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里的按摩技师-尿奴膀胱改造放海绵 - 信宜金融网 温泉里的按摩技师-尿奴膀胱改造放海绵 - 信宜金融网

温泉里的按摩技师-尿奴膀胱改造放海绵

【摘要】北海市郊外的一个隐秘的军事基地中,一名身材挺拔,穿着朴素的青年,打着背囊,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军事基地。    铛啷!    军事基地的铁门轰然关闭...

北海市郊外的一个隐秘的军事基地中,一名身材挺拔,穿着朴素的青年,打着背囊,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军事基地。

    铛啷!

    军事基地的铁门轰然关闭。

    “陈锋,踏出这扇门,你就不再是我手下的特种兵了,希望你以后能够安分守己,不要在外面惹是生非,老子可不想给你擦屁股!”

    铁门前,一名身材健硕的中年男人,声音雄浑地嘱咐道。

    “哈哈,你就放心吧。”

    陈锋嘴角一掀,笑容玩味:“我就算是饿死街头,也不会再来找你了。就怕你少了我,往后与八大国的交流切磋,会落于下风,到时候,千万别跪在地上求我回来!”

    “混账!”

    中年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眼看着陈锋逃也似地离开了视线,不由得感慨万千:“陈锋这小子,是我最得意的门生,可惜脾气太臭,下手太狠,半个月前与岛国的军事演习中,这小子单枪匹马杀入对方指挥部,当着数十名岛国特种兵的面,打残了总指挥官。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也不会准允他提前退伍!”

    “当兵七年,从来没见过老爸,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陈锋归乡心切,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自己的父亲。

    很快,陈锋便下了山,来到了一个公交站台前。

    站台前,有五六个乘客正在等车,其中一个身材火辣,模样妖媚的女孩,瞬间便吸引了陈锋的注意。

    女孩穿得很清凉,上身是一条简单的抹胸,非常吸睛。

    小腹平滑白嫩,肚脐小巧可爱,看得陈锋眼睛发直。

 文学


    没办法,这七年多,陈锋在军事基地中,就像是坐牢一样,平常别说是美女了,连头母猪都少见。

    这一下山,但凡看到个女人,都觉得眉清目秀的,更何况是看到一个美女,更是激动得挪不开眼。

    视线慢慢下移,女孩下身穿着一条粉色短裙,两条长腿笔直修长,肌肤白嫩,吹弹可破。

    陈锋用力地吞了一口唾沫,暗自嘟囔:“这就是传说中的腿玩年吧?”

    “小屌丝,没见过美女?你再瞅一眼试试?”

    女孩察觉到了陈锋直勾勾的眼神,娇叱了一声。

    “瞅你咋地?”

    陈锋嘴角一掀,暴脾气上来了,眼神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穷比,你也就能过过眼瘾,你玩得起老娘吗?”

    女孩气得一跺脚,上下打量了一眼陈锋,摇头冷笑。

    陈锋上身是一件白衬衫,下身是一条洗得发白的军裤,脚踏20块钱一双的胶鞋,浑身上下加起来也超不过100块钱。

    单从穿着打扮来看,陈锋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屌丝。

    “呵呵,我以为是个良家妇女,呸,没想到是出来卖的。”

    陈锋冷哼了一声,伸手从裤兜中掏出了20块钱,递给了女孩:“我要包养你一晚!多余的钱不用找了,算我请你吃麻辣烫的钱!”

    女孩眼神错愕地盯着陈锋手中的20块钱,半天没反应过来。

    有没有搞错?

    20块钱一晚?多余的钱请她吃麻辣烫?

    “我要杀了你!”

    女孩抬手一巴掌,甩向陈锋。

    陈锋嘴角微掀,伸手一拉一扯,便抓住了女孩的手腕,顺势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

    诱人的香水味扑鼻而至,感受着怀中的娇躯,陈锋不争气地伸手摸了一把。

    “你……你耍流氓!”

    女孩奋力挣脱,气得杏眼圆睁。

    谁想,陈锋竟是不屑地撇了撇嘴,摇头晃脑道:“妹子,你要是看上我了,直接向我示爱,说不定我今天饥不择食,就会大发慈悲地满足你。但我是正经人,你在光天化日之下扑入我怀中,莫非是想霸王硬上弓?”

    “你……你无耻!”

    女孩气得直哆嗦,她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伸手从香包中掏出一把匕首,便朝着陈锋刺来。

    “晓晓!”

    忽然,一个染着黄头发,身上纹龙画虎的青年,快步走来,一把拽住了女孩的纤纤玉手,他斜睨了一眼陈锋,冷哼道:“咱们今天出来,是做事情的,不要因为这种垃圾耽误了正经事。”

    “小子,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今天的事情咱俩没完!”

    绰号晓晓的女孩,眼神似乎能够杀人。

    “陈锋。”

    陈锋摇头一笑,掏出一根烟叼在口中,嬉皮笑脸道:“妹子,你下次来找我玩,记得多穿一点衣服,我是正经人。”

    “好,好得很!”

    晓晓气得直跺脚,胸前一阵波涛汹涌,“小子,你听着,老娘叫钱晓晓,你也不在道上打听打听,我钱晓晓是什么样的人物?你是第一个敢吃老娘豆腐的人,我不打断你的腿,就跟你姓!”

    “啧啧,看不出来,原来还是个社会人呐。”

    陈锋看到公交车缓缓驶来,掐灭烟头,不以为意地轻笑一声,抬脚上车。

    钱晓晓与黄毛青年,也跟着上了车。

    车厢内十分拥挤,像是沙丁鱼罐头,人挨着人,根本没有转身的空间,陈锋摘下背囊,索性站在了门口。

    车门关闭,公交车缓缓启动。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娇呼,“师傅,等等我们!”

    公交车倏地停了下来,车门缓缓打开。

    “八戒,别追了!”

    陈锋有些不悦地看着来人,悠悠道:“咱们已经人满为患了,你回你的高老庄吧。”

    车内的乘客传来哄笑声。

    两个气喘吁吁跑到车门前的女孩,不由得一愣,紧接着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抬脚挤上了车。

    “啧啧,美女!”

    陈锋的目光,注意到两个女孩的时候,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这两个美女,类型不同,一个是高冷御姐,一个是蠢萌萝莉,都是颇为少见的极品美女。

    高冷御姐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岁左右,身穿职业套裙,难掩前凸后翘的傲人身姿,妆容精致,五官无可挑剔,寻常人根本没有勇气直视她的眼睛。

    年纪稍小的萝莉,看起来差不多十五六岁,穿着粉色泡泡裙,肌肤吹弹可破,身材娇小玲珑,像是一个洋娃娃,让人看了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想要将其揽入怀中好好疼惜的冲动。

    值得一提的是,小萝莉的胸围,十分夸张,比身旁发育成熟的高冷御姐还要出众,少说也有D罩杯。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童颜巨乳?”

    陈锋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车门关闭,公交车缓缓上路。

    陈锋人高马大,站在车门口,恰好被小萝莉与御姐给夹在中央,嗅着诱人的少女体香,陈锋心中乐开了花。

    “姐,好挤,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小萝莉咬着粉唇抱怨起来。

    “檬檬,等我的车修好了,再也不委屈你来挤公交。”

    御姐语气怜惜地说道。

    一开口,便吐气如兰,温暖的气息吐在陈锋的耳朵上,弄得陈锋心痒难耐。

    没办法,陈锋七八年没见过女人了,如今一上来就被两个美女给夹在中央各种挑逗,根本无法把持住自己的欲望。

    “嗯?”

    忽然,御姐柳眉紧蹙,似乎察觉到了下身的异样,有些愤怒地瞪了一眼陈锋,开始费力地扭动身子,尽可能地争取更大的空间。

    陈锋尴尬地皱了皱鼻子,将目光转移到窗外,不敢看御姐的眼睛。

    好在公交车内人挨着人,就像是一个沙丁鱼罐头,御姐也不好出声指责陈锋耍流氓。

    “不要挤,再挤我试试?”

    没曾想,御姐身后站着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妇女,脾气火爆,感受到御姐的动作,十分粗鲁地推了御姐一把。

    御姐一个踉跄,直接扑入了陈锋的怀中。

    感受着软香入怀,陈锋顺势揽住了御姐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嘴角微掀:“美女,我是正经人,你这样投怀送抱,会让人误会的。”

    “呸,谁投怀送抱了?”

    御姐羞红了脸,精致的五官愈发醉人,她费力地挣脱陈锋的怀抱,站稳身子,心中又羞又恼。

    “你偷我钱包!”

    这时,小萝莉娇呼了一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檬檬,怎么回事?”

    御姐转头看向小萝莉,本能地以为陈锋是小偷,刚要伸手推开陈锋,却发现小萝莉正扯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孩嚷嚷着:“就是你,偷我钱包!”

    陈锋好奇的转头看了过来,愕然发现钱晓晓不知何时挤到了自己的身后。

    “小贱人,你哪只狗眼看到我偷你钱包了?信不信我抠你眼珠子?”

    钱晓晓杏眼圆睁,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我明明看到你用刀片在我的包上划了一条口子,然后我的钱包就不见了,就是你偷了我的钱包!”

    小萝莉一口咬定钱晓晓。

    刷刷刷。

    顿时,公交车内的乘客们,全都好奇地看过来,准备看热闹。

    ……

    ……

  “小贱人,我身上连个口袋都没有,我怎么可能偷你的钱包?”

    钱晓晓恶狠狠地伸出手指,戳着小萝莉的鼻子训斥:“你要是再敢当众诬陷我,小心我扇你耳光!”

    “你……”

    小萝莉吓得后撤了一步,眼泪汪汪地看着钱晓晓,十分委屈。

    御姐挤上前去,挡在小萝莉身前,生怕她受伤。

    “呵呵,原来是团伙作案。”

    陈锋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黄毛青年,又瞥了一眼钱晓晓,摇头一笑,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你就是小偷!”

    忽然,陈锋开口了,一张口,便戳破了钱晓晓的计谋:“只不过,你偷来的钱包,不在你的身上,在你的同伙黄毛的身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陈锋倏地一伸手,直接抓住了黄毛青年的衣领,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前。

    “团伙作案?”

    “这小黄毛看起来就是个痞子,说不定钱包真的在他身上!”

    “搜!”

    在场的乘客,全都将信将疑地看向黄毛青年,窃窃私语地议论着。

    “小逼崽子,你敢多管闲事?”

    黄毛恼羞成怒,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陈锋的胸口:“信不信老子扎死你?”

    哗!

    在场的乘客,全都吓得躲避开来,神色慌张。

    原本拥挤不堪的公交车厢,愣是空旷了不少。

    “这位先生,是我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冒犯你们了,我给你赔不是了,希望你们不要计较。”

    御姐一看事态变得有些难以控制,立刻放低姿态求饶。

    对于她来说,钱包丢了是小事,万一赔上性命就不值得了。

    “呵呵,小黄毛,你是第一个敢拿刀威胁我的人。”

    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冰凉触感,陈锋毫不慌乱,反而摇头玩味一笑:“你知道吗?就算是岛国的忍者,也不敢在我面前亮刀!”

    话音刚落,陈锋腰身一拧,反手便擒住了黄毛的手腕,咔的一声,手腕直接被掰断。

    紧接着,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将小黄毛给抽得趴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原本被黄毛用刀架着的陈锋,便将黄毛青年给打翻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景象,看得围观的乘客大声惊呼。

    “天呐,这家伙是武林高手吗?”

    “这身手简直就是李小龙再世!”

    “好厉害,比功夫电影都精彩!”

    众人赞不绝口,再看向陈锋的眼神,全都蕴含着一丝崇拜之色。

    “老子跟你拼了!”

    黄毛咬牙切齿地爬起身来,愤怒地扑向陈锋。

    砰!

    陈锋抬起一脚,直接将其踹翻在地。

    这一脚,乃断子绝孙脚,黄毛青年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惨呼连连。

    一旁的小萝莉与御姐,看得目瞪口呆。

    “喂,愣着干什么?”

    陈锋耸了耸肩膀,冲着两个美女咧嘴一笑:“喊一波666啊!”

    “666,哥哥你好厉害!”

    小萝莉亲昵地上前挽着陈锋的胳臂,甜甜一笑。

    御姐仍是十分高冷的模样,双手环胸,抿嘴浅笑,却并没有像小萝莉一样喊666。

    “陈锋是吧?你居然敢坏我们的好事,你给我等着,回头就弄死你!”

    钱晓晓咬着嘴唇,上前将黄毛青年搀扶起来,撂下了一句场面话,便冲着司机嚷嚷了一声:“赶紧停车!”

    咔吱……

    司机老师傅不敢犹豫,非常干脆地停了车。

    没办法,他是吃这碗饭的人,以后天天走这条线,要是得罪了这帮职业扒手,准没好果子吃。

    车门打开,钱晓晓搀扶着黄毛青年,就要下车。

    “慢着!”

    陈锋一把拦住了车门,嘴角微掀:“钱包拿来。”

    钱晓晓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不情愿,但仍是从黄毛的口袋中掏出了钱包,丢给了陈锋,然后转身跳下了公交车。

    司机师傅麻利地一踩油门,公交车飞快地窜了出去。

    车厢内,乘客们纷纷鼓掌叫好,称赞陈锋见义勇为的行为。

    “小妹妹,钱包还给你。”

    陈锋笑眯眯地将钱包递给了小萝莉。

    “大哥哥,你打架的样子好帅啊!”

    小萝莉接过钱包,亲昵地挽着陈锋的胳臂,胸前的一对大白兔晃晃悠悠的,不停地在陈锋的手臂上磨蹭,弄得陈锋心痒难耐,却又不好意思挣脱。

    陈锋闻言嘴角一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自己帅爆了!”

    小萝莉咯咯咯笑个不停,亲切地与陈锋聊着天。

    “你好,我叫秦岚,多谢你援手相助。”

    御姐主动伸出纤纤玉手,微笑着打招呼。

    “陈锋。”

    陈锋忙不迭伸手紧紧握住了柔滑嫩白的小手,嘿嘿,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更何况是送上门的好处。

    “大哥哥,我叫王雨檬,你叫我檬檬就行了。”

    小萝莉挽着陈锋的手臂,又蹦又跳,似乎生怕陈锋将她给忽略了一样。

    “今天多亏你援手相助,我想请你吃个饭,表示一下感激之情,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机会。”

    秦岚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张名片,递到了陈锋的面前。

    美女约饭?

    陈锋心中乐开了话,表面上却是古井无波:“不好意思,我很忙的,你们想要约我的话,必须要提前预约。咳咳,不过看在你十分有诚意的份上,我就答应你了。”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萝莉撇了撇嘴,咯咯咯笑个不停。

    很快,公交车停靠在一个站点,秦岚拉着王雨檬下了车,与陈锋告别,转身离去。

    望着离开的两条倩影,陈锋颇有些不舍,低头掏出秦岚塞给自己的名片,仔细一瞧,不由得瞪大了眼珠子。

    “华盛珠宝总经理秦岚?”

    陈锋微微一愣。

    没想到刚才的高冷御姐,居然是华盛集团的美女总经理!

    华盛集团在北海市,是非常有名的公司,秦岚作为美女总经理,绝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陈锋万万没有料到,自己下山的第一次英雄救美,就救了一个美女总经理。

    不过,越是这种美艳高冷的女强人,对于男人的诱惑就越大,却是能够激发人的征服欲望。

    约莫半个小时,公交车停靠在老城区的一个站点,陈锋提起背囊下了车。直奔老城区内部走去。

    与北海市市区的高楼大厦不同,老城区保留着原有的样貌,白房子绿瓦片,小桥流水,让阔别了七八年的陈锋,一下子找回了家的感觉。

    与此同时,心情也变得十分复杂。

    俗话说得好,近乡情更怯。

    也不知道这七八年来,老父亲的身体怎么样了?

    一念及此,陈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跨过拱桥,趟过潮湿的走廊,陈锋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栋破旧的四合院前。

    “老爸好像不在家。”

    陈锋刚要推门,发现门环上挂着一个锁,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

    “老陈头不在家,你找他有什么事情?”

    这时,一个身着朴素,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从对面院子里走了出来,好奇地看着陈锋。

    “李阿婆?”

    陈锋一看到婆婆,便欣喜一笑:“我是陈锋啊,陈山是我爸!”

    “你是陈锋?老陈头的孩子?”

    李阿婆微微一愣,倏地一拍大腿,爽朗大笑,“啧啧,你当兵得有七八年了吧?瞧瞧这身板,真结实!”

    说着,急忙冲着院子内招呼了一声:“瑶瑶,陈锋回来了,快出来招待。”

    “瑶瑶?”

    陈锋想起小时候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小女孩,那是一个扎着羊角辫,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走街串巷的疯丫头。

    “奶奶,你说谁来了?”

    很快,一个身穿素白长裙的清秀女孩,便从院子中走了出来。

    陈锋眼神一僵。

    眼前的女孩,清秀婉约,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素白长裙,就好像出淤泥而不染的一朵白莲花,清纯可人。

    “你……你是瑶瑶?”

    陈锋惊奇地看着眼前的女孩,有些结巴地问道。

    没办法,他当兵但是时候,瑶瑶只有十三四岁,如今一转眼便出落成了大姑娘,俗话说得好,女大十八变,陈锋不认识也是正常。

    “小峰哥哥好。”

    瑶瑶有些羞涩地看着陈锋,低垂着头,甜甜一笑。

    “你好。”

    陈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瑶瑶,你从小就爱缠着小陈哥哥玩,如今七八年没见,肯定有很多话想说,这样吧,你们先聊,我去买点菜。”

    李阿婆笑着打了一声招呼,提着一个竹篮便快步离开。

    瑶瑶显得有些拘束,低垂着头,扯着衣角,似乎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那个……瑶瑶,我爸呢?”

    陈锋放下行囊,看着瑶瑶。

    “老陈叔在城北集市上卖蔬菜,一般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瑶瑶乖巧道。

    陈锋恍然点头,心中有点不是滋味。

    自己当兵七八年,老爸就靠着起早贪黑卖蔬菜维持生计。

    要是他早点退伍参加工作,可能就能让老爸享清福了。

    “你先坐,我去给你泡茶。”

    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尴尬,半天都没找到共同话题,瑶瑶起身去泡茶。

    陈锋则是有些拘谨地坐着。

    “小陈哥哥,老陈叔总在我耳边念叨你,说你被提拔为特种兵,可厉害了。现在想必当大官了吧?什么军衔了?”

    瑶瑶将茶杯递给陈锋,甜甜一笑。

    “那个……我犯了点错误,已经退伍了。”

    陈锋干笑了一声,摸了摸鼻子。

    “啊?”

    瑶瑶一怔,紧接着又抿嘴一笑,乖巧道:“没事,回来就好,老陈叔想死你了,你回来,老陈叔肯定高兴死了。”

    “哎。”

    陈锋点了点头,忽然开口道:“瑶瑶,你今年有二十岁了吧?读大学了吗?”

    “我犒赏了北海师范大学,已经大二了。”

    瑶瑶笑眯眯道。

    北海师范大学?

    陈锋一愣,紧接着点头一笑。

    瑶瑶从小的梦想就是当老师,没想到长大后,真的考上了师范大学。

    而且,北海师范大学,在全国师范类大学中,是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瑶瑶只要顺利毕业,以后绝对能够成为社会的人才。

    “瑶瑶,你真厉害,不是以前那个流着鼻涕的跟屁虫了。”

    陈锋冲着瑶瑶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瑶瑶抿嘴一笑,有些羞涩道:“哈哈,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一提起小时候,两人倍感亲切,话匣子打开,开始畅聊起来。

    不过,陈锋心中始终不得劲。

    自己现在只是个退伍军人,人生灰暗,而瑶瑶却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前途无量,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为妹妹挡风遮雨的人了。

    时间,让青梅竹马的两人,出现了代沟。

    忽然,李阿婆跌跌撞撞地冲入院门,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声疾呼。

    “小陈,出事了,你爹被流氓给打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