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妇女性成熟妇女性色*妈妈说考得好给我一次 - 信宜金融网 成熟妇女性成熟妇女性色*妈妈说考得好给我一次 - 信宜金融网

成熟妇女性成熟妇女性色*妈妈说考得好给我一次

【摘要】李姐和她丈夫身上都光溜溜的,李姐那白花花的丰腴身体,两团巨大肥硕的丰满,浑圆的翘臀,以及两条光滑的大长腿,无一不吸引人的眼球。    而且,她和她丈夫居然玩起了六九式,陈宏...

李姐和她丈夫身上都光溜溜的,李姐那白花花的丰腴身体,两团巨大肥硕的丰满,浑圆的翘臀,以及两条光滑的大长腿,无一不吸引人的眼球。

    而且,她和她丈夫居然玩起了六九式,陈宏伟趴在她两腿之间用力吸允。

    李姐也是吧唧吧唧,眼神带着迷离的情欲,不时将其吐出娇喘几声。

    后来他们换了个姿势,李姐跪在床上,她丈夫站在床边,从后进攻,看方位居然好像是后庭!

    二人玩的很投入,根本没发现房门开启的一条缝隙后,有两个人在偷看。

    这震撼的画面比什么岛国片子刺激多了,而且我和女友韩琳间都没有玩过这么开放的姿势,韩琳甚至不愿意为我用口。

    记得以前有一次我想让她用嘴帮我,结果她尝了一口就赶紧吐了出来,说有味道。

    我说我洗的很干净了,可她就是不肯,也因为那次的不愉快,我们不欢而散,以后都只是传统的亲热方式。

 文学


    和女友分开后,我一直跟嫂子在一起,一个别的女人都没碰过,早就憋坏了,所以经常会和韩琳视频聊天,彼此用视频的方式慰藉对方。

    此时,看到李姐和她丈夫以大胆的方式在亲热,我身体滚热,裤子早就支起了一把雨伞。

    我忍不住偷看了陈燕一眼。

    她也脸颊滚烫,看的格外投入,甚至下意识的夹紧双腿,似乎里面有不安分的因子在躁动着。

    没过几分钟,陈宏伟便坚持不住了,连忙换了个地方开始冲刺起来,随着他的一声闷哼,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李姐则是卖力的扭动着雪白的肥臀,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胸前两团肥硕饱满也随之晃荡,波涛起伏。

    看他们已经结束了,我赶紧拍了一下陈燕。

    陈燕都看入迷了,如果不是我提醒,恐怕都会被发现了。

    我俩赶紧回到陈燕的房间,陈燕逐渐缓过神来,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爸真没用,这才几分钟就缴枪了。”

    我目瞪口呆的盯着陈燕,完全想不通她的内心在想什么,不但自己偷看父母亲热,还带着我一起。

    我看她的时候,她也看向了我,俏脸依旧有些泛红,皱着秀眉问道;“你看什么?”

    “你带我看你爸妈亲热做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陈燕笑了起来,“我小时候就会经常偷看。我爸妈亲热的时候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喜欢锁房门。不过长大了之后,他们亲热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我苦笑,和一个十多岁的少女实在聊不来男女之间的事情,不由说道:“我还有半个小时时间,我还是给你补课吧。”

    “别急嘛,陪我聊聊。”陈燕笑眯眯的看着我,“是不是每个男生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可别在这假装正经,刚才在偷看我爸妈的时候,我发现你裤子也有反应了哦!”

    我脸一红,觉得特别尴尬,原来她刚才也偷看我了。

    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陈燕双眼放光的看着我,继续说道:“你说你能坚持半个小时,是不是真的呀?”

    “问这个干嘛?”我谨慎的看着她,心里觉得有些不对。

    “你说呢!”陈燕笑了起来,突然伸出手放在我裤子上,用力捏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后退。

    陈燕咯咯笑了起来:“好大!其实……我跟我同桌赵雪打了个赌,她说我没和能坚持半小时的男生睡过,所以我要证明给她看。”

    说着,她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心里除了紧张,居然莫名的有点激动。

    虽然陈燕年纪不大,但是无论身体还是心理,发育的都很成熟了,和她相处的时光的确很开心。

    “你……你想干什么?”我一步步后腿,毕竟这是李姐家里,要是被她发现了,估计要打断我的腿。

    而且我还有女友韩琳,我不能做对不起韩琳的事。

    见我紧张的表情,陈燕突然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说道:“哈哈哈,逗你的,你还真信。就算我打赌赢了也没法证明给我同桌看呀,看你这样子,跟个娘们似的,而且又傻,真是笑死我了!”

    听陈燕这么说,我才长舒一口气,除了有点生气之外,心里还有点莫名的失落。

    或许,在长达几年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之时,我其实内心渴望也有这么一场身体上的放纵和享受。

    “不要胡闹了,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而且我对你你这种小丫头没一点兴趣。”我冷冷说道。

    “真的假的,我这么漂亮,你对我不感兴趣?”陈燕继续用那种会放电的眼神盯着我。

    陈燕的眼神的确很勾人,从她那双明亮如水的美眸中,我甚至可以看见自己的倒影。

    一个正常男人很难不会对这种漂亮的小女生产生好感。

    我看了她一眼便立即收回目光,回到位置上坐下,正色道:“继续补课,你再不好好听的话我会告诉你妈的。”

    “又拿我妈来压我,你烦不烦?”陈燕又不高兴了,“你再说告诉我妈我就将今晚你偷看她和我爸亲热的事告诉他们,到时候你可就完蛋咯!”

    听她这么说,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盯着她,忍不住问道:“这是不是你早算计好的?”

    “哪能呀,我就是想带你看看刺激的事而已。”陈燕说着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陈燕说的话是真假,但我发现自己一个二十多岁走上社会也有好几年的大小伙子,居然还斗不过一个才读高三的小丫头骗子。

    而且看样子,这个陈燕总能想法子让我生气或惊讶,而且对于这样的行为一直乐此不疲。

    导致我回去的时候,满脑子都忍不住在想陈燕古灵精怪的俏脸。

    回到家我发现邻居钱小姐正在我们家作客,和嫂子有说有笑。

    钱小姐名叫钱莉莉,听说在大商场的香水专柜当店员,长得很漂亮,头发做成栗色大卷,耳朵上还戴着很夸张的耳环,红唇涂着亮彩唇膏,经常会穿一些很性感的漂亮裙子,如果不认识的话,还真的会把她当成车模或平面模特。

    看钱莉莉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的短裙,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交叠在一起,一双足有十公分的白色高跟十分惹眼,正在和嫂子聊天说笑,我不由多看了两眼,心里有些诧异。平时嫂子很少和钱莉莉来往,邻里之间,见了面最多会礼貌的大声招呼,连朋友都算不上,真想不明白,她俩是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的。

    见我回来,钱莉莉便起身笑着朝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对嫂子说道:“婷婷,那我就先走了,有空经常到我家坐坐,反正每天上午我都在家。还有,我说的事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钱莉莉带着一阵香风离开了,我忍不住问道:“嫂子,你什么时候跟钱小姐来往了,她说什么事情要你好好考虑?”

    “就这几天的事情,我又找不到工作,在家里闲着无聊,没想到碰到莉莉,她还主动找我聊天,一来二去就聊上了,刚才说的是让我考虑工作的事。”嫂子解释道。

    “工作?她介绍你去商场和她一起上班?”我忍不住问道。

    嫂子露出一丝苦笑,没有说话。

    我开始以为她是默认了,也怪我当时粗心没有多想,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大错特错。

    第二天,我去公司上班的时候,无意间听人事部的文员杨倩说财务部的刘会计过两天要辞职了。

    我心中一动,连忙问道:“那公司是不是要招新的会计?”

    “是呀,肖经理为这件事都愁死了,前两天还面试了两个,觉得都不怎么样。”杨倩说道。

    我心中不由一喜,连忙去肖经理办公室找他。

    肖经理名叫肖全,是人力资源部的经理,今年刚好四十岁,戴一副眼镜,人显得温文尔雅,平时对其他部门员工都很好。

    我站在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随即便听到肖经理的声音:“请进。”

    我推门而入,肖经理看到我有些诧异,问道:“梁辰,你有什么事吗?”

    “听说财务部的刘会计要辞职了,是不是真的?”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肖经理疑惑的问道。

    “听杨倩说的,”我笑了笑,“其实我倒是有个朋友,以前专门干会计的,业务能力很强,前几天刚从所在的公司辞职,如果肖经理觉得合适的话,我可以让她过来给你看一下。”

    听到这话,肖经理大喜:“我还正愁没人来面试呢,既然是你朋友,那你打电话给他,叫他带上简历,最好今天下午能够过来。”

    我连忙点头说了声好,当着肖经理的面给嫂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嫂子听了也格外高兴,问了我面试的时间和需要准备的东西。

    挂了电话,肖经理微笑道:“那会计是你嫂子?”

    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没关系,是你家人更好,你们一起在公司上班,上下班也好有个照应。”

    我笑着说道:“我也这么想的。”

    下午的时候,嫂子穿着一身OL职业装跑来面试,化了淡妆,整个人显得优雅干练。

    肖经理面试之后觉得很满意,又带她去见财务总监赵海。

    对于赵总监,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为人极为严厉,做事也很严谨认真,工作上一点点的小瑕疵和纰漏都会被他痛骂一顿,我就担心陆总看不上嫂子。

    在嫂子进财务办公室这半个小时,也是我最难熬的一段时间,都没心思工作,领导要我改一份文案,我都忘记了。

    终于看到嫂子从财务室出来,我迫不及待的迎上去,连忙问道;“嫂子,怎么样了?陆总要不要你?”

    嫂子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

    我大喜过望,情不自禁一把抱住了嫂子,说道;“以后你就可以跟我一块上班下班了。”

    嫂子脸一红,急忙说道:“小辰,松开……你同事看着呢!”

    我松开手,也意识到刚才有些太激动,尴尬的笑笑。

    下班后,我和嫂子在家里好好庆祝了一顿,嫂子还拿出一瓶红酒,说在超市花了几十块钱买的。

    嫂子喝了两杯红酒,俏脸便开始泛红,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迷人。

    “小辰,今天要不是多亏了你,恐怕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工作呢!”嫂子感谢的说道,要给我敬酒。

    我连忙回敬,说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边喝酒边聊天,嫂子似乎喝的有点多了,忍不住又聊起了我哥的事。

    回忆起她和我哥的点点滴滴,我深切的感受到她对我哥的深爱,直到现在,以前过的每件小事都记得一清二楚。

    说到后面,嫂子忍不住低声垂泪。

    我赶紧将纸巾递过去,安慰她一定能找到我哥的,未来只会越来越美好。

    嫂子依旧止不住的哭泣。

    我起身扶起了她,说道:“嫂子,你喝多了,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吧。”

    嫂子却直接抱住了我,趴在我肩膀上哭泣。

    嫂子的身体柔软,带着与众不同的幽香,虽然胸没有李姐的肥硕,但也特别饱满挺拔,那软软的两团压在我胸口,说不动心是假的。

    不过心里刚生出这种想法我就觉得自己太猥琐,嫂子是我哥的妻子,是我发誓要守护的亲人,怎么可以有这种龌蹉的思想?

    我赶紧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过了好一会,嫂子才停下哭泣,从我怀中起身,说了声对不起。

    我的肩膀已经湿了,说道:“没关系,嫂子什么时候伤心想哭,我的肩膀随时都可以借你依靠。”

    我这么一说,嫂子倒害羞起来了。

    第二天,我和嫂子一起去公司上班,没想到在公司楼下,看到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从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出来。

    “是高远!”嫂子面色骤变,脸色很难看。

    我心里也有了不好的预感,当初就是高远把嫂子辞退的,而且到现在我还记得我们临走前,他在耳边说的一句威胁我的话。

    “他怎么会来这里?平时你原来公司跟我们公司没有任何业务上往来的关系啊?”我皱着眉头说道。

    我和嫂子对视一眼,二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这大厦很多公司,说不定他只是去别的公司。”我安慰嫂子。

    嫂子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我们一起进了大楼,在电梯门口,便撞上了高远。

    高远看到我们,眯着眼笑道:“哟,原来是你们二位,还真巧啊,居然能在这里碰上。”

    “你来做什么?”我沉声问道。

    “呵呵,当然是来谈生意的,难道和你们一样无聊吗?”高远冷笑。

    刚好电梯门开了,他率先走了进去。

    我和嫂子都没进,而是选择了另一部电梯。

    在乘电梯的过程中,虽然我和嫂子都没说,但二人心里有很强的预感,高远是来我们公司的,而且没好事。

    果不其然,当我们到公司的时候,总经理陆总已经在门口热情迎接高远了。

    高远看到我们,笑着点了点头。

    陆总诧异道:“高总,你认识他们?”

    “何止认识,这个女人以前还是我们公司的会计呢,不过因为犯了一点原则性的错误,被公司辞退了,没想到来你们公司了。陆总,这样的女人你们还有胆收留,我还真是佩服你啊!”高远阴阳怪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嫂子面色很难看,我顿时怒了:“高远,你特么别血口喷人,明明是……”

    只是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总打断了:“梁辰,你怎么说话的?高总是我们重要的合作客户,能请他过来是我们的荣幸,你立刻跟他道歉,现在,马上!”

    我气的转身想走,嫂子赶忙拉住我,朝我不断使眼色。

    虽然心里很恼火,但我还是快速冷静下来,想到李姐的催租和生活的困难,我咬着牙,很不情愿的低头对高远说了声对不起。

    高远看都不看我一眼,微笑道:“我也没跟这种人一般见识,陆总,咱们到你办公室谈吧。”

    “好好!”陆总瞪了我一眼,才跟高远一起进了公司。

    直到二人消失在视线,我才收回目光。

    看嫂子脸色很差,我连忙安慰道;“嫂子,有我在,没事的。”

    嫂子露出一丝苦笑。

    半小时后,印证了我们的预测。

    人事部的肖经理把嫂子叫进了陆总的办公室,其中也包括财务总监赵海。

    等嫂子出来的时候,她眼眶都有些发红了。

    我急忙问道:“嫂子,怎么了,他们对你说了什么?”

    “高远那王八蛋,存心跟我们过不去,他说跟你们公司合作的唯一条件,就是不要录用我。”说着,嫂子的眼泪已经滚落下来。

    “我草特么的高远!现在就去找他!”我一股怒火完全控制不住了,起身就往总经理办公室走。

    嫂子吓得急忙拉住我,说道:“小辰,别这样!嫂子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你这份工作也来之不易,不要为了我葬送了前程,如果真的搞的咱俩都丢了工作,谁来负责养家交房租?”

    我面色铁青,呆立原地却紧紧握住了拳头,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社会的残酷和恶意。

    嫂子就这样走了,连一天班都没上。

    在公司楼下,我安慰嫂子说道:“嫂子,你千万别急,一切有我,我的工资暂时还可以负担的起我们两个人的生活,你慢慢找,找到合适的再去上班。”

    “嗯,谢谢你小辰。”

    嫂子带着一脸的沮丧离开了,我心里叹了口气,没想到一转身,就看到从大厦里走出来的高远。

    他刚打开车门,我便快步迎上去,咬牙切齿的说道:“高远,你到底想怎么样?当初的事是那王胖子引起的,错在他,我们没有报警抓他已经对他很好了,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和我嫂子!最近她一直面试不上工作,也是你搞的鬼吧,你最好不要太过分,不然别忘了狗急也会跳墙的!”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