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退休女书记的乱事 - 信宜金融网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退休女书记的乱事 - 信宜金融网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退休女书记的乱事

【摘要】说道:“这怎么是威胁呢,只是刚刚金哥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人家想留个纪念而已。”   妥妥的威胁无疑了!   这个时候,金海不仅生出一种失败感。...

说道:“这怎么是威胁呢,只是刚刚金哥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人家想留个纪念而已。”

   妥妥的威胁无疑了!

   这个时候,金海不仅生出一种失败感。

   原本,金海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却不想,到头来,原则竟然败给了裤裆!

 文学


   唉~

   叹口气后,金海说道:“这样吧,我只能说我尽力,毕竟,调度科可不是我说了算。”

   其实金海说这话,完全是客气的,调度科,岂止不是他说了算啊,他恐怕做的也不算!

   一想到这个事儿,金海就禁不住的头疼。

   金海工作也有些年头了,但在科里,却一直是那个被欺负的角色。

   至于原因,那就要说说调度科的科长了。

   调度科的科长,姓王,女,三十五岁,离异,虽然她离过婚,又三十五了,但她不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不熟年轻女性。

   用风韵犹存风姿卓越等词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人前,这王科长时常摆着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庸人勿扰的臭脸,但在人后,金海却知道,她寂寞的很。

   至于为什么金海会知道,那是在是因为这王科长在他身上扯的油忒多了。

   但因为金海至今未从,所以也就弄的那半老王娘总是给他穿小鞋。

   这些原因,就连同科室的同事们都不知道,赵婉婷就更不知道了,而这种事儿,金海自己也不好做意思说不是。

   但不知道原因的赵婉婷,却误会了金海的意思,她以为金海的推脱,是不愿帮忙。

   赵婉婷在金海说完之后,娇滴滴的说道:“金哥,你就帮帮妹妹嘛,国际航班,一站就十几个小时,短时间还行,时间一长,妹妹的脚都要变形了~如果金哥真的能帮妹妹这个忙的话,妹妹,妹妹到时候肯定会好好的谢谢金哥的。”

   顿了顿,赵婉婷又看了看手机,又道:“况且,金哥平常忍的这么难受,妹妹也于心不忍不是。”

   得,又是威胁!

   虽然金海能听得出后一句话是威胁,但前面一句话的意思,金海也能听得懂,一时间,金海再次想入非非起来,完全忘记了什么半老王娘。

   就在赵婉婷恩威并施一进一退间,金海第二次答应了她这个事儿。

   这天,上午刚刚上班,例会之后,金海拿着这期的调度报告进了调度科科长的办公室。

   办公室不大,三面环墙一面落地窗,落地窗的玻璃材质,是那种镀膜玻璃,也就是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而在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那种。

   敲门进去,金海能明显的感觉到,王科长看他的眼神明显亮了下。

   其实有的时候,金海真的很好奇王科长的前夫为什么要跟她离婚。

   因为作为一个男人,金海真的不知道那人嫌弃王科长哪点。

   王科长虽然三十有五,但要气质有气质,要身材也不输年轻女性,而且脸蛋也漂亮,一双眸子更是明媚动人,如果金海自己有个这样的老婆的话,百般呵护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离婚?

   不过,也有可能是王科长不要她前夫了呢?

   嗯,这很有可能。

   以上的独白,几乎每次金海单独见王科长的时候,他都会这么想一遍,尽管他已经想了无数遍,但他依旧乐此不疲。

   从进来开始,两人的目光相对,到金海想完,王科长还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金海。

   金海估计,如果自己再不说话的话,王科长能看他到天黑,所以上前走了几步,并伸拳咳了咳,说道:“咳,科长,这是我要申请的调度表,有几个是季度调换,有几个是轮换,还有一个是申请从国际航班调度到国内航班。”

   王科长收回了打量金海的目光,嘴角撇了撇,随后结果了金海递过去的档案夹。

   见王科长心情似乎不错,金海觉得这事儿没准能成,就说道:“科长,没事我就先出去了。”

   却不料,他话音刚落,王科长就发话道:“不急,你现在旁边坐会。”

   金海安安咧嘴,每次他来找王科长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这么一套,他都能预料得到,接下来,自己又要被扯油了。

   在王科长的办公桌旁,有套黑色的真皮沙发,金海坐在上面后,正襟危坐,余光一顺不顺的盯着审阅调度表的王科长。

   当王科长一页一页的翻过,翻到中间的时候,金海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能撇得到,这张调度表,就是赵婉婷的申请表。

   而好死不死的,之前王科长都是看一眼后直接翻过去,但这一次,却并没有翻。

   “这个赵婉婷,挺漂亮的嘛。”

   对于王科长的话,金海忙答道:“还行,还行。”

   王科长抬头看了看金海,随后说道:“国际航班的工资那么高,她怎么想的,竟然要调到国内航班来,还有,你怎么想的,竟然还签了字,你知不知道现在飞国际航班的空姐是很难找的。”

   我当然知道!

   不等金海说话,王科长又看了看她手中的档案,说道:“你不是这么没分寸的人啊…这事儿,有蹊跷!”

   金海暗暗咧嘴,这事儿,我就不该报侥幸心理,这婆娘这么针对我,我干嘛还弄这茬事儿啊!

   但金海也有苦难言,这赵婉婷调度的事要是办不成,天知道赵婉婷会这么处理他的那些照片。

   这么想着,金海苦笑道:“真是什么事儿也瞒不过科长啊。”

   王科长闻言立马瞪了他一眼,说道:“说,怎么回事!”

   咬了咬牙,金海硬着头皮说道:“这赵婉婷,其实是我的表妹,您也知道国际航班有多累,她找过我好多次了,想调到国内航班来,我这也是实在拒绝不了,也恰巧有人要求调到国际航班,我就想让她们换换。”

   这么一说,王科长看金海的眼神顿时意味深长起来。

   “表妹?”

   金海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表妹。”

   “咯咯。”

   突然,王科长笑了起来。

   而这笑声,却让金海不寒而颤,实在是因为这笑声往往都是他被扯油的前奏。

   “既然是你表妹,那这个事,说成也能成,说不成嘛,也不成,具体如何,还要看你表现了。”

   说话的时候,王科长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金海,毫不掩饰她对金海的渴望!

  这……

   顿时间,金海整张脸都红透了,更是深深的垂下了头。

   看了看玻璃外面,调度科的人都在工作,似乎并没有人会在这会过来的样子。

   咕咚!

   吞了口口水后,金海抬起头,说道:“科长,我,我给你按按摩吧。”

   王科长一直绷着的脸一笑,说道:“正好我肩膀很累,你过来给我捏捏吧。”

   金海点了点头,绕过了办公桌,走到了王科长的身后。

   在办公桌上,除了一排排的文案之外,还有一台电脑,此时那电脑并没有开,而王科长正对着的位置,正是那电脑。

   深吸口气之后,金海探出双手,按在了王科长的香肩上。

   和年轻的女性相比,王科长身上的肉当然要松的多,但也正因为此,所以拿捏上去也更有质感。

   当金海的八根手指按在王科长的肩膀前的时候,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手指狠狠的陷进了肉里,是那种柔软细腻,又不失弹性的那种肉里。

   一下下的拿捏的时候,金海的目光情不自禁的下移,这一下移,目光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王科长的领口上。

   而随着他的拿捏,王科长领口的衣服时松时紧,松的时候,他的目光能看到王科长的胸沿,紧的时候,能看到王科长的里面。

   随着一松一紧,胸沿,变幻不停的映入金海的眼帘,只那么几下,金海的呼吸就粗重了起来。

   也感觉到小腹处燥热难耐,就连喉咙都凸显了出来。

   也不知王科长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突然变了个姿势,由原本的立着腰坐着,变成了前探着腰坐着。

   这一来,金海下移的目光顿时看不到胸了。

   就在金海又是失望又是松了口气的时候,他突然眼珠一瞪!

   王科长这一探身子,他胸是看不到了,但却看到了臀!

   王科长穿的裤子,是那种铅笔裤,腰并不紧,坐着的时候身子前探腰的位置空出来一大截,很容易就能让人看到她的屁股,以及内裤。

   咕咚!

   金海咽了口口水,实在是因为王科长的内裤,太性感了!

   竟然是那种镂空的!

   这一来,不就让他看的更清楚了么?

   这时候,金海的视线再也移不开了,双手拿捏的幅度也更大了,似乎在有意的把王科长的身体往前推,好能让他看的更深一点。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金海就感觉口干舌燥,裤裆更是梆硬梆硬的了。

   就在他还想看的更深的时候,王科长又变了个身位,改成了倚在椅子上。

   这样一来,金海在拿捏肩膀的话,双手四指,肯定会捏到王科长的胸,虽然只是上半部分。

   呼、呼、呼、呼!

   金海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粗重。

   好软!

   当一下大力捏下去的时候,金海的四指陷下去了三分之一!

   那弹力,并不足以将他的手弹起来,这就让金海更想按下去了。

   又一按,这回,他的手指完全陷下去了二分之一还多,这回,王科长胸部前沿的弹力完全反弹,直接把金海的手弹了起来。

   再按,在弹!

   几下之后,金海喉咙耸动的更快了,脸上也是血脉喷张的。

   这个时候,金海不知何时已经把两只手完完全全的按在了王科长的胸上,隔着罩子,一抓,一松,一抓,一松。

   慢慢的,这已经满足不了金海了,他干脆一只手伸进了王科长的领口里肆意的揉捏起来!

   “嗯啊。”

   一声呻吟,打破了沉静,也打破了金海的欲望!

   “科,科长,对……”

   不等金海说完,王科长已经站了起来,双手直接勾住了金海的脖子,红唇峰狂的印在了金海的嘴唇上。

   金海初始还在挣扎,但两三秒之后,他就像脱笼的,猛兽是的,展开了反击!

   舌头直接把王科长的舌头顶回了她的嘴里,并疯狂的吸允着王科长的唾液。

   “嗯,嗯,啊,啊,嘤。”

   无意识的呻吟声从王科长的嗓子眼里冒了出来,这更刺激了金海的感官。

   他的双手顿时开始侵略起来。

   首先,他光顾的,是王科长那滚圆丰满的屁股!

   啪!

   他的两只手,狠狠的拍在了王科长的两瓣屁股上,打的王科长又是一声呻吟。

   “嗯啊!”

   随后,金海的双手狠狠的拿捏了起来,没有一丁点的怜香惜玉!

   “啊,我的亲哥哥,快,用力,再用力!”

   不知何时,王科长挣脱了金海的舌头,说了这么一句话,但随后,她的嘴就再次被金海攻占了!

   而他的手,得寸进尺的伸进了王科长的裤子里,隔着镂空的内裤,对王科长滚圆的屁股展开了侵略!

   不过半分钟,这又满足不了金海了,他的手开始顺着屁股的缝隙,找到了那团温热!

   而此时,哪里已经汪洋成灾在了!

   好湿!

   而这个时候,金海突然感觉有一双手在解他的裤腰带。

   他下意识的一收腰,让两人中间的缝隙更大一点,使得那双手可以更顺利的解开他的腰带。

   下一刻,他也的嘴也转移了目标。

   他粗鲁的撕开了王科长的衣领,整个头都埋了进去。

   双手也从王科长的裤子里抽了出来,改成了解胸罩。

   当胸罩被他解开的时候,他在忍不住,一口咬住了一颗葡萄!

   “啊!嗯!”

   这声音比之前要大,吓得金海急忙抬头一看,说道:“科长,我咬疼你了么?”

   王科长双手已经解开了他的腰带,面上妩媚的说道:“傻弟弟,女人的那里,你咬的越用力,就越舒服!”

   这话让金海顿时再次向着葡萄扑去,而后狠狠一咬!

   “嘤,嗯啊!”

   “死人,你太用劲了!”

   话音落下,王科长双手已经退下了金海的裤子,连带着蹲下了身子,直接把金海的内裤退到了脚跟!

   “天,我的亲哥哥,你的,太大了!”

   看着王科长说话是一张一合的红唇,以及刚刚品尝过的芳舌与甘露,金海顿时恶向胆边生,双手狠狠的抱住了王科长的头,控制着他那滚烫坚硬的活儿,对着王科长的嘴就怼了进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