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很会撩很宠很肉的<呜呜疼乖别动让我进去> - 信宜金融网 男主很会撩很宠很肉的<呜呜疼乖别动让我进去> - 信宜金融网

男主很会撩很宠很肉的<呜呜疼乖别动让我进去>

【摘要】他心头还是一片火热,怎么都睡不着。想起来解决一下,又觉得亵渎了弟妹,心里矛盾重重。   他不知道的是,他走了以后,陈娟边喂孩子边伸手到下面探,心里也是思绪万千。&n...

他心头还是一片火热,怎么都睡不着。想起来解决一下,又觉得亵渎了弟妹,心里矛盾重重。

   他不知道的是,他走了以后,陈娟边喂孩子边伸手到下面探,心里也是思绪万千。

   好不容易睡着,却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早上起来,老黄拉开裤头往里看,一脸的尴尬。

 文学


   都年过四十的人了,居然还“尿裤子”,能不尴尬么?

   他隐约还记得自己梦到过陈娟,把她压在身下。

   顶着熊猫眼,黄明推开房门,看到客厅茶几上放的热腾腾的荷包蛋心中顿时一暖。

   走上前去,狼吞虎咽的吃完之后,朝着陈娟的房间看了一眼,老黄一抹嘴就准备离开。

   “大哥……”

   黄明刚起步,陈娟推开门,喊了他一声。

   此时陈娟的神色也十分憔悴,看样子昨晚也没睡好。一想到昨晚,历历在目,老黄老脸一红,而陈娟似乎面对自己也变得十分尴尬。

   “妹子,怎么了?”顿了顿,老黄装作跟平时一样很轻松的说道。

   陈娟脸现犹豫,似乎有些挣扎。

   黄明看到陈娟这个表情,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大哥……娘家人叫我回去住……”深深的吸了口气,陈娟说出了这么一句。

   一听陈娟这么一说,黄明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

   其实一直以来,黄明也比较建议陈娟回娘家,但陈娟不同意。可今天陈娟亲自说出这话的时候,老黄心中却升起一股强烈的紧张感。

   “是,是啊!在这也挺不方便的……”老黄有点语无伦次。

   “大哥你说什么话,没有不方便。我……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到底回不回去呢?”

   说完这话,陈娟一双秀拳背在身后,紧紧的攥着。

   老黄心中苦笑,自己哪儿能左右陈娟的去向。回娘家,自然是比跟自己一个单身汉强。“准备,什么时候走?”

   “大哥!你就是想我走是吗?”其实陈娟很希望老黄拒绝她家里人的要求。因为陈娟的弟弟也娶老婆了,住在娘家。她觉得自己现在回娘家,远不如在这里清闲。

   更重要的是,她心中其实有些放心不下黄明这位大哥。可她没想到,老黄直接问她什么时候走,心中的希翼顿时转化成了怨气。

   “我待会儿收拾一下,中午就走。”说这话的时候,陈娟的内心翻江倒海,但表面古井无波。

   老黄傻愣愣的咧嘴一笑:“哦……那我先上工地了。”

   说着,黄明出了门。门一关,陈娟看着这个家庭,曾经自己是多么幸福美满,如今曲终人散,触景生情,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

   而老黄,整个人浑浑噩噩,跟没了神一样,一瘸一拐的走在上班的路上。

   良久,陈娟也哭累了。这时孩子在嗷嗷的哭,陈娟收拾起复杂的心情开始喂孩子。喂完之后,陈娟想了想,都要走了,就帮大哥收拾一下房间吧。

   走进老黄的房间,顿时一股汗臭味扑面而来,但陈娟不嫌弃。将被套和床单都扯了下来,然后换上干净的。

   老黄床脚边有条裤头,那是老黄早上刚换下来的,上面还有老黄画的“地图。”

 陈娟抓在手里,顿时感觉黏黏的,顺着看过去,哪儿能不明白那是什么,顿时吓得“呀”的一声。

   “大哥都四十多了……都还能出这种情况……”陈娟快羞死了,但还好家里没人。

   陈娟左右看了看,鬼使神差的闻了闻,当那浓郁的男性气味传到她鼻里的时候,她的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胸脯剧烈起伏,身下感觉麻酥酥的。

   感受到身体剧烈的反应,陈娟俏脸通红,顿时啐了自己一口:“陈娟啊陈娟,你还真是不知羞耻。”

   自骂了一句,陈娟将老黄的裤头给洗了,收拾完之后,陈娟长长的叹了口气:“反正大哥也希望自己走,自己走了也好……免得拖累了他。”

   这么想着陈娟便在门口喊了个拉货的面包车师傅帮她把东西都装上了车,再次望了这个家一眼,陈娟带着复杂的心情上了路。

   可就在车子刚行驶出路口的时候,陈娟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陈娟一接听,里面传来声音:“是不是老黄的妹妹?老黄出事儿了,赶紧过来一趟……”

   ……

   一听陈娟要走,老黄就整个人都没了魂,这状态咋能在工地上干活。不到一个小时,就出事儿了,钢筋把小腿给戳了一个窟窿。

   陈娟冲到医院的时候,看着病床上的老黄,眼泪跟风筝断线似得跑了出来,趴在老黄的身上嚎啕大哭。

   “大哥……”

   当初她也是接到同样的电话“出事儿”了,但出事的是她的老公,等她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没有了。

   她害怕,她浑身都要炸毛了,当她看到老黄还好好的时候,精神顿时都快崩溃了。

   老黄看着陈娟趴在自己怀里,心中复杂万千,老泪纵横。

   老王腿上虽然戳了一个窟窿,但没有动到骨头,强烈要求下,三天不到就出院了。

   包工头将老黄送回了家,一跳一跳的回到家中,敲了敲门,陈娟顿时应了出来。

   “大哥!你怎么出院了!我刚打算给你送吃的去。”

   陈娟连忙扶住黄明的胳膊,老黄顿时觉得股股香气往鼻子里面串,自己的手臂被陈娟胸口挤在中间,美美的触感双重夹击之下令老黄暗乐。

   “不碍事,大哥身体不错,在家养着就行,医院那么贵,能省则省。”黄明无所谓的笑了笑。

   “这怎么可以,来,咱们赶紧躺床上。”

   陈娟瞪了老黄一眼,便扶着老黄进了卧室。

   可一进门老黄傻眼了,自己的房间怎么收拾的那么干净?他猛然想起,他的“犯罪证据”还放在床边,瞥眼一看,没了?

   “妹子,我的……”老黄感觉老脸发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娟俏脸跟染了红霞一样:“洗了……哎呀,大哥,你也是个男人,没关系的。我们两兄妹不用这样。”

   为了避免自己跟老黄再度陷入尴尬的局面,陈娟表面相当洒脱,但内心却小鹿乱跳。

   既然妹子都这么敞亮,老黄自己再多想,倒也无趣,不过这床整理的这么干净,自己浑身都快生一层泥了,实在不愿意睡上去。

   “妹子,你帮我放点热水,我这几天在医院都没洗澡,快臭死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