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含着开会 震动/他把我弄的水不断的流 - 信宜金融网 bl含着开会 震动/他把我弄的水不断的流 - 信宜金融网

bl含着开会 震动/他把我弄的水不断的流

【摘要】张若兰也因为吴臣的提议有些赞许,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许多,可是现在吴臣正好可以瞧见那杏黄色的睡袍里藏着的那一抹光景…… 文学     ...

张若兰也因为吴臣的提议有些赞许,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许多,可是现在吴臣正好可以瞧见那杏黄色的睡袍里藏着的那一抹光景……


 文学

     今天中午刚瞧见过宋小玲那女人,此刻瞧见张若兰那朦胧之处,他的脑孩子不由得幻想起张若兰那地儿到底长的啥样,是不是会和她红润的小嘴一般,白里透红!

     张若兰说完发现吴臣一直在愣神,她有些诧异的顺着吴臣所看的方向看去,当她发现吴臣所看的地方,顿时羞恼不已。

     之前她用香皂清洗身子的时候就有些吃不消了,为了避免被自己女儿看见,便决定去厨房解决一下,可是还没有将黄瓜倒腾进去,便听到门外有喊声,以至于她还没有来得及穿里面的衣服,直接真空跑了出来……

     此刻吴臣盯着她下边儿,她刚想要发火,可是当她的余光扫在吴臣身上,瞧见某些部位,忽然愣住了。

     这……这,好大啊!

     丈夫去世好些年了,张若兰一直以冰冷严厉的面容对人,这也保住了她不被欺负,可是这些年一直都是一个人,她已经很久很久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滋味了……

     “妈,你在和谁说话呢?”

     正当张若兰心神荡漾的时候,里屋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愣神的吴臣和张若兰同时醒了过来,吴臣却是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将目光有些不舍的从张若兰美好的身子上挪开。

     “吴臣哥哥,你怎么来了呀?”

     见到来人居然是吴臣,李彤彤立刻扑到了吴臣的身上,吴臣刚准备站起来,那玩意儿立刻抵在了李彤彤的身上,让他好生尴尬。

     “彤彤,干什么呢?女孩子这样像什么样子?!”

     本来心思有些乱的张若兰看到女儿居然朝一个男孩子身上扑去,立刻皱眉轻斥。

     李彤彤听到母亲的呵斥,嘟着小嘴“哦”了一声,不情不愿地松开吴臣。

     她这么一松开,吴臣得救了之后便是立刻躬起了身子,仿佛大虾一般,红着脸尴尬地喊道:“张姨,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话还没有说完,吴臣便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吴臣逃走的背影,张若兰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她哪里会不知道吴臣是身体有了反应觉得尴尬逃走了啊。

     逃出张若兰家之后,吴臣低头看着小弟兄一脸的苦笑,这一天之内都被折腾两次了,他真怕小弟兄会被折腾坏了。

     忽然,他眼珠子一闪,一拍手,“对呀,小玲婶儿不是说晚上给我留门么?”

     一想到宋小玲,吴臣脑海里便想起了白天看到的诱人美景,他咽了咽口水,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宋小玲家跑去……

     宋小玲家在村里的东头,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村里人大部分都已经窝在家里睡觉或者看电视啥的,偶尔只能够听到几声犬吠的声音。

     “小玲婶儿,你在家呢么?”

     来到宋小玲家,吴臣发现她家卧室的灯还是亮着的,左右环顾了一下,确定没人,这才瞧了瞧宋小玲家的玻璃窗……

     宋小玲早就已经洗好澡了,特别是想起白天和吴臣的那一幕,心里头更是躁动不安,可是等了又等,她发现吴臣还没有来,便拿出今天摘菜的时候留下的一根小手臂那么粗的黄瓜准备安慰一下自己解解馋算了。

     此刻忽然听到吴臣的声音,她立刻惊喜不已,“吴臣,进来吧,门没栓,你一推就好。”

     听到这话,吴臣心中暗笑,这娘们还真是饥渴啊,居然连门都不关,这万一有别的男人冲进她家,那还不得被占便宜啊?

     确定没人发现之后,吴臣这才去推门,果然,宋小玲家的房门果然没有上锁,吱呀一声推开门。

     立刻,吴臣便感觉到一阵香气袭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软绵绵的身子紧紧地将自己给搂住了。

     “吴臣,你可算来了,婶儿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快,快点儿给婶儿!”

     之前宋小玲这娘们就已经被自己给折腾的有些受不了想要用黄瓜来解决了,现在期待已久的总算是来了,她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听到这娘们这么急,吴臣心里也激动不已,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尝到女人是啥滋味的时候,他这呼吸也加重了许多。

     手顺着宋小玲的背一直探索到宋小玲的腿部,猛然这么一捏吧。

     “哎哟喂……”

     一声轻呼声响起,宋小玲眉头紧皱,听到她的惊呼声,吴臣心里头也有些尴尬,不过宋小玲显然没有生吴臣的气,反而是在吴臣身上磨蹭了一下,妩媚的眸子嗔怪地白了吴臣一眼,腻声说道:“小坏蛋,是不是还没有和女人做过这事儿啊?”

     吴臣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咋回答。

     “咯咯,小坏蛋,对女人可要温柔一点呢。”说着,宋小玲轻轻地抓着吴臣的手,朝自己丝质睡袍的裙底摸去,宋小玲昂着脑袋,脸上满是快乐的表情。

    “……来吧,小坏蛋,今个晚上婶儿就好好的教教你咋做一个男人。”

     说着,她便拉着吴臣朝房间走去,临进去的时候还把门栓给栓了起来。

    吴臣早就已经被勾出火了, 当被直接要了她的身子,宋小玲整个人一阵颤抖,吴臣也感觉到一股舒爽的快感……

 宋小玲本以为吴臣第一次倒腾这事儿,还担心吴臣会激动地很快完事儿,可是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因为吴臣不仅壮实,而且时间很长。

     和吴臣好了之后,宋小玲才懂得了做女人的美妙。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宋小玲自家男人本身就不咋的厉害,后来用上了黄瓜,可是这些和吴臣相比较起来,根本啥都不是!

     这吃过肉了,在让人一直粗茶淡饭的活着,谁能受得了啊?

     吴臣也是个男人,在这种时候女人的话最是能够让人得意,他咧嘴一笑,说道:“婶儿,以后你啥时候想要了就偷偷摸到水渠房里头去。”

     得到吴臣这样的允诺,宋小玲幸福的搂住了吴臣。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之后,吴臣觉得世间差不多了,推开宋小玲,说道:“婶儿,时间不早了,要是我还不回去的话,我怕我小姨会担心。”

     不知道为啥,和宋小玲做了这事儿之后,吴臣心里有一种深深地自责感,他觉得对不起小姨。

     听到吴臣这么说,宋小玲也知道自己和吴臣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咬了咬嘴唇,将吴臣送到了门外,直到吴臣的背影消失不见之后,她才有些黯然失落的将大门关上了。

     走在村里的石子路上,吴臣心里头有些感慨,他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会这么的快乐。

     “今个起,我也是个爷们了!”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吴臣见家里的灯还是亮着的,他怕小姨知道,小心翼翼地打开院门,想要溜进去。

     可是这才刚走进院子的大门,他便愣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了。

     只见厨房的门口,小姨雪白的颈脖,性感的双肩,往下的风光都露在外边儿,浴巾被那高高地撑起。

     浴巾下摆刚刚盖住大腿根,整条修长细滑的大腿完全呈现在吴臣的眼前……

     可以想象浴巾里面什么也没穿。这样若隐若现的感觉比纯粹的光着身子更能激发男人的想象力,也更让人血脉贲张。

     看到小姨的如此装束,吴臣猛地有一些脸红心跳,同时身体的某个地方迅速起了反应。虽然刚刚才和宋小玲那娘们干完那事儿,可是年轻小伙子的精力旺盛,特别是自己最心爱的小姨此刻这幅模样,吴臣又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场面啊!

     叶红线看着吴臣,脸上微笑着,略略有一丝红晕,眼里媚眼如丝,想起中午去喊吴臣吃饭时候看到吴臣那地儿的场景,不但对吴臣愣愣的看着自己没有一丝愠怒,反而有一些小小的骄傲。

     毕竟自己还是可以吸引到这个小坏蛋的!

     “小姨,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我……”吴臣瞧见小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之支支吾吾的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特别是想到自己居然看到小姨这幅模样之后还会有反应,他更是羞愧难当!

     “先把院门给关上,你想让别人都看到姨这样啊?”小姨娇笑一声打断了吴臣,随后一脸嗔怪地看着吴臣,问道:“谈的怎么样?怎么到现在才回家啊?该不会是张若兰那女人让你献身才答应把章河承包给你吧?看你这满头大汗的,姨给你倒杯水。”

     接着小姨躬着身子为吴臣倒水,因为小姨正打算洗澡,所以浴巾下面完全都是真空状态。只见她身体前倾,浴巾上移……简直就是人间美景。

     这也太刺激吧!

     瞧见眼前的这一幕,吴臣觉得眼前有一种发黑的感觉,他没想到自己爱慕的小姨身材居然这么好……

     若是别人瞧见小姨这幅模样,恐怕早就冲上去抱住小姨,将她那迷人的风景占为己有。

     虽然吴臣也很想和小姨那啥,但是他却不敢,因为他是被小姨从小带到大的,在他心里,小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

     他不敢行动,并不代表他心里不想做,相反还会想的更厉害。从他懂事起,他便想要让小姨成为自己的女人,哪怕被所有人指责他都不怕,但是他唯一害怕的就是小姨知道自己的想法之后会离他而去……

     “吴臣,喝完水稍微等一会儿,姨先去洗澡,洗完了你再洗!”小姨说着,转身朝厨房走去。

     等到小姨走后,吴臣这才松了口气,看着杯中小姨给自己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全家都喝完了,准备先去房间拿衣服,也想要甩掉之前那种不堪的想法。

     可是厨房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让吴臣压根没办法静下心来,他的脑子里全都是小姨将水往她完美的身子上浇落的画面……

     “吴臣,你可以帮我将我卧室的内衣拿来么?”小姨在厨房里有一些娇羞地喊道。

     “啊?”吴臣条件反射地愣了一下。

     “啊什么啊?你这个臭小子,难道你想让姨就这样光秃秃的出来呀?”小姨嗔怪地声音再次响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