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女迷惑皇上,女性变态调教俱乐部 - 信宜金融网 心机女迷惑皇上,女性变态调教俱乐部 - 信宜金融网

心机女迷惑皇上,女性变态调教俱乐部

【摘要】进入了一片空旷宽广的树林相当深以后,有人提议下车自由组队,然后分别去露营地点,其实是变相地给我们和妹子聊人生的机会。    我们公司是一家女性内衣设计公司,公司里多数都是一...

进入了一片空旷宽广的树林相当深以后,有人提议下车自由组队,然后分别去露营地点,其实是变相地给我们和妹子聊人生的机会。

    我们公司是一家女性内衣设计公司,公司里多数都是一些时尚漂亮的高级女白领,而男同事又很少,一看都是雪白裸露的肌肤、修长细腻的一双双美腿,美女占了大多数。

    当时我忍不住偷看我们的女老板林若,她穿着衬衣,鼓挺的胸脯仿佛要从衣服里面跳出来一样,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丰盈圆润的娇臀、短裙下一双雪白长腿仿佛能拧出水。

    她绑着干净漂亮的头发,光洁的额头下柳眉纤纤,漂亮的眼睛有点冷,带着女老板的威严,弯弯的睫毛翘长,抹着唇膏亮晶晶的,太诱人了,简直就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尤物。

    我当时正打量着这个高高在上的女老板,没想到她突然看向我说:苏星柏,我跟你一队吧,你过来!

    我一下子就懵了,我本来以为她不会参加我们的活动的。

    她心情挺好地说:大家也开始分队吧,我们晚上要到地点呢,我们要保证天还没黑到地方,保证每个人的安全。

    当时她这话说完,保安部部长马泰立马就站了出来说,“林总,我也和您一组吧!”

    这马泰一直在追求林总,体格很壮,听说是个被开除的军人。

    林总斜睨了他一眼,语气很高冷地说:“我这一队一个男的就够了,你自己选队吧。”

    马泰很不甘心地看着我,他那眼神就好像把矛盾放在了我身上一样,搞得我心情挺不爽的。

    我们很快就分好队了,林总她的闺蜜还有我一队。

 文学


    当时她的闺蜜下车,一群男同事眼睛都直了。她闺蜜不是我们公司的妹子,可颜值一点都不比我们老板差。

    那是一个优雅性感的美女,五官精致肤白如雪,一头长发配着漂亮的脸蛋充满了一种高雅的迷人气质,更要命的是,她居然穿的一身紧身低V领连衣裙,胸白貌美,那种妖娆成熟的少妇气质,都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其实本来正常都能分到每队七八个妹子,但是因为林若这个老板,我们这一队人就少了,不过有这么两个超级大美女跟着,我感觉心里美滋滋的。

    拿了对讲机,公司车队先往里面开,我拎起背包,和林若还有少妇就一起沿着路线走。

    树林里的树非常高,葱葱茏茏的树叶都遮住了天空,虽然这里是深山老林,但是在这大自然的空旷里,空气很清新,踩着沙沙的树叶,闻起来空气清新极了,我不时地偷看女老板林若和少妇,这两只妖精真是不相上下的尤物。

    林若心情好像也不错,跟少妇聊着天,走了一会儿,她扭过雪白的颈部看着少妇,目光跳过我的时候,她脸红了一下说:千韵,你和苏星柏,在这里等我一下。

    少妇梁千韵努着嘴,眨着魅惑的眼神:“你要干嘛啊?”

    我自然插不上嘴,毕竟林若是我老板,我只是一个小职员,当然和她谈不上多熟。

    林若脸上的红更厉害了,她哎呀了一声说,你们谁带纸巾了吗?今天出门太急忘了拿了。

    她那种漂亮真是诱人极了,弯弯的睫毛下一双眼眸水的仿佛会说话一样,精致的五官、魅惑的红唇、银色的耳钉闪闪发亮。

    当时我一下子就听懂了,她可能是想要去解决一下,梁千韵吃吃地笑着,娇媚地看了我和林若一眼,从包包里拿出一包纸巾,然后她努了努嘴看向我,眼神暧昧得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看我。

    林若拿了纸,顿时瞪了我一眼:“苏星柏,我警告你不准往回看,不然我一定炒了你,挖了你的眼睛!”她很横地说着,匆匆就往后面小跑过去,不过当时我在想,这边都没有草,只有一根根大树,一片片枯叶落在地上其实很平整的,我要是看过去,肯定能看到什么白白的丰满了。

    我心里一热,这时候,梁千韵看向我,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似的,有些调笑似的说:你可不要动什么歪心思看我闺蜜喔!不然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说着她还晃动着粉拳威胁我似的,可是那样子反而更加魅惑了。

    她和林若的关系还是蛮好的,虽然和我也不熟,但是也会偶尔开开玩笑。

    可我还没来得及接话,这时候,后面的林若忽然哎呀了一声,带着哭腔慌张地喊:快,快帮帮我!

    这突然的变故当时我和梁千韵都愣了一下,我下意识地转过头,林若的短裙和内裤还挂在膝盖上,雪白的大腿和小腹下隐隐的三角弧度鼓起、一阵娇嫩散发着一种令人灼热和血脉偾张;可林若慌乱地提着裙子,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提上,却一下子被绊倒在地上。

    “若若怎么了!”梁千韵顿时慌了,急忙跑了过去,我那时候只是一看,呼吸一阵灼热,可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过去;我正犹豫的时候,梁千韵紧张地叫我:苏星柏你快过来,若若被蛇咬了!

    她这话,我心里顿时一凉,本来我以为只是摔倒,可这被蛇咬了,要是毒蛇,麻烦就大了!

    我急忙跑了过去,林若的裙子已经被拉上了,遮盖住了我最想看的地方,我有些可惜地看着地上的尿湿,看来她刚才是小解。

    我顾不上其他地说:“什么蛇!”

    我话说完,这时候我看到草叶动了一下,接着我居然看到一共有三条蛇相继从枯叶上蛇形离开。

    我心里一寒,慌忙说道:“这是银环蛇,很毒!快的话三五个小时就能死人,慢两天也死了!”

    林若心里也慌了,含着泪搂着梁千韵问我怎么办,她当时都顾不上害羞了。

    我心里真的紧张了,公司虽然说集体出游,可最多只是防虫,根本就没有蛇兽的考虑,如果不能及时处理,这是要死人!

    “我先联系公司车队!”

    这里已经进了深山,要走出去没有五天八天是不可能的,而且手机没有信号,所以只靠对讲机联系;不过好在我们对讲机有八公里的范围,完全可以联系车队了。

    我打开对讲机,对讲机自动对频,可才接通,里面只剩下空白的沙沙声,“喂,喂,有人吗喂!”我紧张坏了,这时间不能耽搁,我不想任何人出事,更何况是老板林若!

    可对讲机那边除了沙沙声,根本就没有人声,我急得大声吼了几句,这时候,对讲机被接通了,接着里面有个男职员很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语气里充满了惊恐:别,别进来,别来,别来!

    声音最后只剩下绝望,当时对讲机里又恢复了沙沙的声响。

    “喂,喂!”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讲机那头再也没有回应,那绝望的劝诫总感觉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那时候,我们除了选择往里走,找到车往外开送去医院,没有别的选择!

    林若咬着贝齿,额头紧张得微汗,梁千韵听完我的话,急忙说那我们走,可她拉着林若甚至还没来得及走,林若却啊地疼叫了一声,倩眉紧紧拧在了一起,我才注意到,她脚已经扭了。

    我拿下背包,尽量压下了心里的烦躁沉声说道:“我们还不能走,我们先紧急处理一下伤口,尽量拖延一下蛇毒蔓延的时间。”

    “怎么处理?”林若担忧地问着,她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决断各种大事的女总裁,反而有点像小女人一样,更加动人了。

    我心里一软,“你哪儿被咬了,我帮你尽量吸出来。”

    我这话说完,本来还不知所措的林若脸上顿时一红,支支吾吾地没说出具体,脸上烫的好像火烧似的,憋了半天梁千韵也跟着着急了。

    她咬着红唇:就是,就是那里旁边被咬了。

    我说哪里啊?

    “就是那里,屁股靠近那里。”她说着,脸蛋羞红得能拧出水一样。

    我心里一热,那里,屁股的附近,那不是说要是把毒血吸出来,几乎就是在超近距离观察她的秘密,嗅着那一股女人诱人的芳香?卧槽卧槽!刺激啊!

    “还是算了不要处理了,我们快点找到车队。”她掐了我一把。

    梁千韵听着都跟着脸上一红,不过我摇了摇头说不行,这肯定要处理的。

    我是有点像循循善诱的流氓,可如果不处理,她肯定撑不了那么久。

    “我以前处理过蛇毒,快点我帮你。”

    说着我把女老板拉进了怀里,我有点迫不及待了,我都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

 梁千韵着急地说:要不我来帮她吸吧,你一个男人,不太好啊!

    我说我来处理吧,你继续联系车队!说着我把对讲机塞给梁千韵。

    林若抿着贝齿,脸颊红红的,眼眸微微颤抖说:苏星柏你来吧。

    说着她闭上眼睛,睫毛一颤一颤地,就好像待在地羔羊。

    她当时娇软的身子彻底靠在了我身子里,软软的,带着一种温热的娇嫩。

    我把她抱到了旁边一块石头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替她垫上,她当时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慌张坏了。

    我看着她一双大白腿,漂亮又细腻,修长紧致的肌肤,诱人得不行,这漂亮的妖精,要是能和她那样,真是做鬼都值了!

    我掀开她的裙子,她当时或许是感觉到下半身的发凉,身子颤了一下,我目光都盯着那小小的内裤,有点挪不开目光似的,心里来了强烈的感觉,可是我没看到她大腿上有咬痕。

    这时候她支支吾吾地说:在……在屁股。

    我看着那边在呼叫着对讲机的梁千韵,心扑通扑通跳着翻转林若的身子,当时我就看到她娇臀上很接近那里的位置,有两颗毒牙的痕迹,有一点点血往外流。

    她那里被小内裤包裹得痕迹都出来了,可爱又诱人,真的有种凑过去亲一口的感觉。

    不过我知道什么更重要,我压下欲望,我让她趴低身子,两只手捏动着那一股灼热的丰润雪白,我捏动着就吸了一口。

    她手指紧紧抓着我,很小声地就说:“好了没有?”害羞而忐忑,我估计不是怕死,而是怕羞。

    “哪有那么快。”我吐着鲜血,这血有些发苦,都黑了,我一边吸着,一阵阵女人特殊的芳香钻进鼻子里,让我的感觉喉咙里堵着烧烧的滚烫,心跳一阵阵加快。

    “那你快一点知道吗?要是你敢占我便宜我回了公司一定要炒你!”

    我忍不住对着她娇嫩的翘臀白了一眼,这女人,都什么时候了。

    我没回答她,把废血一口口地吐掉,一直吸了五六分钟才吸出鲜血,她当时已经不催我了,可我知道,她现在还是中毒了,就算能延长时间,可24小时不得到救治必死。

    我不舍地狠狠嗅了一口那种特殊的女人香,深深地看了一眼内裤包裹下的肉感才挪开脑袋,等我替她放下裙摆说好了,心脏扑通扑通跳着。我拿着矿泉水一遍遍漱着嘴巴,这五六分钟而已,我嘴巴已经麻得有些没知觉了。

    林若放下裙摆,一双白腿紧紧夹着,脸色绯红地看着我,我注意到她有生气,有愤恨,似乎有点开心,又有点复杂。

    梁千韵白了我一眼,“便宜你了,让你这么占我闺蜜的便宜。”

    说实话我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林若那眼神,我又有点心虚说:“联系到公司车队了吗?我们赶紧往里走吧。”

    梁千韵神色顿时又没那么开心了,她摇了摇头说:“我们往里走吧,天黑前应该能到。”

    我看着林若:“要不我背你吧?”她现在腿脚不便,要是走的话会很慢了。

    林若当时顿时警惕地看着我说,不用了,还是千韵扶着我一起往里走吧,是吧韵韵?

    她说着就搂着梁千韵的手臂,说什么也不让我碰似的,脸红得不行。

    我摆了摆手说好,那我联系车队,你们先扶着,我们走吧!说着我拎起了背包,梁千韵就留扶着林若,我沉着情绪联系公司的车队,可对讲机里除了沙沙的声响什么也没有;之前对讲机里面让人都不要去,那种惊恐,就仿佛即将死亡一样的感觉,我越想越觉得不安。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梁千韵就气喘吁吁的,累了,林若脑袋上散着微汗,很疲惫。

    “喂,苏星柏。”

    她突然生硬地叫我,其实我一早就猜到,还是得我来背她。

    我笑了笑,“怎么了?老板?”

    她生硬地看向旁边,咬着红唇,“你,你来背我吧。”她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才说出了这句话。

    我白了她一眼,她顿时有点生气地说:你来不来,不背等我回去我扣你工资!

    其实不管怎样,我也不能丢她不管,我蹲下身子,她很不情愿地又问了一句:“你行不行啊?”

    我说你放心吧,上来吧。

    梁千韵媚媚地看了我一眼,一副大有深意的样子,我背起林若,她软软的身子贴上来,当时我两只手托着她的大腿,感受这她软软地贴着我,心里顿时一热,她带着香气的鼻息还打在我脸上,真是快痒死了。

    我背着林若,一边加快地走着,林若的胸前一直在磨着我,分开着腿一直被我背着,然后过了没多久,林如忽然搂紧了我,胸前紧紧贴着我的脖子,喉咙里闷哼着,身子忽然就在我身上抽动着一颤一颤地,“林若你怎么了!”

    我急忙问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蛇毒犯了。

    林若这时候仿佛抑制不住一样,长长地娇吟了一声,又慌乱地说我没事,梁千韵吃吃地笑着,什么也没说,那眼神大有深意地看着我,也看着林若,我当回事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林若到底怎么了,我心里的热切一下就上来了,妈的这女人可敏感!

    我忍不住摸了一把她的大腿,滑腻腻的,她当时搂着我更紧,很没有底气地骂了一句色狼,那时候我欲望和危机感一起燃烧着,可她颤抖着,我却感觉我背后好像湿了。

    走了好几个钟,营地根本没人,我们不得不沿着旁边已经开进偏路的车胎痕迹深入,走到深夜一路用电筒照明,可是这么一直走着不见人,我们都开始变得沉默,心里也焦躁得很。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一晃眼好像看到有一只门板大的鸟、扑哧扑哧地振翅飞起,不过我还没看清楚,却注意到了车队,当时车队亮着灯,我急忙背着林若过去,恨不得砸了这他妈比的车队。

    “星柏我们快过去!”梁千韵紧张地催我,当时我们接近的时候,我发现估计能有七八十个同事已经到了,马泰带着带着十多个男人,剩下的全是女人,看样子,他们早就跟过来了,可是我们公司一百多人,却少了四五十个人。

    林若在我背后挠着我:苏星柏你快放我下来!她大概是担心被公司职员看到了觉得不好。

    我说好,我也有些忧心忡忡地,现在恐怕糟糕的不只是林若中了蛇毒,我总感觉真的出事了,心头有阴霾在笼罩。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车辆闪出几道电花,接着立马有人惊慌地哭着:车要爆炸了!

    当时黑暗的树林忽然被一阵照亮,三十多辆车堆积在一起,忽然燃起巨大的火花,轰隆隆地“砰”地炸开,我眼睁睁地看到一片炸飞的车门削飞了一个同事的脑袋,鲜血淋漓地喷涌半米高,汽车碎片好像炸弹一样随着火浪炸开!

    我毛骨悚然急忙大喊一声:趴下!

    然后张开手把林若和梁千韵一起护在身下,接着一阵阵更热烈的爆炸和热量烘烧了过来,车辆连续爆炸燃烧,我身上的衣服都被热得烤坏了。

    这一片树林成了废墟,参天的树木都在燃烧,露出的一片乌黑夜空浓烟滚滚。

    “啊……”一个倒霉的幸存者才得以喘息,突然惊恐地大叫:蜈蚣,蜈蚣!

    我亲眼看到,他在这火光映照下,面色发紫地抽搐死亡,当时他小腿上居然扒了四五只十多厘米、食指粗的蜈蚣!

    这时,我发现梁韵正用一种春情湿腻的目光看着我:“你,你快起来!”我愣了一下,当时我立马被咬了一口,我才发现,林若面色绯红,而我的手,一只放在林若的胸上,另一只,却压在了梁韵的大腿间,隐约能感觉到那一阵柔嫩。

    而身后,有人慌乱地哭着:“死人了,我们出不去了,死人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