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做过最爽的一次/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h - 信宜金融网 被男友做过最爽的一次/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h - 信宜金融网

被男友做过最爽的一次/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h

【摘要】你……你真有本事。风湿弹一抹上来,药效来得好快!”     “嗯……有用就好。”此时田小宝的牛牛高高的抬起了头。就在他站起来的当儿,刚好吴老师一个固定姿势坐麻了,...

你……你真有本事。风湿弹一抹上来,药效来得好快!” 

    “嗯……有用就好。”此时田小宝的牛牛高高的抬起了头。就在他站起来的当儿,刚好吴老师一个固定姿势坐麻了,想把浑圆的大屁股蹶起来,换个姿势,方便小宝治疗。她的大屁股一蹶起,小宝也跟着站起,不小心把抬头的部分蹭到了吴老师的大圆臀上。 


 文学

    吴品兰只觉一道电流电得身子酥麻,心说妈呀,小宝的家伙事儿好大!要是能让他进去干一次,那得多爽歪歪哦! 

    不过很快,她甩了甩脑袋瓜,暗骂自己,你是有夫之妇,要干也是老公向大龙干,怎么能让小宝干呢? 

    “小宝,继续治疗吧,不要停!”她的男人叫向大龙,在山区一个叫月亮村当村长。 

    就因为这,向大龙一个月难得回家一趟。就算回来了,干个两分钟就匆匆完事,在家呆半天就又像候鸟,迁移回工作地去了。她是生理正常的女人,天天晚上守空床,寂寞得快要发霉。 

    再说香彤。她光溜身子被田小宝塞入逼仄的大衣橱内,闷得都快晕倒。突然间,她产生了一种想咳嗽的冲动。随着衣橱内越来越闷,香彤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此时的吴品兰几乎是白光猪一样,大扇屁股蛋子暴露着。陡然听到屋内还有第三个人。顿时她都抓狂了,飞快的穿好衣服,一把将大衣橱的门拉开。 

    啊! 

    啊——! 

    水帘村最有风韵的两大熟美差点头碰头,同时发出了如同被枪毙的大叫声。 

    不仅如此,吴品兰发现是这家的女主人香彤后,吓得魂飞魄散,像见到鬼似的,一扭屁,叮叮当当的逃回家去了。 

    香彤好气又好笑,一把揪住田小宝的招风大耳道:“臭小子,你明知道我快憋死了,也不想个办法,把吴老师支走先。这下好了,吴老师不恨死我呀!” 

    “香姨,吴老师死活要在这治疗,我总不能赶她走?”田小宝超囧的道。一眼见香姨不着寸丝,一对豪乳挺拔高耸,雪白耀眼,瞬间他眼珠子差点瞪地上! 

    香姨芳龄三十五六,她的肌肤如同凝脂玉,竟然跟年轻时一样白!顿时田小宝就猴上前说,香姨,我受不了了,你帮我吃一下牛牛! 

    “贼小肉,你不是有吴老师么,吴老师的大乃子多好摸呀。让吴老师帮你吃好了!”香彤毕竟是女人,受不了看上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分享,她忍不住醋意大发。 

    气头上,香彤都不想多看小宝一眼。一甩门,气呼呼的走到卫生间,到蹲便器那儿蹲下,揽起裙底,把白花花的大圆臀对准下水道,打开闸门,只见一道白花花水柱喷射出来,力度之大,连她自己都吓到了。 

    这少妇一边开闸放水,一边暗骂田小宝,那小比犊子,竟然对吴品兰有那种想法。这个不要脸的。老娘的乃子不是乃子吗?他怎么不摸我的乃子,去摸别人的乃子,太过分! 

    心里翻江倒海,香彤脑海里就浮现出小宝的大本钱!一想到那长粗条的大牛牛,顿时香彤就重重的嗯!了一声,忍不住掏出自己高耸的大肉球,用力抓摸起来。摸了一把,见没啥感觉,又是把玉手伸向了自己的下面,在那之间疯狂出入…… 

    一会儿她忘了情,居然在卫生间发出娇叫。这就把田小宝吸引了过来,这小子见卫生间门虚掩,就单眼瞄进去,发现香姨正在用手指刺入那之间自-慰,不由的牛喘起来。

  “小宝,快干啊,快快……啊!”好几分钟后,香彤一阵颤栗后,顿时就像泄汽的皮球。这才站起来,拿毛巾擦了擦屁股,红着脸走了出来。 

    见屋外雨停了,西边一轮太阳当空照,把水帘村的山山水水照得浮光掠影。 

    放心不下瓜地,香彤就上农场打理瓜地去了。 

    这时,田小宝突然接到一个噩耗,是养母孟春兰打来电话,告诉他二姐孟紫妍出了车祸,造成膑骨、踝骨还有手臂骨折。现在躺医院里急须做手术,因为肇事者逃逸,急须的五万元押金没有着落。如果不交押金,院方不给做手术。 

    养母平时就给城里一个大户人家做保姆,大姐呢,远嫁缅川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二姐孟紫妍是年轻的单亲妈妈,平时工资都花在房租和儿子的奶粉钱上面,她根本拿不出钱。 

    所以,这五万元的重担,自然而然落到了田小宝的身上。 

    说起养母一家人,对他是十分的好,好得挑不出毛病来。特别是养母,对待他比亲生的还亲。他现在长大成人,是时候报答养母一家的养育之恩。 

    “老妈,你放心,这五万元我来想办法!”放下电话,田小宝瞬间变成了能承担家庭责任的男子汉,背起药篓,离了家门,一路绿柳夭桃,上白银山去采药。 

    山上野生的追风草人称风湿弹,泡制成的药酒,是风湿病和关节炎的克星。这种草药药力凶猛,拿到药市去卖,可以卖到不错的价钱。 

    穿越那片苗竹林,一错眼就瞧见香姨的生态农场。偌大的生态农场掩映在白银峡谷之间。突然,田小宝心里咯噔响了一下,因为他发现农场的门口停着一辆小车。不是拉货的货车,而是私家车! 

    这些年香姨忙于创业,把个人问题抛诸脑后。 

    没发现她结交了对象啊,这辆台的主人是谁? 

    带着一肚子疑团,田小宝一猫腰,鹤步摸到了农场的大门口。由于香姨搞的是复合型农场,一边种荔枝,一边把荔枝树的下面开发成瓜田。 

    现在是六月初,树下的西瓜藤盘根错节,长满了一个一个的西瓜。那西瓜长得很大只,圆溜溜的忤在地里。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出炉。 

    透过茂密的荔枝林看过去,田小宝嗯?了一声,看到一个胖子,那胖子他认识,是城里来的水果商人,叫做白大炮。 

    那白大炮红光满面,两个眼绿油油的,只盯着香姨高耸的峰峦不转睛。此时香姨筛上茶水,这白大炮以为农场没别人了,突然把爪子放到香姨挺翘的大屁股上。 

    香姨像猫被踩了尾巴,一把打掉白大炮的爪子,厌恶的道:“你有老婆,还想打野食?” 

    “我家黄脸婆做那事像个僵尸,早就不鸟她了。香彤,我喜欢你,求你给我一次,就一次!”白大炮摇晃着站起身,一头扑倒香姨,嘶啦,把香姨的上衣给扒拉下来,又把她的裙子生生的扯了下来! 

    又想去背后解咪罩,不料香彤拼命反抗,抓住咪罩的扣子不撒手。 

    “白大炮,回家干你老婆去。我又不是你老婆,放开我!”香彤猛不丁一抬脚,踢中了白大炮的胯部。 

    这一脚把白大炮激怒了,大吼道:“臭婆娘,这么大劲啊。老子要干死你!”嗷的一声,如狼似虎扑了上去! 

    嘶啦! 

    把香彤的咪罩甩开后,白大炮哇的一声叫:“天呐,这乃子好大,好嫩。我要吃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