微微颤抖,欲念如潮水般向大脑涌来,她的一只玉手已经不知不觉地夹在腿间,只想着偷偷抚慰一番自己。

   正恍惚间,猛的韩舒在旁边翻了个身,背对了林薇。

   林薇大惊,心想可别让这孩子听见,轻声叫了句小舒,见没反应,又放心躺下,去听那恼人的声音去了。

   不知不觉,过了好写时辰,那边的激战还未停止,林薇心下惊诧,表弟居然如此……如此强悍?

   十五分钟,罗啸当然不会满足,待江琪缓过神来,他自然紧搂着美人再燃战火。

   等到这边云消雨歇,那边的林薇也是紧咬着被子,浑身颤抖,海棠花开,神游太虚。

   林薇已经很久没今晚这般舒服了,她缓了一会,起身去洗手间去换了条内裤,却没注意韩舒悄悄回头看了一眼。

   原来小姑娘又何尝睡着了,都听在耳里,待到林薇换完回来,母女二人各怀心事,浅浅睡去。

    次日,罗啸和江琪吃过早点,准备到姑姑家道别返回省城,不知为何,表姐林薇和韩舒母女见了二人异常忸怩。

   罗啸心下奇怪,也未多想,又嘱咐了表姐林薇去省城的事,然后就和江琪到了姑姑家。

   老人听了罗啸要走,极为不舍,二人安慰了一会,答应会常来看望,这才离去。

一路顺风,罗啸和江琪回到风雨大厦时已近中午,刚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公司的人事部经理何馨蕊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位陌生的秀美女子。

   来到罗啸近前,何馨蕊说道:“罗总,这位就是我上次跟您说的行政秘书人选杨棠。”

   罗啸记了起来,抬头看了看,果然是个百里挑一的美女,一身黑色的OL套装,长发挽成个发髻,化着淡妆,端庄秀美,又不失干练。

   杨棠跟男人问了声好,男人点了点头,客套了几句,跟一旁的江琪说:“你带她去熟悉下环境,我跟何经理说点事。”

   江琪笑着点点头,起身领着杨棠走了出去。

     何馨蕊不知罗啸找她何事,待江琪她们出门,连忙带上门问道:“罗总,不合适吗?”

     罗啸摇摇头,摆手让何馨蕊坐下,沉思片刻,说:“何姐,挺合适的,让她先做吧,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事。我一直想找个特助,帮我处理一些杂事,我考虑了,你最合适。”

     何馨蕊又惊又喜,嗫嚅道:“这……不合适吧?”

   罗啸说:“有什么不合适的?明天上任,我在公司早会宣布,就这么定了。”

   何馨蕊也不再推迟,心中喜不自胜。

   罗啸想起要帮表姐林薇开店的事儿,吩咐道:“对了何姐,有件事先要你办下,你帮我在中心商业区找一家铺面,300平左右的,租买都行,适合做服装专卖店的,再找一家好点的品牌代理,只要条件过得去就行,不指望挣钱,少输当赢,越快越好。”

   何馨蕊十分诧异,不知自己这上司想要做什么,职业习惯告诉她还是少问,再说自己心里还跳的厉害,至于为何只有她自己知晓,罗啸就不得而知了。

     到了外面,何馨蕊拍拍胸口,呼了口气,心想,他为什么要提拔我?工作能力?还是要勾引我?不由得脸上一红,轻啐了自己一口。

   原来,最近些日子这美少妇欲望极盛,几乎每夜都要缠着丈夫,偏偏每次又都弄的不上不下,难过的很,辗转之时偷偷想着要是跟自己那年轻帅气的老板弄上一回不知是何滋味。

   今日忽然当上了特助,何馨蕊更是浮想联翩。自己容貌身材均是上乘,罗啸又素来风流成性,说不定他是想要勾搭我。

   何馨蕊在那胡思乱想,罗啸可不知晓,男人心里想的是12号地块,这可是头等大事。现在王副市长双规已成定局,自己和廖云雅又被牵连,这些事都急待处理。正想着,秘书室的电话打了进来,新任的秘书杨棠那甜美的声音响起:“罗总,市委办公厅来电话让您到刘书记那去一趟,有事找您。”

   罗啸吃了一惊,刘书记找我干什么?自己与他虽然相识,但素无交往,又在这多事之秋,这位市里的一把手找自己可别有什么坏事。可又不能不去,连忙让江琪备车,赶往市委。

     到了市委大院,罗啸独自走到秘书室,说明来意,秘书把他带到刘书记的办公室。

   敲门进屋,刘书记正端坐在那等他。 

   罗啸寒暄了几句,刘书记客气的让他坐下,沉默了片刻,猛的抬头说:“王副市长的事你该知道了吧?”

     罗啸心头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点点头说:“听说了。”

   刘书记严肃的看了他几眼,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递给罗啸。

   罗啸打开一看,赫然是省纪委调查王副市长利用职权在批地过程中收受贿赂的通报,自己和廖云雅的名字全都在列。

   男人的额头出了一丝冷汗,正思索对策,刘书记话音响起:“昨天聂女士给我来了个电话,原来你是她的义子,怎么没听你提过?”

     罗啸霎时通晓,知道干妈跟他打了招呼,笑着说:“我是怕给她丢人,哪好意思提起?”

   刘书记此时已是笑容满面,道:“聂女士最近好吧?你什么时候去京城可要替我问声好。”

   罗啸连声称是。

     刘书记继续说道:“既然聂女士出面了,我这绝无问题,省纪委那边也不会说什么,你放心。12号地块也可以由你竞标,我会替你安排。”

   罗啸大喜,抬起身说:“刘书记,这可让我怎么谢你?实在是万分感谢。”

   刘书记摆摆手,说:“聂女士对我有大恩,这不算什么。还有件事,市里西四环的廉租房建设一直没公司承建,你能否考虑下你们公司承担下来,这件事你若能做好也就算谢我了。”

     罗啸不加思索,道:“刘书记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一定尽力做好,哪怕是公司赔钱。”

   刘书记笑笑,道:“那倒不用,政府也不会让开发商有损失,完工后临街的商业开发可以交给你们。只是工期和建筑质量你可要保证,这是老百姓的大事,事关政治。”

   罗啸连连点头。

     “恩,那就好,你回去安排吧,我马上要开会了。”刘书记下达了逐客令。

   罗啸告辞离去,回到车上,笑容满面。

   江琪见他心情甚好,忙问怎么回事。

   男人在江琪俏丽的脸上亲了一口,却不回答,让江琪把他送到国土资源局,不用等他。

   到了廖云雅的办公室,美妇正襟危坐,显然正在等他。

   罗啸反手关上门,一把搂住美妇,隔着衣服握住一只高耸的玉峰,揉搓起来。

   廖云雅推开男人,嗔道:“别这么没正经。”

   罗啸也不生气,径直坐到廖云雅的位置,笑着说:“廖大局长,想小弟没?”

   廖云雅知道男人高兴,忙问:“什么事把你乐成这样?我听说纪委把你和我事压下去了?”

   罗啸得意洋洋地道:“恩,搞定了,而且12号地也拿到了,宝贝儿,你怎么谢我?”

   廖云雅笑靥如花,嘴上却嗔道:“呸,还不是都你害的,我可没想到你在京城还有这么硬的背景。”

     罗啸拉过廖云雅,让美妇弹翘的丰臀坐在腿上,搂住蛇腰,笑道:“我的廖局长是喜欢我的硬背景还是别的硬东西?”

   廖云雅拧了男人一把,啐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接着又妖媚一笑,腻声道:“只要是弟弟你的东西,姐姐我都喜欢。”

   听了这话,罗啸又亢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