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玩弄下属漂亮人妻/大学生闺蜜酒店玩双飞 - 信宜金融网 领导玩弄下属漂亮人妻/大学生闺蜜酒店玩双飞 - 信宜金融网

领导玩弄下属漂亮人妻/大学生闺蜜酒店玩双飞

【摘要】陈兰兰的手掌拂过刘旭后背,整个人仿佛被点燃了,浑身燥热起来。  后背酥麻的触感,让刘旭很快有了反应。猛的转过身来,立刻被大片的雪白风景吸引。  一对饱满隆起,中间形...

陈兰兰的手掌拂过刘旭后背,整个人仿佛被点燃了,浑身燥热起来。

  后背酥麻的触感,让刘旭很快有了反应。猛的转过身来,立刻被大片的雪白风景吸引。

  一对饱满隆起,中间形成一条深沟,看得他口干舌燥。

 文学


  “小姑,我也给你洗洗。”

  福利近在眼前,刘旭舀了一瓢水就从陈兰兰领口淋了进去。颗颗水珠滑过,宛如两颗刚刚洗干净的大白梨,散发出诱人的吸引力。

  “都湿了,给小姑擦擦。”

  陈兰兰居然捉住刘旭的手,伸到了领口,双眼微微眯起,一脸的满足。

  刘旭肆意的捏了几下,感受着那东西不断变换形状,满心欢喜。

  久旱逢甘霖般的刺激,很快陈兰兰就发出了低吟,身体也跟着扭动起来。

  刘旭的手仿佛带着无穷魔力,散发着无数的电流,眨眼睛直冲而下,弥漫全身。

  “旭子,别这样!”

  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刘旭,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完全不舍得推开。

  “那就这样!”

  刘旭低头堵住了陈兰兰的小嘴,手也没闲着,隔着衣服肆无忌惮的侵略。两边的刺激,让陈兰兰很快沦陷。

  但没一会儿,陈兰兰的理智束缚住了欲望,猛地推开了刘旭。

  “面条都凉了。”

  她娇羞的扯了毛巾擦去身上的水珠,整理好衣服坐在石桌旁背对着刘旭。

  刘旭无奈的叹气,他也不是无知的小孩,村里的闲言碎语他也听过不少,对陈兰兰而言,这始终是个难以逾越的坎。

  其实陈兰兰才刚三十,虽然这几年一直忙着瓜田里的农活,但无论身材还是脸蛋,依旧是村里一等一的美女。那些传闲话的人,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晚饭后,怕陈兰兰尴尬,刘旭走出家门,去了诊所。

  刚到门口,他就听到了隐约的旖旎声。难不成林月耐不住,暗地里找了别的男人?

  但转念一想,刘旭摇摇头,不对,她真这么大胆子的话,哪怕有村长这棵大树,名声也要在南坪村毁个干净。

  那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儿,刘旭悄悄顺着诊所墙根摸到了后窗的位置。

  他的眼睛四处寻找,很快看到了林月的位置。哪里有什么男人,不过是这女人自娱自乐而已。

  不过这样的发现,更让他兴奋。

  唯一的遗憾是,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部分身子,林月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来回捣鼓着,嘴里的呻吟声随着手上的频率而逐渐急促。

  刘旭看得口干舌燥,眼看着林月马上到关键时刻,他突发奇想,甩开步子绕回了诊所前门,故意很大声的走了进去。

  “月儿姐,我进来了。”

  听到声音,林月吓得手忙脚乱,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身体,非但没收拾好,反而因为双腿无力,直接倒在了地上。

  “哎呀,月儿姐,这是怎么了?”

  刘旭满脸关切的冲上去,一把扶起了林月。

  “没……没啥事。”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刘旭看到,林月心中有些慌乱,只觉得脸都丢尽了。

  “还说没事,地板都湿了。”

  她的反应被刘旭全部看入眼里,故意逗她一句,其实地板上根本啥都没有。

  “小色胚,你咋这么坏!”

  林月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去看地板,等反应过来才看到刘旭一直盯着自己,视线上下扫量,微恼道:“这么晚才过来,就不怕把你那东西毒坏掉!”

  “嘿嘿,我看月儿姐自己玩的也很开心啊。”刘旭笑了笑,指着椅子上的点点水渍,“口水都流在椅子上了!”

  “小色胚,还不都是你害的!”

  看到自己留下的痕迹,林月的脸蛋儿几乎要滴出血来,嗔怪道:“你这个家伙迟迟不来,我……”

  “月儿姐,你真浪!”

  话没说完,刘旭就搂住了林月的细腰,顺势向下摸了过去。



 他的手掌很大,足以包住林月的大半个屁股,却故意放在了中间,撩拨着她那地方,弄得林月身子不自主的扭动起来。

  她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之前被刘旭打断的感觉再度涌上来,嘴里忍不住发出声声低吟。

  迷乱中,她的手一下子抓住了刘旭的那个地方,力气之大让刘旭都忍不住抽了一口气。

  当即他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从衣襟下摆伸进去,盖住了林月的一团柔软。

  林月的身体很快软了下来,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刘旭手上的动作更加迅速,林月的哼咛声也随之高亢,突然张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没过多久,林月八爪鱼似的瘫挂在刘旭身上,两颊绯红喃喃的说道:“坏家伙,迟早被你弄坏。”

  “月儿姐尽吓唬我,哪儿有那么容易坏,倒是我这毒,再不处理一下,才真的要坏事。”

  “小色胚,你知道还挺多。”

  林月握着那出格的东西,笑着说道:“不过在这里可不行。”

  “啥?月儿姐你反悔了?”刘旭皱眉道。

  “你着啥急,诊所周围人来人往的,万一给人看到了,还要不要见人?”

  林月有些恼怒的冲他裤裆就是一巴掌,疼的刘旭脸都变白了,这死妮子是想要他的命咋地?

  “弄疼了?”

  “当然疼,我给你来一下子试试?”

  没被龙虾钳子弄坏,差点儿被这浪蹄子一巴掌拍残。

  “姐给你揉揉。”

  林月看到刘旭痛苦的表情,也觉得自己出手重了,伸手揉了起来。

  虽然莫名其妙挨了一下,但有这样的福利享受,刘旭还是觉得赚了。

  “好点没?”

  “哪儿有那么快,毒还没吸干净,这下估计都扩散了。”

  林月自然听出了他的意思,笑着说道:“别着急,姐姐带你回家解毒。”

  “回家?”

  这下可是让刘旭傻眼了,问道:“回村长家?”

  “你怕了?”

  “有什么好怕的!”

  刘旭心头暗暗嘀咕,反正村长对他没啥好印象,要是能搞他外甥女,去一趟家里算什么。

  林月咯咯一笑,穿好了衣服就带着刘旭往村长家里走去。

  林月住在最西边的房间里,和村长两口子的房间隔着也不近,刘旭也稍稍放了心,应该不会惊扰到他们。

  “还不进来?”

  刘旭赶忙进屋,这才明白为啥林月非要让他来这儿“解毒”了。

  这里居然放了一张少见的席梦思双人床,要是能在这上面滚一滚,比在硬炕头舒坦多了。

  “月儿姐,你真的是考虑周到!”

  “过来躺着,姐给你解毒。”

  林月已经脱掉了短袖,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小背心,鼓囊囊的胸口更加显露出来。

  “不着急!”

  刘旭一把抱住了林月,直接噙住了她的小嘴,舌尖一挑送到了她的嘴里,肆无忌惮的索取着。

  林月也没有抗拒,努力的回应着他,两个人很快倒在了席梦思上。

  真软!

  身下舒坦的感觉让刘旭的兴致越发高昂,一只手从林月背心下沿伸了进去,大胆的揉搓着两团柔软。林月也不甘示弱,小手按在了他的下面。

  刘旭享受着林月的回应,另一只手也是顺着她新换的短裙伸了进去。

  光溜溜的大腿,好像一条上好的缎子,柔滑的手感简直棒极了,一路往上,手掌渐渐逼近了林月的大腿根……

  没一会儿,刘旭坏笑着说道:“月儿姐,你怎么尿裤子了。”

  “小色胚,还要不要解毒?”

  林月哼了一声,在他耳尖上轻咬了一口。

  感受着温和的气息划过耳廓,刘旭顿时热血澎湃,脑袋中闪过一个解毒的好办法,立马凑到林月耳边嘟囔了一句。

  “这样真的可以?”

  “当然!”

  看着林月又圆又挺的屁股近在眼前,刘旭吞了吞口水,忍不住把手放上去。与此同时,林月也把头埋了下去。

  没过多久,林月的身体就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刘旭也感觉下面要撑爆了。

  “月儿姐,不顶用啊,好像毒性更强了。”

  “没事,月儿姐还有别的方法呢!”

  “什么方法?”刘旭嘿嘿笑道。

  林月眼波流转,妩媚的瞥了一眼刘旭。

  “小色胚,你说呢,当然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