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 - 信宜金融网 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 - 信宜金融网

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

【摘要】瞪着眼睛看着安雅,看着她递过来的药,一股怒气直冲大脑。    抬手就打在了安雅的手上,安雅吃痛,手里的 药盒一下就落在了地上。    “安雅,你...

瞪着眼睛看着安雅,看着她递过来的药,一股怒气直冲大脑。

    抬手就打在了安雅的手上,安雅吃痛,手里的 药盒一下就落在了地上。

    “安雅,你知不知道羞耻?你们身为女人最主要的就是伺候好老公,给男人传宗接代,”王志远伸手使劲地戳着安雅的额头。


 文学

    看着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委屈,身材又火爆的让所有的男人都垂涎欲滴,心里就更加的火大。

    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栓在床上,什么都不穿,让他能随时玩弄,玩的她欲仙欲死的。

    可是,他现在只是个普通的中学老师,那点工资只够还房贷的,身体还不行,每次他都能看到安雅脸上那欲求不满的表情,他就禁不住恼羞成怒,恨不得拿鞭子狠狠地抽着她,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哀嚎。

    安雅躲开他的手指,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

    不怀孕又不是她一个人的过错,为什么都要赖在她的头上!

    只是,她昨晚到底做了对不起王志远的事儿,她心里愧疚着,轻声地说,“我也想早点生个孩子啊,所以,你吃一点药,我怀孕的几率也能大一点。”

    “什么怀孕几率大?你就是发骚发浪的,找什么借口?”王志远声嘶力竭地吼着她,“啊,我说你怎么总值夜班,就是方便你在医院里偷汉子是吧!”

    他的话,让安雅心里狠狠一疼。

    她不是偷汉子,可是,她真的被别的男人给上了,关键,她竟然还回味着。

    看到安雅不说话,王志远更是火大,伸手把茶几上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上,到厨房里抓了一根黄瓜,就骑在了安雅的身上,使劲地往她的嘴里怼,“来啊,你不就想吃男人的东西吗,这个尺寸也不错。”

    安雅被他弄得生疼,摇晃着脑袋,伸手使劲地推着他。

    王志远还不解气的,按着安雅趴在沙发上,撩起她的裙子,就要分开她的腿,“张开腿,老子今天就好好捅烂你,让你成天就想着跟男人上床!”

    “我没有,”安雅不禁哭了出来,使劲地挣扎着,她都能感觉到黄瓜粗糙的表皮擦到她柔嫩的地方。

    努力地撑起身体,一个翻身,就把王志远从身上翻了下去,一下就摔到了地上。

    安雅趁机赶紧站了起来,把内裤提好了,才走过去扶着王志远。

    王志远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装什么装!黄瓜是素的你就装,要是荤的你就吃了吧!”

    “我没有,”安雅心里难受的不行,王志远对着她的身上就是一顿掐,掐了好一会儿,才觉得心里没那么堵得慌了,狠狠地说,“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给我带绿帽子,以后你就天天 吃黄瓜吧!”

    说完,就把黄瓜扔到她的脸上,转身就进去了主卧室,狠狠地把门给甩上了。

    安雅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出来。

    想着老公的样子,还有婆婆催生孩子的嘴脸,她有那么一刻都想出轨怀一个别人的孩子算了。

    可是,她也最多是赌气的想想而已,跟主任的那一次,她都已经后悔的要死了。

    这种后悔,一直延续到她到了医院里。

    刚准备换上白大褂的时候,田满从外面走了进来。



  安雅一看到田满,就低下头,脸红到了脖子上,低声地喊了一声,“田主任。”

    田满对着她点点头,虽然昨晚已经吃到了她,可是现在看到她,他竟然更加怀念她的味道了,最开始那种青涩,到后面的浪叫,让他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咳嗽了一声,才一本正经似的问着,“安雅啊,你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啊,有没有信心啊?”

    安雅很想问问他那个老男人怎么样了,但是问了好像又不相信他似的,“差不多了。田主任,过两天我想请假回家好好复习,不知道……”

    田满看着她优美的脖颈,不禁有些心猿意马的,只是听到她这么说,故意长长地叹了一声,“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调到咱们这个科室吗?”

    这个问题,安雅也很想知道,她甚至一度都怀疑,是田满故意想要睡了她,才这么让院长安排的。

    可是她又不能真的就这么说出来,只是摇摇头。

    “因为咱们科室特别缺人手,你们妇产科的主任就跟我推荐了你,说你特别优秀,”田满一本正经地胡扯着,反正安雅也不可能真的跑去妇产科主任那里求证。

    安雅不禁苦笑了一下,她在妇产科那么多年,还以为以后就会继续留在那里了。

    “所以,我的意思你懂了吗?”田满一直看不到安雅的表情,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

    安雅点点头,田满的意思就是说科室很忙,她也就别请假了。

    她这么沉默不语的,田满不禁有些不爽,只是皱了皱眉头,极力耐心地说,“好歹我也是这个科室的主任,你要是有需要,我可以帮你的。”

    他的话让安雅心里狠狠地一疼,她知道,如果真的求他帮忙,肯定又像是昨晚那样。

    她 已经对不起王志远一次了,她不能再不要脸了。

    勉强地笑了笑,“谢谢田主任,我相信我自己的实力。”

    “嗯,”田满一下就冷了脸,女人这种动物还真的是不能惯着,一惯着就拿架子。

    别看现在在这里跟他装不熟,早晚她会跪在他的裤裆前面,哭着求他上了她。

    狠狠地瞪了安雅一眼,田满强忍住下面的叫嚣,转身就走了出去。

    安雅听着他关门的时候,整个人跟虚脱了似的,一下就坐在了椅子上。

    她不能在对不起老公了,就算是王志远在床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安雅提心吊胆了一整天,还以为田满会趁机找她的麻烦,没想到一白天虽然很忙,但是都还很安生,跟田满只是匆匆见了两面而已。

    到了晚上的时候,安雅已经累得快走不动了,坐在办公桌的前面,这才发现了值班轮流表。

    一看到那上面的排班,安雅一下就站了起来。

    她竟然是连着一个月的夜班,甚至连她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也是,要是万一晚上很忙的话,她第二天哪里还有精神考试了!

    这值班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田满授意的。

    安雅坐在凳子上越想越着急,越想越生气,硬着头皮,鼓足了勇气,拿着值班表就到了田满的办公室里,“田主任我过两天不是要考资格试吗,我想请两天假……”

    田满放下手里的文件,漫不经心地看了安雅一眼,“我说安雅啊,你难道真的没看出来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