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总裁每次都不带小雨伞 - 信宜金融网 爱之谷,总裁每次都不带小雨伞 - 信宜金融网

爱之谷,总裁每次都不带小雨伞

【摘要】杀气猛地澎湃,他为秦家之主,修为自然远超人武境,此时不顾一切,直接出手。  “秦长松,你若伤他,今日我要你的命!”萧灵儿看上去轻灵而除尘,此时面色却是猛地一寒,荡漾出的气势,一样狂暴...

杀气猛地澎湃,他为秦家之主,修为自然远超人武境,此时不顾一切,直接出手。

  “秦长松,你若伤他,今日我要你的命!”萧灵儿看上去轻灵而除尘,此时面色却是猛地一寒,荡漾出的气势,一样狂暴,不再是温柔淑女,而是冷冷寒冰。

 文学


  一声之下,她的身形蓦然而起,身法玄妙,像是风中柳叶,又如白云飘渺,似慢实快,闪烁之间,直接出现在凌阳身前。

  “哪里来野丫头,敢管我的事,真是找死!”秦长松狰狞,杀他儿子,这是大仇,不死不休。

  而且,凌阳天赋,让他恐惧,修炼与符师,皆是奇才,任他成长,日后秦家何等大难?

  最为重要的是,他敢下杀手,因其大儿子,一样为三级宗门弟子,此事之后,可保秦家无恙,有这样的想法,他心中无惧。

  杀心更加澎湃!

  “轰!”

  他直接出手,掌印向下,大力无边,狂风呼啸,呜咽如龙,地面都在颤抖,如同要裂开,这是不留余地,直接就要杀死!

  萧灵儿年岁不大,且这位少女他不认识,不认为有什么本事与地位,挡他者,死!

  狂风暴雨之中,少女淡然而立,黑色的长发随风而舞,精致的小脸上,带着森冷的寒意,在秦长松一掌落下的同时,白皙纤秀的小手抬起,猛地一挥,立刻之间,一道金光乍现,逐渐刺目,化成一道符文,像是一道盾牌,挡在了前方。

  “轰隆隆!”

  秦长松一掌轰下,轰鸣乍起,余波四荡,带着巨大的冲击,那些距离比较近,修为稍弱之人,直接狼狈倒地,翻滚着后退。

  “咔嚓”,金色的盾牌直接碎裂,成为金色的气流散开,但秦长松一掌威力一样耗尽!

  “你是什么人?”

  一掌之下,秦长松目中猛地一惊,后者身上,竟然带着灵符,且级别不低,生生抵抗下他玄武境七重的一掌。

  修炼有级,从低到高,人武境,玄武境,地武境,空武境,天武境,灵武境,真武境!

  每一境界又分九重。

  “给你机会,收起你的杀心,再敢动手,秦家大难!”萧灵儿神色冷漠,此时霸道嚣张,凝望前方,灵动的大眼中,带着森冷之光。

  “此子不可留。”

  “杀我族少爷,自然该死!”

  秦家长老,此时开口了,他们知道事情严重,符师未来,不可限量,凌阳不死,秦家有灭亡的可能。

  三位长老一样腾出,浑身气势凶煞狰狞,比之秦家族长,只是稍弱一筹而已,肯定是玄武境五重之上。

  二级灵符,虽然稀少,但同时抵抗三位玄武境五重之上的高手,根本无法做到。

  “杀了,绝对不能留!”

  秦长松冷目如电,杀心如洪水,根本无法熄灭。

  四位大人物,合力上前,气势压迫,便已经让得萧灵儿与凌阳,身形不受控制,向后退去。

  “任你天资惊天,终究未能成长起来,今日必死无疑。”四人上前,冷笑浓浓,要将一个天才,扼杀摇篮之中。

  “也许,一会你们会跪倒在我面前。”凌阳冷冷回复,依旧淡定从容,嚣张跋扈。

  “哈哈哈,你以为三级宗门弟子的身份可以吓到我,身为我秦家的奴仆,你应该知道,我儿子的地位,宰了你,我也有办法全身而退。”秦长松像是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笑的得意而猖狂。

  “你个低微的奴仆,我秦家的一条狗,碾死你,还不是容易。”

  “哼,天才如何,今日尸骨无存,恨吧,怨吧,可惜你没有本事反抗啊。”

  “我有一股莫名的畅快,这样的天才,要死在我秦家手中。”

  秦家之中,那些子弟全部冷笑,揶揄嘲讽,他们身为秦家少爷,却是与奴仆资质相差甚远,心中有浓浓的嫉妒,巴不得他惨死眼前。

  “秦长松,你的脑袋真是不想要了。”

  就在此时,冷冷的喝声再次响起,一名老者,踏步而来,白衣白发,气质出尘,一出现,立刻之间,就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轰!”

  老者出现,袖袍随意一甩,狂风浩荡间,秦家族长与三位长老,齐齐后退!

  只是一股气势,震退三位玄武境高手!

  何等恐怖?

  现场所有人,全部噤若寒蝉,甚至望向老者都有些发抖,此人是谁?

  “拜见刘华清长老!”

  别人不识,七玄门的老者却是清楚,此时变色中,集体躬身俯拜,这位可是大人物,不仅修为超寻,更是二级符师,帝王将相,在他面前,也要含笑对待。

  刘华清?

  现场很多人没有见过他,但是对这个名字早已如雷贯耳,云岚帝国,少有人不知道他的存在。

  “刘……华清,云华宗长老,二级符师?”秦长松身形剧烈一颤,浓浓的恐惧,涌上心头,三位长老,更是胆颤心惊。

  “凌阳为我弟子,灵儿是我侄女,你们欲要如何?”刘华清声音平淡,但此时听在秦家几人耳中,像是晴天霹雳,一刹那间,浑身冰冷,如坠冰窖。

  七玄门的老者,心中庆幸,暗暗抹汗,幸亏刚刚他及时忍住,在凌阳亮出玉牌之后,便是收手而立,不然的话,此时定然要被问罪。

  “大人,小人不知他们与您有这样关系,小人……不知死活,小人猪狗不如,大人息怒。”秦长松声音颤抖,立刻讨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下去。

  若是云华宗普通弟子,他这里斩杀,可以有说法,甚至凭借他儿子的地位,还可免除灾难。

  但是身为符师的弟子,这事情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跪下!”

  刘华清冷声一喝,扫视秦家之人,那些人抖若筛糠,“噗通”一声,全部跪倒,低着头,如同罪人。

  秦家族长,秦家长老,清水镇名副其实的大人物,走到哪里都是嚣张,都是跋扈,此时却是如同孙子一般,不敢放一个屁。

  清水镇另外两大家族之人,面上无波澜,但心中却是冷笑,秦家势大,视他们为盘中肉,如今遭受大难,他们幸灾乐祸。

  “若不是你儿子的师傅,与我有些交情,今日你秦家已经灭亡。”刘老冰冷的声音落下,秦家之中,所有人集体一个哆嗦。

  一句话落,他招呼一声,带着凌阳与萧灵儿,从容而去。

  “秦长松,秦家比武,我为第一,你们不给我名额,有情可原,但不该断我一生,这是大恨,我凌阳必然来报,当我归来,秦家除名!”

  凌阳离去前,留下这样的话,带着冰冷杀意,让得秦家之人,全部蒙上阴影。



清水镇后山,刘老带着两人,直接来到这里。

  随着三人到来,高空之上,风起云涌,一道巨大的身影,从远空而来,是一只飞行妖兽,浑身金色的毛发,闪闪发光,是一只巨大的金毛鹰。

  巨大的妖兽,速度很快,眨眼间,临近这里,在他身上,跃下三道身影,皆为少年,穿着银色的铠甲,神色骄狂。

  “刘老。”

  那三人出现,先是对着刘老抱了抱拳,但神色平淡,并未能如同清水镇之人那般,诚惶诚恐,这一点,足以说明,他们的地位不俗。

  “凌阳哥哥,我要离开了,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萧灵儿目中带着不舍,三人来,接她回去。

  凌阳目中一样伤感,与灵儿相处三年,情意深重,但此时不得不分别。

  “灵儿小姐,此人是谁?”其中一名银甲少年走了过来,目光冰冷的直视凌阳,带着敌意,还有一丝嫉妒。

  在族中,萧灵儿乃是明珠,很多想要与她靠近的男子,都被拒绝,这身份不明的小子,何德何能?

  “萧成,我的事情,还需要向你汇报吗?”萧灵儿冷冷回复,对此人似乎很厌烦。

  “自然是不需要,不过灵儿小姐身份尊贵,为了你的安全,我自然是要审问一下。”萧成平淡回复,望向凌阳,带着高高在上的姿态,颐指气使道:“报出你的姓名,来历,修为,所属家族,我只给一秒的时间,否则的话,当你是乱贼处死。”

  “萧成,你在没事找事吗?”萧灵儿神色冰冷下来。

  “你们带灵儿小姐回去,此人身份可疑,我要好好审问。”萧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直视着凌阳,道:“你的时间已经到了,难道要我将你处死吗?”

  “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处死我?”凌阳针锋相对,此人出现,直接对他发难,动不动就要处死,如同自己是帝王,当凌阳为蝼蚁,可以随意打杀。

  “轰!”

  萧成面色一寒,一步踏下,银色的铠甲,发出清脆的响声,更有一股气势爆发而出,笼罩凌阳,让后者发出一声闷哼,险些直接跪倒下去。

  玄武境!

  “竟敢反抗,给我跪下!”萧成目中充斥着不屑,他的年龄与凌阳相仿,但修为超越数个档子,猖狂霸道。

  气势散发,直接要让凌阳跪倒。

  “哼!”

  咬牙一声闷哼,凌阳身躯挺着笔直,冷冷直视过去,从他修为恢复的那一刹那,他心中已经发现大愿,这辈子,除了父亲,不会跪拜任何人,连天都不拜。

  “跪下!”

  一股气势震慑,凌阳竟然抵抗,萧成再度前行一步,脚掌踩踏地面,出现一个深深的脚印,更加狂暴的气势,笼罩过去,让得凌阳那里,骨肉剧痛,咔嚓有声,青筋暴起,似虬龙挣扎。

  但,身躯挺直,宁折不弯!

  双目冰冷,带着坚定!

  “大胆,我看你就是歹徒,靠近灵儿小姐,想要谋害,直接处死!”萧成大怒,两次出手,未让此人跪下,他心中恼怒,“铿锵”一声,拔出腰间战刀。

  此刀锋利,寒芒刺目,刀身宽大,被他高高举起,直接要断凌阳人头。

  “好了,此人为我弟子,萧队长不要强加罪名了。”刘老终于开口,身形出现,扫袖之间,清风吹拂,萧成的气势消失,身形后退三步。

  “既然是刘老的弟子,我这里自然是要给面子,不过,你记住,忘掉灵儿小姐,再敢靠近,直接处死。”萧成杀气收敛,刘老的面子,他也不敢过多违背。

  战刀入鞘,他转身离去,但前行两步,身形又是止住,再次冷声道:“灵儿小姐如同月光的仙子,你连癞蛤蟆都比不上,也想有企图?”

  说完,冷声一哼,驾驭妖兽,荡起一股狂风远去。

  “这世上,力量就是一切,想要不居于人下,想要让人尊重,就要有足够的实力,你足够强大,天地之间,谁敢在你面前放肆?”刘老淡淡的开口,有意让凌阳体验一下,修炼界就是如此,强者俯看天下,弱者只能被碾压。

  “下次见面,他会求我!”

  凌阳点头,目中闪烁精芒,萧成的样子,他深深记住,心中打定主意,他与灵儿再次见面,此人会跪倒在他身前!

  而这一天,凌阳相信,不会久远!

  刘老继续道:“云华宗,诸如此人一般者,有着无数,那里天骄横行,强者林立,你到那里,我不会给予你任何助力,生死有命,富贵靠自己,你的路能如何,自己去决定!”

  “我知道,外力不是长久,修炼需要磨难,一切还要靠自己闯荡!我坚信,我的路,前途会是光明一片!”凌阳心中有着强大自信。

  五种属性的武脉,这世间谁人可比?

  最低三级符师的潜力,几人敢与争锋?

  他坚信,终有一天,可以笑傲天下,傲立绝巅!

  “好,修炼就是需要如此,心中无惧,才可无敌!”刘老点头赞叹,随后取出一块玉符,捏碎后,神秘气息笼罩之下,使得速度如风,他带着凌阳直接远去了。

  这便是风行符,可以提高十倍,乃是百倍的速度,据说,足够强大的灵符,甚至可以穿梭虚空,千万里的距离,眨眼而至。

  云华宗,距离清水镇,足有数万里,即便有风行符的作用,两人也是足足前行了十日的时间,毕竟,在这期间,他们需要休息,进食。

  途中,刘老也是开始教导凌阳基本的制符心得,而后者的领悟之力,也是让得刘老无比满意,甚至惊诧。

  短短十日时间,凌阳甚至足以独自绘制简单的灵符,虽然不入级,但已经很是难得。

  “你的领悟之力,超出我的预料。”刘老真心赞叹。

  凌阳只是淡淡一笑,自从得到五彩霞光,他的武脉强化,精神一样强大,领悟之力,远超常人。

  十日后,黄昏时分,两人出现在一片巨大的平原之上,目光所望尽头,便是云华宗的山门所在。

  云华宗身为三级宗门,传承数百年,底蕴深厚,宗门庞大,围绕山脉而建,占地数百里,其中有山峰起伏,有建筑无数,磅礴浩大之气扑面而来。

  “好了,你进入宗门,直接去报到,暂且不要暴露为我弟子的身份。这是一本我自己总结的符文心得,你去参悟,不懂可以找我询问。”刘老留下声音,身形已然消失,一本小册子,落入凌阳手中。

  “三级宗门,天骄争霸,我感觉热血澎湃。”紧紧握了握拳,凌阳大步朝着宗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