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百合自慰-主人强制控制排泄bl文 - 信宜金融网 jk百合自慰-主人强制控制排泄bl文 - 信宜金融网

jk百合自慰-主人强制控制排泄bl文

【摘要】儿媳妇一手拿起手机正对着下面,可下腹最神秘的地方竟然盖了一条像毛巾大小的浴巾。    平坦的小腹,调皮的肚脐,还有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都暴露在了视频里。浴巾横在最隐秘的部位...

儿媳妇一手拿起手机正对着下面,可下腹最神秘的地方竟然盖了一条像毛巾大小的浴巾。

    平坦的小腹,调皮的肚脐,还有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都暴露在了视频里。浴巾横在最隐秘的部位上,长度是横盖住火辣的身体,款度只是盖住她下腹底端到大腿根的方寸之地。

    除了一张遮挡神秘地方的小浴巾,现在的儿媳身体都暴露在我的眼前,手机不是颤抖着,让她巨大浑圆的胸前经常在手机里一晃而过,看得我眼晕。

 文学



    儿媳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窄小的浴巾里,手臂微微动弹着,哪怕看不到我也知道儿媳这是在做什么。

    我没有那么多估计,直接把手机背面的摄像头对着我直挺挺的下身,将它彻底的的暴露在摄像头下。

    调整好角度之后,我轻声说着话,因为太过兴奋刺激我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小玲,真的谢谢你,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视频呢。”

    儿媳妇酥软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伴随着她自己的缓慢动作,跟向我喘息一样:“爸,你这个色公公不是一直打儿媳的主意吗?现在也算满足你的变态心理了。

    我现在感觉也很兴奋,恨不得跟你来真的,但是我知道那样不行,所以我只希望咱们之间能够用其他的办法来寻找快/感。”

    我对着手机在用手套弄着,我知道儿媳妇一直没有露脸,她现在一定是直勾勾的看着手机里的画面。

    儿媳的双腿是那么的诱惑,就连平坦的小腹我都想要仔细的去舔舐。

    看着小浴巾里的手变得快乐一些,我这时就在想,如果这只手是我的该有多好,可以亲手碰触到儿媳最神秘和敏感的地方。

    我在喘息,手机里的儿媳妇呻吟声也越来越销魂,这声音和她的动作让我越来越兴奋。

    我看着屏幕盯着里边风/骚火辣的身体,控制不住的说着:“小玲,我现在好像把这个大东西进入你的身体里。”

    儿媳现在在巨大的快/感中,而我的话令她也陷入了幻想中,很默契的回应着我说着:“爸,我也想你这又黑又大的丑东西进来呢。

    这东西这么大,比建军的大了太多了,我想进来之后一定会舒服极了。”

    我继续说着:“小玲,我现在快到巅峰了,我现在在想着狠狠的弄你。”

    我的话让儿媳手部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声音都带着放荡与诱惑:“爸,我也快到了,你快点进来,用力弄你的儿媳吧。

    你这个色公公,竟然把玩自己的大东西给儿媳看,我感觉自己好羞耻。

    你真是太变态了,我也感觉自己好变态,看着爸的东西,还想着爸狠狠的弄我。我现在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在儿媳风/骚的话语配合下,我的速度也在加快,越来越快到上下几十下的时候,我疯一样的挺腰,全身紧绷的我忍不住哼出声音来。

    感受到身体清晰的跳动着,大量的体液爆发出来,弄脏了手中这条情趣内/裤,看起来更加的刺激。

    手机画面里的儿媳妇在我爆发之后她的呻吟酥麻勾魂,我就看着她的前身在剧烈颤抖,丰润的臀肉和双腿都在死命的夹紧。

    这个动作我知道她也到了快乐云端之上。

    我安静的看着画面,手机里的儿媳全身瘫软在床上,只传来她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好久儿媳妇才开口说着:“爸,好爽啊。

    从没有过的强烈,那瞬间我以为自己要死了似的。

    现在时间不早休息吧。你先把我的内/裤放好明天我回来再洗。放在洗手间的话婆婆看到就麻烦了。

    我现在好累,也不想再过去拿了,等明天再说吧,晚安啊,爸。我要睡了。”

    我们相互说了晚安就关了微信视频睡觉了。

    这一夜感觉是那么的舒爽满足,我此时觉得自己现实世间最幸福的男人,年纪不小,还能跟这么年轻魅力的儿媳有这种程度的交流。

    我跟儿媳经过这一晚之后,又平静了还几天,看来是儿媳身体欲望爆发出来之后就会变得理性,不过我也不着急,过两天儿媳身体的需求又会变得强烈,到时候又会主动的来撩/拨我的。

    这是我无意间想到的儿媳状态,利用这种情况,我心里开始计划着怎么真正的得到儿媳,能够享受她火辣身体的美妙滋味。

    既然知道儿媳的生理渴望,从最开始无意间的碰触,到现在这种程度,我跟儿媳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靠近。这一点就连她都没注意到。

    这样的情况下,我很自信只要自己施加点手段,一定会让我梦想成真。

    而且我心中的方案也在不断的完善,我将这个调教儿媳的计划很隆重的命名为:调教超级大计划。

    最终目标就是直到把儿媳调教的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羞耻心和罪恶感,风/骚放荡,成为我的美妙玩物。



  这几天让我意外的是儿子张建军回来了。他包活的工地刚完工等验收,就回家来过段时间。

    儿子回来让我对调教儿媳的计划也推迟了。当我看到儿子的时候,心里忽然间感觉自己挺罪孽深重的,竟然对儿子的妻子有非分之想,可是无数次我明明知道不应该,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每天儿媳回家后,我们之间客气礼貌,家庭看起来一片和谐像正常一样,还是那种很正统的公媳关系话都说的不多,我们之间的私密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

    儿子回来我心里其实很开心,建军在外边跟着建筑公司揽点零碎活,赚钱小钱可平时也挺辛苦的,这次能回家来休息一段时间我也欣慰。

    只是唯一的遗憾是我不能再跟以前那样晚上跟儿媳妇微信聊天了。

    这天晚上老伴忙完家务又带孙子去休息了。

    我与儿子儿媳三人在客厅看电视,儿媳妇在儿子回来之后就换上了最开始穿的那件保守睡衣。

    儿媳没有前些日子穿的那些性感风/骚了,她坐在我对面,建军坐在我这边。

    儿子回来之后我没敢再跟儿媳聊激情的事,几天时间过去了我身体的冲动感又冒出来。

    我突然想到了可以避免风险的事情,我装着跟儿子儿媳聊天,悄悄的把我微信名字头像和其他资料都改了。

    改完之后我看一眼儿子,他正盯着电视机我就给儿媳妇发了条信息过去:“小玲,我是你爸,资料我都换成女的了,这样我们聊完你就删了信息。

    如果建军看到了问这是谁,你就说是你的同事,他不会发现有问题的。你也把你微信信息调成静声吧,我想跟你说说话,就聊一会儿也行。”

    信息发送过去,我装作风轻云淡的看电视,同时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儿子聊天,询问工地上的事情。

    儿媳妇这时候抽出手机看了一眼,接下来脸就变红了,隐蔽的白了我一眼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眼下我俩就像是在偷情一样,刺激的情形加上之前跟我微信激情的事情,儿媳做了几分钟还是没忍住,装着随便玩手机的样子给我发信息过来了:“爸,你疯了?你儿子就在你身边还想跟儿媳撩骚?你想聊什么?”

    好在儿子做的距离我远些看不到我手机上的文字,我快速给她发信息过去:“不想聊什么,就是你前些日子给我的奖励啊。

    现在这几天突然又没有了,我现在身体想了感觉有点难受,要不咱们继续?你就当孝顺爸了好不好?”

    我看着儿媳脸色变得古怪,甚至心虚的看了一眼旁边一无所知的老公建军,这才回发消息过来:“爸,你怎么想的我尽量配合你就是了。

    你身体憋得难受我也没办法。真的帮不了你。不让你儿子发现异常,我就进来满足你好了。”

    我看着这条信息有点奇怪,按理说儿子回来的这几天,儿媳应该会很满足才对,她这字里行间我还是感觉到一种浓浓的渴望,不然怎么会这么配合我呢?

    我心中古怪的发信息问着:“小玲,建军回来好几天了,你现在是不是天天享受快乐,把爸给冷落了?”

    儿媳撩了一下头发,看两眼电视又敲打手机,一会儿就回复信息过来:“爸,你心里乱想什么呢?

    你儿子就第一天来跟我亲热过一次,而且就短短两三分钟,我身体放有感觉他就浑身一哆嗦爆发了。

    我难受的很,他爆发之后倒头就睡,把我的身体吊的七上八下。”

    我看完这条信息,差点笑出来,编辑信息继续跟儿媳聊着:“建军很长时间久回家一次,就第一天弄过你一次我咋不大相信啊。

    而且建军这才多大?怎么可能两三分钟就完事了。”

    我的信息让儿媳满腹委屈,就连回信息都变快了很多::“谁知道怎么回事,其实这两年我跟建军的夫妻生活都不怎么样,质量很差,可是这次他回来我感觉更差了。

    爸,你说你儿子是不是在外面养女人了?这么就回来一次还不想要我,一定是在外边没忍住找情人了。”

    发送信息,我偷偷看一样儿媳,现在她正装着看电视,脸色很难看。

    我寻思了一下就回信息过去:“不会的,建军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不清楚吗?你不要疑神疑鬼的,应该是你的需求太高了吧。”

    我的话让她立马来劲儿了,快速发过来信息:“我要求哪里高啊?他都没有插多久就软出来。我刚有感觉他就完事,搞的我跟他做完就更难受。

    还不如,还不如跟爸在微信聊得爽。”

    信息中带着满满的怨气,最后说到我的时候还在后边添加了一个害羞的圆脸表情。

    最后一句让我的心里充满自豪,我继续跟儿媳发信息:“你也感觉微信上跟我聊得刺激啊?

    现在说这个你是不是脑子里又回忆以前的刺激事情,你这一说我心里又突然很想了。”

    对儿子的抱怨让儿媳很肯定的发信息过来了:“是啊爸,你一说这个,我也想那事了,身体有点止不住的兴奋。”

    “你下边现在湿了吗?等下让建军好好满足你。哎你还有老公能用,你婆婆年纪比我大那么多,我们早就没这事了。”

    “是有点湿了,爸,我刚才在想与你微信视频的事呢。

    坏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给我看到的图片和视频,你的那个恼人的大家伙我恨不得真正的体验。都怪爸。

    之前感觉还没这么强烈,可是被建军这么撩/拨都不能发泄,我现在更想男人了。”

    “想男人的什么?想哪个男人?”

    “就是那个啊,想你的总可以吧。”

    “小玲,跟我说出来好吗?你不感觉这样也挺刺激的。”

    “我想爸,想爸的大东西,冤家,我感觉自己真骚。”

    “爸现在想搞你的心情越来越迫切了,真的不知道撑到什么时候,我喜欢你这样,更喜欢你对着我发骚。”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