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攻腿上坐着学渣受/老师帮我打了一次飞机 - 信宜金融网 学霸攻腿上坐着学渣受/老师帮我打了一次飞机 - 信宜金融网

学霸攻腿上坐着学渣受/老师帮我打了一次飞机

【摘要】刘旭也挺不住了,猛的打了一个寒颤。  “你小子坏死了!” 文学  张丽丽软弱无力的声音带着几分酥麻。  “我也没想到丽婶你这...

刘旭也挺不住了,猛的打了一个寒颤。

  “你小子坏死了!”


 文学

  张丽丽软弱无力的声音带着几分酥麻。

  “我也没想到丽婶你这么浪!”

  刘旭凑到张丽丽的耳边,吐了一口气,张丽丽忍不住发出了娇吟声,赶忙求饶:“旭子,婶子还得带你找林月看病呢。”

  “丽婶真舍得?”

  “好旭子,婶子骨头都要散架了,下次再找你。”

  张丽丽抓住了刘旭下面,由衷地感叹道:“你小子是属驴的!”

  “丽婶不就喜欢这样的?”

  “坏小子,这件事可要保密,你敢传播出去……哼哼!”

  刘旭心头暗骂这女人比他还无情,嘴上笑着应承:“丽婶尽管放心,我嘴巴最严实。”

  “那最好。你小子这么厉害,难怪陈兰兰忍着闲话也要供你上大学。”

  “丽婶,你要这么说我可不爱听了。”

  尽管和陈兰兰有些暧昧,可小姑在他心里的地位,哪儿是这个浪女人能比的。

  听她这么说陈兰兰非常生气,整理好衣服,甩开步子就要自个儿走。

  好不容易到手的宝贝,张丽丽怎么会轻易放过。她连衣服都顾不上收拾,赶紧追上了刘旭。

  “婶子就随口胡说几句,你别放在心上。”

  “就这一次。”

  刘旭佯怒道。

  征服张丽丽,很多事情会方便很多。南坪村谁不知道赵光宗明面上人模狗样的,暗地里就是张丽丽的使唤奴才。

  “不会有下次了,走,婶子带你去瓜田。”

  张丽丽继续在前面蹬车,屁股一扭一扭的,还故意朝着刘旭这边靠过来。

  这娘们果然需求不小,看来以后的生活会很有趣。

  “丽婶,车座都湿了。”

  “坏小子,你也没老实!”

  眼看着瓜田就在前面,张丽丽赶紧让刘旭下车,顺手在他下面蹭了一把,才心满意足的哼着小调走了。

  吃不饱的浪货!

  刘旭嘀咕了一句,晃悠悠的朝瓜田走去。

  夜色逐渐降临,刘旭对明天的生活充满期待。不仅可以在诊所里和林月亲近,还搞了村长老婆,这回村的日子,似乎越来越有滋味了。

  好巧不巧,回家路上又遇到了张丽丽,只不过这次,还多了个村长赵光宗,两人正吵得起劲。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刘旭家里有蜜糖?粘着你了?”

  “大半夜你想吓死老娘,好去找个狐狸精是不是?我下午腰不舒服,旭子就给我按了按,咋地,你也会?不争气的东西!”

  赵光宗才说了一句话,张丽丽就喷了他满脸唾沫星子,硬是半晌没放出个响亮屁,站在大门口,一张脸比锅底还黑。

  “你特娘的看个球?还不快点滚蛋?”

  赵光宗被数落的狗血喷头,一股子憋屈劲全部冲刘旭发泄。

  刘旭也不介意,能看到赵光宗这幅狼狈的样子,让他咬几句也没啥,又不会少块儿肉。

  “赵叔,瞧你这能耐,就会欺负我这个老实孩子。有本事,你倒是把我丽婶拿捏住,省得大晚上还在街上丢人现眼!”

  不过,今天连张丽丽都搞了,面对这个平日里不敢招惹的赵光宗,刘旭的胆子也大了不少。

  “我看你小子找揍!”

  赵光宗就要动手,刘旭早就一溜烟跑得没影了,气得他原地跺脚,高高举起的手都没放下,猛的一个转身。

  啪!

  张丽丽甩手就是一个耳光,动作熟练,清脆响亮。

  “咋,赵光宗,能耐了你?还要在大街上打我?”

  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赵光宗就这样举着手,整个人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埋着头凑到张丽丽耳边求饶。好歹他也是个村长,太没面子的话,以后指定干不下去。

  张丽丽也不傻,见好就收,只是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刘旭的背影。

  那种滋味,真叫人回味无穷。

  “旭子,回来了。”

  陈兰兰还没睡觉,在院子里就着花生米喝酒,看样子有些心事。

  平常这个时间她早睡觉了,但今天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刘旭的影子,甚至忍不住想到了一些羞耻的事情。

  为了压制这种想法,她弄了点花生米,就想喝醉了事,没想到越喝那种感觉越渴望,碰巧,刘旭回来了。

  “小姑,怎么还喝上了?”

  刘旭心情不错,陈兰兰平常也好喝酒,便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迷离,好像本来安静的湖泊上,泛起了点点浪尖。

  “想喝,来,陪小姑喝几杯,你回来之后都没有和你正经说说话,反正今天晚上也没事,咱唠唠嗑。”

  刘旭也没在意,拿了个杯子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小啜了一口,只觉得舌尖火辣,连忙把杯子放了回去。

  “旭子你这酒量也没点长进,小时候偷酒喝你小子闷一口就能睡一天。”

  “小姑这都多少年了,还拿这点儿糗事寻我开心。”

  刘旭话刚说完,眼睛就移不开了。

  陈兰兰身上的睡衣很薄,顺着晚风摆动,隐约可以看到沉甸甸的胸口,露出一片雪白。

  姿色本就不错的她,脸上朦胧着几分醉意,爽朗一笑,就像是熟透的果子,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哈哈,旭子你害羞啥,来喝。”

  小姑敬酒,刘旭也不敢推辞,拿起杯子灌下去大半杯,其实他现在的酒量很不错,只是太久没喝村里人自己酿的米酒,有点儿不适应。

  “你小子可别喝醉了,这么大块头,小姑可扛不动你,要喝多了,今天晚上只能睡院子。”

  陈兰兰眼神迷离,已经隐隐有了醉态。

  “我知道小姑和我最亲,哪怕是睡院子,也不会冻着我的。”

  刘旭嘿嘿一笑,他虽然看不出陈兰兰的心事,但某些事情借着酒劲,或许能够更近一步。



  “你这臭小子,这么大年纪了还想赖着小姑,怎么就不想着自己娶个媳妇,让你媳妇照顾你?”

  陈兰兰嗔怪一声,眸子里却满满的都是宠溺。

  “她们哪里有小姑贴心,再说了,就我这兜里比脸干净,哪家闺女愿意跟我。”

  刘旭说着凑近了一些,闻到陈兰兰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视线不由自主的顺着领口看下去,下面跟着有了反应。

  陈兰兰只是笑了笑,问道:“那小姑好看,还是外面的小姑娘漂亮?”

  “我心里小姑是最好看的!”

  刘旭回答的毫不犹豫。

  “嘴巴倒是挺甜,赏你一颗!”

  陈兰兰用手指抓了一粒花生米,送到了刘旭的嘴边。

  刘旭并没有急着吃掉花生米,而是把陈兰兰的手指一起含在了嘴里,好一会儿才松开,陈兰兰的脸蛋通红,分不清是喝多了还是害羞。

  “你这坏小子,想连小姑手指头都吃了?”

  “我想吃的东西多了,手指哪里够?”

  刘旭得寸进尺,端起酒杯送到了陈兰兰嘴边,笑着说道:“这回换我给小姑敬酒。”

  “你这敬酒还是喂酒?”

  陈兰兰娇哼了一声,抿了一口,跟着伸出舌头顺着杯子口舔过,连续的动作直看得刘旭热血沸腾,这也太勾人了!

  “呀!”

  突然陈兰兰喊了一句,原来刘旭想入非非,倒是忽略了手里的酒杯,大半杯酒全部淋在了她的胸口,薄薄的睡衣很快湿透,映出了圆滚滚的轮廓。

  “小姑,我不是故意的!”

  刘旭只觉得血脉喷张,手赶快伸出去帮忙清理。

  感觉到刘旭的手碰到自己,陈兰兰顿时身子一颤,似乎一股电流顺着刘旭的手指传递过来。

  “小姑,你感觉怎么样?”

  刘旭边说边揉了两下,陈兰兰都觉得自己脸上火烧一样,但心头却像是蚂蚁爬似的痒痒,恨不得刘旭更用力一点。

  “旭子,小姑喝的有点多了,你扶我进屋。”

  刘旭扶着她站起身来,近在咫尺的雪峰显得格外诱人,吞了吞口水才克制住了不老实的手,扶着陈兰兰躺在了屋头炕上。

  “好热!”

  陈兰兰仿佛无意识的扯着衣服,刘旭却看得心潮澎湃,按捺不住把手伸了过去……

  整个人好像触电一般,双手一下子抱住了刘旭,将他的脑袋贴在了自己胸口。

  刘旭也不客气,手顺着她的小腿摸上去,滑溜的触感,让他完全压抑不住心头的冲动,陈兰兰的身体也跟着扭动起来,声音糯糯的开口:“旭子,别!”

  但她却忍不住发出了低吟,感觉到刘旭的手就要更进一步,她终于抓住了最后一丝理智,挣脱了刘旭的怀抱。

  “去收拾一下院子的东西,快点儿睡觉。”

  虽然心中有点儿不甘,不过刘旭也不着急,这会儿也没那么渴望,就起身去外面收拾了桌子。

  洗了个脸回到屋里,看到陈兰兰已经睡着,整个人像只小猫咪一样蜷缩着,很想让人抱在怀里。

  刘旭这样想着,就脱了鞋子爬了上去,贴着陈兰兰睡下。

  虽然不能碰,但闻着她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幽香,心情也舒畅很多。可能是察觉到了身旁有人躺下,陈兰兰一个翻身,钻到了刘旭的怀里。

  脑袋蹭了蹭,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刘旭顿了顿,伸出手抱住了柔软的身躯,也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旭子,起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刘旭忽然听到了陈兰兰的声音,睁开眼睛看了看,才发觉天已经亮了。

  “小姑,起这么早?”

  “你也起得很早!”

  陈兰兰轻哼一声,故意用力抓了一把刘旭的下面,说道:“还不起来?”

  刘旭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原来他那东西正好抵住了陈兰兰的屁股,心头一动,却没有急着起身,而是……

  好一会儿,陈兰兰才脸色潮红的走出屋门。

  刘旭也没赖床,潦草的刷牙洗脸,就来到了瓜田。

  这片瓜田是小姑和他所有的资产,他那个老爹除了针包和一本笔记,啥也没给他留下,小姑父没了之后,这几年小姑就是靠着卖西瓜过日子。

  “旭子,一大早就来看西瓜?”

  沿着田埂看了看,忽然耳边传来个女人的声音。刘旭打眼一看,原来是村里陈大荣的老婆黄雯雯。

  虽然陈大荣和刘旭只差了两岁,但按照规矩,他还是刘旭的叔叔辈,年轻的黄雯雯自然就是他的小婶子。

  她嫁过来的时候,刘旭并不在家,只是听人说陈大荣娶了个漂亮媳妇,今天一看还真没错。

  竹篮靠着小细腰,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实在是好看。

  “起晚了可就见不着好看的小婶子了。”

  “城里回来的小子就是不一样,嘴巴咋这么甜!”

  黄雯雯没嫁人之前,也是人见人夸的大美人,但自从嫁给了陈大荣,这家伙除了办那事的会糊弄两句,平常一颗心全扑在赚钱上了。

  倒像钱才是他媳妇似的。

  这会儿听到刘旭夸她,自然是心花怒放,对刘旭也多了一些好感,想要和他多聊几句。

  “小婶子这可错怪我了,我从来都说大实话,小婶子就你这模样,比城里那些小姑娘一点儿都不差。”

  刘旭心思活泛,一眼看穿了黄雯雯的小心思,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就能换来观察大美女的机会,他当然是乐意做的。

  “大荣叔能娶到你这样的婆娘,真的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小子嘴巴咋这么能说。”

  几句话逗得黄雯雯咯咯直笑,胸前也跟着上下起伏,真的是好一派波涛汹涌,刘旭好好的饱了一回眼福。

  黄雯雯一抬头就注意到了刘旭的视线,也没有责怪,只是佯装生气的说道:“还说自个儿老实,你这坏小子眼睛朝哪儿瞟?”

  “还不是小婶子你太好看,我这眼珠子都被你吸住了。”

  “贫嘴!”

  黄雯雯哼一声,转身朝着另一边走去:“好好看着你的瓜吧,我还得去摘菜赶快回家做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