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办公室添的我好爽/叼嘿怎么叼教一下 - 信宜金融网 口述办公室添的我好爽/叼嘿怎么叼教一下 - 信宜金融网

口述办公室添的我好爽/叼嘿怎么叼教一下

【摘要】还不忘记对着女警官挥挥手,喊道:“美女警官,要是想好了什么时候跟我一块吃饭,就打我电话,我随时有空。”  文学    回答他的只是一个转身的...

还不忘记对着女警官挥挥手,喊道:“美女警官,要是想好了什么时候跟我一块吃饭,就打我电话,我随时有空。” 

 文学


    回答他的只是一个转身的背影,陈默也不在意,他也知道回到华夏就被会警察盯上,但是这三年内他的资料完全空白,抓起来最多也只是关上一会而已,压根不能拿他怎么样。 

    回到屋子,龙哥正在屋子里面坐着,林霜在一旁有些坐立不安。见到陈默,龙哥笑呵呵的站起来,说道:“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我专程带着他们来道歉,并且他们已经受到了相应到惩罚。” 

    陈默看了一眼三人,左手手指断了三根,此时全都跪在陈默的面前,磕头说:“我们错了。” 

    “知道情况就好了,怎么还劳烦龙哥您亲自登门道歉呢,用不着。”陈默微笑的说:“林霜,去泡茶。” 

    林霜慌忙的点头,跑去泡茶。龙哥看着林霜摇曳的翘臀微微欣赏,说道:“兄弟怎么称呼?” 

    “姓陈,陈默。” 

    龙哥呵呵笑道:“陈兄弟真是年轻有为啊,实话说了,我今天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件事,得要麻烦麻烦你。” 

    陈默当然知道这姓龙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于是微微一笑,拒绝道:“龙哥,我是一个正经人,也不喜欢涉及这些事情,要是今天有什么得罪地方,还望多多见谅。” 

    龙哥面有失望神色,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方便打扰了,就这样吧,事情也已经真相大白,要是以后有需求,找我们,给你们优惠,我们绝对是正经生意人。” 

    说着,龙哥就带着三人往外走,陈默看着桌上放着的牛皮纸袋,喊道:“龙哥,这东西,你得带走吧?” 

    龙哥扭头笑道:“留着吧,这是我们的处理不当,小小心意,以后多多合作。” 

    几人离开,林霜从厨房跑出来,打开纸袋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这里有,一二三……十万呢。” 

    陈默说道:“这笔钱不是这么好要的。” 

    “那怎么办,去还给他们吧?”林霜担忧起来。 

    “不用,拿着吧,对了,你父亲呢?”陈默想起来林霜说她父亲也被扣押了。 

    林霜摇摇头:“说是回老家了,没脸见我。算了,不说这个了,要不我去买菜,庆祝一下吧?” 

    “要庆祝也别再家里庆祝啊,走,带你去酒店吃一吃好的。” 

    两人出门,到了明海的一家旋转餐厅,今天因为是休息日,所以生意异常的火爆,两人都是等了将近有半个小时这才有了座位。 

    刚坐下点了餐,就有一个经理走上来面带歉意的说:“两位,真的非常抱歉,我们这边有一个贵客来了,有些着急,二位能不能让一下座位。客人也说了,今晚两位所有的消费全都算在他的头上,以示歉意。” 

    陈默还没说什么,林霜倒是有些心动了,毕竟在这里吃饭可不便宜,只是让个位置就能免餐一顿,对于他们这样的小白领来说,在划算不过了,何乐而不为呢。 

    “麻烦你去告诉那位客人,就说他今晚的消费,我全包了,让他等一会吧。”陈默淡然的拒绝,一副不打算离开的样子。 

    “陈默,干嘛呀,只是等一会而已,又不打紧。”林霜小声的劝说。 

    经理也笑着脸劝说:“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我们会送给您一张VIP卡,以后来用餐,享受八折优惠,您看怎样?” 

    陈默笑着反问:“怎么?我是没有钱吗?大家都是消费者,凭什么我们来了要等上一会,好不容易有了位置还要让给别人,麻烦你转告那位客人,就说他今晚的消费,我全部买单。” 

    此时一个年级约莫二十的男人走了过来,旁边揽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妩媚的女人,正好就听到了陈默的话。 

    男人微微一笑,问道:“要是我今晚把这里的酒全部给包下来了,你也有钱给我买单?看着你穷酸样,能在这里吃顿饭,也得花上一两个月工资吧。” 

    陈默笑着说:“你可以试试。” 

    一旁的女孩不依的说:“亲爱的,人家脚好痛,快点找个位置坐下来嘛。” 

    男人点头,对着经理说:“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很不满,这么点小事你也办不好,你们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经理是连连道歉,对着陈默的神色也不好了起来,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现在不做你生意了,请你现在离开,好吗?” 

    陈默笑了起来,然后突然出手,一巴掌摔在了经理的脸上,怒道:“顾客是上帝,有你这么对顾客的吗?去把你老板叫来,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说?” 

    “陈默。”林霜在一旁小声的叫着,不愿意把事情给闹大。 

    此时男人神色也沉了起来,说道:“很有胆量嘛,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敢在这里闹事,你也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真把自己当一个人物了?” 

    陈默瞥了一眼男人,说道:“你要是再废话一句,我连你一块打。” 

    不一会,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经理刚想说话,陈默抢先说:“我来说吧,我来吃饭,等了半天的位置,结果你们经理讨好所谓的贵客,想要把我给赶出去,不让我在这里吃饭,然后我就打了他一巴掌。你觉得,我做的对不对?” 

    中年男人看了陈默一眼,扭头问经理:“是吗?” 

    经理低着头点头,不看直视眼睛。 

    中年男人猛的出手,一巴掌打在经理的脸上,怒道:“混账,有你这么对客人的吗?明天你不用来了。”随后对着陈默说:“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向你保证,今后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今天您的消费一切免单,希望能弥补你的不愉快。” 

    陈默微笑的说:“谢谢。” 

    中年男人随即离开,陈默对着还站在这里的一男一女微微笑道:“我不介意你们看着我用餐,但是我想你女伴的腿应该是有些难受了。” 

    男人微微一笑,眼里闪烁戾气,说道:“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林霜看着两人离开,神色担忧,问道:“这样不太好吧,太得罪人了。” 

    陈默微微摇头:“有些事情可以让,有些事情不能让。” 

    “那对你来说,什么事情可以让?” 

    陈默认真的说:“比如你捡了一个钱包被我看见了,让给我,又或者说你泡到了一妞让我先上,这些都是在我可以让的范围之内的。” 

    林霜有些无语,问道:“那什么不能让?” 

    “一切对我有坏处的东西不能让,或者是让我不爽的。”陈默一本正经的说。 

    “……” 

    两人吃过饭,因为免单的关系,东西点的很多,林霜是一边吃一边拍照,别提多开心了。吃饱喝足的下了楼,林霜还想着说去哪里逛逛街,只不过刚出门,立刻就被三辆吉普给挡住了去路。 

    之前见面的男人走下来,趾高气昂的看着陈默说道:“你现在还狂一个我看看?”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林霜措手不及,车上下来的七八人更让气氛紧张了起来。 

    陈默往后退了一步把林霜护在身后,看着男人问道:“你觉得你现在有必胜的把握,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里是监控的死角,无论我们在这里做什么,监控都不会发现。” 

    男人呵呵笑道:“你说的没错,还算有点眼力劲,但是你现在能做什么?你以为明海是你这种小人物可以随便搅动的吗?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至于你身后的女孩,看起来还不错,我最喜欢良家。跟着我吧,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只要伺候好我就行。” 

    陈默啧啧啧的摇头:“还真把自己当一个人物了,你离开父母,你还是什么,街上的乞丐都比你好吧。” 

    男人眉间隐有怒色,沉声说道:“去,把他的腿给打断,我要看看,到时候他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陈默推了一把林霜,却感觉入手处十分的柔软,有些诧异的回头,却看到自己的手是直接捏到了那片柔软上,有些尴尬缩回手说:“那个,你先躲一躲。” 

    林霜俏脸通红,关键时候也没有捣乱点点头往后跑去。 

    此时,保镖们赤手空拳的上来,想要给这家伙一点点苦头吃,在明海这个地方惹事,还惹的是这些公子哥的事,没有一点后台,只能怪这小子眼力劲不好,装逼被雷劈。 

    眼前,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典型。 

    陈默嘴角露出一丝阴冷微笑,在实验室里,他经受不同的测试,每天接受测试和训练的时间超过十八个小时,但是只有这样,他才有了现在的身体,现在的能力。 

    身子下沉,双膝弯曲,随后猛的弹起,陈默如鱼出水再入水,掀起来的不是水浪,而是人浪。 

    八九人在陈默的手里根本不值一提,他也不打算为难这些为人办事的保镖,如果聪明一些,就会知道该怎么做。 

    陈默身轻如燕,形似游龙,双方短短交锋不到十秒,所有的保镖就全都躺在地上鬼哭狼嚎个不停,但是没有一个人再站起来,看样子,聪明人还是不少。 

    男人是直接被震住了,要不是这是他亲眼所见,他压根不会相信。哪里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八九个身手的保镖对付一个人,不说压制几分钟,感觉连一个呼吸都没有撑过去,这还是个人吗。 

    男人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踢到了钢板上,连忙笑着说:“误会,都是误会,这位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这事我给你补偿,就这么揭过去,行吗?” 

    陈默很不屑的笑了起来,朝着男人走去,说道:“要是被打的是我,我向你求饶,你会原谅我吗?” 

    男人有些迟疑,露出了一个心虚的笑脸。 

    陈默刚准备动手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所谓的富家子弟,之前见过的中年男人走过来,看着这一幕说道:“住手。” 

    陈默扭头看去,问道:“为什么要住手?” 

    男人说:“卖我一个薄面,而且,你们两个人闹翻了,也都没有什么好处。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这事算了,而且你也出气了。” 

    陈默仔细的思索了片刻,还是点头答应,说道:“那你走吧。” 

    男人松了口气,立刻开车离开了这里。中年男人上前伸手微笑道:“乾森。刚才你吃饭的那家餐厅老板,刚才和你不对付的人他叫温良,在明海来说有些权势,你和他彻底的闹翻,对你来说没好处。” 

    陈默知道乾森是为自己好,于是点头说:“我叫陈默,很感谢你今天的款待,我们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小兄弟,先别急着走,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来呢,是看了你打架的全过程,然后我这才来有求于你。如果可以的话,方便喝一杯?”乾森陈恳的邀请道。 

    陈默看了一眼林霜,说道:“可以,那就听一听吧。” 

    乾森没有带着两人返回旋转餐厅,而是到了楼下的一家咖啡店,几人点了一些点心,乾森便进入主题:“是这样的,我呢,最近有一个事情陷入了一个麻烦之中。就是我有一个私人珍藏,被一伙人看中想要夺走。我看了你的身手,觉得你可以相信,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个忙,我可以支付你一百万酬金。” 

    陈默笑容深邃,问道:“都愿意让你支付一百万的酬金,那这个东西一定是价值连城,你就不怕我监守自盗了?” 

    乾森苦笑道:“不瞒你说,我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说是价值连城,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文不值。这是我祖母流传下来的两样东西,告诉你也无妨,一个呢,是价值三十万的翡翠,一个是我祖母的日记。” 

    陈默觉得不会这么简单,乾森是一个生意人,怎么会把这价值三十万的东西看的这种重要,甚至是愿意出一百万的酬金。 

    乾森看出陈默的忧虑,说道:“其实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只能这么告诉你。我从小是我祖母带大的,所以我很爱我的祖母。她去世了也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但是不知道谁居然看中了我祖母的东西,还给我下了通知单说会在下个星期来拿走,你说这让我怎么不忧心?所以我找了一处极为安全的地方,但是转送过程中我却不安心,如果这东西能够给你贴身保管的话,我相信,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陈默一时半会想不出来这其中有什么关键,但是自己穷的叮当响也很需要这一百万。正所谓是偏门来钱快,自己总不能浪费这一身的本事跑去上班虚度一生吧。 

    想到这里,陈默笑着说:“我需要三十万的定金,实话说,我因为刚回华夏,所以一切都很缺乏,如果乾先生愿意相信我,把这一百万酬金全都给我。我拿性命担保,您祖母的东西,我不会丢失。” 

    乾森也有些犹豫了,这一下答应的太过于果断也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可是想到关键处,乾森咬牙说:“我相信你的为人,这样,我先支付你五十万的定金,剩余五十万,等到任务完成之后再给。明早,我在餐厅等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陈默自信的笑道:“我可不会因为五十万就让我的钱途都断掉了,很感谢你的信任。” 

    乾森从口袋里掏出支票薄,洋洋洒洒写上了五十万,随后递给陈默,说道:“期待和你的合作。” 

    “合作愉快,你不会后悔。” 

    陈默随即带着林霜离开,乾森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个男人走到他的身旁,目光紧锁,质疑道:“刚见面你就敢这么做,就不怕你这五十万打水漂?” 

    乾森微微一笑,转动手中酒杯,轻笑道:“有些事情,就得牢牢抓住了,他能一人瞬间解决这么多人,证明他有一把好手,我也不怕这是仙人跳。但是他必须给我盯紧了,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男人点点头:“我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