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含着吃早饭H,囊袋拍打h - 信宜金融网 把它含着吃早饭H,囊袋拍打h - 信宜金融网

把它含着吃早饭H,囊袋拍打h

【摘要】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事有问题,虽然我心里想着能和她交流下人生,毕竟她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任何男人都欲罢不能的对象,而她现在在我面前撩衣服,也绝对不会是我想的那样,这姑娘到底是要干嘛? ...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事有问题,虽然我心里想着能和她交流下人生,毕竟她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任何男人都欲罢不能的对象,而她现在在我面前撩衣服,也绝对不会是我想的那样,这姑娘到底是要干嘛?

 文学



    短短一天的时间,她的脚似乎好多了,我这才发现,她居然刚才已经走了这么多路,应该不是扭伤,估计只是磕到了。

    愣了半晌,她就站在那儿,一言不发,我有些不耐烦地问道,“米总,你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我刚转身,米娜就叫住我,目光出奇地平静,她告诉我刚才是在想到底要不要跟我说,其实把我叫出来后,她就有些后悔了,感觉自己有点多管闲事,问我到底要不要听。

    这倒是新鲜了,她自己叫我出来,这会儿又把主动权给了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

    “你说吧。”

    “那好。”米娜向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你跟郝建有私人恩怨,对吧?”

    我心神一荡,厉害啊,不愧是纵横生意场的女总裁,这察言观色的本领,简直绝了。

    “没错。”我淡淡一笑。

    米娜自信地扬起了头,目光中闪过一丝鄙夷,继续道,“而且,还是因为女人,对不对?”

    “厉害!”

    对于智商高的人,我向来是不吝惜赞美之词,她显然担得起我的赞美,短短接触没多久,就能将我们之间的关系猜出个大概,我反正自问没这种本事。

    “小意思。”

    她忽而觉得自己有些表现的过于明显,瞬间板下了脸,“你之前问过我关于潘莲的日常,真正的目的,是想问她在公司里的风评吧?这就意味着,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俩之间有关系,你刚才的行为,明显是在泄私愤。”

    “行啦!”

    我直接了当打断了她的话,“有什么话,直说吧,不用跟我拐弯抹角的。”

    米娜微微颔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跟我说,我们几个大难不死,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又走到了一起,也算是缘分,她希望大家同心协力,一起合作生活下去,简而言之,就是喜欢我不要闹事。

    搞半天,拐了那么远,原来就是想说这事,她倒是深谙做人的道理,摆明了就是想给我台阶下,这个女人,做人处事的风格,果然滴水不漏,人家那么成功,是有原因的。

    “行。”

    反正,没有证据的话,一切都是扯犊子,不清不楚的,我又不是那些莽汉,没必要去干那些蠢事。

    “很意外,你答应的这么豪爽。”

    米娜颇为欣赏地看了我一眼,我无奈苦笑,两个人转身回去了。

    “呦呵,米总,你俩干嘛去了?咱还说上悄悄话了啊?”郝建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米娜微微一笑,没有跟他解释什么,我自然更没兴趣跟她搭话,只是潘莲有些怨毒地看着我,又看看了旁边的女总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郝建一直大放厥词,说什么自己跟着专业探险队进过亚马逊雨林,具备丰富的专业知识,就算救援队迟点来也没关系,他一定好好照顾两个女人。

    潘莲则跟个花痴似的一直应和着她,那模样谄媚极了,我又想起了白天林子里那放浪的叫声,不由地心中对她产生一丝恨意,我到底哪点对不起她了?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虽然没证据,可我心里有逼数,哪有正常的情侣经历过生死之后,还表现地这么平淡的,甚至,她连一句话多余的话都不跟我说。

    没鬼才怪呢!

    米娜也对郝建露出了欣赏的表情,这让他更加得意,吹得无边无影,关键还有理有据,要不是我以前当过兵,对野外知识了解的比较多,还真容易被他给诓了。

    我也没空搭理他,可有时候,树欲静,风不止啊,你吹你的牛就行了,非要踩我来显示你的伟大,这我就受不了了。

    “哎,刚才那螃蟹真难听啊,等明天,我下海给你们捉三文鱼吃好不好?我还认识一种植物,碾碎了加点水,跟醋似的,能当调料了,一定不能错过哦。”

    “郝总,您真厉害。”潘莲那双眸子闪着点点光彩,分分钟化身小迷妹。

    “那是,这都不是事儿啊,反正吧,只要不遇上地震、海啸、火山爆发,乃至世界末日,我一定会把你们俩养的白白胖胖的……”

    “呵呵……”米娜莞尔一笑,“真没想到,郝总竟然是个全能的人才啊。”

    回头,她瞥了我一眼,“不像某些人,有点野外生存的本领,尾巴就翘上天了。”

    “哎呀,米总,您跟那种臭屌丝一般见识什么?无趣!”

    “也对。”米娜讪讪而笑,很明显,他们俩算是一个阶层的人,又是老相识,这一来二去,总比我这个陌生人要亲的多。

    不过我这人啊,就是看不惯某些人装逼,遇到不平事,总喜欢不吐不快。

    “你信他?”我斜睨着郝建,眼神就像在关爱智障儿童,“你难道不知道三文鱼生活在北温带和寒带吗?这里是热带,有个鬼的三文鱼。”

    两女一愣,目光有些游移。

    郝建那张油腻而肥厚的脸,刹那间变成了猪肝色,他就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老狗,‘噌’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我骂道,“臭屌丝,你见过三文鱼吗?你吃过三文鱼吗?别特么信口胡诌,免得贻笑大方。”

    贻笑大方的不知道是谁呢,不过,我可没兴趣跟只老狗一般见识,得想个办法阴他一把,答应了米娜,明得不能来,我总能来暗的吧。

    想到这里,我诡谲一笑,“郝总是吧?要不咱打个赌,要是您老人家明天能捉到哪怕是一只三文鱼,我以后就给你做牛做马,你要是抓不到,嘿嘿,我也不难为你,跪下来叫声爷爷就行了,你敢不?”

    两个女人都看着他,这货一激动,就拍着胸膛直接答应了。

    “好!这有什么不敢的?”

    “那行,一言为定啊,我就先睡了。”

    靠着石壁,我假寐了起来,过了半晌,米娜大概以为是睡着了,开始了说我的坏话。

    “郝总,你干嘛跟这种无赖打赌啊,你瞧瞧,他那都是什么低级趣味,让年龄比他大的人,叫爷爷就那么爽?”

    郝建嘿嘿一笑,让米娜别跟我这种有老子养没老子教育的玩意一般见识,辱没身份,不值当。

    我听了当时差点没暴起而揍他了,自己就是暴发户,还说我没教养?这种人真是够了。

    不过我要是现在动手,保不准米娜又怎么看我呢,我其实蛮想在她面前留个好印象的,毕竟,有了那档子事儿,我跟潘莲已经不可能的。

    米娜既有气质,又有颜值,跟她相处得这十多个小时,我其实已经有点爱上她了,只是人家打心眼里看不起我。

    “郝建!等着吧,明天让你好看!”

    之后,郝建那货又煞有其事地跟两个女人科普起来,说什么三文鱼是回游生物,在热带产卵,长大以后游回我说的温带和寒带,反正说得是头头是道,一股赵忠祥的风格,我怀疑这憨货平时没少看动物世界,忽悠地那俩女人一愣一愣的。

    我听了没笑死,后来我就睡着了,一大早,就被这货给吵醒了。

    “向着海洋进发!”

    他站在朝阳底下,一手叉腰,一手握拳举过头顶,摆出了一副超人的姿势,不过是个又矮又胖的‘超人’。

    “郝总,你好帅啊!”

    就那副吊样子,潘莲都能犯花痴,恨不得跪舔了,这女人真是疯了,肯定是想着回去以后,还能跟他双宿双飞呢,可是她也不想想,郝建那种人,怎么会娶她呢?

    她就是个玩具,玩腻了,就会被丢垃圾桶。

    反正,他们三个都没理我,自顾自地向着海边走去,我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时间迟早会证明一切。

    趁着朝阳还未完全上来,我也准备出去干事了,椰子汁虽然好喝,可喝多了,腻得慌,比不了清晨的露水,在这种酷热的地方,必须时刻补充水分。

    没吃的,还能坚持一段日子,要是脱水了,分分钟夺人性命。

    我也没去海边凑热闹,起身朝林子那边走去,看能不能打点野味来吃,以前我看过个一个地理杂志,上面说当年达尔文达到一个孤岛考察的时候,那里的生物因为没见过人类,对他没有防备,因此,很容易捕捉。

    事实上,荒岛远离大陆架,生态系统,有可能自成一体,新西兰和马尔代夫就有很多其他地方独有的生物。

    要是我也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就好了,随便,再观察一下附近的地形,有备无患,未来,像是我真成了第二个马航,必须得找个良好的避祸所,最好是山洞一类的。

    不然,到海边的那个溶洞里,一旦遇到暴风雨,可就全玩完了。

    毕竟,热带的气候,就像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

    走进林子后,我四下逡巡,忽然看到树枝上架着一个行李箱,大喜过望下,马上跑了过去,可这时,一道黑影,迅速地从我身前闪过,那黑影胸前还有一抹红。

    似乎是个bra?

  卧槽!难不成是神奇女侠?

    想象一下那个场面,杳无人烟的原始丛林,突然出现个这么玩意儿,谁还能淡定啊?

    我当即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经常地盯视着周围,忽而,听到背后一阵破空声,转身的时候,那玩意刚好又闪进了树丛里,消失不见。

    “什么东西?出来!”

    恐惧的时候,大喊可以壮胆,这几乎是所有人类的共性了。

    可我连对方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样做,明显有点傻,而令人意外的是,那玩意还真再次出来了,它拽着一根树藤,荡过我的头顶,顺手丢下来了个果核。

    “哎呦!卧槽!”

    好巧不巧,那玩意直接落在了我的额头上,砸得我生疼,我跳着脚指着树上那玩意大骂,它‘吱吱’地叫唤了两声,我总算是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猴子?

    不!那一双胳膊长得惊人,而且腰肢特别细,通体雪乌黑,脸上的表情相当拟人化,比如此刻,就在那指着我捧腹大笑。

    确切地来说,这玩意应该叫猿,它可比猴子聪明多了。

    它大概有八十公分高,瞧那模样,应该是未成年,不过雄性特征相当明显,胸口那倒挂着一件女人的bra,看起来憨态可掬。

    “吱吱吱……”

    它见我瞅着它,半天没动静,挑衅似的撅起了那红彤彤的屁.股,拍了拍。

    猴子啊这些调皮的灵长类动物,有时候就像不懂事的熊孩子似的,它惹你,你越是计较,它就越开心,然后就越想惹你,所以,从一开始,不搭理它就对了。

    而且,它爬得那么高,我就算像出气,也没得办法啊。

    直接了当的办法,转身就走。

    “吱吱吱……”

    这货一下子就急了,抓耳挠腮地又跟了上来,跟着我后面扔东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次倒是没往我身上扔,难道是良心发现了?

    显然,我想多了,因为接下里,那畜生直接把那件bra扔了下来,好巧不巧,刚好罩在我的头上。

    “混蛋!欺人太甚!”

    我刚转身准备扔棍子打它,这家伙跟见了鬼似的,突然怪叫一声,跑得没影了,然后再也没回来。

    “搞什么?”

    我无奈苦笑了一声,这才意识到那bra还在我脑袋上挂着呢,嗯……似乎还有点淡淡的清香,虽然没经历过女人,可我本能地生出了一丝念头:这味道是主人,应该是名熟女。

    有些思想,真是太奇怪,突然就那么产生了。

    我本想将这玩意给扔了,可不知怎么的,身体很诚实地将它揣进了怀里。

    妈个鸡!单身久了,真可怕!

    小黑猿的到来,就是个小插曲。

    我继续朝着林子里摸索,不断地关注着周遭的情况,这里草木茂盛,那荒草简直比人还高,要不断地用树枝将它们砸倒,才能继续前行,这样一来,十分消耗体力。

    大概往里走了大概有五百米,除了偶尔经过的几只飞鸟外,我没什么发现,再这样下去,我害怕迷路,于是准备返回,可就这事,我看到了树上挂着一个小型行李箱,商务人士很常用的那种,质量贼好,居然还没摔坏。

    “八成里面会有东西。”

    一想这儿,我就爬上了树,小心翼翼将那行李箱给取了下来,大概有个四五十斤的重,这点份量,对我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到了地上,我将行李箱平放,试图打开,可这玩意有密码,无奈,只好采取强拆的办法,我手脚并用,又用木棍砸得,最后总算是把这玩意给弄开了。

    可到了这一步,我又觉得挺傻,万一里面有值钱的东西,我特么岂不是糟蹋了吗?

    带着某种急切的心情,我将行李箱彻底地给弄了开来,里面是一些女人的衣服,都是新的,因为铭牌还没摘,另外还有些高档的化妆品,都是大牌子,我一个大男人,也对那些品牌耳熟能详。

    “这些东西,米娜应该用得着。”

    我发现我还真是有点贱哎,人都那么对我了,找到了好东西,我竟然第一个念头就想到她能用,真是可怕!

    接着,我又在二层翻了翻,里面居然躺着一把兰博刀,全长大概四十公分,这可是来自美国公司的专业猎刀,我抽出来一瞧,寒光逼人,锋芒毕露,也不知道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带上飞机的。

    行李箱的主人又是个女人,这很容易让人产生幻想啊。

    女侠?女特工?

    谁知道呢?

    我大喜过望,这算是意外之喜了,这玩意,在荒岛可是战略性的武器,一把刀具,真的能方便很多事,我本身也是个用刀的好手,这下子,至少在丛林穿行,心里踏实多了。

    反正现在还早,有了兰博刀后,我决定再往丛林里探索一阵,为了防止迷路,则在经过的树旁,划上了一道痕迹,至于行李箱,则被人留在原地,待会回去的时候再取吧。

    如是走着,有了兰博刀,披荆斩棘这种事,总算是方便多了,又大概行进了半个小时,当我拨开一排芭蕉叶后,面前突然变得豁然开朗,林中,出现了一条小路。

    我顿时提高了警惕,蹲地上一瞧,那踩踏过的痕迹,还很新,难道这荒岛上除了我们四个,还有其他人的活着?

    想到这里,我一阵激动,毕竟,能在这种地方遇到活着的人,比在异国他乡见到老乡可亲切多了。

    人,终究是群居动物,喜欢扎堆,我也不例外。

    但我也没盲目前进,毕竟状况还没搞清楚,这地方林深树茂的,搞不好是土著呢?别看现在全球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可在亚马逊雨林,现在就还生活着土著的印第安人,非洲某些部落也还过着原始的生活,这座不知名的岛,出现野人啊之类的东西,倒也不奇怪。

    所以,我在部队里学到的潜行技巧就派上了用场,我将自己用树叶给伪装了起来,脸上涂了些草汁,顺便还带上了几株艾草,这玩意即可驱蚊,又可以遮蔽我的气味。

    要知道,丛林里的猛兽,大多数是以依靠着气味来捕猎的,万一闯入了什么东西的领地,我身上陌生的气味,一下子就会引起警觉。

    这些都是常识,先前是我大意了。

    就这样,我沿着那小路又往前走了几百米,竟然来到了一座山洞,洞口旁边有一道清澈的小溪从岩缝间流了出来,小溪边上,还晾晒着几件女士的衣物。

    卧槽!这儿真有人啊?

    我没敢靠近,蹲在草丛间紧张地观察着,过了半晌,一个赤条条的女子从洞里出来了,她满头金发,五官精致而深邃,兼具东西方美女的特点,一身洁白如雪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迷幻的光芒,惹人垂涎,特别是那双大长腿,估计得有一米二。

    她身材极为高挑,却不失完美的比例,胸前一对巍峨的雪峰,堪称人间极品,小腹看不到一丝赘肉,一马平川,滚翘的丰臀,诉说着女人最原始的魅力。

    “极品!绝对的极品!”

    我的哈喇子已经止不住往下流了,体内的邪火就像高血压似的往后脑勺蹿腾,目光再往下移,天啦噜!快要闪瞎我的狗眼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女人?

    虽然跟米娜的颜值比她更高一些,身材也不错,可我觉得,在这个女人面前,怕是全天下的女人,都要自惭形秽。

    她款款而行,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小溪,不断地捞着清水,清洗着自己的肌肤,我死死地盯着她,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那美妙的盛景。

    她哼着轻灵的小调,可能是一个人洗澡太无聊了,竟拍打着水花,自顾自玩了起来,一颗颗水珠落在她的光滑的皮肤上,灿烂而绚丽,从前身洗到后背,一举手一投足,似乎都能把人的灵魂给勾走。

    终于,她完全朝向了我,跪在水中,两只洁白的藕臂,不断地捞着水花,似降临凡尘的仙子。

    “咕咚!”

    我没忍住,吞了口唾沫,鼻腔里一热,有血液滴答落地,以前我总觉得电视里那些看到美女流鼻血的家伙,是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现在看来,这完全是真的。

    “谁?”

    就在下一刻,那女子突然起身,迅速地将衣服套了起来,洁白的衬衫配牛仔热裤,充满了青春的气息,不过好像有点不和谐啊。

    对了!是少个bra。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怀中,看那形状和大小,八成这就是她的啊。

    想到这里,我愈发的激动,这时,那女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抄起旁边的长矛,突兀地朝我射来。

    “嗖!”

    强劲的破空声,势不可挡,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死亡威胁。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