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play厨房play肉/电梯里用嘴帮我吸出来 - 信宜金融网 女仆play厨房play肉/电梯里用嘴帮我吸出来 - 信宜金融网

女仆play厨房play肉/电梯里用嘴帮我吸出来

【摘要】很快,他就看到山脚下的村子了。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说话声,还夹杂着一个女孩子的叫喊声。   转了一个弯之后,沈浪看到前面站着几个人。...

很快,他就看到山脚下的村子了。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说话声,还夹杂着一个女孩子的叫喊声。

   转了一个弯之后,沈浪看到前面站着几个人。

   三个半大小子把一个小姑娘围在中间。

   那个小姑娘个子不高,扎着两条小辫子,身体很单薄,穿着一件很旧的碎花裙子,细胳膊细腿,手里提着一个竹篓,背对着沈浪。

   另外三个半大小子,穿着有点花哨,但看得出来都是农村孩子。为首的一个年纪稍大,二十左右,留着小平头,方脸小眼,正叉腰站在小女孩儿跟前,样子很凶。

   另外两个十七八岁的样子,一个比较胖,另一个则比较瘦,三个人的皮皮肤都是黑黝黝的。

   此时,三个半大小子的注意力全在小姑娘身上,所以也没注意沈浪走了过来。

 文学


   只听那小平头恶声恶气的说道:“章小玉,我再问你一次,这鱼你给是不给?”

   “凭什么把鱼给你,这是文伯伯送给我的。”小姑娘的声音很清脆,很是倔强。

   “你少废话,老子我今天就是看上你的鱼了,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小平头一副无赖的嘴脸,还撸起了袖子。

   小姑娘后退了一步,把怀里的竹篓搂得紧紧的,“这是给我妈补身子的,我不会给你,要吃你们自己去钓!”

   “哈哈,还给你妈补身子呢——”小平头坏笑起来,“你妈需要的不是鱼,需要的是男人,男人才能给你妈补身子,懂不懂?”

   旁边两个同伙一听,都哈哈笑了起来。

   “章小玉,你妈肯定想男人!”

   “对,要不,我们去帮她止渴吧?”

   “你们这些坏蛋,不准侮辱我妈妈!”小姑娘大声叫道。

   “急眼了啊,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妈就喜欢装假正经,摆出一副贞节烈妇的样子,其实不知道多想男人跟她睡觉!”小平头冷哼道,“你不小,不懂,以后就懂了,哈哈!”

   “你们乱说,我——”小姑娘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俩还愣着干嘛,把鱼拿过来啊!”小平头发号施令了。

   于是,那小胖子就去抓小姑娘的胳膊,另一个瘦子就去抢她的竹篓。

   “放开我,不要抢我的鱼!”小女孩儿哭叫着,死死的搂着竹篓。

   那个小平头上前,用手一推,就把小姑娘推倒在地。

   “呜呜——”

   小姑娘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沈浪看得冒火,这三个家伙真不是东西,居然欺负一个小姑娘。本来他不想惹事,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住手!”他大喝一声。

   正在拉扯中的几个人一下停了下来,全部望了过来。

   “你它妈谁呀?”为首的小平头就走了过来,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既使对方的个头足足高出他一个头,小平头也没有害怕,因为他是村里有名的无赖,骄横惯了,何况现在他们是三个人。

   沈浪冷笑道:“我是谁不用你管,不想挨揍就滚远点!”

   “草,你还敢威胁我李克兵?你算哪根葱?”小平头斜着眼睛,根本没把沈浪放在眼里。

   另外两个家伙也围了上来,不怀好意的看着沈浪。

   那小姑娘爬了起来,躲在沈浪的背后。

   “几个人欺负一个小姑娘,还有脸了?”沈浪面无表情,放下了行李袋,两只手互相捏着,把手指关节捏得‘咯吱’作响,这是他准备打人的前兆。

   “麻痹的!敢多管闲事,老子今天不把你打趴下,老子不姓李!”小平头目露凶光,准备在两个跟班面前显示一下实力。

   “废话真多!”沈浪话音一落,一脚就踹在小平头的肚子上。

   “哎哟!”小平头没料到他先出手,一下被踢个四仰八叉,仰面摔了下去,人还没起来,嘴里气急败坏的叫道:“愣着干嘛,给老子扁他!”

   那胖子和瘦子一听,双双扑了上来。

   这二个家伙身高不足一米七,还没等他们扑近,沈浪一拳先揍在最近的瘦子脸上,然后又一脚踢在慢一步的胖子身上。

   瘦子吃了一拳,那瘦削的身体愣是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然后象喝醉酒似的就倒在了地上。

   而另个胖子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十来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直叫唤。

   那小平头一下愣了,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沈浪哼道:“还要不要试试?”

   小平头瞅了瞅两个跟班,涨红了脸,大叫一声又扑了过来!

   这家伙打架毫无章法,扑过来就是一拳。

   沈浪轻松闪了过去,然后一拳就砸在他的膀子上。

   “哎哟!”那家伙痛得叫了一声,感觉整个膀子都麻了,一下抬不起来了,这下他知道碰到硬角色了,他本身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当下恨恨的说道:“你麻痹的,老子不会放过你的!我们走!”

   说完,小平头就带着两个跟班快速离开了。

   “大哥哥,你好厉害!”在旁边看呆了的小姑娘这才拍着手叫了起来。

   沈浪笑眯眯的走过去,“小妹妹,现在没事了。”

   他弯下腰,把竹篓捡起来递给小姑娘。

   “谢谢大哥哥!”

   “不用谢。”

   小姑娘抹了抹眼睛,“大哥哥,你要去哪里呀?”

   “我去双河村呀!”

   小姑娘莞尔一笑,“我就住在村里,我带你去吧!”

   “呵呵,谢谢你了。”

   于是小玉在前面带路,沈浪跟在她后面。

   “大哥哥,你要小心点,那几个是坏蛋,小心报复你。”

   “哦,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村里的无赖,最喜欢欺负人了。”

   “哥哥不会怕他们的,他们敢做坏事,哥哥就收拾他们!”

   “大哥哥真是个好人。”小姑娘眨着明亮的眼睛,开心的说道。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沈浪发现小姑娘长得挺可爱,就是身子骨有些瘦小。

   “我叫章小玉。”

   “你多大了?”

   “十岁了。”

   沈浪一听,就这小玉的体形,倒象个八岁的小孩子,看来是营养不良。

   “家里还有什么人?”

   “妈妈。”

   “爸爸呢?”

   “爸爸死了。”小玉的声音很平静。

   沈浪心里酸酸的,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父亲。

   “你想他吗?”

   “我记不起他的样子了。”小玉低声说道,“我三岁时,他就死了。”

   沈浪一时无语了,不知如何安慰她,但看得出来,小姑娘很坚强。

   走了二十来分钟,沈浪跟着小玉来到了双河村。

  到了村口,章小玉就告别了沈浪,自个儿回家了。

   此时,天将黑未黑,家家户户亮起了灯。

   沈浪站在村口四下张望,整个双河村座落在两座山之间的峡谷地带,看样子足有上百家,除此外,在山腰上还散落着一些人家。

   这货摸摸肚子,感到饥肠辘辘,决定先去找些吃的。

   进了村,还有少数人在村中闲荡,见到这么一个陌生人,都露出好奇的目光。

   走了几十米,沈浪就看见一家亮着灯的副食店。

   副食店的老板娘正站在柜台后面吃着瓜子。

   灯光很明亮,沈浪望了她一眼,眼珠子便转不动了。

   这女的大约三十左右,圆圆的脸蛋,略施粉黛,小嘴肉嘟嘟的,整张脸看起来很肉感,个子不算高,但胸器却不小,涨鼓鼓的,那衬衣有点紧,感觉那两团肉都要爆裂开来,更让人瞠目的是,好象里面都没戴胸罩,两个凸起很明显的顶在衬衣上。

   沈浪一摸下巴,奶奶的,E罩杯啊,真不小。

   以这货的标准:这女的暂时可以打六分,因为身材不高,腿短了点,不过六分也可以凑和用了。

   其实现在城里开放了,农村也不落后,天热时,妇女没穿内衣也常见,特别是结了婚的女人,都比较放得开。有时候,当着别家男人的面,撩开衣服奶娃儿也是很平常的事儿。

   沈浪这货由于没有在农村生活过,所以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女的瞧见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背着包提着箱子,就从柜台里面转了出来,她穿着一件短裤,大腿白花花的。

   她一见沈浪,是个陌生人,长得特别的俊俏,那模样是村里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比拟的,她的脸上马上荡漾起了迷人的笑容。

   “老板娘,有没有方便面?”沈浪走近柜台,往里面瞧了瞧,东西还不少。

   那女的把身子凑了过来,“有啊,你要哪一种?”

   沈浪用手一指,“这个来三包,多少钱?”

   “一共十五块。”

   沈浪掏出钱包,递了一张五十的过去。

   女的接过钱,扭着纤细的腰肢,走进柜台里面,她来到一个食品货架前,背对着沈浪,屁股高高的撅起,开始在食品箱里翻找起来。

   这样一个很暴露的姿势,裙下的春光立马落入沈浪的眼中,靠,里面是条黑色三角裤,只包住了大半个屁股。

   沈浪正在YY中,一个瘦削的男人一下从店外窜了进来,冷不丁就在那女人的短裙上摸了一把。

   那女的尖叫一声,回头一看,气呼呼的说:“大栓子,你作死啊,敢摸老娘的屁股?”

   那男的嘻嘻哈哈的笑道:“春蓉姐,你这个姿式好勾人哦,就象母狗在招公狗,是不是想男人了?”说话间,他瞟了一眼沈浪,心里更有底了。

   “滚你的蛋,老娘再想男人也轮不到你。”女的有些气急败坏。

   “你这话说得真是让人伤心,我哪点不比你家的男人强?”

   “死开,别妨碍我做生意!”

   “叫我走也行,赊我一瓶酒。”

   “你还欠我几十块没有给,还想赊酒,没门儿!”说话间,老板娘把三包方便面装进袋中,递给沈浪,又找了他三十五块钱。

   那男的说:“你不赊我就不走!”

   “好了,好了,我怕你了!”老板娘想打发他走,只好拎了瓶白酒给了他。

   那男的瞟了二人一眼,拿了酒就走了出去。

   “帅哥,你别见笑,这家伙是村里的无赖,让人烦得很。”

   “呵呵,没事儿。”沈浪笑了笑,“老板娘有没有开水啊,我想就在这里泡面?”

   “有!有!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说着,老板娘就急急忙忙走到店后面去了。

   几分钟之后,她提着一个开水瓶和一个大碗就走了出来。

   “来,我给你泡。”女人麻利的撕开包装,把三包面都放进大碗里,一边问:“帅哥,我看你不象本地人,你来双河村做什么?”

   她低着头,衬衣里那对白肉露出小半。

   沈浪一边盯着,一边说:“我是个中医,来这附近采药的。”

   “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医生。你会治啥病?”那女的眼睛一亮,心里就有了主意。

   “那要看什么病了。”沈浪漫不经心的说,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落脚,哪有心情给人家看病。

   那老板娘扭扭捏捏的说:“我最近胸口有些痛,我担心得了乳腺癌,你能不能帮我治治?”

   沈浪一听,似乎听出了话外之音,装模作样的说:“胸口痛有许多原因的,这要检查之后才知道。”

   “那你能不能帮我检查?”

   “现在?”

   “不是的,晚点等我关了店再说。”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沈浪一看那女人的表情,一脸媚相,觉得这女的得病是假,估计发骚是真,哪有才见一次面就叫人晚上去检查她的胸口痛,这不是摆明要勾搭自己吗?不过自己还要问清楚,不要上了当,万一是人家布的局就麻烦了。

   “家里就我一个人,我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半载难得回来一次。”女人略带着幽怨的口气,活象一个受人冷落的小媳妇。

   靠,看来真的有戏。沈浪一阵激动,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少妇,虽然样子不及佳丽,但自有成熟妇人的味道,那一颦一笑,就象一只勾人的狐狸精,就凭这个骚模样,也能再加上一分,管他的,自己正饥渴着,凑和着用好了,送上门的女人哪有不用之理?

   “那好,我晚点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万春蓉。”女人‘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呢?”

   “我叫沈浪。”

   “我叫你小坏蛋,好不好?”女人浪笑道。

   “可以啊,我的春蓉姐。”沈浪也坏笑道,“春蓉姐,我还没有落脚的地方,要不就先住在你家里?”

   “那可不行,我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收留你?”

   “哪咋办,天都黑了。”

   万春蓉眼珠子一转,“你去找刚才那个无赖,他有空房,给他点钱就成了。”

   “那好。”

   二十分钟后,沈浪吃完了面,就按万春蓉说的地址去找无赖陈大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