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各种怪物H的小说/可以给儿子上吗 - 信宜金融网 被各种怪物H的小说/可以给儿子上吗 - 信宜金融网

被各种怪物H的小说/可以给儿子上吗

【摘要】这一天,苏晨的心态有些微微的忐忑。    他忽然觉得自己上一周不该那么盲目的离开堂哥家,今天再去的时候,嫂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产生芥蒂?   ...

这一天,苏晨的心态有些微微的忐忑。

    他忽然觉得自己上一周不该那么盲目的离开堂哥家,今天再去的时候,嫂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产生芥蒂?

    另外,苏晨心里微微还有些高兴,因为这一周,他每天上课的时候都会走神想到刘依依,而今天终于可以再次见到她了。

    “苏晨,想什么呢,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忽然,同桌赵茜轻轻的捅了一下他的胳膊。

 文学


    “啊?”苏晨扭过头,说:“周末了,自然开心些啊!”

    “以前又不见你这么开心,急着去约会啊?”赵茜问。

    苏晨笑了笑,没有回答。

    见苏晨这个模样,赵茜心里没由来的闪过一丝落寞。

    她其实挺喜欢苏晨的,只是羞于表白罢了,现在瞧见对方好像有约会的样子,不禁气鼓鼓的撅起了小嘴。

    “哎,赵茜,你说……女人都是感性的吗?”苏晨忽然问道。

    这一下,赵茜就更确定苏晨是有喜欢的女生了,于是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

    “你怎么了,刚才还不是好好的?”听出对方的语气有些不悦,苏晨不解道。

    “刚才是刚才,现在我不爱理你了。”赵茜说完,就把头别了过去,专心听课了。

    苏晨没由来的一阵无语,但想起赵茜平时对自己也不错,于是就伸出手拉了拉她的衣袖,假装撒娇道;“茜茜,别不理我呗~,中午放学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哼。”赵茜心里一喜,但还是装作高冷的模样,说:“好吧,我勉强答应。”

    小吃货,苏晨心里轻轻笑了一句,虽然他不知道赵茜为什么生气,但一顿饭就能搞定的事情,也就有不是事情了。

    “你笑什么?”见苏晨一脸笑意,赵茜立刻有不淡定了。

    “没笑什么呀,就是觉得你噘嘴的模样挺可爱的。”苏晨眯着眼继续笑道。

    “坏蛋,怪不得你老气我……”赵茜伸出小拳头,在桌子下冲着苏晨的身上气鼓鼓的捶了一拳。

    苏晨没有躲闪,而是继续调侃道:“凶巴巴的,看以后谁敢要你?”

    “没人要,我就……”赵茜小脸一红,说:“我就缠着你!”

    “恩……看你有几分姿色的份上,我就让你缠着吧。”苏晨半有些开玩笑的说道。

    赵茜其实挺漂亮的,肌肤白嫩,微微带着一些婴儿肥,笑起来的时候,一对小虎牙和脸颊上的小梨涡特迷人,跟她这么开着玩笑,苏晨也觉得很惬意。

    “那你女朋友不吃醋吗?”赵茜红着小脸问道。

    “女朋友?”苏晨一愣,道:“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没有?”赵茜问。

    “没啊……咋滴,刚才那么生气,是以为我有女朋友了?”苏晨似笑非笑的问道。

    赵茜看着苏晨这个眼神,脸色就更红了,很快就娇嗔一声:“不理你了。”

    “嘿嘿嘿!”苏晨坏坏的笑了笑,忽然发现撩妹其实挺简单的。

    ……

    很快,到了傍晚,苏晨正准备打车去堂哥家的时候,苏正的电话打过来了。

    “哥。”苏晨按了接听,道。

    “苏晨啊,今晚我有事赶回不去了,你直接去帝豪酒店,帮我接一下你嫂子。”苏正道。

    “帝豪酒店?”苏晨微微一愣,问:“我嫂子在酒店干什么呢?”

    “单位聚会,你早些过去接她回来……你嫂子刚才发短信了,说她的领导一直给她灌酒,你早点去,见到你嫂子后给我回个电话。”苏正道。

    闻言,苏正就急匆匆的打了一辆车出发了,他心里还嘀咕着,堂哥这是咋回事,嫂子都被人灌酒了,还有心情加班?

    皱了皱眉头,苏晨就赶紧拨通了刘依依的电话。

    “嘟,嘟,嘟……”

    刘依依的电话一直响着,但是没有人接,苏晨眉头一皱,催促道:“师傅,麻烦你开快一点儿。”

    很快,他就到了帝豪酒店。

    再次拿出手机拨了刘依依的电话,但却还是没人接,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苏晨看见了杨婷从酒店里走出来了。

    “婷姐,婷姐。”苏晨挥挥手,赶紧朝着杨婷跑了过去。

    猛然间,杨婷没有想起苏晨的名字:“你是苏,苏,苏……”

    “我是苏晨,我嫂子呢?”苏晨赶紧问道。

    “你嫂子喝多了,在1202房间,我给苏正打了几个电话都打不通,现在正等我男朋友来呢!”杨婷急道。

    看着杨婷焦急的模样,苏晨心里也是十分的慌:“我嫂子出事了?”

    “被灌醉,我说送她回去,科长说他会安排,就让我们先走……急死人了,苏正联系不上,我正等着我男朋友过来,看能不能有办法救依依!”杨婷急道。

    “还等个屁啊,再等我嫂子都被糟蹋了。”苏晨一急,直接就朝着酒店里面冲去。

    “哎,为了依依,拼了!”杨婷急的跺了跺小脚,一咬牙也跟了上去,她这月可是有望被提拔的,这么一闹,估计是没戏了。

    很快,二人乘坐电梯到了1202。

    “砰!砰!砰!砰!”

    苏晨用拳头狠狠的朝门上砸了几下,喊着:“开门,开门!”

    “谁呀?”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苏晨就朝着杨婷看了一眼,见其肯定的点了点头之后,就喊道:“我他妈是你爹,不开门我报警了啊?”

    里面的人听苏晨这么说,这才不情不愿的打开了门。

    “李科长。”门打开之后,杨婷无奈的一笑,说:“这是依依的小叔子,依依的老公让他接依依回去……”

    “哼!”李科长重重的哼了一声,他先是白了杨婷一眼,然后道貌岸然的对苏晨道:“你嫂子喝醉了,我给她安排了个住处,正要离开呢!”

    “那就慢走不送!”苏晨往后一退,让出道路让其赶紧走。

    李科长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也不能将事情闹大,再次哼了一下后,就离开了。

    杨婷见状,也吐了吐舌头,道:“摊上事了……”

    苏晨也没有理会杨婷,见李科长走了之后,就赶紧冲到了房间里,

    只见刘依依头发有些凌乱的躺在床上,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衣服却是完好无损的,明显还没有吃亏。

    “好险。”苏晨拍了拍胸脯,然后就要服刘依依起来。

    喝醉了的刘依依,樱桃小嘴嘟嘟的很是娇艳,她感受到苏晨在碰她,于是就挣扎道:“起开,起开,我要回家,回,回家……”

    “醉的这么厉害,让你哥来吧。”杨婷道。

    苏晨皱了皱眉头,说:“我哥加班来不了……”

    “我去!”杨婷也是郁闷了,顿了顿,便道:“不行就在这里凑和一晚上好了,这里你套间,够两个人住!”

    “啊?”苏晨没想到刘依依会这么说,就问:“让我和……和我嫂子一起住啊?”

    “难道是我啊?”杨婷娇嗔的白了苏晨一眼,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他,接着道:“我这一下可把李主任给惹了,估计提拔无望了……哎,你留在这里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去追追李主任看看还能挽回些什么不能……”

    苏晨一皱眉:“追那个老色狼,你不怕他打你主意啊?”

    “嘻嘻,我带着男朋友去。”说着,杨婷就拜了拜小手,道:“我先撤了。”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苏晨和刘依依两个人。

    “唔,好热!”刘依依躺在穿上,将自己的上衣撩起,瞬间,平坦嫩滑的小腹便展露了出来。

    “咕咚!”苏晨见状,忍不住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朝床上的刘依依走了过去……



 现在的刘依依比平时诱人了更多,她的俏脸红扑扑的像是要滴血一样,因为刚喝了酒,很口渴。

    “嫂子?”苏晨走近之后,轻轻的晃动了一下刘依依。

    “热……我想喝水。”刘依依迷糊道。

    苏晨闻言,就赶紧给刘依依倒水,将其抱在怀里,慢慢的喂去。

    出于本能,刘依依张开樱唇便饮了下去,苏晨闻着刘依依身上的香气,顿时就再次不淡定了。一不小心,水洒在了刘依依的领口处。

    “哎呀。”清凉的水撒上去,刘依依瞬间清醒了一下。

    但苏晨却并不知道刘依依已经苏醒了,她见水洒了上去,于是就用手去抓水痕。

    大手触碰到胸脯,刘依依只觉得身体像是触电了一样,尤其是她忽然发现自己此时居然是在苏晨怀里的。

    “这是怎么回事?”刘依依心里想着,身体上的异样却是不断传来,长期得不到丈夫的滋润,早就令她有些难耐,但就算自己主动去索求一次,丈夫也不能满足自己。

    刘依依也是人,是个有血有肉有欲望的女人,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身子一酥,就没有力气了。

    感受到嫂子的异动,苏晨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他将刘依依抱在怀里,说:“依依……我,我喜欢你,我想亲亲你。”

    “你……,你,你……”刘依依一下慌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晨会这么大胆的讲出来。

    怎么办,是让他亲一口,还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他?刘依依心里很是纠结,一方面她觉得心痒难耐,很想满足一下这个坏小子;一方面又觉得羞愧无比,她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人之所以和动物不一样,是懂得克制……但那是没喝醉的时候。

    此时的刘依依,在酒精的催促下,已经有些情动了。她樱唇微张,神色里带着犹豫。

    见刘依依急的俏脸通红,不知道是拒绝还是同意,苏晨干脆就不等对方回答了,他再次张开了嘴巴,朝着刘依依的小嘴上贴了过去。

    “呜,呜呜。”刘依依的嘴里发出几声嘤咛,感觉整个人儿都要融化掉了。

    这话感觉,是在苏正身上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哪怕是结婚之前,苏正都没有给予刘依依这种心跳加速和怦然心动的感觉。

    刘依依和苏正是相亲认识的,相处没多久,她觉得苏正为人靠得住,就嫁给了苏正。

    主要是当时刘依依的父亲做生意破产,欠下了一大堆钱,这让她以前的很多追求者都望而止步,不然的话,依着刘依依的角色天香,苏正也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娶到她。

    结婚之后,刘依依也没有想那么多,她也有自己的工作,虽然房事上丈夫不能满足自己,但偶尔自己偷偷解决一下,也就没那么多怨念了。

    但偏偏苏晨这小子,在自己最渴望满足的时候,闯进了自己的心里!

    这让刘依依不禁有了疑惑,倘若上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她会选择嫁给平稳的生活,还是选择嫁给爱情?

    她不知道,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刘依依只觉得自己空虚的内心似乎在被苏晨不断的填满,她浑身酥软,已经渐渐的有些配合苏晨了。

    她勾着苏晨的脖子,刘依依第一次发现,这个小屁孩儿居然已经比自己高一头了,胸膛的肌肉也很结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厚的雄性荷尔蒙。

    想着,她的双腿也不禁下意识的摩擦了几下。

    苏晨感受到刘依依的动作,心里就坏坏的笑了笑,他刚才想伸舌头来着,但又怕刘依依会咬自己。

    现下见刘依依这么配合,并且已经动情了,苏晨就不害怕了,他闻着刘依依的红唇,笨拙的用舌头去挑对方的牙齿,然后横冲直撞。

    刘依依嘤咛一声,她任由苏晨长驱直入。

    终于尝到梦寐以求的芳甜,但苏晨却更贪心了,他的手在往刘依依的短裤里塞。

    刘依依的那件牛仔短裤是紧身的,古铜色的纽扣和白色的小腰带都牢牢的系着,苏晨的大手根本就伸不进去。

    他有些急了,另一只手也松开了刘依依,然后两只手去解刘依依的腰带。

    “苏晨,你,你干什么……说好只是亲亲的。”刘依依大慌。

    她虽然很心动,但却也有自己的底线,任苏晨亲吻一下她可以勉强接受,但脱了裤子真刀实枪的做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坏了那最后一道防线,那太对不起苏正了。

    但苏晨气血翻涌,哪儿还听得进刘依依的话儿,他急匆匆的将腰带解开,接下来就去解呢个古铜色的纽扣。

    刘依依想挣扎,当身体酥酥软软的完全使不出力气,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很热,热的像要滴血一样,加上那软绵绵的无力感,让刘依依觉得很羞耻。

    “苏,苏晨……”刘依依还在做最后的抵抗。

    但这种声音传在苏晨的耳朵里,哪儿还能起到阻止的作用,这分明就是在召唤他,好吧?

    “啪!”

    纽扣已经解开了,里面露出白色的小内裤,苏晨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响,下意识地就扯开来,随后伸出手去……

    入手柔软,带着浅浅的潮湿,那种奇妙的感觉,瞬间就让苏晨爆炸了。

    他张开嘴去咬刘依依的红唇,整个人都跟没了理智一样去压刘依依。

    “嫂子。”苏晨热血沸腾,似乎无法再抑制。

    关键在酒精的作用下,刘依依也有些不能自控,她想要开口拒绝苏晨,但身体上传来的酥痒又让她紧紧地咬着樱唇,沉沦于这种不伦的快感中。

    碰触到刘依依最柔软的地方之后,苏晨更加的亢奋,他感觉到了自己指尖上的潮湿。

    “不行……我们不能这样!你堂哥让你来……让你来带我回家……他,……我,我……我不能对不起他。”强烈的冲击和酒精的麻痹,让刘依依意乱情迷,说话也不连贯了。

    苏晨不理刘依依,虽然只是指尖上的触碰,但已经令他觉得很美妙了。

    “嫂子。”苏晨的手指微动,继续笨拙的咬住了刘依依的红唇,然后又用舌头去撬对方的牙齿。

    吻技虽然笨拙,但进攻的很急,没一会儿刘依依就坚持不住了。

    “啊!”刘依依终于再也忍不住,很舒服的嘤咛了一声。

    苏晨心里一荡,很温柔的将其放在了床上,看着眼前绝美的尤物,那蜷缩在一起的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