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起她的旗袍压了上去/男攻男受含着不许掉出来 - 信宜金融网 撩起她的旗袍压了上去/男攻男受含着不许掉出来 - 信宜金融网

撩起她的旗袍压了上去/男攻男受含着不许掉出来

【摘要】如果不是知道她另一个身份,我真被她这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给骗到了。    “小智,快洗手,吃饭了。”    小姨穿着围裙,散发着一股母性的魅力。...

如果不是知道她另一个身份,我真被她这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给骗到了。

    “小智,快洗手,吃饭了。”

    小姨穿着围裙,散发着一股母性的魅力。

    她将饭菜一一端上饭桌,然后美眸直勾勾地盯着我。

    “小智,你自己想什么呢?总感觉你心不在焉的样子。”

    小姨将一段芹菜送进嘴里,然后伏着身子,用探询的目光看向我。

    “在想一个数学题,数学题真的是太难了。”

 文学


    “唔,这样啊。”,小姨笑得很温婉,眸子的里的纯净,令我有些恍惚。

    “这我可就帮不上你什么忙了,高中的知识全都还回去了。”

    “不过就算是再难,你也要好好学习啊,咱们可是说好的,你要是考上一个211,985的高校,我就满足你一个条件。”

    我呼吸急促起来,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小姨,说好了。我一定考上211,985的。”

    “小姨相信你,喏,快吃些西蓝花,补脑的。”

    “对了。”,小姨似乎不经意提起似的,“今天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了。”

    我心里一紧,没想到班主任这嘴这么快,竟然给小姨打电话了。

    “小智,你身体不舒服啊?”

    我含糊其辞地说道:“是啊~有点肚子痛。”

    “小智,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你。”

    小姨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把我抱了个严严实实。

    “都怪小姨太懒了,没给你好好做饭,才让你吃了不好的东西闹肚子的。”

    她把我的头摁在她的胸上,几乎我一说话,嘴唇就能触碰到她胸前的傲物。

    那五指修长的素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头顶,像是抚摸小狗一样。

    我心里泛起一股暖流。

    “小姨,不怪你的,本来住在你这儿就很麻烦了,还要让小姨配合我的时间,就更不好意思了,小姨你不要自责。”

    “胡说,现在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哪里需要分的那么清楚了,小姨还想着,等你发达了之后,把小姨给包养了呢。”

    我笃定地说道:“小姨,我一定要包养你!”

    小姨在我头上弹了一下,“小屁孩,就这句话记住了!”

    吃过饭之后,我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假装睡觉。

    小姨看到我睡着了之后,松了一口气。

    等了一会儿,我进入直播网站,发现小姨果然已经开始直播了。

    “小哥哥,大家晚上好啊。”

    小姨穿着一条白色的男士衬衫,里面似乎没有穿东西,透过白色的衬衫,能够看到她紫色的葡萄。

    她含着葱白玉指,拉出很长的一条唾液,声音妩媚而蛊惑。

    一想到手机前无数的男人带着邪念意淫我最爱的小姨,我说不清楚是痛苦还是刺激。

    “小哥哥们,人家参加了网站举办的活动哦,点进网站首页就能看到,只要能拿到女妖精杯的第一名,人家的直播间就能获得网站更多的推送资源,到时候,会给小哥哥们奉上更多更刺激的表演。”

    “现在人家榜单上排名第二,还差几万块钱的礼物,土豪爸爸们帮帮人家吧。”

    狼烟四起:“琪琪想要打赏是没问题,可是要看你表现哦~”

    小姨舔了舔嘴唇,像是个魔女蛊惑人心,“狼狼小哥哥想要琪琪做什么呢?”

    狼烟四起:“琪琪来一段自慰吧~”

    小姨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好啊~”

    说着,小姨隔着衣物,抚摸着自己的肥乳搔首弄姿,另一只手摸向了两腿之间。

    接着,直播间划过一个刷礼物的特效:“狼烟四起在琪琪的直播间送出一个飞机。”

    小姨喵呜了一声,“谢谢狼狼小哥哥,人家爱死你了!”

    接着,小姨弄乱了头发,给狼烟四起献上了一段艳舞。

    摇晃的灯光,丰腴的肉体,晶莹的汗水,看得我口干舌燥。

    “琪琪你这个小浪婊,有没有想我啊?”,直播间划过一条金色加粗的弹幕。

    我眼睛一眯,这是土豪的标志。

    “卢姥爷,人家想你想的都疯了,”

    卢姥爷:“我看你不是想我,是想我的打赏了吧?”

    “啊~卢姥爷又跟人家开玩笑。”

    小姨又把手指轻抚下面,一番拨弄后,急促地吐息道:“卢姥爷~小女子等你临幸哦~”

    我看的眼睛都发红了,小姨竟然对着另外的男人发浪!

    我心里嫉妒都要发狂了,但是仍然一眨不眨地看着小姨的直播。

    卢姥爷被小姨逗得很开心,直接打赏了几千块钱的礼物。

    小姨笑得越发的浪了,她舔了舔嘴唇,像是一个引诱人堕落的魔鬼。

    卢姥爷:“琪琪啊,穿着衣服算是什么啊,直接脱掉了多好~”

    小姨:“那好啊,直播间的小哥哥,我们来要一个游戏好不好?”

    “你们每打赏一个飞机,人家就解开一个扣子,提醒你们一下,人家今天没有穿内衣哦~”

    “而且,解开扣子之后,琪琪带你们进入成人的世界~”

    小姨打开了音乐,靡靡的音乐,昏黄的灯光,她舞动着魔鬼般的身材,拨弄着黑色长发,跳起性感的艳舞。

    时而翘起臀部,时而吐露香舌,时而撩起衣服的下摆,露出神秘森林的惊鸿一瞥。

    “卢姥爷打赏一个飞机。”

    “狼烟四起打赏一个飞机。”

    “体面人打赏一个飞机。”

    “咯咯咯,感谢三位土豪爸爸的三个飞机,人家爱你们哦~”

    小姨摇摆地解开扣子,解开了两个扣子后,酥乳已经露出大半了,再解开一个扣子,那两个大白兔就要完全的跳出来了。

    “解开啊!小姨!”

    我心里疯狂着叫着,渴望完整地看到小姨的酥乳,结果小姨正要解开第三个扣子的时候,她突然对着镜头狡黠地一笑,像是一个狐狸精。

    只见她两只嫩白的手慢慢向下滑,解开了中间的一个纽扣,露出了平坦的小腹。

    卢姥爷:“琪琪你太狡猾了吧?竟然不给我们看!”

    体面人:“套路还是琪琪套路啊!”

    小姨:“咯咯咯,人家可没说按顺序来哦~再说了,都被你们看光了,你们哪还会打赏哦~”

    “还差五个扣子哦~土豪爸爸们加把劲啊~琪琪保证,之后的成人世界,会很……精彩!”

    小姨淫笑着,她跳了一会儿的舞,已经跳累了,躺在椅子上。

    她伸手拿过电脑桌上的一个水杯,然后将水滴答滴答地倒在了自己的身上,白色的衬衫瞬间被浸湿,完美地贴在了凹凸有致的身体上。

    我心里赞叹着,眼睛已经迷离了,小姨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完全没有一点赘肉。

    “咯咯咯--”,小姨娇笑道,“为什么弹幕那么少了,双手都在忙什么呢?”

    她撩起衬衫的一角,露出黑色粗犷的黑色森林,又迅速地遮住。

    “想不想看看琪琪的妹妹?”

    “土豪爸爸们加把劲啊!”

    “体面人打赏十个飞机。”

    “清河打赏一个飞机。”

    卢姥爷:“呦,体面今天十连发啊,够意思。”

    体面人:“我可是造福大家,可不是为了自己……”

    小姨看到十个飞机的打赏,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眼睛亮了起来。

    “mua~谢谢体面小哥哥的打赏~”

    她笑得合不拢嘴了,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不加掩饰的暴露在摄像头之前。

    我心里哀叹一声,小姨啊~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可我对着小姨裸体意淫,根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反而更加的痛苦。

    “下面,琪琪带大家进入成人的世界~”

    小姨又从电脑桌上拿出一样东西,是一块黑白手机。

    这是要做什么?

    我心里满是疑惑,只见小姨用两只大白兔,将黑白色的手机夹住了。

 “现在琪琪已经将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哦,只要有电话打过来,人家就会……”

    “所以……人家会快速的报一下手机号码,千万不要走神哦~”

    “卢姥爷打赏一个飞机。”

    卢姥爷:“琪琪会玩啊~”

    体面人:“这也是我最欣赏琪琪的原因,不但人美舞好,还是驾龄丰富的女司机啊。”

    狼烟四起:“这波操作666啊!”

    小姨用手搂着两只大白兔,生怕手机从里面掉出来。

    “人家才不是老司机哦,都是被你们带坏了,你们这群色狼,变态!”

    不知怎么的,被小姨骂色狼和变态,我怎么那么兴奋呢?

    小姨对着摄像头眨了一个媚眼,然后快速的报了一下手机号。

    不到半分钟,我就看到小姨神情有了变化,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身体不住地抽搐,36e的大奶,不安分地乱跳。

    “啊啊啊~好厉害~”

    伴随着小姨的急喘声,直播间里响起了手机在小姨大白兔里发出的震动声。

    她拿出了另外一个手机,上面应该有来电显示。

    “感谢……啊~来自山西太原的……小哥哥……你真的,啊啊啊,超厉害的~”

    你特么真的是太骚了!

    平日里还装的那么清纯,浪货,你在给谁看啊!

    我听着小姨的叫唤,心里无比复杂。

    “感谢京城……啊,的小哥哥,让我猜一下,你是狼狼小哥哥吗~”

    狼烟四起:“是我啊,琪琪是怎么猜出来的?”

    小姨:“人家……记得你的地址哦,你还给人家送过情趣内裤哦……我都,记得住……啊~”

    一个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手机的震动频率非常大,我清楚的看到小姨两团大白兔跳跃着,震颤着。

    小姨被折腾了半个小时,随着最后抽搐的一下子,那具肉体里面的力量,也像是完全被掏空了,她像是死鱼一样瘫倒在椅子上,虚弱地说道:

    “谢谢土豪爸爸们的支持,现在琪琪已经是榜上的第一名了。”

    “明天晚上琪琪继续直播,现在人家浑身都是脏东西,要去洗个澡了,拜拜。”

    狼烟四起:“琪琪晚安!”

    体面人:“走了走了,每次都被琪琪搞得精力不济。”

    卢姥爷:“睡觉之前记得泡点枸杞茶。”

    屏幕一黑,小姨下播了。

    我悄悄地走下床,溜到小姨卧室的门口,透过房门的缝隙,我发现小姨正揉捏着那大白兔。

    她全身汗水淋漓,头发都湿哒哒地黏在肌肤上,一脸狼狈之色。

    “嘶~”

    小姨倒吸了一口凉气,似乎因为震动的原因,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我手抓在门框上,捏出了指印,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啵~”

    小姨不安地扭动身体,身体像是触电一样颤抖起来,看得我十分兴奋刺激。

    一门之隔,我甚至闻到了里面那种淫靡的气味,我多想直接冲进去直接把她压在身下啊,然后用我全身的力气,玩弄地她下不了床。

    我看着小姨的肉体,脑中疯狂地YY,忽然,小姨扶着椅子坐了起来,吓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小姨要去洗澡?

    我慢慢的向后退,悄无声息的返回自己的卧室,重新躺回床上。

    接着,我发现门被打开了,我听到了小姨出了一口气,然后门又被关上了,接着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我又从卧室里溜出来,然后钻进了小姨的卧室。

    我笃定小姨这个时候还没有收拾残局,果然,我没有猜错。

    我吞咽了下口水,颤抖着将手机捡了起来,上面沾满了小姨的香汗。

    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有些咸咸的,但是……足够美味!

    清晨,天色大量,我却没有休息一夜的满足感,反而觉得十分的困倦。

    这一整天,在学校里,我都没有心思和状态学习,白妮十分担心我,以为是她让我分心,课间的时候,让我占了很大的便宜。

    放学回家,我突然发现楼下停着一辆豪车。

    怎么回事?

    这么破旧的小区,怎么可能会有人开车到这里来?

    ……难道,是来找小姨的?

    我心里陡然紧张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车上下来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穿着一条大红色的抹胸裙。

    半个乳球露在外面,臀部十分的夸张,甚至比小姨的还要大,两个屁股蛋子肉嘟嘟的,走路的时候,掀起一阵又一阵的肉浪。

    她长发盘起,露出修长的脖颈,脚下蹬着一双高跟鞋,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

    “小帅哥,你是住在这里的吗?”

    她一开口,软糯的声音让我打了个激灵。

    陡然间,我对她突然有了一种熟悉感,像是之前见过她一样,可又完全记不得在哪见过了。

    我问道:“是的,我是住在这里的,请问你是找人吗?”

    “当然。”

    女人拿出了一张照片,“我找这个女人,你认识她吗?”

    我接过照片,眼睛一撇,陡然惊骇,这不是我小姨吗?

    她找我小姨做什么?而是还是凭借小姨直播时的一张照片!

    我迅速地判断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对不起,我不认识这个人,这里也没有这个人,你请回吧。”

    “咯咯咯~”

    女人突然夸张的娇笑起来,胸前的宏伟更是划出一个惊骇欲绝的弧度。

    “小弟弟,你别骗我了,我从你刚才的反应就看出来了,你绝对认识这个女人,而且关系还很亲密,否则你不会试图帮她隐瞒。”

    该死,还是暴露了!

    我迅速稳下心神,既然已经暴露了,就没必要隐瞒,索性主动出击,掌握主动权。

    我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来找她?”

    “我跟她是同事,你可以叫我萌萌。”

    “萌萌?”

    我终于想起来了,怪不得我怎么觉得这个女人那么熟悉,原来我确实见过。

    她跟小姨是一个网站的主播,她们昨天晚上在竞争妖女榜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我还特意去她直播间看了一眼。

    “你是来做什么的?”,我直率地问道。

    “我找她有些事情要谈,现在可以带我去见她了吧?”

    “不行。”,我摇了摇头,“她是我的小姨,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谈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