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潮喷失禁调教sm《老师用美足丝袜脚夹我好爽》 - 信宜金融网 强制潮喷失禁调教sm《老师用美足丝袜脚夹我好爽》 - 信宜金融网

强制潮喷失禁调教sm《老师用美足丝袜脚夹我好爽》

【摘要】老王脸上乐开了花。    只要肯拿他的钱就好,这样以后就方便常串门了,过过眼瘾也好。 文学    两天后,因为外头下雨,老...

老王脸上乐开了花。

    只要肯拿他的钱就好,这样以后就方便常串门了,过过眼瘾也好。


 文学

    两天后,因为外头下雨,老王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现在的战争片越来越难看了,老王正吐槽,突然门被拍响了。

    老王看一眼窗外的瓢泼大雨,纳闷谁这样的天气还上门。

    开门一看,张巧巧淋得像个落汤鸡一样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泪,一见到老王就扑老王怀里哭,怎么哄都不管用。

    老王急坏了,都没心思占她便宜,好不容易等她哭饱引进门,拿毛巾给她擦头发的时候才注意到她身上实在太诱惑了。

    一件紧身牛仔裤,淋了雨后紧紧贴在身上,勒得两条细腿跟筷子一样,腿窝绷得紧紧的,那轮廓实在让人垂涎。她上身一件T恤被她的饱满撑得高高的,底下的淡蓝色罩罩看得一清二楚,上头还挤出了两团粉嫩。

    张巧巧都让老王看得不好意思了老王才悚然惊醒,忙跟她说:“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可別感冒了,哥给你找件衣服。”


    他脸皮实在太厚了,跟人小姑娘自称哥,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听着洗澡间里哗哗的水声,他浮想联翩,还真想冲进去做点什么。

    忍着冲动敲开门,张巧巧的小脸儿跟一小片香肩锁骨从门缝露出来把衣服接了进去。

    门都关上了他还舍不得走。

    看电视时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等到张巧巧出来,她身上只穿着老王一件白衬衫,老王给她拿的大裤衩她都没穿,这让老王心里一紧,心说:“她底下不会什么都没穿吧?”

    底下穿没穿不太看得出来,只能瞧见她两条雪白的细腿从衫底探出来,上面倒是看见了许多东西。

    这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洗澡都不擦身,身上的水渍都把白衬衫浸透了。老王瞧见她上方丰盈的两团,还有顶起的小尖尖,那粉嫩的色调让人心悸。

    他裤裆里直接充血,心跳得厉害,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把人给扑了,忙开口说话分散注意力:“巧巧,过来坐。”

    他一招手张巧巧就过来了,在他旁边乖巧的坐下,脚一闭合,搞得他老想掰开。

    “现在可以跟王哥说发生什么事了吧?你能来找王哥,就证明你对王哥是信任的,有什么话不能跟王哥说?你哭得王哥心都碎了,可不能一直憋着,王哥会受不了的。”

    张巧巧本来已经不哭了,听他问起又开始抽泣:“王哥,爷爷把你送给我的手机摔烂了,我恨死他了。”

    老王一看她哭就受不了,过去搂着她拍后背抚慰说:“不哭不哭,咱们家巧巧小宝贝不哭。有什么好哭的,摔了就摔了,回头王哥再给你买个新的。”

    可把他舒服坏了,都多少年没抱过女人了,还是这么嫩的。秀发贴在脸上,那香味,身体的柔软,手抚在她背上,想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老王直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不行,你再买,爷爷发现了还得摔。”

    老王纳闷了:“老张为什么摔你手机?”

  “我怎么知道。他看到我有新手机,就问我是谁给我买的。我不肯说,他就摔了。”

    老王惊出一身冷汗。

    失策呀!早前忘了提醒张巧巧不能跟人说是自己给的钱,幸好她没说,要是让张老头知道,不定会出什么事。

    他想了想,跟张巧巧说:“这样,王哥给你买新手机,以后你在家的时候別拿出来让他看到不就行了?別哭了,最多他再摔,王哥还给你买新的,我看他能摔几次。”

    “可是……可是……我不能老拿你钱,我又没钱还给你。”
张巧巧眼眶红红的,像个可怜的小猫咪。

    “嗨!那有什么,不说了我是你哥吗?”

    “可是……可是……”张巧巧可是不出个什么来,一感动就又扑老王怀里了,抱着嚎啕大哭:“王哥你真好,比我亲爷爷还好,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

    老王心里一突,感觉这是个不错的契机,抚着她纤细的脖子,趁机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发鬓,说:“有什么好报答的,王哥都一把年纪了,什么都不缺。虽然说年轻的时候有些遗憾,但那也没什么。”
    张巧巧从他怀里出来,抽抽噎噎的问他说:“什么遗憾?你跟我说,我帮你完成。”

    老王看着她坚毅的表情,知道机不可失,于是如履薄冰的说道:“哦!是这样的,王哥年轻的时候没谈过恋爱,直到三十多岁了才交第一个女朋友。因为王哥那时候年纪大了,年轻的小姑娘看不上王哥,所以王哥谈的女朋友年纪都比较大。”

    “可能你这种年纪的女孩还不能理解,谈一个年轻的女朋友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说白了就是没试过初恋的感觉。王哥老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过初恋,所以挺遗憾的。”

    张巧巧听着眼睛都大了,红霞瞬间染红了她的小脸儿,羞涩的问老王说:“王哥,你的意思是说,叫我跟你谈恋爱吗?不行的,要是让我爷爷知道了,他会打断我的腿的。”

    一切都是铺垫,老王呵呵笑道:“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说,我一辈子都没跟年轻女孩亲密接触过……”说到这里,他老脸一红:“……坦白跟你说吧,其实呢,是因为我没见过年轻女孩是什么样的,所以想见识一下。”

    “什么意思?”张巧巧小脸上全是问号。

    老王欲擒故纵,说:“算了,还是不说了,你不会答应的。”

    张巧巧急了:“王哥,你跟我说呀!你都没说,怎么知道我不会答应?”

    “你肯定不会答应的。”老王使用激将法:“这种事一般人都不会考虑的,遗憾就遗憾吧,反正我都这么大岁数,没几年好活了,遗憾个几年就一了百了了。”

    这话说得重了,张巧巧听了心酸,反搂着老王,脸红红的在老王脸颊上亲了一下说:“王哥,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帮忙。”

    “真的?”老王都乐疯了,脸上却不能露出欣喜的表情,反而要做出怀疑的姿态。

    张巧巧坚定的说:“真的。”

    “那……那我说了?”老王挺紧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