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医生把我弄得很舒服/发狂的吸住她的乳尖 - 信宜金融网 男医生把我弄得很舒服/发狂的吸住她的乳尖 - 信宜金融网

男医生把我弄得很舒服/发狂的吸住她的乳尖

【摘要】见金碧萱一直没有否认叶龙是她的未婚夫,还叫他那么肆无忌惮地搂着肩膀,不由得对叶龙的话信了几分。 文学    要知道,金碧萱在瀚海市那可是有名的冷艳冰山...

见金碧萱一直没有否认叶龙是她的未婚夫,还叫他那么肆无忌惮地搂着肩膀,不由得对叶龙的话信了几分。


 文学

    要知道,金碧萱在瀚海市那可是有名的冷艳冰山,别的男人想接近她都是千难万难,要不是未婚夫的身份,怎么能跟她那么亲热?

    郑天凯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着自己下属的面,他有一种被打脸的感觉。

    来之前还大吹牛皮说要利用这个饭局拿下金碧萱呢,这下可好,人家未婚夫冒出来了!

    他两眼冒着强烈的敌意,仔细地打量了叶龙几眼,脸色迅速地来了个阴转晴,主动地上前与叶龙握手:"叶先生,你好!"

    叶龙也微笑着与郑天凯握手道:"郑总,听说你过去一直很倾慕我的未婚妻金碧萱,但她早已经名花有主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我相信郑总是个公私分明、识大体顾大局的人,不会因为这点感情私事而影响两家的商业合作吧?"

    他这话就是给了郑天凯一个台阶下,郑天凯只得干笑道:"那当然了,感情归感情,有钱谁不赚呀?"

    "姐姐,你咋不介绍一下我呢?"就在此时,安琪琪撅着小嘴不满地说道。

    "呵呵,郑总,这是我妹妹安琪琪,在瀚海大学中文系读书。"金碧萱连忙指着安琪琪介绍道。

    "安小姐,你好啊!"郑天凯那对色眼盯着安琪琪,尤其是眼光落到她那高耸挺拔的大兄器上,暗自咽了口唾沫,邪心大起:"这尼玛简直就是个童颜巨茹小萝莉啊,再加上她姐姐冷艳知性纯情熟女,要是把她俩这对姐妹花都弄上chuang,那还不爽死我?"

    接下来,郑天凯又向金碧萱介绍他身边的那位魁梧汉子,那人名叫傅金彪,是鸿泰集团的副总裁。

    众人各自就坐后,服务员开始上菜。

    郑天凯瞟了几眼一脸悠闲的叶龙,心中暗自咬牙:"叶龙,你小子等着,一会儿我就叫你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想到这里,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金总啊,你们今天按约定可是迟到了十分钟,按照规矩,要罚酒三杯的。"

    话音刚落,旁边的傅金彪连忙让服务员送上来三个高脚杯,竟然倒满了三杯茅台酒!

    "金总,请吧!"郑天凯望着金碧萱,指着那三杯白酒,微笑道。

    金碧萱一看顿时就犯难了,平时她很少喝酒,即使是应酬活动也都是点到为止。

    但这可是三杯白酒啊,加起来能有半斤多,这可怎么喝得下去啊?

    要是勉强喝了,那立即就得醉死过去。

    郑天凯见金碧萱那为难的样子,嘿嘿一笑:"金总,我知道你不胜酒量,不过这三杯酒可是罚酒,必须得喝!不喝咱们的合同可就没法签了!你要是喝不下去,可以让你未婚夫替你喝嘛!"

    话音刚落,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叶龙身上。

    金碧萱也转头看着叶龙,美目中满是期待之色,暗自嘀咕:"叶龙,谁叫你冒充非要我未婚夫呢?今天这酒你就得替我挡了!"

    "那个,我不会喝酒呀!"叶龙故作为难地摇了摇头,淡淡地笑道。

    此言一出,郑天凯和傅金彪包括他们身后的两个保镖都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充满嘲讽和蔑视的笑声。

    "我说叶先生啊,男人哪有不会喝酒的?你要是个爷们,就把这三杯酒都喝了!"郑天凯语气带着讥讽地说道。

    金碧萱没好气地白了叶龙一眼,暗自着急:"叶龙,你不会喝酒我带你来干嘛?这不是自找丢人吗?"

    "我说叶先生啊,金总以后应酬多着呢,你作为她的未婚夫就应该为她挡酒,要不然我就认为你不配做她的未婚夫。"傅金彪嘿嘿一阵冷笑,说完这话还转头讨好似的看了郑天凯一眼,这话其实也是郑天凯想说的,只不过碍于情面没说罢了。

    "是啊!叶龙,你不喝那我就只好让金总喝了!"郑天凯冲着傅金彪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冲着叶龙冷笑道。

    "那好吧,我就试着喝一杯。"叶龙说道。

    "不是喝一杯,是连喝三杯!"郑天凯存心要让叶龙难堪,也让金碧萱知道她找的这个所谓的未婚夫有多么地无能!

    因为他早就看出金碧萱已然对叶龙有所不满了,所以他步步紧逼,只要叶龙喝不下去,那就趁机冷嘲热讽,最好挑拨得金碧萱和叶龙闹翻了,这样他才有机可乘。

    就见叶龙站起身,颤抖着手端起了一杯酒,一脸的为难之色,端起酒杯,捏着鼻子仰头喝了下去,刚喝了一大半,就呛得咳嗽了起来。

    "我说叶先生啊,你怎么还剩一大口呢?养鱼呢这是?"郑天凯冷笑道。

    此言一出,傅金彪和身后的两个保镖都笑了起来。

    金碧萱被这些嘲笑声臊得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转头瞪了叶龙一眼,心中抱怨:"叶龙啊叶龙,别人都吹嘘你是什么特工之王?你们特工不都是全能吗?怎么喝这点酒就怂了!"

    这时,叶龙拿起杯将剩下的酒喝干,然后端起第二杯酒,这回是仰头一饮而尽,但身子开始摇晃,双眼变得迷离起来。

    "接着喝,还有一杯呢!"郑天凯将第三杯酒往前一推,心中断定叶龙喝了这一杯后,肯定得醉趴下,一会儿就叫他躺着出去!

    "算了吧叶龙,你不能喝就别逞能,这杯酒我喝了!"金碧萱伸手就要接过叶龙的酒杯,尽管她不胜酒力,但今天也要咬牙喝一杯,总不能叫叶龙出糗吧?毕竟他现在还顶着她"未婚夫"的光环呢!

    郑天凯两眼充满蔑视地瞥了叶龙一眼:"叶龙,叫女人替你喝酒,你好意思吗?"

    "不用了,我能喝。"叶龙没等金碧萱伸手过来,一把拿起酒杯,苦着脸,仰头喝了下去。

    这杯酒喝下去后,他就一屁股坐了下去,不断地晃悠着脑袋,好像随时都要倒下去似的。

    "你没事吧?"金碧萱小声问道。

    叶龙摇了摇头,脸上却露出了痛苦之色。

    "准姐夫,真厉害呀!来,吃口菜!"安琪琪给叶龙夹了一块排骨。

    安琪琪好像越叫越来劲了似的,那边气得郑天凯不住地咬牙,暗想我还得加把劲,今天一定要把叶龙灌趴下!

    金碧萱瞪了妹妹一眼,心中暗道:"这丫头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这不是鼓火呢吗?"

    就见郑天凯为自己倒满了一杯茅台酒,然后又给叶龙倒满了一杯,然后冲着他朗笑道:"叶先生,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先干了啊!"

    说罢,他仰头将一杯白酒喝了个干净,喝完之后还故意将杯倒过来,展示了一下,那意思是他喝得很干净,一滴都不剩。

    "好!"傅金彪和后面的两个保镖都捧臭脚似的给郑天凯鼓起掌来,好像这杯白酒喝得有多精彩似的。

    "叶先生,我都干了,你请吧!"郑天凯指着叶龙面前满满的一杯白酒,朗笑道。

    "郑总,我……真的不会喝酒。"叶龙故作为难地说道。

    "不会喝酒?刚才你不是喝得挺好吗?"郑天凯冷笑道。

    "我说的意思是……我不会用杯喝酒!"叶龙淡淡地笑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郑天凯闻言吃了一惊。

    "我这人不爱用杯喝酒,一用杯喝酒就爱醉。"叶龙呲牙笑道。

    "啥?那你用啥喝酒不醉?"郑天凯一脸的嘲笑之色。

    "我用盆喝酒就不醉!"叶龙正色说道。

    此言一出,包房内顿时鸦雀无声!

    其他人全都愣住了!

    这个叶龙也太能吹牛B了吧?刚才喝了三杯酒就要醉倒了,现在还要用盆喝酒?

    郑天凯冷笑道:"叶龙,我看你是喝醉了吧?用盆喝酒,你能喝得下去吗?"

    "我就会用盆喝酒啊!郑总,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我喝一盆,你就喝一盆!"叶龙那本是迷离的双眼突然放射出两道锐利的精光,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炯亮。

    "行!你要是敢喝,我就舍命陪君子!"郑天凯断定叶龙是喝多了在胡说八道,心中暗自得意,这回一定要把叶龙灌趴下,让他出个大糗才好呢。

    "服务员,进来!"叶龙站起身,冲着门口喊道。

    "先生,您好,请问你有什么吩咐?"两名穿着旗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服务员迈步走了进来。

    "找两个洗菜用的盆子,再上十瓶茅台酒,一起送过来!"叶龙正色说道。

    "先生,您要洗菜盆干什么?"有一个服务员忍不住问道。

    "盛酒喝啊!"叶龙说道。

    "啊?"那两个服务员闻言俱是一愣,好像看外星人似的盯着叶龙,她们在餐饮业当服务员也有好几个年头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盆盛酒喝的,这人是喝大了装B还是真有这个能耐?

    "愣着干什么呢?快去!"郑天凯催促道。

    那两个服务员赶紧转身离开了。

    "叶龙,你是不是喝醉了?逞什么能呀?"金碧萱忍不住阻拦道。

    "碧萱,这是我和郑总两个男人之间的事,你一个妇道人家跟着瞎掺和什么!"叶龙严肃地说道。

    "哼,我看你怎么收场。"金碧萱白了叶龙一眼,气得俏脸煞白,自己一个堂堂的大总裁怎么成了'妇道人家'?但是回想叶龙刚才说话的口气,还真有点爷们气概。

  "哇塞,用盆喝酒,太牛了,准姐夫加油啊!"安琪琪见有热闹可看,眉毛都笑弯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丫头永远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

    这时,服务员已经拿进来两个洗菜用的盆,洗得很干净地放在桌子上,紧接着又有男服务员抬来了一箱子茅台酒。

    叶龙将箱子里的十瓶茅台酒全都拿了出来,先打开两瓶,两手拿着同时往盘子里倒。

    咕咚咕咚--很快两瓶酒就倒完了。

    紧接着他又倒了三瓶!

    面前的盆子已经快满了。

    旁边的人包括服务员在内都看傻眼了,这可是满满的一盆5度茅台酒啊!

    就算是喝水也喝不下去呀!

    只见叶龙又给另一个盘子里倒了五瓶茅台酒,迅速地推到了郑天凯那边。

    郑天凯望着眼前这一盆子白酒也有点发怵,虽然他酒量不小,喝个一两斤白酒还没事,但这个盆里差不多有五斤白酒,怎么喝得下去啊?

    "郑总,今天咱俩喝这两盆酒可是有说法的,如果我喝了一盆酒没有倒下,而你没喝下去或者喝倒了,那你就是输了,输了就得掏钱买单,还得把咱们两家的合同签了!"叶龙正色说道。

    "没问题,那如果你输了呢?"郑天凯追问道。

    "条件你提。"叶龙淡笑道。

    "那好办,你要是输了,你就主动退婚,离金碧萱远远的!"郑天凯冷笑道。

    "好的,没问题,但我还有个条件,趁着你清醒,你得先把合同签了放在桌上,待会儿我赢了我就拿走。你赢了,随便你怎么处理。省得一会儿你喝一盆酒醉死过去,我找谁签合同去啊?"叶龙呲牙笑道。

    "提前签没问题,但我也有个条件,那就是一会儿你得先喝!"郑天凯眼珠转了转,暗自冷笑:"叶龙,等你喝完那一盆酒肯定得醉死过去,那你自然也就输了,我也就不用再喝了。"

    "可以啊!先签了吧,郑总!"叶龙朗笑道。

    郑天凯爽快地点点头,立即叫傅金彪从皮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先让金碧萱过目一下,她认为没问题后,郑天凯先签了自己的名字,但可没让金碧萱签名,直接把合同撤了回来,放到了桌子中间。

    "叶先生,请吧!"郑天凯伸手指着叶龙面前的一盆酒,嘿嘿一阵蔑笑,心中暗道:"叶龙,你就等死吧!这么一盆酒我打死也不信你能喝得下去!"

    金碧萱本来想劝叶龙放弃,但想到刚才叶龙说的话太霸道了,再看看他脸上露出那自信的微笑,开始犹豫起来,莫非他真的有这个实力?

    这时,叶龙已经端起那个盛满酒的盆子!

    郑天凯站起身,两眼瞪得跟豆包子似的,死死地盯着叶龙,生怕他耍诈。

    店里的服务员也都没走,全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叶龙,看他怎么喝下这一盆子酒。

    "我先干了!"叶龙两眼闪动着锐利的精光,嘴角边露出自信的微笑,端起酒盆到嘴边,一仰头咕咚咚--咕咚咚地灌了下去。

    他喝酒喝得很有技巧,这么大的盆往嘴里倒酒,居然外面一滴都没洒出来。

    就这样,叶龙在众人惊诧无比的眼神中,喝干了这整整一盆子白酒,喝完还故意将盆扣起来晃了晃,一滴都没剩!

    郑天凯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脸上那惊骇之色非言语所能形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心中更是有一万个草泥马呼啸而过。

    尼玛,叶龙你是人吗?

    一口气喝了一盆白酒,太变态了!

    简直就是妖孽!

    周围的服务员们先是愣住了,紧接着发出了惊呼声和鼓掌声,这真是一个见证奇迹的时刻,这个男人真是太厉害了!

    金碧萱也惊呆了,那红润鲜嫩、娇艳欲滴的小嘴张成了O型,半天说不出话来。

    叶龙简直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哇塞!准姐夫,你真是太厉害啦!你就是酒仙酒神啊!"安琪琪拍着手娇笑道。

    更变态的是,叶龙好像越喝越精神似的,站在那里一点都不晃,两眼比刚才更亮了。

    王朝海鲜卖的可是纯正的茅台酒,味道醇香可口,喝着太过瘾了。

    "妈的,上当了!"郑天凯心中暗骂:"鬼才相信叶龙说的什么用杯喝酒就醉,用盆就不醉呢!这小子刚才肯定是装的,把老子给套里面了!"

    "郑总,该你了,是男人你就一口喝干啊!"叶龙指着郑天凯面前的酒盆,嘿嘿干笑道。

    "这个……"郑天凯的脸色好像吃了苦瓜一般难受,五官都纠结成了包子,这么一大盆子酒他哪儿喝得下去?

    但是,如果他不喝,那就彻底栽了!

    面对心上人金碧萱,一贯目空一切的郑天凯又怎么肯轻易服输啊?

    "郑总,我也不勉强你,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不就是签个合同嘛,双方互惠互利的事。"叶龙语带讥讽地干笑道。

    "喝!谁说我不敢喝?"郑天凯咬着牙站了起来,瞥了一眼面前的那一盆白酒,身子又一打晃,尼玛,这也太多了吧?

    不过他马上横下一条心,人生能有几回搏?拼了!

    在金碧萱面前,他绝对不能认栽!叶龙你是人,我也是人,凭什么我就喝不下去?

    "郑总,还是我替你喝吧!"傅金彪一看郑天凯一脸纠结,就知道他肯定喝不下的,尽管他也喝不下去,但还是想替郑凯挡一下。

    "一边去,这是我和叶龙之间的事,不用你帮忙。"郑天凯一把端起面前的大酒盆,硬着头皮开始往嘴里灌。

    但是,他可没有叶龙那个技术,一边喝着,酒还一边沿着嘴边往下淌。

    "喂,我说郑总,你这是浇花呢还是洗澡呢?喝一半还要洒一半吗?"叶龙在一旁冷嘲热讽。

    郑天凯连忙放慢了速度,但这盆酒只喝了三分之一,脑子就觉得天旋地转、浑身发飘,他还想玩命继续喝,可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

    咣当!扑通!

    只听得两声脆响,郑天凯那盆子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就软了下来,直接栽倒在地,醉死了过去!

    "郑总!郑总!"傅金彪和两名保镖赶紧冲过去将郑天凯搀了起来,可是这家伙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嘴角边还冒着白沫,估计也快酒精中毒了。

    "郑天凯,你输了!"就在郑天凯倒地的一瞬间,叶龙已然将合同拿了回来,递给了身旁的金碧萱。

    金碧萱虽然接过了合同,但她那美艳绝伦的俏脸上却露出了担忧之色,那郑天凯可不是好惹的啊,号称"瀚海三少"之一,把他灌趴下了,他肯定得报复。

    "叶龙!你他妈把我们郑总害惨了,还想要合同?做梦!"傅金彪瞪着叶龙,咬牙切齿,纵身扑向金碧萱,想要抢走合同。

    这个傅金彪是郑天凯的嫡系,在鸿泰集团虽然名义上是副总裁,但实际上扮演的是个打手的狠角色,很多脏活累活都他干。

    金碧萱见傅金彪向自己飞快地扑来,吓得花容失色,连身旁的安琪琪都娇呼了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龙身子一晃,窜到了金碧萱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傅金彪的胳膊,看似轻描淡写地随意一甩,傅金彪的身子就像坐土飞机似的,横着飞了出去。

    砰!扑通!哎呦!

    令在场所有人惊骇的是,叶龙就这么随意地一甩,竟然将傅金彪从豪华包房内给甩到了外面,他那彪悍硕大的身子结结实实地撞到了走廊墙壁上,然后反弹到地面,将地板都砸劈了!

    "我操,地震了吗?"对面包间里的食客纷纷被这巨大的震动给吓得跑了出来。

    饭店里的服务员也都惊呆了,嘴长得老大合不拢,那傅金彪身份很魁梧彪悍,像半截子黑塔似的,足有二百斤重,现在却被叶龙像扔包似的给甩飞了,他的劲儿也太大了吧?

    况且叶龙刚才还喝了那一大盆子酒,居然有那么大能量!

    这喝的哪儿是酒啊,分明喝的是汽油!

    傅金彪只觉得浑身骨头节子都疼得不行了,慢吞吞地爬起来,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叶龙的对手,在人家面前连一招都没过去,真是丢人啊!

    他只好咬着牙,指挥着手下两名保镖,架着喝得不省人事的郑天凯,就往包房外走。

    "叶龙,我记住你了,你等着,这事没完!"

    临走前,傅金彪恨恨地瞪了叶龙一眼,咬着牙甩下一句狠话。

    "站住!"叶龙猛然一声断喝。

    "干什么?"傅金彪身子一颤,暗想难道叶龙还没打够吗?

    "把这顿饭钱结了啊!都是事先打赌说好的。"叶龙淡笑道。

    "服务员,消费多少钱?"傅金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敢违抗叶龙的命令,只得转头问服务员。

    "傅总,一共是五万八千八!"服务员答道。

    花了这么多钱,主要是那十瓶特供茅台酒占了很大比重。

    "都记到我的账上吧!"鸿泰集团高层是这家饭店的常客,每个高层领导都有专门的结账通道。

    傅金彪交代完后,带着昏迷不醒的郑天凯灰溜溜地走了。

    "唉,叶龙啊,你以后要小心了,你这次可是把郑天凯给彻底得罪了。"金碧萱无奈地叹道。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合同也签了,我今天这么卖命?你就不给我点奖励吗?"叶龙望着金碧萱美艳无双的俏脸,眼角余光瞟着她那高耸挺拔的大兄器和那裹着黑丝的动人美腿,暗自咽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