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play厨房play肉/总裁西装裤裆支起了小帐篷 - 信宜金融网 女仆play厨房play肉/总裁西装裤裆支起了小帐篷 - 信宜金融网

女仆play厨房play肉/总裁西装裤裆支起了小帐篷

【摘要】眼前的放纵场景却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是我内向且羞涩的妻子正坐在我爸身上,不断快速扭曲美臀快速的起起落落,同时自己的双手已经开始揉捏她胸前的坚挺。    我爸很享受的平躺着...

眼前的放纵场景却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是我内向且羞涩的妻子正坐在我爸身上,不断快速扭曲美臀快速的起起落落,同时自己的双手已经开始揉捏她胸前的坚挺。

    我爸很享受的平躺着,享受儿媳主动的同时两只手也在妻子跪坐弯曲的美腿上游走着。

    眼前的场景让我感觉到了震撼,我感觉更加明显的是我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抬头。

 文学


    妻子原本很骚浪的叫唤,在看到我跟我妈不着片缕的走进卧室,立刻紧紧咬住嘴唇努力让自己不再发出声音,可是身体的欲望却让她控制不住的继续上下挺动屁股,跟公公最大限度的结合在一起。

    我妈走到了床边,将手放在张研平滑的美背上抚摸,然后让妻子向公公身上趴着,同时也让她的屁股显得更翘。

    这时候我就见我妈低头开始舔舐起来,而且同时在舔舐着他们两人的结合部位,甚至我能清楚的看到我妈伸出舌尖舔舐着妻子的菊花。

    无限刺激的一幕让我刚刚爆发的身体瞬间变得炙热,这时候我妈依旧抬头,一根手指进入了妻子的后门向我说着:“来吧,试试跟你爸一起。”

    妻子没有拒绝这一切,甚至在我妈做出这些举动的时候,妻子还迷恋的不舍得跟公公分开。

    我疯狂了,站在妻子身后,然后猛地挺动身体。

    接下来的场景中,对我和妻子来说几乎就是梦幻。

    她前洞与后门被我与爸爸奷着,我与爸爸还会交换一下位置,我们父子俩将张研干的数次高潮,到最后张研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任由我们俩粗暴的发泄,在张研兴奋到快不省人事的时候,我跟我爸才在她的前洞和后门爆发。

    看着我爸男性特有的体液从不省人事的妻子身体中缓缓流出,我感觉整个人都想通了很多。

    接下来我与我爸又如法泡制,将我妈这样刺激的死去活来。

    一个是老公,一个是儿子,可能是我们两都是她最心爱的人,所以我妈的反应比U盘录像中的反应还要激烈。

    那一晚上我都不记得到底发泄过多少次。

    所有的欲望发泄肆意发泄,撕开了理智和表象每个人都表现的那么疯狂而又堕落,也都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和满足。

    身体被掏空,我跟带着没有丝毫力气的张研去另一个卧室休息了,把主卧室这个战场留给我爸妈休息,这里充满了肉体的味道都那么的令人兴奋。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张研很早起床把我叫醒,昨晚她被两个男人给弄的瘫软,现在又生龙活虎,不得不说女人在恢复能力上男人真比不了。

    我以为她是食髓知味又要喊我去爸妈的房间,可是她却带着我跟还没起床的爸妈打了个招呼之后,我们俩就快速离开了这里。

    当我跟张研回到我们的新婚小家之后,妻子竟然又一次跟我疯狂的做爱,我们刚上门就不顾一切的滚在地板上,甚至在地板上深深挺入妻子身体的时候,我脑子里不断浮现昨晚疯狂的场景,我想身下跪在地上的妻子也是跟我一样,她的兴奋程度还是那么强烈。

    昨晚之后清洗身体,我跟妻子坐在客厅兴致勃勃的聊着昨晚我们的感受,当得知彼此间都很沉迷那种另类的美妙之后,我跟她也都放下心,因为我们俩发现这种事情对我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甚至在经历过这种疯狂之后,我发现我们俩彼此更加的深爱着对方。

    “那你也这么喜欢,今天为什么还回来这么早?咱们一起白天激情一下不是更刺激?你不知道昨晚你疯狂的样子,扶着我爸的东西吃的那么香,我看你恨不得吃进肚子里去呢。

    要是不回来咱们现在四个人应该又开始大战一番了。”我心里有些意犹未尽的说着。

    不论是我跟我爸妈的身份,还是我妈成熟风韵的感觉跟张研完全不同,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充满了新鲜感和强烈的刺激。

    张研听到我的话之后,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那骚浪的模样让我恨不得现在硬起来再去轮流的干她的前后门去。

    “老公,咱妈风骚经验多,玩的那么开放,我看你是对她着迷了。”妻子有些吃醋的说了一句,我想起昨晚情形,好像对我妈那边的兴奋程度更强烈,这让我不好意思的冲张研笑了笑。

    “老公,今天要办正事的,你忘了今天是我妈的生日吗?咱们前两天还说好让我妈来这过生日呢。蛋糕前两天就订好了。

    玩了自己亲妈之后就忘了丈母娘,你可真是个白眼狼。”张研撇撇嘴巴,性感的红唇又让我想到了她昨晚舔舐公公时的风骚模样。

    张研的话让我想起来了,岳母离婚多年单身只有张研一个女儿,张研怕她妈过生日孤单心情难过,这不是哄着让她妈来我们家过生日呢。

    如果没有昨天的事情,或许我心里不会多想,但心里这扇不伦的罪恶之门打开之后,我忽然又琢磨着我的岳母。

    岳母现在四十来岁,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大学教授,除了身份之外,更重要的是岳母长得风韵犹存,我妈是那种成熟妩媚的性感熟妇,那么我这位岳母就是高贵骄傲的魅力熟女,两个人都是那么迷人有魅力,气质样貌不同,滋味就更不会一样了。

    “老婆,你妈单身好多年了吧?咱们是不是该尽孝一下了?你这做闺女的一点都不懂的真正去为你妈着想。”心里的念头冒出来就压不住,我带着古怪的笑容跟妻子说着。

    张研疑惑的看着我,我还是有些羞耻,不过我凑近张研的耳旁把我的想法跟她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张研一双美丽的眼睛瞪到最大,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老公,你是不是疯了?那可是我亲妈,你现在连你的丈母娘都想干?”

    既然说出来,那我也不隐藏,开始把我的想法都告诉了张研,顺便还讲道理说理由,在昨晚不伦激情的铺垫下,张研总算是勉强答应下来。

    “可是老公,虽然我也想让我妈体验男人带来的快乐。可我妈很保守的,更何况你还是她的女婿,我估计我妈不会同意的。”张研同意了,可心里还是有顾忌。

    我又把心里的想法和计划跟张研详细说了一下,接下来就见她脸色潮红变得异样兴奋,可拉不下脸来还是气恼的白了我一眼:“你这个坏蛋,就你花样多,我可以勉强配合你,可要是我妈真的很排斥,那咱们就停止好不好?”

    我点点头答应了她,在我看来岳母那么风骚怎么会不想,当初离婚就是因为她跟校长在办公室偷情被传到了丈夫那。

    这种女人要是不渴望男人那才见鬼了。

    一切准备妥当,我又把蛋糕取回来,张研准备好了酒菜。

    到了中午时候,我美丽的岳母终于如约而至。



岳母一身职业装,哪怕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岁还是那么显年轻,一头齐耳短发,高挑的鼻梁架着一副眼镜文静又高贵,再加上岳母长得漂亮身材好,现在看上去跟年轻少妇似的。

    还有她常年做大学教授养成的那种雍容典雅气质看得我心驰神往。将这么高贵迷人的岳母压在身下粗暴的占有她,这种征服感一定会让我着迷的。

    我暂时忍住了自己的心中的冲动,跟往常一样带着尊敬的态度跟岳母聊天。

    午饭很丰盛,特别是大蛋糕摆在桌上点着蜡烛让岳母许愿的时候,我甚至能看到岳母漂亮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吃完饭之后,岳母要回去了,还说着不想再麻烦我们。

    我一听心里有些着急,能够干这位优雅高贵的岳母可是我现在最着迷的迷失。

    我跟张研使了个眼色,让她想办法把她妈留住。

    张研吃醋的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很听话的走到岳母身旁揽住了她的胳膊,跟撒娇一样的说着话:“妈,今天周末,明天你也没课,再说我现在出嫁了你就把我当外人了吗?

    你可只有我这一个孩子,现在就跟我亲近了吗?咱们娘俩也很久没见面了,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吧,过个生日自己在家里挺孤单的,我们陪你聊聊天说说话多好。”

    张研说起话来真是一套套的,在她说完话之后我就见岳母脸色带着犹豫,最后张研又说了一会儿才把她妈留了下来。

    我跟张研一起跟岳母在客厅聊天,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色了下来,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有突发奇想拿了瓶劲儿很大的红酒,晚上跟这对极品母女花喝着红酒。

    这时候张研的手机响起来,拿出手机一看脸色变得古怪。

    “谁的电话?”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张研看了她妈一眼,然后跟我说着:“是你爸打来的,我去接一下。”

    妻子拿着电话去了卧室,岳母那双美丽的眼睛透过眼镜疑惑的看着自己女儿离开:“小勇,她怎么接你爸的电话也奇奇怪怪的?”

    我总不能说怕聊一些不伦或者交换之类的刺激话题,怕吓到你。

    “不知道,大概是有事情吧,妈,先不说这个。”我转移了话题,开始岳母聊起生活上的事情。

    岳母也跟我闲聊着,喝了红酒之后现在在沙发上,岳母慵懒的依靠着充满了诱惑。

    当她随口问了一句我跟张研结婚这段时间感觉咋样的时候,我笑着说了一句:“我们都挺好的,现在每天都在床上加油努力的,准备看看要个孩子呢。”

    我对岳母说的话有点挑逗的意思,岳母的脸色更红了:“哦,我去趟卫生间。”

    岳母起身,扭动着丰硕的浑圆翘臀去了卫生间,高跟鞋踏在地面上发出性感的声音,让我的身体也跟着硬了起来,恨不得狠狠的干一次我美丽岳母的成熟性感身体。

    张研接完电话走过来之后,趁着岳母去卫生间的功夫向我小声说着:“老公,咱爸好像有点上瘾了,又想喊咱们一起去玩呢。这样下去我还真怕被你们父子俩玩死,昨晚的时候真把我给搞坏了,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呢。

    你爸说他和你妈做了很多准备,一定会比上次还要刺激,因为上次是咱们第一次经历这种四人同时激情的原因,他说很多更加疯狂的事情还没展现出来。

    老公,我是不是很淫荡啊?在咱爸说这个的时候,我竟然能又想让咱爸骑在我身上狠狠的弄我了。

    不过今晚我妈在这里过不去了,我就把这个跟咱爸说了。后来,后来我也说了一些你想弄我妈的事情。

    你爸的一直都在鼓励我,甚至还说他儿子把岳母开发好之后,再跟他一起玩。还说,还说把儿子的妻子干了,又要干儿媳的亲妈,太刺激了。

    我算看透了,你们这些男人,脑子里都在想这些事情,没个好东西。”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没想到我爸跟我想到一块去了,那我可要继续加油了。

    手放在妻子的大腿上揉搓着,我温柔的跟张研说着:“老婆,其实你也发现了,咱们一家人这样毫不顾忌的享受性爱的刺激,其实咱们每个人都充满快乐的。

    我今天还跟你说呢,你妈单身那么久不容易,你也是女人应该知道长久的孤单是有多难受。咱们这样也算是给你妈快乐,让她享受到美妙的性。

    老婆,今天我要日你妈。”

    我最后的话说完,岳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到我们俩坐在沙发上聊天露出了笑容:“新婚就是好,看你们卿卿我我的。”

    岳母的语气中有些羡慕的感觉。

    我的手没从妻子大腿上移开,甚至还往美腿缝隙中靠近了些。

    “妈,我也结婚了,你是不是该找个男人成家了,自己过日子很辛苦的。”妻子向岳母问了一句。

    岳母脸色更红,那双眼睛止不住的向我摸妻子大腿的位置偷偷瞄着:“以前年轻做了对不起你爸的事情,现在跟你爸离婚这么多年,我也不想再去找男人成家了。”

    “妈,那寂寞的时候你怎么办呢?现在你才四十出头的年纪,生理需要最强烈的时期呢。”妻子眨眼睛装作随意的向岳母询问着。

    张研说着话双腿在她母亲面前岔开了些,方便我的手继续向深处探索者。

    岳母丰硕的胸前波涛颤抖的有些厉害,心情很不平静:“真是惯坏你了,怎么能跟妈说这种话呢?何况小勇还在这。”

    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妻子敏感地方,也在慢慢的消除掉妻子的羞耻心。

    在经历过昨晚跟我爸妈的四人群体游戏之后,妻子的开放程度真的没让我失望,就见她主动用手摸到了我的裤裆处,同时跟岳母说着:“妈,你现在也不想找个伴儿,做闺女的其实心里挺难受。

    妈,我有个提议,不如我把老公分享跟你用吧?能解决你的生理渴望,而且咱们一家人也不会影响感情,你看怎么样?”

    “不知廉耻,妍妍,我是你母亲,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岳母气的脸色更红了,现在的她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

    “妈,张研是为你好,也是为我们这个家好。

    你是不知道,我爸跟张研已经上过床干过了,你的女儿那时候又骚又浪的喊她公公叫大老公。

    在公公干儿媳的时候,我跟我妈也在现场做着同样的事情。

    这是我们感觉从未有过的美妙体验,妈,真的希望你也能加入。我们也是真的把你当成不可或缺的至亲。”妻子已经表态了,面对生气的岳母,这时候我也站出来说着。

    随着我站起来,薄薄的裤子这的遮挡不住高耸的裤裆,就这么直白的暴露在岳母面前。

    岳母被我的话语惊呆了,那双不可思议眼睛呆滞的看着我,或许在这个高雅迷人的岳母眼里,我们做出来的事情太过惊世骇俗。

    不愧是大学教授,岳母不但身材火辣模样漂亮,更重要的是她带着的那种迷人气质。

    我的话对岳母来说足以冲击到她的人生观,现在为止还在呆滞的像活在梦里。

    我站在岳母面前,岳母坐在沙发上,我拉开裤子拉链,高度正好正冲着岳母那张书卷气质的美丽脸庞,而妻子就坐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她似乎更加的兴奋。

    用手扶着滚烫的东西,上边青筋毕露,已经硬成了紫红色。

    我身体向前,将滚烫的坚挺慢慢的向前移动,一公分一公分的靠近岳母的脸庞。

    这期间岳母还是呆滞中,但在我露出巨大的滚烫东西之后,岳母的视线已经完全锁定在了我的身体部位上,那双迷人的眼睛有恐惧,有羞耻,有愤怒,可更多的还是遮掩不住的兴奋。

    我终于将顶部巨大的圆端触碰到岳母的脸颊,用手扶着身体在岳母的脸庞上慢慢蹭着,在这种滚烫的感受中,岳母情绪复杂的眼神慢慢变化,终究还是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妈,这个东西是不是很久没有感受过了?把嘴张开,含住它。品尝一下你女婿的男性气息。”我跟面前的岳母温柔的说了一句。

    岳母此刻像是丢了魂儿,随着我的大东西抵在她的唇角出,在她性感红唇轻轻摩擦,岳母下意识的张开红唇,甚至伸出了柔软的小舌,在我身体部位顶端轻轻舔舐了一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