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被弄到了高潮/你给我喝了什么放开我 - 信宜金融网 在办公室被弄到了高潮/你给我喝了什么放开我 - 信宜金融网

在办公室被弄到了高潮/你给我喝了什么放开我

【摘要】停车十几分钟的夏雨静静的观望着坐在咖啡厅落地窗边的贾儒和尹若情,对贾儒做过全面调查的她当然不会认为这个乡下的土豹子会有小资情调,更别提喝一杯对普通人来说十分昂贵的咖啡了。  &nbs...

停车十几分钟的夏雨静静的观望着坐在咖啡厅落地窗边的贾儒和尹若情,对贾儒做过全面调查的她当然不会认为这个乡下的土豹子会有小资情调,更别提喝一杯对普通人来说十分昂贵的咖啡了。

    只是,明明是被拘留了,如今坐在这里喝咖啡,端是诡异的紧。

    “难道是尹若情救他出来的?”这样想着,夏雨又看到大煞风景的一幕,这个乡下小子又把尹若兰亮在咖啡厅,独自一人下楼,雷厉风行的行为,很让人佩服,他难道不知道对面坐的是一位可遇不可求的美女吗。

    内心深处,夏雨依然记得主治医师让他找到贾儒的意见,当她看到贾儒走出咖啡厅后,她也打开车门。

    这一瞬间,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目光,一辆黑色的辉腾如同一辆普通的PASST一样,低调中带着华丽的停在小城咖啡的斜对面,车门打开,从里面伸出一条修长的美腿,黑亮的丝袜将这条腿的小腿完美弧度衬托的更加耀眼迷人,足以让任何成熟的男性怦然心动,随着黑亮的意大利纯手工细根高根鞋落地,整个身体从辉腾中出来,这是一张成熟美丽的面庞,当她以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时,人们均被她的气场所震慑,反而会忽略了她精致的五官以及名贵的服饰。

    可以说,无论站在哪里,夏雨很容易成为中心点,集万爱于一身。

 文学


    然而,路人却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下车的夏雨第一时间将目光集中到了一个乡下汉的身上,而且那种执着像是在的寻找救命稻草般,焦急中又带着热切。

    唉……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夏雨下车后,就寻找贾儒的的身影,刚刚要主动迈步上前的她却硬生生的收回这一步,只因为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因为夏羽的关系,夏雨对莱市农业大学医学院做地全面的了解,特别是对医学院的代表人物刑明做过认真的研究,即使如此,面对一位古板的老学究,无论她用尽各种手段,依然不能让他收夏羽为关门弟子,而且一丝不苟的他竟然对她恶语相向,也算是“乱”世中的一朵奇葩了。

    如今,在她的眼里,这个怪异的老头面带笑容的,仿佛年轻了十几岁似的,迈着轻快的步伐抢到贾儒的身前,端是一副低三下四的模样。

    事实上,夏雨看的真切,刑明确实有求于贾儒。

    “总算找到你了。”轻轻的吐了口浊气,刑明精神一震,四下看了看,道:“曾治找过你没有?”

    “他找我做什么?”轻轻摇了摇头,贾儒笑道:“刑叔,你很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刑明一愣,又否定了,道:“我不紧张,你是我的人吗,我紧张干什么。”

    实际上,刑明确实紧张,据他的学生向他透露,曾治开了一个小型的内部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就贾儒的引进问题作以研究决定,而贾儒的医术已经得到第一人民医院主治专家的肯定,所以,对于引进贾儒为第一人民医院全职医生的事情,党委会一致通过,并开出天价加以诱惑。

    这可急煞了刑明,贾儒可是他找来的人才,是要为医学院发展添砖加瓦的,如果被老友挖角了,诉苦的地方都没得说。

    这不,一得到消息的他,立即前来寻找贾儒。

    “刑叔,还有事情吗?”见刑明鬼鬼祟祟,贾儒问道。

    “那个,啥……小贾,我听说第一人民医院要挖你去当医生,你的意思是?”刑明想好措辞,试探性的问。

    “我答应了。”贾儒点点头,如是道。

    刑明愣住了,然后是眼神一阵闪烁,激动道:“你怎么可以答应呢?”

    “为什么不能答应?”贾儒狐疑的问道。

    “你是我找来的人,怎么可以去第一人民医院当全职医生呢?”刑明愤愤的说道:“曾治太不是东西了,不地道,不地道……”

    “谁说我要去当全职医生了?”贾儒不解的问。

    “第一人民医院内部已经开党委会了,就你到医院任职的事情,开出了天价。”刑明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价儿?”贾儒好奇的问。

    “月薪六万,配奥迪A7,送超过二百平的大房子……”总之,刑明说出的条件,是成功人士的必备标识。

    “很多吗?”听完,贾儒反问道,在他的心里没有价值观念,因为在桃花村,他不需要用钱。

    “我都没有这种待遇。”刑明摇了摇头,人比人气死人。

    “那是蛮诱人的。”稍微比较,贾儒肯定道。

    听话听音儿,刑明又是一愣,然后喜上眉梢,问:“你小子还没答应曾治吧?”

    “答应了。”

    “什么时候答应的?”刑明又紧张了。

    其实,也不怪刑明紧张,祖国医学日渐式微,作为医学院院长,面对如此颓势,他也有心无力,如今找到一位高明的后生晚辈了,他希望贾儒继承他的意志,更多为普及传统医学做出贡献,而非为了钱财去工作。

    “上次交谈的时候,不是说做兼职吗。”贾儒缓缓的说着,“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吗。”

    “当兼职。”刑明长长的吐了口气,终于放心下来,道:“无论曾治给你开什么条件,你都不要答应他。”

    贾儒摊了摊手,不以为然道:“那些东西有什么用,有得吃,有得住,可以了。”

    刑明:“……”

    “刑叔还有事吗?”在交谈中,贾儒看到了站在辉腾边上的夏雨。

    除了在贾儒这件事情上,刑明有失淡定,作为一个老道的学者,他还是很有眼力界的,见到夏雨后,他咧了咧嘴,轻轻的拍了拍贾儒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贾啊,她可是不可多得的美女,集美丽与智慧一身。”

    “她也算美女?”贾儒微微一笑,不以为然,道:“她好像有事找我。”

    “忙去吧。”落实了贾儒的事情,刑明心宽了。

    眼看着贾儒穿过马路来到自己的身前,有求于人的夏雨竟然生起一丝紧张的情愫,“您好,贾先生。”

    “你找我有事情?”贾儒开门见山的问。

    夏雨一窘,对于贾儒的直接颇为不适,道:“我……”

    “我找你有事。”正当夏雨开口的时候,何浩然打断她的话,略显愤怒的说道。

    “贾先生,刚才太唐突了,是我不对。”尹若情真诚道歉道:“之前的事情,您看……”

    “我帮不上你。”贾儒皱了皱眉头,直接拒绝道。

    “小子,信不信我把你抓回到警局。”何浩然威胁道。

    “那是你的自由。”贾儒反击道。

    “见过横的,就没见过不识趣的。”嗤笑一声,何浩然嚣张道:“若情,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咱们走吧。”贾儒毫不理会何浩然,对夏雨说道。

    “嗯。”千思万绪的夏雨下意识的顺从道。

    “真不给面子?”对于转身的贾儒,何浩然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然而,激变突生。

    何浩然的手刚刚拍到贾儒的肩膀上,贾儒整个人微微一蹲,两只手抓住他肉肉的右手,腰部一躬,由腿发力……

    何浩然觉得自己失去了重心,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双脚离地,身体失去控制的他惊恐的发现,他在空中正在完成一个圆弧形动作……

    过肩摔,一气呵成。

    砰的一声,何浩然被摔在硬化路面上,伴随着一声短促的惨啸,他晕死去。

    对于眼前的变化,尹若兰仿佛未见,依然道歉道:“贾先生,希望您认真考虑,我可以满足您的任何要求。”

    “我对你们没兴趣,对钱也没兴趣。”贾儒掷地有声道。

    “您能告诉我,为什么不为我父亲复诊吗?”尹若情问。

    “因为他。”贾儒一指地上的何浩然,然后径直的前行着,随口又道:“这个胖子没生命危险,三分钟后会醒过来。”

    仔细一想,尹若情明了,贾儒说过八不救,其中还包括家人的牵连,何浩然确实是一个混蛋,但是,不是她的家人,这其中有误会,眼看着贾儒对她极不待见,老道的她也只能再找机会解释,只是,她的心中对何浩然的印象更加恶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夏雨朝着欲言双止的尹若情点点头,然后蹬蹬的踩着高根鞋,努力跟上贾儒,余惊未定,道:“您这是要去哪里?”

    “对啊,我这是要去哪里?”贾儒停下脚步,思考这个问题。

    夏雨:“……”

    “你要去哪里?”思考了一会儿,贾儒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比尹若情可爱,倒不如跟她一起聊聊,打发打发时间,这也是他在桃花村最主要的消谴方式——聊天。

    夏雨正琢磨着如何开口救助,但一想到彪悍的贾儒连尹若情都毫不犹豫的拒绝,更是把传说中那位省厅来的护花使者给打了,一时间,她又不知道能拿的出什么筹码让贾儒帮她,“我妹妹在第一人民医院,我熬了些骨头汤给她。”

    “你妹妹?”贾儒声音异样道:“你熬骨头汤给夏羽喝?”

    “不妥吗?”夏雨提心吊胆的问,她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醒过来。

    “白痴。”贾儒摇了摇头,爆出一句。

    夏雨:“……”

    好说她也是莱市的商界精英,管理着一家公司,竟然被一个乡巴佬说成白痴,端是让她哭笑不得,偏偏她又没办法反驳,毕竟,人家是专业人才。

    被人骂了还要笑脸相迎,夏雨觉得像是卖笑的小姐,“她应该吃什么?”

    “真够笨的。”贾儒摇了摇头,道:“连饭都不会做的女人,唉……真该送回桃花村调教一番。”

    “我会做饭。”夏雨解释了一句。

    “那也知道去哪里买菜了?”

    “知道。”

    “咱们买菜去。”说着,贾儒向前走去。

    跟着走了几步,夏雨提醒道:“超市在另一边。”

    “我知道。”贾儒怔了怔,道:“多走路锻炼身体。”

    夏雨:“……”

最后,贾儒是坐着夏雨的辉腾来的购物超市。

    路上,两个人一个有心,一个无意的随便交谈着。

    “你跟尹若情很熟悉吗?”开着车,夏雨一心二用,一双美眸更多的集中在贾儒的身上。

    “见了两次。”贾儒随意的说道。

    见两次就能一起喝咖啡,见两次就能把他从公安局里弄出来,发展也太迅速了吧,夏雨当然不会想的像贾儒说的这样简单,接着道:“那个胖子叫何浩然,据说是省厅的一位公职人员,也是尹若情的男朋友,以后碰到他要小心些。”

    “尹若情的男朋友?”贾儒玩味的重复着,道:“我已经是第二次打他了。”

    夏雨:“……”

    “你推车干吗?”看着取了一辆购物车的夏雨,贾儒问道。

    “购物需要车子来载吗。”夏雨耐心的解释道。

    “哦。”贾儒也不感觉丢人,跟在夏雨的身边,在万众瞩目中,进了超市负一楼。

    第一次进超市的贾儒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一边看一边说:“货品真多,比桃花村的商店大多了。”

    夏雨笑而不语,至少现在的她不会认为他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土豹子,而且她还充当了导购的角色,不断的给贾儒介绍着这里的一切,包括购物规则和食品分区。

    在夏雨的带领下,两个人来到蔬菜区。

    像往常一样,夏雨专拣“物美价高”的蔬菜,一小会儿,小小的购物车就装满了,“咱们走吧。”

    “等等。”贾儒撇了一眼夏雨,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你会买东西吗?”

    夏雨:“……”

    刚刚还是她给他解释如何购物,如今就被这个土豹子质疑,作为一位拥有至高话语权的公司领导,在莱市这种地方,也只有这种人会反复的质疑她的能力,不禁让她十分无奈。

    还未等夏雨说话,贾儒从购物车里拿起两根芹菜,放在鼻子前嗅了嗅,然后随手扔到了货台上,“你果然不会购物,还有你这样的冤大头,败家……”

    “刚才的芹菜怎么了?”夏雨不解,在她看来,这两颗芹菜茎大叶绿,十分新鲜,而且价格昂贵,肯定是好菜。

    “农药太多了。”贾儒随便的说了一句,道:“也太贵了。”

    “你怎么判断的?”夏雨顿感神奇。

    “你不会闻一下吗?”贾儒翻了个白眼,看白痴一样扫了夏雨一眼,自顾筛选着购物车里的蔬菜。

    在他的努力下,夏雨的劳动成果被全部否定。

    此时,周边也聚集着数十名顾客,一方面是看一名美女被一个乡巴佬数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另一方面,他们也看出乡巴佬有真材实料,每否定一种蔬菜都说的头头是道,而他们也好奇,他会选择什么样的蔬菜,所以,人越聚越多。

    贾儒选菜的方式很简单,闻一闻,差不多就往购物车里扔,不一会儿,购物车就满了。

    看着满载的蔬菜,夏雨皱了皱眉头,道:“这些都是没人要,被虫子咬过的破菜、烂菜……”

    “不要以貌取菜。”又白了夏雨一眼,贾儒解释道:“没人要,是他们不识货,被虫子咬,说明喷药少。”说完,他又叹了口气,无奈道:“你们的生活水平真差,吃的菜都是喷过巨毒农药的,怪不得一个个长的这么丑。”

    夏雨:“……”

    “愣着做什么?”看了眼发愣的夏雨,贾儒又命令道:“付钱回家。”

    理所当然,夏雨带着贾儒付钱后,离开了购物超市。

    然而,之后的时间里,这间超市里所有的烂菜和破菜,均被抢购一空,让导购啧啧称奇,恨不得让贾儒每天都来一趟,简直是超市的福星吗。

    坐在辉腾车里,夏雨问:“接下来咱们做什么?”

    “接夏羽回家。”贾儒直接道。

    “她的伤还没好。”夏雨担忧道。

    “你觉得医院的那些医生比我的医术更高吗?”贾儒反问道。

    夏雨:“……”

    莱市第一人民医院,夏羽的病房里,看到夏雨和贾儒并肩而行,这让夏羽大感不爽,撇了撇嘴,道:“土豹子,你来干什么?”

    夏雨心脏漏跳一拍,她巴不得请贾儒一起来呢,万一被夏羽气走了,让她如何是好,不禁瞪了夏羽一眼,道:“不要乱说话,贾先生是咱们的朋友。”

    “哼,一个乡巴佬而已。”夏羽讽刺道。

    对于夏羽,夏雨颇感无奈,道:“贾先生,你别介意,都是被我宠坏了。”

    贾儒释然一笑,道:“我不会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说到这里,他并没有停下的意思,道:“大黄小时候也没家教,经我训练之后,已经不咬人了。”

    “大黄?”夏雨不解。

    “你骂我?”夏羽知道大黄是一条狗,气得双颊通红,如果不是不能动,恨不得扑上来咬死贾儒。

    “你自己说的。”贾儒叹了口气,道:“还有人找骂。”

    “我去准备车。”见贾儒没有跟夏羽一般见识,夏雨放心道。

    “你接近我们有什么目的?”等夏雨离开后,夏羽开门见山道。

    “什么目的?”贾儒一愣,自言自语道:“我为什么要接近你们?”

    “是不是看我姐姐漂亮,有能力又有钱,你想泡她,想当小白脸?”说到这里,夏羽愈是气愤,道:“我劝你死了这条心,我姐姐可不是花瓶,你会像无数前人一样失望而归。”

    “小白脸是什么东西?”贾儒问道。

    “你故意气我?”夏羽撇撇嘴,毫不客气道:“你救了我,一码是一码,但是,你不要打我和我姐的主意,我们看不上你。”

    “幸亏你们看不上我。”轻轻的松了口气,贾儒如释重负。

    “为什么?”夏羽像是吞了根鸡毛,不吐不快。

    “你们这么丑的女人,我没兴趣。”贾儒认真的说道。

    “哼……哼哼……哼哼哼……”冷笑,夏羽指了指眼睛,道:“我们是丑女,你哪只眼睛看我们是丑女了?”

    “懒得跟你说。”贾儒眼不见为净。

    “必须说,你哪只眼睛看我们是丑女了?”夏羽追问道。

    “你们说什么呢?”办理了出院手续后,夏雨推着一辆轮椅回了夏羽的病房,看夏羽面红耳赤的模样,之前的两个人明显在争论着,再看气定神闲的贾儒,夏羽明摆着完败。

    “姐,他说咱们是丑女。”夏羽气愤道。

    已经被贾儒数落过数次,夏雨也被贾儒称为丑女,虽然有免疫力了,可是,心中依然略微不适,没有哪个女人喜欢被人否定,即使她是女中精英,“出院手续我已经办了,咱们回家吧。”说完,夏雨歉意的看了眼贾儒,道:“麻烦您把我妹妹抱下来。”

    “姐,我腿还没好呢。”夏羽抱怨道。

    “贾儒的医术比医院里的医生高多了,有他负责没问题。”夏雨小心奕奕道,见贾儒没反对,她反倒轻轻的松了口气。

    “他负责治疗我的腿?”瞪大眼睛,夏羽问。

    “这恐怕不能。”稍微一停顿,贾儒缓缓的说道。

    刚刚放松下来的夏雨心中一紧,心脏漏跳一拍,以为贾儒不悦了,毕竟,两个人还没有谈条件,她歉然道:“是我唐突了。”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贾儒解释道:“只是……”

    “想要钱明说,我家不差钱。”夏羽撇撇嘴,讽刺道:“不就是坐在地起价吗。”

    “不要胡说。”夏雨瞪了眼夏羽,然后歉意道:“贾先生,有什么问题您直说,能解决的我立即解决,不能解决的,我想办法解决。”

    “你也知道我是来自桃花村,在城里没啥子关系,从桃花村出来是历炼的,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住处,所以……”贾儒自然的解释着他现在的处境。

    “果然,别有目的。”夏羽道。

    “如果您不闲弃,暂住我家吧。”夏雨邀请道。

    “不好。”贾儒直接拒绝,道:“我不习惯跟女人特别是丑女睡一张床。”

    夏羽:“……”

    “我们可以不睡在一起。”光明正大的占她便宜,夏雨脸一红,道。

    “你家房子很大吗?”贾儒问。

    “有七间卧室,八间浴室,还有两个前后花园。”夏雨解释道。

    轻轻的吐了口气,贾儒点点头,轻松道:“没想到你们的房子这么大,就暂住你们家了。”

    “没问题。”贾儒同意了,夏雨也就放心了。

    “你要干什么?”见贾儒来到自己身边而且俯身了,反应过来的夏羽警惕道。

    “抱你下来。”贾儒解释道,见夏羽像是惊恐的小猫一样,他又安慰道:“都摸了一次了,还怕再被摸一次?”

    “你……”夏羽愤怒道。

    “小羽乖点儿。”

    “啊……”病房内发出一道的犀利的惨叫声。

    “你怎么了?”夏雨紧张道。

    坐在轮椅上,夏羽愤怒的盯着贾儒,道:“他摸我屁股。”

    见夏羽安然无恙,夏雨再次松了口气,道:“咱们回家。”

    “姐,他摸我屁股,耍流氓。”夏羽不甘道。

    “贾儒救了你。”夏雨道。

    “救了我就能非礼我吗?”夏羽撅着嘴道。

    “不就摸一下吗,大惊小怪。”夏雨道。

    夏羽:“……”

    “上车的时候还要再摸,你做好准备。”跟在夏雨的身后,贾儒适时的补充一句。

    夏家姐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