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灌得满满的精子] 伺候绿主的绿王八 - 信宜金融网 [子宫灌得满满的精子] 伺候绿主的绿王八 - 信宜金融网

[子宫灌得满满的精子] 伺候绿主的绿王八

【摘要】   最私秘的地方被男人看了,兰雪儿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用力夹紧两腿,手足无措的放下了裙子。    “呃……这是意外。”周小强尴尬的解释,可...

   最私秘的地方被男人看了,兰雪儿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用力夹紧两腿,手足无措的放下了裙子。 

   “呃……这是意外。”周小强尴尬的解释,可就是舍不得收回目光,仍旧贪婪的盯着,很想做点什么发泄一下。 

   “屎强子,还看?”兰雪儿双颊通红,快要滴出血来了,发现周小强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儿,食中二指向他眼睛戳去。 

 文学



   “最毒妇人心。我刚帮了你,手上还沾着你的水呢!你就要戳我的眼睛,太狠了吧?”周小强顺势一滚,避开了她的小手。 

   “今天的事,你要是敢乱说,我饶了不你。”兰雪儿当然不是狠毒的女人,刚才只是吓吓周小强,见他躲开了也就不追究了。 

   想到下面还是空荡荡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兰雪儿抓起小裤和湿淋淋的打底裤,一溜烟的逃进了鼠尾草深处,蹲着身子开始穿裤子。 

   “嫂子,要不要我帮忙?”周小强扭头望去,发现兰雪儿已经消失在那片鼠尾草深处了。 

   “屎强子,你找屎啊?” 

   草丛深处,响起兰雪儿的娇嗔声。 

   “小蚂蝗,你真是艳福不浅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了也值。”周小强在右手食指处弹了几下。 

   受到震荡,蚂蝗很快就自动松开了。划出一道青绿色的弧线,蚂蝗迅速落地了。 

   周小强一脚将它碾成一滩血水,然后向水潭方向走去。 

   可还没走多远,半人高的丝茅草里面响起一阵猥琐的声音。 

   “哈哈,臭婊子,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老子一定会好好的招呼你。扒光之后,拍一堆艳照放在网上,看你以后还能高傲不?” 

   周小强愣了一下,放开步子向那片丝茅草走去。 

   半人高的草丛里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侧身对着周小强,看不到他的脸。女的在周小强两点方向,可以将她看得一清二楚。 

   周小强猫在草丛里,细细的打量了起来。 

   那是一张完美到极致,任何人都无法挑剔的绝美脸庞。眉目如画,肌肤如玉。嘴似樱桃,勾人心魄。双唇饱满,却泛起一丝病态的苍白。 

   如果兰雪儿是瓜子脸的极致。这个金发美女绝对是锥子脸的极致。在周小强的记忆中,真的找不出比这张更精致的锥子脸了。 

   只说五官气质,她和兰雪儿在伯仲之间。可她的身材似乎比兰雪儿更好。纯黑色的紧身背心被强行撑了起来,两只硕大仿佛要破衣而出那般嚣张。 

   她们两人最大的不同是兰雪儿妩媚温婉,娇而不艳;金发美女却冷若冰霜,艳若玫瑰。尤其是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傲和冷冽。 

   周小强觉得,这金发美女可能不是青山镇的人。因为青山镇找不到可以和兰雪儿媲美的女人。可这个美女的魅力居然比兰雪儿更胜一分。 

   她的冷艳与高傲更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也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不过,一般男人真没勇气去招惹她。 

   怎么有点眼熟呢?是不是以前在哪儿见过她啊? 

   看着那张冷若冰霜,艳若玫瑰的完美脸庞,周小强觉得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 

   他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在梦里。 

   金发美女此时有点狼狈,更多的是愤怒和无奈,身子微微发抖,胸口剧烈起伏着。随着凌乱的呼吸节奏,两只肥硕不规律的颤动着,荡起了滚滚的汹涌波涛,勾-魂夺魄。 

   咕噜! 

   周小强咽着口水,低头一看,立马蒙了。

  泥马! 

   这反应太灵敏了。 

   只是看了看波,一下就硬了。 

   周小强嘀咕着拍了拍小家伙。 

   他猫着腰绕到了肥胖男人的前面。看清那张油乎乎的满月脸和标志性的水泡眼,他差点笑出了声。 

   他认识这货,曾经还打过交道。 

   王守平,大王村医疗室的医生,算得上是老中医了。原来是赤脚医生,医改之后考了证,摇身一变成了挂牌的乡村医生。 

   “王守平,你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不管怎么说,一笔难写两个王字。我们好歹是家门,你居然这样对我,不怕天打雷劈吗?” 

   金发美女咬牙切齿的瞪着王守平。 

   金发美女叫王心妍,是青山镇人民医院妇产科的医生,毕业于华西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八年直博学生。 

   王心妍上个月收了一个虚劳的老病号,该用的药和方子都试过了,一直没什么效果。她听一个老中医说,百年老鳝能治虚劳。 

   她打听之后,知道药王山的水潭里有一条百年老鳝,为了治好那个老病号,她一个人带着工具进了药王山。 

   她的点儿很背,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进山之后没多久就拉肚子,已经拉了四次了,拉得四肢无力,手脚发软。 

   更背的是,在这儿遇上王守平这个老色鬼。王守平不但不帮她,反而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要在荒山野岭之中侮辱她。 

   “贱人,这是你自找的,你不是很清高吗?老子偏要把你踩在脚下。”王守平挺着圆滚滚的啤酒肚逼了过去。 

   王守平要这样侮辱王心妍是有原因的,除了花心好色想玩大美女之外,更多的是为了报复。 

   半个月前,王心妍坏了他一桩生意。 

   那天他在青山镇医院门口遇到一个发痧的病人,看对方很有钱的样子,他贪心大起,胡说八道的欺骗对方,说是得了胃癌。 

   他说得唾沫星子飞,即将说服对方接受他祖传秘方治疗之时。王心妍吃了午饭从外面回来,正好碰上此事。 

   那人是她以前的患者。她一眼就看出此人是发痧,当场掐了对方的合谷穴,很快就好了,一下就变得生气勃勃的。 

   王心妍冷笑数落王守平,说他眼里只有利益,为了赚钱,居然狠心的欺骗病人。这种毫无医德的骗子,简直就是医疗界的败类,压根就没资格当医生。 

   王守平仿佛被人狠狠打了几个耳光,不但白白损失了一笔大生意,还当众被人打了脸。从那一刻起,他就恨透了王心妍。 

   正常情况下,他也没胆量去镇上报复王心妍,可老天爷给了他一个报仇的机会。他今天到药王山抓乌梢蛇泡药酒,意外遇上了王心妍,恨如潮涌,决定狠狠的报复她。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叫人了。”王心妍两臂抱胸,颤抖着不断后退,一个踉跄,仰摔而倒。 

   “王心妍,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过来,你还是乖乖的从了老子吧!要是老子爽了,也许不把艳照捅上网了。” 

   一见王心妍自己跌倒了,王守平乐得浪声大笑,纵身扑了过去,一手按住王心妍,一手向胸口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