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不同大小的玉势挺进她h - 信宜金融网 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不同大小的玉势挺进她h - 信宜金融网

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不同大小的玉势挺进她h

【摘要】陈默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大伯他们就是这样势利的很。”     林霜微微摇头,想着两人想着还是这样的亲昵举动,有些羞涩,说:“没事,本来就是我的错,不过我们还...

陈默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大伯他们就是这样势利的很。” 

    林霜微微摇头,想着两人想着还是这样的亲昵举动,有些羞涩,说:“没事,本来就是我的错,不过我们还是找个时间把这里的东西给擦了吧。” 

    “恩,不急,我们先去把你的钱给还了,三十万不是小数目,你一个人我不太放心。”陈默随口说。 

 文学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林霜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父亲又好赌,自己是拼尽全力才读完了大学找到了一个好的工作让自己安稳下来,可是自己面对的,从来就没有温柔的对待。在学校被同学嘲笑,在公司也被领导潜规则,虽然也遇到几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可是在这个炮火纷飞的年代,她不敢把自己随便的交代。 

    可是陈默不一样,从认识他到现在,虽然才短短一天时间,可是他做的却是比别人一年还多。帮自己摆脱了高利贷的骚扰,还无条件的拿出三十万来给她还债。虽然说有时候喜欢用言语调戏,可是那是三十万啊,多少女人要卖肉多久才能赚到,只是简简单单的言语调戏去没有实质行动,到底是谁赚了。 

    昨晚她一夜没有睡好,陈默的武功那么高,如果夜晚他想做点什么,自己能反抗吗?该反抗吗?可是她纠结了一夜,陈默始终没有过来敲房门,更别说偷偷摸摸的进来做坏事。 

    林霜感动了,真的感动了。 

    “钱是借的我们经理的,因为我的事情,公司觉得影响不好就先把我给开了,但是她说只要我解决了事情,还是可以回来,她对我很不错。”林霜说。 

    陈默点点头,问道:“男他还是女她?” 

    “女的,男人的钱我可不敢随便要。”林霜嬉笑的说。 

    “那你还不是要了我的?”陈默调侃道。 

    林霜有些发愣,随即眼眶就红了,刚想说什么,陈默连忙又说:“怎么动不动就哭呢,调戏两句都不行了?好了,去找你经理吧,剩下的钱咱们去买辆车,总是打车也不方便。” 

    林霜深吸一口气,看着陈默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哭出来的模样就觉得十分的好笑,强忍着没笑,两人在家里拿了东西出门。 

    到了林霜的公司,在明海也算是一个中小型企业,手下员工也有两百多人。林霜在公司里面担任组长,算是一个小官,一个月工资也能有上万,只不过刚刚没担任多久就出了这档子事,林霜只能自嘲没这个命。 

    到了公司,林霜敲开一家总经理办公室的门,里面坐着一个穿着穿着OL职业套装的女性,年纪二十五左右,精致的面容和雄伟的峰峦,陈默知道,这女人,也是一个极品。 

    “你怎么来了,事情解决了?”女人见到林霜,会心一笑,站起来露出了纤纤细腰还有丰硕的翘臀。 

    “恩,解决了,我今天来是还钱的。噢,对了,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男朋友,陈默。陈默,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经理,王萌萌。” 

    陈默打量着王萌萌,看着挺精明能干的一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卡哇伊的名字,伸手说:“陈默,感谢你一直对林霜的照顾。” 

    “男朋友啊?没听说过啊,坐吧。王萌萌让几人坐下,随后开始泡茶,说道:“钱的事情你也不用着急,反正我不缺钱用。倒是你,要是解决了,就回来,反正原因我也知道,又不是你自己行为不检导致的,公司可以谅解。” 

    “没事的,钱我都已经凑齐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欠人钱。”林霜坚持要还钱,要了王萌萌的账号,打款二十五万,这才安心下来。 

    王萌萌问道:“对了,你们怎么认识的,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就突然多了一个男朋友?不过我得多嘴一句,林霜家境贫苦,但是她人勤奋好学很上进,又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你得好好珍惜。” 

    陈默点点头:“会的。” 

    两人说好了过段时间来报道,林霜就离开,和陈默去车市买了一辆二十多万的帕萨特,领证办牌弄完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开车前往大伯家,林霜没来由的一阵紧张,陈默看在眼里,并没说破。 

    到了家门口,大伯过来开门,伯母倒是颇为热情的弄了一些菜。在客厅坐着一个女孩,亭亭玉立的模样,大眼睛翘鼻子,樱桃小嘴活生生的大美女一个。见到陈默进屋,只是扭头撇了一眼,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继续低头看手机。 

    “水心,你看,是谁来了?”大伯陈升平叫着。 

    “噢。”陈水心也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声。 

    陈默有些纳闷,这小妮子三年前就跟一个跟屁虫一样,一口一个陈哥哥叫的欢实的很,怎么这三年不见一下子就这么冷淡了呢。陈升平也有些无奈,从卧室拿出了几万块钱说:“这都是这两年租的钱,你伯母她不情愿,但是总归是你的,现在你回来了,我们也为你高兴,不过,你是不是得找份工作什么的?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会想办法。”陈默笑着接过,递给了林霜。 

    伯母喊几人去吃饭,上了桌,陈升平就开始询问陈默这几年到底去了哪里,陈默倒是有了应付,说自己出去旅游了一番,来不及通知就离开了。但是期间,一直对自己极为冷漠的陆水心却是不时的偷瞄自己,小脸鼓鼓的吃着饭,陈默看着这情况,立刻就知道,小妮子是在跟自己赌气呢。 

    吃过了饭,陈默也不再久留,对着陈水心说:“水心,陪我下去走走?” 

    陈水心哼了一声刚想拒绝,但是想了想,还是说:“好吧。” 

    让林霜一个人开车先走,两人下了楼,陈默咧嘴笑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手办,说:“诺,送给你的。” 

    “我才不要,我很久不玩这种东西了。”陆水心强迫自己扭过头不去看陈默手里限量版的手办。 

    “别生气啦,陈哥哥因为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得不离开,不跟你联系,是有原因的。”陈默小声的劝哄。 

    结果这么一说,陈水心立刻就鼓着小嘴,眼眶里泪水打转,红着眼哼道:“我才没生你的气。” 

    “我很想你呢。”陈默继续用温情模式攻陷。 

    陈水心再也忍不住了,俏脸划过一滴晶莹泪水,粉拳垂在陈默的胸膛上,怒道:“你知道你多过分嘛,连句话不说就走了,我这几年总是怕你死了,每次想到这个都会哭醒,你这个混蛋。” 

    陈默把陈水心轻轻拥在怀中,摸着小脑袋说:“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这样了,以后就一直陪着你好不好,直到你嫁人为止。” 

    陈水心在陈默的怀里呜咽了一会,这才起身擦去泪水,哼道:“我才不结婚呢,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玩。” 

    “傻瓜,女孩子哪里有不嫁人的?” 

    陈水心嘟着小嘴倔强的说:“就不,谁都没有陈哥哥好。” 

    陈默看着陈水心挺翘的胸脯,心说这再也不是以前的小屁孩了,于是说:“那陈哥哥也不能陪你一辈子啊。” 

    “不管,反正我就赖着你,要是你不管我,我就哭给你看。”陈水心说着,瘪嘴就要拉开架势继续哭。 

    陈默连忙求饶:“好好好,你跟着我跟着我,那手办还要不要了?” 

    陈水心一把夺过,捧在手心里心里得意却故意哼道:“当然要了。”

 买了油漆把墙门给刷了一遍,又把门口的小广告给清掉,这两件事情就花了两人一上午的时间,磨磨蹭蹭到了下午。林霜是没有任何的负担,和陈默也逐渐的亲热起来。 

    到了执行任务的时间,陈默带好东西,对着林霜说:“我出去干活了,你在家里照顾好家哦。” 

    如同夫妻一般的话语,林霜并没有感到反感,微微一笑,说:“注意安全。” 

    陈默开车到了乾森的别墅前,乾森早就准备妥当,见到陈默前来,哈哈大笑的前来迎接:“小兄弟,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候多时啊。” 

    “路上有些堵车,来吧。”陈默也不墨迹,停好车就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有三路人马等着,每队一共十人。随后乾森就亲自前往保险室交给每人一个密码箱,并且用手铐与箱子链接。这样的保险措施,已经到了一种近乎无敌的境界。 

    更别说每人脸上还佩戴了一个白色面具,戴上之后,根本无法认出谁是谁。乾森把装有手镯和日记的箱子交给陈默,说道:“一切拜托。” 

    陈默点点头,没有说话。 

    三十人十几辆不同的车,陈默随机挑选了一辆,然后安稳的坐着,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表面为合金的密码箱,面具下目光闪烁。 

    陈默并没有理会路线的事情,在对面这种情况下,如果他是神秘的组织,除非有非常准确的消息,肯定是会蹲点乾森最新的地方来守株待兔。 

    车上十分安静,除去有时候汽车鸣笛声,根本没有人说话,连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避免引起误会。从乾森到另外的安全住所一共有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陈默看着窗外的景色,三年没有回来,一切变化的太快,自己甚至都有些无法接受。 

    汽车停在了十字路口等着红绿灯,伴随着黄灯闪烁,绿灯亮起,汽车发动。就在此时,一辆飞驰的大货车猛的冲路口处撞了过来,陈默就在这紧急时刻, 猛的打开车门跳了下去,随后神行千里一般在这十字路口急速狂奔。 

    身后传来猛烈的撞击声,陈默回头看了一眼,轿车被撞的在空中连番了几个圈,可见货车的速度之快,力道之大,里面估计没有一个人可以活。 

    陈默冷哼一声,摘掉面具脱去外衣遮在手铐处,如同行人一般继续往目的地前行。 

    只不过既然那群人又了准确消息,又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任由陈默就此逃脱。还没有过去五分钟,陈默就发现自己被包围了起来,前面三个,后面五个的慢慢包夹。 

    陈默站在了原地,扭头看去,他不打算逃,其实也不用逃。指了指一处颇为僻静的小巷,意思很明确,进去打。 

    来包夹的人默认了,等着陈默先走进去然后紧紧跟了进去。一共八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匕首,慢慢的朝着陈默逼近。 

    “你们到底是谁?”陈默开口询问,没有丝毫防备的姿态。 

    没有一个人说话,手中匕首寒光乍现,领头一人猛的挥舞着匕首上来,手中匕首宛若毒蛇獠牙,直刺陈默身上致命处。陈默身形闪过,虽然这群人看起来实力不容小觑,但是对于陈默来说,还是太弱了一些。 

    陈默冷哼一声,手中密码箱挥舞起来,领头男人闪躲不及,手中匕首被击飞,陈默顺势身形一晃,密码箱就如同一块块板砖,朝着每个人男人的手掌砸去,每一下都准确无误的击飞手中匕首。 

    陈默身形如同是在花丛漫步,惬意之极,等到他停下来的时候,形势瞬间逆转。原本是八人将他堵在小巷里,现在却是陈默在堵着他们。 

    “谁派你们来的。”陈默再次发问。 

    说时迟,那时快,陈默迅速转身手中密码箱挡在胸口,然后整个人瞬间就如同被一阵巨力推翻,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抵消了劲道,陈默有些狼狈的站起身,看着远处的一层高楼,竖起了一个中指。 

    而一击未中的狙击手看到瞄准镜中这奇怪一幕的时候,心中顿时生起了一股寒意。居然能够在这么远的距离感知危险并且还能零点几秒内做出防御,随后还能准确的找出自己的位置,这还是个人吗? 

    陈默手中的密码箱深凹进去,一颗子弹被挡在外面,如果这要打在人的身上,不死也是终身残疾。在场的八人也升起了一股子寒意,其中一人沉声说:“你跟万毒门作对,不会有好下场。” 

    “万毒门?”陈默没有听过,但是他动了。 

    只见他身形一闪,男人还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就被陈默一把掐住了脖子,然后举在空中,陈默露出一丝残忍笑意,说道:“我管你们是什么狗屁万毒百毒,我只知道,别来干扰我的事情。回去告诉你们老大,我不屑与你们万毒门作对,但是如果你们敢来干扰我的好事,就别怪我下手狠了。” 

    陈默说完,一把将已经快要断气的男人仍在地上,随后大步的走出小巷,没有一个人再敢拦截。能够瞬间挡住远程狙击的男人,这种超越人类能力的存在,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了。 

    服气不停喘气的男人,其中一人打开耳麦说:“任务失败。” 

    陈默威震住这群人后,搭乘一辆的士离开,到了目的地,乾森站在屋子前等他。见到陈默安然无恙前来,心中一块大石掉了下来。当他看到箱子上那恐怖的深凹的时候,脸色又变了变,问道:“还有枪手?” 

    “狙击手,小意思,但是我就不敢保证里面的东西还是不是完好的。”陈默笑着说。 

    两人一同进了屋,更加繁琐的安全设备全部打开,陈默解开手铐,乾森打开箱子,只见里面的东西依旧完好,松了口气,说:“小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听到说你们的车被撞了之后,我这颗心是提到嗓子眼了。” 

    “我答应过你,一定会保证安全的,毕竟,我现在很穷,可不想把拿走的钱又吐出来。现在任务完成了,可以支付剩下的了吧?”陈默询问。 

    乾森笑呵呵的答应,除了保险室,乾森拿来一个箱子,里面是五十万的纸币,说道:“小兄弟,我很佩服你,也很看好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要长期合作的意思?跟着我,保证不会亏待你。” 

    陈默瞥了一眼,接过钱箱说道:“我不太喜欢给别人做狗,无意冒犯,那么,箱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财两清,乾老板,告辞。” 

    “好,我送你。” 

    乾森目送着陈默开车离开,身后的男人上前问:“老板,就这么让他走了?” 

    “他这种人才,肯定不会心甘情愿跟着我做事的。不要紧,以后还会有用到他的地方。以后看到他尊敬一点,这种人,不简单。” 

    男人目光闪烁,点头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