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师傅身上吃蘑菇/被调教成性奴的公安局长 - 信宜金融网 趴在师傅身上吃蘑菇/被调教成性奴的公安局长 - 信宜金融网

趴在师傅身上吃蘑菇/被调教成性奴的公安局长

【摘要】海大女生宿舍五号楼宿管老孙开的小卖部,小窗传来三长两短的敲击声,老孙听到后一骨碌爬起,口水都流了。   门开,一个女生悄无声息的从门缝钻进来,软绵绵的身子挨擦着老孙,他的裤...

海大女生宿舍五号楼宿管老孙开的小卖部,小窗传来三长两短的敲击声,老孙听到后一骨碌爬起,口水都流了。

   门开,一个女生悄无声息的从门缝钻进来,软绵绵的身子挨擦着老孙,他的裤裆一下子就鼓起来了。

   进来的女生是老客户了,叫齐佳怡,长得不算非常漂亮,但一双丹凤眼很撩人,再加上身子丰腴异常,是老孙的最爱。


 文学

   她瞥一眼老孙的裤裆,吃吃笑道:“孙大爷,你可真行,我才刚来你就这样了,是不是最近没什么人来赊东西呀?”

   老孙一点不尴尬,还佯怒跟她说:“我说小佳佳,你都债台高筑了,一分钱没给我还过,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呀?今晚你要不是来还钱的,那就请回吧,大爷心情不好,不想再做赔钱买卖了。”

   齐佳怡一听急了:“那可不行,我今晚非赊不可。”

   老孙一点脸面都不给,推着她往外走说:“说不赊就不赊,你都欠我两千多块了,我这是小本生意,哪经得起你这么折腾。”

   “哎呀!不是了,孙大爷,你就行行好吧,我今晚必须得赊,要不然觉都睡不好。”

   齐佳怡挣扎着。

   老孙掰着手指一算,问她说:“你家亲戚来了?”

   “嗯!”齐佳怡点头。

   她的情况比较特殊,別人来事还能问舍友借来应急,她不行,对很多型号的姨妈巾都过敏,只有老孙特意给她准备的才能用,所以老孙把她的日期记得比她自己还清楚。

   老孙叹口气,问她说:“那你今晚准备怎么赊?我可跟你说好了,因为你信誉不好,不出点血是不行的。”

   老孙这话一下子就把齐佳怡给逗乐了:“孙大爷,別的时候我还真没血给你,今晚要多少有多少,你说个数,我给你挤。”

   “去去去,我老孙才不要那些晦气的东西。出血的意思是说,平时咱们交易的方式行不通了,你得让我更进一步。”

   “孙大爷,你越来越色了,你老实跟我说,是哪个小狐狸精把你的瘾勾起来了?你这样可不行,都一把年纪了还乱来,万一吃不消怎么办?”齐佳怡揶揄着拿勾人的眼睛瞟他。

   老孙一挺腰说:“我吃不消?你是没见过我老人家的厉害,年轻的时候,我一晚上能弄八回,回回不少于半个小时,不信你试试,就是现在我都能把你弄哭。”

   齐佳怡看着他鼓鼓囊囊的裤裆笑得不行:“孙大爷,您就別吹牛了,就你那老腰,两分钟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老孙被激得急了,拉她手放自己裤裆上说:“你感受感受。我不行?你们年轻人可別瞧不起大爷,就是体力不够,凭我的经验,想把你弄舒服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齐佳怡本来是不信的,手一握到老孙,眼睛顿时大了,舔着嘴唇喃喃道:“这也太大了吧?孙大爷,你往里头塞黄瓜了?”

   老孙一瞪眼,话不多说,直接把她的手塞到自己裤子里头。

 “我的天哪?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吓人的,你还是人吗?”

   老孙得意洋洋:“现在信了吧?”齐佳怡把他握得挺舒服的,他想得紧了,跟齐佳怡说:“这样,你要是让我弄一次,这个月的账可以一笔勾销。”

   “你小不小气呀?”齐佳怡把手抽出来在老孙身上使劲擦,白老孙一眼说:“这个月我最多赊你两百块钱东西,两百块让你弄一次,外面的小姐都没这么便宜吧?”

   老孙干笑道:“那再减两百。”

   “孙大爷,你当我是出来卖的呢?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姑娘,跟你这么赊东西是可怜你这么大年纪没老婆。再说了,就算我愿意,今天也不行啊!我家亲戚还在呢,你就不嫌晦气?”

   “那倒也是。”老孙苦笑。

   “啊!不对,你刚刚占我便宜了。孙大爷,做人要厚道,报酬我已经付了,你是不是该把东西拿给我呢?”

   老孙眼睛都大了,吹胡子瞪眼:“刚刚是你摸我,又不是我摸你,怎么就我占你便宜了呢?”

   “那是你拉我手摸的。我不管,报酬已经付了,你赶紧给我拿东西,要不然我跟其他姐妹说你做生意不讲信用。”

   老孙还真被吓住了,但并不死心,想想涎着脸说:“这样,既然你摸都摸过了,手就不用擦了,你帮我弄出来我就给你拿东西,要不然我可以拿其他东西给你,姨妈巾不行,太贵了。”

   齐佳怡气鼓鼓的瞪他:“老流氓。”完了不再擦手,跟老孙说:“你是站着还是到床那边?”

   老孙高兴坏了,说:“就这里吧,你快点。”说着他唰一下就把里外两层裤撸下来了,挺着狰狞对着齐佳怡。

   用手度量跟亲眼见到又是另一番感受,齐佳怡瞧着老孙倒吸一口凉气,就像着了魔一样蹲下握住,感受着老孙的冲动,她的心也是扑通扑通狂跳。

   愿意用这种方式赊东西的又有几个是正经女孩,她是享受过男人的滋味的,而且她个人需求很大,所以见到天赋异禀的老孙,还是有些意动的

   只是老孙年纪这么大了,她又怕老孙吃不消,所以没敢下手。

   以前她有一个姐妹就是跟一个有钱的老头滚床单,直接把那老头给玩死了。

   有前车之鉴的一般都谨慎。

   老孙被握住,舒服得都想叫出来了,瞧着齐佳怡红艳艳的近在咫尺的小嘴儿,他情不自禁的往前一杵,惊得齐佳怡倒退一步差点跌倒。

   白老孙一眼,她凑近嗅了一下说:“不行,你这味太浓了,我只能用手帮你。”

   老孙一听就知道她愿意,试探问说:“要不我洗洗?”

   “不要,我刚吃完夜宵。就这样吧,你要不愿意就拉倒。”

   “那行吧。”老孙不敢逼她太紧。

   齐佳怡边弄边说:“孙大爷,咱们是不是发展太快了?以前咱最多隔着衣服摸一下,这样下去,以后谁敢找你赊东西呀?可不是每个女孩都跟我一样有爱心,愿意关爱老年人的身心健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