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回回娘家都要搞{想不想吃爸爸的大蘑菇} - 信宜金融网 每回回娘家都要搞{想不想吃爸爸的大蘑菇} - 信宜金融网

每回回娘家都要搞{想不想吃爸爸的大蘑菇}

【摘要】还是打掉吗?”话筒那头说话的是第一次给她做流产手术的医生。     “我……再想想。”     “短时间内接连流产,可能会终...

还是打掉吗?”话筒那头说话的是第一次给她做流产手术的医生。 

    “我……再想想。” 

    “短时间内接连流产,可能会终生不孕,最好考虑清楚。” 

    终生不孕吗?可能这才是他希望的吧。 

 文学


    “你怀一次,我打一次。”男人冰冷无情的话,她从来没忘…… 

    这时,别墅外亮起了灯光,苏一婉心脏顿时一紧,急忙挂了电话,下楼去查看。 

    “谨修,这么晚,你怎么还回来了?”她挤出笑容,轻声询问。 

    但开门进屋的,却并不是陆谨修,而是两个陌生的黑衣保镖。 

    “苏小姐,您妹妹病重,急需输血,请您跟我们走一趟。”两人漠然说完,抓着苏一婉就往车里塞。 

    “放开我,我不去输血!” 

    苏一婉挣扎,她怀着孩子,怎么能输血? 

    根本不可能! 

    可两个保镖哪里肯听她的话,不到半个小时,她就被押送到了医院。 

    陆谨修就那么姿态随意的坐在走廊凉椅上,俊美的脸上一向没什么表情,但眉宇下的那股凛冽气势,却仍旧让人心悸。 

    “谨修……”苏一婉嗓音发干,急忙走上前,抓着他的手臂求道,“苏可妍不是A型血吗?医院血库里一定有血的,不要抽我的好不好?” 

    陆谨修冷眸盯着,一把抽出手臂,苏一婉没站稳,被他挥得摔倒在地。 

    “苏一婉,这是你欠小妍的。如果不是你的狠毒算计,小妍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如今她需要血,就应该抽的你,这是你欠她的!” 

    苏一婉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哭道:“不要……陆谨修,平时就算了,但这几天我不方便,求你了,先不要抽我的血,好不好?” 

    陆谨修眼神锐利,直直的盯着苏一婉的肚子:“你又怀孕了。” 

    他用的是陈述句。 

    唇边扯出一抹冰冷至极的笑意:“难怪你这样求我,是不是还想偷偷留住孩子?” 

    苏一婉使劲摇头,满脸冰凉泪水。 

    “谨修,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你就不能放过他吗?我求你,我跪下来求你!” 

    为了孩子,苏一婉什么都不管了,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谨修,我求你放过孩子!” 

    陆谨修垂眸,仍是毫无感情的冷冷盯着她。 

    几秒钟后,他忽然扯开一抹森然的笑意:“好啊,我不让你抽血。” 

    苏一婉心里一松,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陆谨修一字一字,残忍的说道:“先把你肚子里的贱种,给我打了!来人!” 

    他一开口,两个保镖立即冲过来,又一次抓住了苏一婉。 

    “送她进流产室,把她肚子里的贱种,给我刮下来!” 

    “不要……”苏一婉哭喊,脸色惨白,泪水打湿了她鬓角,狼狈的粘黏在脸颊边上,“陆谨修,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孩子,你恨我,厌恶我,就冲我来,别伤害我的孩子!” 

    陆谨修侧眸冷盯着她,唇边残忍的笑意未收:“苏一婉,你也知道我厌恶你?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我更加厌恶。我怎么会允许,你这样的贱人,来玷污我陆家的血脉?” 

    苏一婉绝望的撑大了眼睛,喃喃道:“可这是你的骨肉……” 

    陆谨修不耐烦的皱眉,侧开视线,一秒也不愿意停留在她身上。 

    “赶紧把她拉下去,打了那个贱种,看着就碍眼。” 

    “是。”保镖领命,拖着苏一婉进手术室。 

    “不要!陆谨修,不要……” 

    她喊得嘶声力竭,不顾形象,拼尽全力的挣扎大喊。但,陆谨修却没再看她一眼。 

    苏一婉最终还是,被押上了手术室。 

    保镖捆住了她的手脚,将她牢牢的束缚在手术床上。



  “不要……”苏一婉奋力挣扎,手腕脚腕全都被磨破了,青紫流血。 

    面无表情的医生拿着麻醉剂过来,摁着苏一婉的手腕,开始注射冰凉的液体,同时吩咐:“准备好仪器,脱了她的裤子,马上开始手术……” 

    “不要流了我的孩子,求你们了……”苏一婉哭着苦苦哀求。 

    麻醉药很快发挥了作用,她浑身开始发软无力,连被分开双腿,都毫无抵抗之力。 

    难道她的第二个孩子,也真的保不住吗? 

    苏一婉眼眸无声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满眼绝望…… 

    “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手术室的门这个时候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一个中年贵妇人冲进来,呵斥道,“我陆家的孩子,你们谁敢动!” 

    来人,是陆谨修的母亲,高知媛。 

    几个医生被她一吼,不由就松开了手。 

    苏一婉看着她骂开医生,心里终于暂且松了一口气,任由麻药发挥作用,昏迷过去。 

    她只是暂时麻醉,一个小时后,便清醒了过来。 

    病房里,高知媛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手机,听见苏一婉醒来的动静,抬起眼皮瞄了她一眼,冷声骂道:“你怎么做我陆家媳妇的?连个孩子都保不住,我们娶你进来,是当摆设的吗?这么没用!” 

    苏一婉抿紧了唇,没办法反驳。她不想在高知媛面前,说陆谨修的不是。 

    高知媛哼了一声,收起手机,走到病床边上,低眼看着苏一婉:“我警告你苏一婉,当初我不让谨修娶你妹妹,就是因为她身体不好,不能给我陆家生儿育女,所以才转而求其次的勉强娶了你,但是……” 

    声音陡然冰冷,她厉声警告:“如果你和你妹妹一样没用,不能给我陆家生个儿子出来,就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别占着陆家少夫人的名分!” 

    苏一婉攥紧了拳头,沉默不语。 

    “听懂我的意思了吗?”高知媛加大了嗓音,“苏一婉!” 

    “我明白了。”苏一婉只能应答。 

    高知媛这才哼了一声:“真是麻烦,好好给我养胎,要是孩子出了问题,我要你好看!” 

    她扔下这句话,起身便离开了病房。 

    苏一婉闭上眼睑,疲惫的靠在枕头上,默默吞咽所有的委屈。 

    十几分钟后,病房的门,却又一次被人踢开。 

    陆谨修满脸阴沉,带着一身凛冽的气场,走进了病房。 

    “苏一婉,你又在我妈那里打小报告了?”他三两步走到病床前,俯身捏住苏一婉的下巴,眼神冷沉得吓人,“你还真是本性难改,下贱得叫人恶心!你是不是一天不在外面嚼人舌根,就浑身不舒服是不是?” 

    “我没有……”苏一婉下巴被捏得生疼,明澈的眼睛里一圈泪光,“谨修,你相信我,我什么都没有说……” 

    陆谨修厌恶的一把丢开她,满眼嘲讽:“相信你还不如相信一条狗!苏一婉,你为了保住肚子里的这个贱种,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我妈都搬出来了!” 

    “谨修,我真的……” 

    “闭嘴,别叫我的名字,你不配!”陆谨修眼底冰冷得没有温度,“但我告诉你,苏一婉,我不会让你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小妍的肾脏因为常年吃药出了问题,我要用你的,去跟她换。” 

    陆谨修冷冰冰地扫视着苏一婉纤瘦的身体,以及那惨白的脸色。 

    “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会让医生,顺手给你取出来。还有,苏一婉,如果你再敢在我母亲面前嚼舌根,我就让人,拔了你的贱舌头!” 

    陆谨修说完,招招手,直接让医生进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