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说饿了要吃你馒头/猎艳警花美乳美妇 - 信宜金融网 男的说饿了要吃你馒头/猎艳警花美乳美妇 - 信宜金融网

男的说饿了要吃你馒头/猎艳警花美乳美妇

【摘要】总有一次会时来运转。    刚和前女友分手没多久,正好碰上公司周年庆典,加上公司今年的业绩不错,老总便请我们全体职员去东南亚旅游。    我听到...

总有一次会时来运转。

    刚和前女友分手没多久,正好碰上公司周年庆典,加上公司今年的业绩不错,老总便请我们全体职员去东南亚旅游。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兴奋的跳了起来,差点没把天花板给戳出个洞。

 文学



    我叫秦飞,在部队里当了几年兵,退伍后在这家美妆公司当保安,结果班还没上几天,没想到就碰上了这样的好事。

    老总不光请了我们全体职员,还请了我们公司的一些外籍模特,都是一些身材特火辣的外国妹子,上上下下差不多有两百人,我那时挺佩服公司老总的,不仅人长的漂亮,出手还这么大方。

    这是个美妆公司,绝大多数的职员都是女生,男的都成稀有动物了,即使加上我们这几个保安,男生总共也不超过十个,那时候,感觉自己就跟进了女儿国一样,乐的合不拢嘴。

    游轮起航的时候,正直夏天,我光着个膀子躺在舒适的太阳椅上,晒着日光浴,眼睛瞅着周围的那些女孩子,她们一个个穿的都比较清凉,有几个甚至直接换上了令人喷血的比基尼,在甲板上跑来跑去,胸前的两团硕大白暂一颤一颤的,往下一看全都是白嫩嫩的大长腿。

    对于这次白捡的东南亚旅游,我心里还是充满了期待的,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国旅游,更不用说坐着这么豪华的游轮,周围还有这么多美女陪着,感觉自己就跟皇帝一样,眼前这些女的全是我后宫里的宠妃!

    “喂,死猪,在这里色眯眯的看什么,真当自己是来旅游的啊,快去给老娘把厕所修好。”

    还没等我意淫完,头上就挨了一掌,一个女生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的脸立马拉了下去,愤怒的瞪着从旁边冒出来的女人。

    “咋了,大姐,我这刚歇一会呢。”我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叫林然,和我青梅竹马,长的貌美如花不说,还有着一副邻家小姐姐的精致脸庞,但是性格却像个女汉子,特别喜欢和我斗嘴。

    被她叫过去修了一早上的厕所,硬是没修好,我都无语了,这事不找那些水手,居然找我,这不明摆着整我吗?不过我也没和林然一个女孩子计较这么多,毕竟我还是托她的关系,才进的这家公司。

    下午正想偷偷懒,欣赏一下碧海蓝天、看看周围的美女啥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她给逮到了。

    “快给老娘滚过去,不然……把你扔海里喂鱼去。”林然朝我大喊道,胸前的两团柔软也跟着起伏,一荡一荡的,把我眼睛都看直了,有点好奇那个黑罩罩能不能托住,万一弹出来了该怎么办……

    林然也意识到了,脸色有点羞红,但还是故意的挺了挺,有些得意的看着我,她和我就这样,小时候没少光着屁股蛋子一起洗澡,现在长大了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待遇了,想到这里真想给自己几巴掌,小时候怎么不多瞄两眼……

    然后我没办法,就照着林然的意思,点了点头,林然得意的离开了,纤细的腰肢一扭一扭的,气的我直咬牙,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在她挺翘的屁股上捏一把。

    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我一直修到了晚上,估计是管道出了问题,更让人无语的是,这些厕所的管道是连通的,一坏就全部坏,给那些女孩子带来了很大的不方便,不然林然她们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要我修了。

    我们几个男的还好,倒是没有多大影响,站在甲板上,面朝大海,裤子一脱,春暖花开……

    有几个女主管也过来催我们几个人,脸上都皱着眉头,估计是憋坏了,说话的语气还不好,我也是一顿恼火,妈的,站着往外撒不一样么……

    我和另外三个保安,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全忙在这事上了,差不多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我走到甲板这边,只要把这条管道修好就大功告成了。

   “轰轰”的传来几声雷鸣,几道幽蓝色的闪电划过天际,乌云密布,海浪也开始剧烈的翻滚,狂风凉飕飕的吹了过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我心里暗骂一句,看着样子估计是要下暴雨了。

   我赶紧开始修管道,不然等下起暴雨,那样就麻烦了,还没等我拿起手上的工具,雨点开始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然后越来越大,跟机关枪似的,这个时候一道巨大的海浪朝游轮打了过来。

   “呼”的一声,游轮开始被海浪拍打的左摇右晃,我整个人脸色一白,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立马抱住系在栏架上的游泳圈上,才没摔倒,心里却涌上了不详的预感。

   “啊……救命啊。”

   “呜呜……”

    一个女孩子的惊呼声传了过来,我心里也是一惊,这么晚了还有女人在甲板上?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个女生倒在地上,裤子脱到了大腿的根部,光着雪白的屁股蛋子,正对着我,还能看到中间的一片小森林,双手拽着一根绳索,俏脸上满是惊慌。

   我比她更惊慌,这女的居然是我们公司的老总……苏诗韵!

   我整个人呆住了,看着眼前香艳的场景,估计是厕所坏了的缘故,苏诗韵晚上偷偷跑出来解手,没想到正好下起了暴风雨,裤子都来不及穿上……

   我那时很纠结,雨下的越来越大,海风狂乱的刮着,一叠又一叠的巨浪席卷过来,整个游轮就像要翻了一样,有几个水手不慎直接掉进了海里,我看着苏诗韵那张充满无助的脸,估计是吓晕了,叹了一口气,把救生圈套在自己身上,然后猛的朝她扑了过去。

    正好游轮向那边一倾斜,我一个踉跄,滑了过去,两手直接朝苏诗韵的身子捞了过去,直接抓到了她白嫩的屁股,我顾不上品味手上的柔软,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还好她的腰比较细,游泳圈正好能套住我们两个。

    我紧紧的搂住苏诗雅,眼前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天空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十几米高的巨浪直接扑了过来,游轮慢慢的往一边倾斜,我心里一慌,妈的,估计是要翻船了!

   游轮已经被海水淹没了一半,我看到很多女生从里面冲了出来,脸上充满了恐慌,嘴里嘶哑的叫喊着,我的视线从她们身上扫过,还是没有看到林然,心里也急了,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拼命的朝那边爬过去,想要去找林然。

   一朵浪花猛的打了过来,我呛了一口海水,还没反应过来,脑袋直接重重的撞在了护栏上,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我感觉自己躺在棉花上,脑袋还有些发晕,睁开还有些犯迷糊的双眼,一脸茫然。

    “我……这是……在哪?”

    我轻声嘀咕了一句,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贴在我的脸上,柔腻腻的,还有些凉。

    我立马抬起头,一下就看到了苏诗韵,她双眼紧闭,躺在我身下,精致的俏脸上写满了恐慌,头发湿漉漉的,胸前的两团硕大白暂,都被挤的有些变形了。

    我吞了吞口水,心里乐了一下,难怪那么爽,然后把视线从她那条深沟里撇开,整个人浑身一颤,努力回想着昏迷前的那些记忆。

    海水的浸泡,让我整个人有一股无力感,海浪轻轻的拍打在我的身上,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苏诗雅还光着个屁股呢……

    我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居然活了下来,起身看了看四周,海面上还有一些散落的杂物,以及一些物品,甚至还有一些趴着一动不动的人。

    我鸡皮疙瘩立马起了一身,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心里嘀咕道,她……不会死了吧。

   想到这,我立马用手凑在苏诗韵的鼻唇之间,感觉到还有轻微的呼吸声,心里也舒坦了一口气,还好没死,不然工资都不知道向谁要。

    我往后看了看,顿时吃了一惊,这是……荒岛?

    来不及想那么多,整个人身上湿透透的,难受的要死,看着昏过去的苏诗韵,身下光溜溜的,特别是那抹黑色,让我有些热血沸腾,但是我很快的清醒了过来,慢慢的把她的裤子给提了起来,抱起昏睡的苏诗韵就往岸边跑。

    我强忍着那种无力感,把苏诗韵弄到岸边时,整个人仿佛要虚脱了一样。

    盯着她那有些发白的嘴唇和高耸的胸部,有些心猿意马,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不能乱来,还是救人要紧。

    我搓了一下手,然后轻轻的按在苏诗韵胸口上,一股软软的感觉布满了我的双手,恨不得捏两下,接着有节奏的按了几下后,苏诗韵吐出了几口海水。

    我看她还没醒,正准备对着苏诗韵的嘴巴,给她做人工呼吸,这时苏诗韵正好睁开了美眸,“啊”的尖叫了一声,然后瞬间一怒,一巴掌直接甩在了我的脸上。

    “啪”的一声,把我整个人都给打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然后苏诗韵立马起身,捂住胸口,气呼呼的朝我说道:“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也有点生气,好心好意的救她一命不说,没让她投怀送抱、以身相许就算好的了,还无缘无故的吃了她一巴掌。

    “你晕在海里了,要不是我救你,你早淹死了。”我朝她喝道,心里也有些不爽。

    苏诗韵没说话,在那里呆坐了一下,迅速的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长疏了一口气,接着又神色一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变的羞红,然后细声朝我问道:“我……的裤子,是谁……帮我穿好的。”

 苏诗韵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脸色通红,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被她看的有些心虚了,要是让她知道我把她给看光了,估计她会打死我,回去后可能还要炒我鱿鱼!

    “啊哈……苏总,你在说啥,什么裤子啊?”我打了个掩护,有些尴尬的说着,脸上露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赶紧把头撇过去。

   苏诗韵美眸一颠,看了看周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脸变的更红了。

    “饿了吧,我去看看这岛上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说完,我立马跑开了,长疏了一口气,我想苏诗韵肯定是知道了,只是不想说破,怕气氛尴尬。

    不过我也懒得多想了,也不知道我和苏诗雅在海上昏迷了多久,我现在的肚子也饿了,整个人浑身没什么力气,准备抓几条鱼来充饥。

   来到了海边后,我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两个人,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的,看样子是一男一女,我心里一急,也不知道林然怎么样了,立马向那边跑了过去。

   那个男的扑在沙滩上,光着个膀子,我把他翻过来,看清他的脸后,我惊了一下,这人我认得,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保安,我的手碰了他的身体,冰凉凉的,又探了探他的气息,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我心里有些不安,嘴唇有些发抖,抬头看了看躺在那边的女人,妈的,不会是林然那妞吧。

   走近后,看清那个女人的脸,我长叹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林然,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女职员,身体被水泡的都有些浮肿了,八成是嗝屁了。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两具尸体,如果不把这些尸体扔到海里去,这么热的天,尸体腐烂后,很容易感染周围的空气,甚至是闹瘟疫。

   转头看了看苏诗韵,她低着个头,好像心情有些低落,没往我这边看,我立马拖住这两具尸体的脚腕,把他们扔到海里去了。

   海面上漂浮着一些物品,我眼睛一亮,立马跑过去捞,在荒岛,这些东西都是至关重要的,现在游轮失事,救援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我估计我们可能还要在荒岛上待几天。

   但是很多物资都漂在离我三四十米远的海面上,根本弄不到,只能干巴巴的看着那些东西漂走,以我现在的体力,游到半路,我估计就要淹死在那里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在两块大岩石的夹缝里看到了一个箱子,掐在那里,我立马捞了过来,乐的跟个猴一样。

   “喂,秦飞,你在干什么呢?”突然我后面传来了女生说话的声音,差点吓了我一跳,我转头看到是苏诗韵后,才疏了一口气,她嘴唇还是有些发白,看起来有些憔悴。

   我没说话,指了指眼前的箱子,苏诗韵也好奇的在一旁看着。

   打开后,我的脸立马黑了下来,这估计是个女生的箱子,里面全是花花绿绿的衣服,还有几条三点式的比基尼,还好很多化妆品,我气的差点吐血了,这些女孩子出来旅游,尽带些这样的东西……

   苏诗韵和我都有些失落,这些东西没什么实用价值,但是我不死心,赶紧翻了翻,“咯登”一声,我心里一乐,好像碰到什么东西了,圆柱形的,立马拿出来一看,妈的,居然是女性自……

   “秦飞,羞死了,快扔掉!”

   苏诗韵看到我拿出了这么个东西后,也是一愣,脸立马红了起来,还把头转到一边去。

   我看了看这个东西,上面还有个套套,想了想,脑子一灵光,赶紧取了下来,立马继续的翻了翻,又发现了几个没开封的套套,兴奋的大叫了一句。

   “你鬼叫什么呢,找到好东西了?”

   苏诗韵转过身来问我,还以为我发现什么好东西了,看到我手里还拿着那个东西,还多了两个套套的时候,脸色一变,有些生气的说:“秦飞,你想干什么?我和你说,你……你别想对我做什么,回公司后,我就……”

   她边说边往后退,提防着我,有些害怕的样子,挥舞着粉拳,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老子是那样的人么?

   “你就能怎么样?”我装出一副色眯眯的表情,朝她慢慢的走了过去,我只是想吓吓她,没其他的意思。

   “别……别过来,呜呜。”苏诗韵脸上充满了恐慌,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我立马正经了一下,真把她弄哭了就不好了,没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居然被我吓成这样了。

   我看了看这个箱子里的衣服,全部搂在怀里,晚上估计会很冷,这些东西也不是一点用途都没有,晒干后还是可以用来保暖的?

   “你拿那些东西干什么?”苏诗韵止住了哭声。

   “保暖啊,晚上会挺冷的。”我解释道,然后没理她。

   “……保暖,连比基尼也要……”苏诗韵在我身后嘀咕了一句,我差点一个踉跄摔倒,还好及时稳住了,脸特别红,尴尬了。

    把东西放到海滩上后,我就准备去抓几条鱼,刚刚在那些岩石、暗礁下,看到了很多鱼影,运气好的话,肯定能够饱餐一顿,正走了没几步,看到苏诗韵又跟了上来……

    “苏总,你别跟在我后面了,我这是去抓鱼。”我看着她蹑手蹑脚的样子,要是她跟着我去的话,能抓到鱼我就一头磕死在岩石上了。

    苏诗韵见我这么一说,眼睛有些红了,可能是觉得反差有些大了,在公司的时候,她是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而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保安,现在居然被我嫌弃,立马就觉得有些委屈了,嘴巴一撅,直接跑开了。

    我懒得理她,虽然人长的这么漂亮,但是现在这里是荒岛,漂亮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如果我不这么说,估计我们就要饿死了。

    我兜兜转转的在那些岩石里看来看去,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无论是反应能力、体能各个方面都是很强的,但是现在饿了这么久,体力完全跟不上了,那些海鱼又贼机灵,忙了半个多小时,一条鱼都没抓到。

    妈的,真是窝囊,好歹曾经在部队里也是个特种兵,现在真的是打脸了,但是我也没有多想,只是有些无奈。

   “啊……”

   我正坐在岩石上发愣,突然听到苏诗韵的喊叫声,我心里一急,看到她在那边对着什么东西大喊大叫,立马跑了过去。

   我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只见她对着一只大螃蟹,嘴里支支吾吾的,我顺着看了过去,妈的,居然是一只“椰子蟹”,足足有个篮球那么大,特别是两只蟹钳,有苏诗韵的大白腿那么粗。

   “哈哈,大螃蟹,你快看,快看!”

   苏诗韵在一旁惊呼,美眸里兴奋的不行,我也乐了,妈的,走运了,立马上前抓住了那只椰子蟹,扛了起来。

   紧接着苏诗韵兴奋的抱了我一下,我整个人都楞住了,她也楞了一下,还没等我细细品味她胸前的柔软,就直接被她给推开了,俏脸红扑扑的说道:“你可别多想……我激动过头了。”

   我笑着说:“没事,下次我激动的时候抱了你,你不要打我就行了。”

   “流氓。”苏诗韵红着脸,娇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