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闷哼粗喘拍打,我在山上自缚被发现 - 信宜金融网 H闷哼粗喘拍打,我在山上自缚被发现 - 信宜金融网

H闷哼粗喘拍打,我在山上自缚被发现

【摘要】要不要主动抓住眼前男人粗糙的大手往自己那个麻痒的地方放去,甚至于……她已经缓缓伸出了白玉般的小手!    “当然不是了,文老师是让你戳……戳那个有洞的地方,你知道吗?”文若...

要不要主动抓住眼前男人粗糙的大手往自己那个麻痒的地方放去,甚至于……她已经缓缓伸出了白玉般的小手!

    “当然不是了,文老师是让你戳……戳那个有洞的地方,你知道吗?”文若娴平息了下情绪,继续引导他。

    “有洞的地方?”张大奎愣了下,随后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傻笑起来,“我知道是哪里了!”


 文学

    见他傻笑的样子,文若娴愣了下,难道这傻子知道那个有洞的地方?看来他也不算全傻嘛,至少知道女人什么地方有洞。

    “嘿嘿一定就是这里了!”张大奎傻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文若娴的小腹,刚好点到她的肚脐眼上。

    小腹被猛地点了下,文若娴心里的欲火更盛了,同时心底里对自己感到无比的悲哀,自己居然还认为张大傻懂得男女之事,看来自己才是真傻!

    她再也忍不住了,语气里带着严厉:“文老师说的洞不是那里,看好了,文老师说的洞是这里,记住了,是这里!”

    说着文若娴指了指自己裙子的某个地方,脸上也带着几分不耐烦,就是教小学生也没他这么笨的,教了这么久都不知道该顶哪里。

    见文若娴有些生气了,张大奎脸上露出惶恐之色:“我知道了,知道了,文老师不要骂我,不要骂我。”

    可他心里却在呐喊:骚娘们,要不是老子为了装傻,现在早把你顶的死去活来了,真是烦人!”

    “那好吧,文老师要坐到桌子上了,你知道下面该怎么做?”见张大奎有些害怕自己,文若娴也不敢再训斥他,生怕吓得他跑掉,到那时候自己拿什么来降火?

    “知道了文老师,就是顶……你那里。”张大奎喏喏道。

    文若娴点点头,扶着桌子坐了上去。她没把连衣裙撩起来,虽说撩起来的话张大奎顶过来的时候会更爽,但教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被一个傻子侵占更多的领域,隔着裙子顶已经是她能接受的极限了。

    见文若娴坐好,张大奎心说自己不能再装傻了,否则这小娘们估计会真生气的。

    他走上前一步,紧靠着办公桌,按文若娴说的那样直接顶了过去。

    起初他还故意顶错位置,被文若娴训斥了两声后才真正按她说的位置顶了上去,这次是来真的了!

    被张大奎顶住的刹那,文若娴当场就愣住了,这是她这一辈子感受过的最强的冲击力,虽然是隔着衣服,但那股冲击力却依旧透过衣服传递到她的身体里。

    她甚至忍不住失声喊了出来:“啊!”

    听到文若娴的叫声,张大奎赶忙停了下来:“文老师,你……你没事吧?”

    “没事,别停下,继续顶,用力顶!”文若娴语气焦急。

    闻言张大奎心说这小**果然是骚啊,刚才还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现在就成了急不可耐的潘金莲,看老子不顶死你!

    于是他干脆不再留力,直接勇猛果敢向前顶了过去,一下,两下,三下……

    随着张大奎一下下的向前顶,文若娴虽然强忍着,但还是忍不住发出阵阵诱人的呻吟声。

    她那如玉般的小手紧紧抓着办公桌,雪白的小腿也用力撑着桌子,以免被张大奎强大的冲击力给顶到桌子上面去。

    “怎么样文老师,现在……可以吗?”张大奎一边卖力的顶一边傻乎乎的问文若娴。

    “可以……唔……可……可以……再用力一点。”文若娴被张大奎一下下顶着,就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张大奎好像听到了冲锋的号角,身体如同打桩机一般运动。

    文若娴已经尽力压制避免自己叫出来了,可是喉咙里还是发出像哭一样的声音,这是本能,是无法避免的。

    不过可惜的是,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却只能抵达文若娴身体表面,至于里面却是触及不到。

    她现在的感觉复杂极了,一方面体表承受着超乎寻常的刺激让她兴奋不已,而另一方面体内的麻痒感却始终消退不下去。

    这一刻,她甚至想直接撩起连衣裙,然后放张大奎进来给自己止痒。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有继续忍耐。

    “文老师,你怎么好像在哭啊,难道是我用力太大,弄疼你了?”张大奎见文若娴满脸挣扎的表情,心下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故意这么说道。

   “不要管老师,继续顶,继续!”文若娴忍不住闭上眼睛,额头皱的也比之前更厉害了,她必须要忍下去,必须忍!

    突然间张大奎停住了,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肿胀的地方:“文老师你是不是骗我,说好的给我治病,可为啥越治肿的越厉害了?”

    张大奎一停,文若娴顿时感觉下面空落落的,好像野猫百爪挠心一样。

    听到他的解释,文若娴更是哭笑不得。废话,男人顶女人那里,当然是越顶越舒服,越顶越肿胀了。

    不过她又没办法直接跟这傻子说,只好用柔和的语气说道:“大奎,这你就错了。治病都是一点点来的,现在你那里更肿了,可慢慢就会好的。”

    如果换成是以前的张大奎,现在就会乖乖点头然后按照文若娴的吩咐继续顶她那里。

    可张大奎已经不是张傻子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给文若娴再加一把火。

    现在的她理智还是压制住了欲火,而张大奎却要让她的欲火继续升腾,直到吞没她所有的理智。

    张大奎摇摇头,依旧是傻傻的语气:“文老师,我得想想。”

    说完他真的坐到旁边椅子上,摆出一副思考的架势,只是高高隆起的地方却证明他肯定没想好事。

    见张大奎坐到一边去了,文若娴更加心痒难耐,她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跟张大奎说什么得病的事了!搞得现在她浑身上下欲火焚身,可是眼前唯一的男人张大傻还真犯了傻气。

    文若娴试着用手隔着裙子止痒,但是这样却是越搔越痒,反而让她更加渴望张大奎来顶自己了。

    她甚至生出了想法,要是自己撩开裙子让张大奎顶的话,那该有多舒服?

    麻痒感让文若娴实在承受不了,几分钟后她终于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直接走上去抓住了张大奎肿胀的地方。

    “文老师,你……”张大奎话说到一半就呆愣住了。

    文若娴竟然一把撩起那黑色的连衣裙,露出里面光洁亮丽的美景。

    可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竟然主动坐到自己身上,就像骑马一样!

    虽然文若娴里面还穿着一件,可那几乎和没穿差不多,难道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文……”张大奎还想说什么。

    文若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声音也比平日里狂野许多:“闭嘴!我给你治病的时候你闭嘴就行!”

    说完文若娴就开始了骑马之旅,虽说这次骑马也是隔着衣服,但却比刚才张大奎隔着连衣裙顶自己要舒服多了,两人也贴的更近。

    文若娴现在感觉很害羞,没想到她竟然放弃了教师的尊严主动做这种事情,这实在是太羞耻了!

    但羞耻之余,来自身体的满足感反而让她有种兴奋的感觉。

    甚至于,她还在想要不要再进一步,若是能与张大奎来一场负距离接触,那会不会直接爽到天上去?

    文若娴是个**很强的女人,可惜却嫁给了三等废柴老公,平日里根本得不到满足,否则她也不会找只能靠千鞭丸才能起来的校长了。

    就在文若娴心里进行思想斗争时,她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没办法,虽然很不舍,但她还是从张大奎身上下来去接电话。

    张大奎刚才快乐极了,他原本只是想挑逗下文若娴,可没想到这一挑逗竟然逼出了这么疯狂的她,甚至还要骑自己。

    文若娴从身上下去,他也觉得非常扫兴,只能看着文若娴诱人的身段继续意淫。

    “什么!现在就要去开会?我待会过去不行吗?”文若娴皱着眉头打电话。

    “好吧,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说完她挂断电话,脸上满是不爽。

    但是看到张大奎时,她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和不舍,一步步走到张大奎面前。

    “大奎,这次文老师不能给你治病了,下次……下次文老师继续给你治。对了,你以后别穿这么长的裤子,穿短裤就行,到时候你可以把肿胀的地方从裤腿里伸出来治疗。”文若娴笑着说。

    张大奎傻眼了,文若娴的意思不就是让他直接伸出去吗,难道她想和自己真刀真枪来一场?

    不过作为一个傻子,他当然不能表露出来,只能呵呵傻笑:“好的文老师,谢谢文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