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妓前后灌满浓精/一边吃早饭一边h高辣 - 信宜金融网 小奶妓前后灌满浓精/一边吃早饭一边h高辣 - 信宜金融网

小奶妓前后灌满浓精/一边吃早饭一边h高辣

【摘要】第一章 文学“啊...唔...”八月的天热得像口闷锅,高粱走到一片芦苇丛,听到有女人呻吟声,忍不住拨开叶片瞅了过去。隔得远,高粱只看到...

第一章



 文学

“啊...唔...”



八月的天热得像口闷锅,高粱走到一片芦苇丛,听到有女人呻吟声,忍不住拨开叶片瞅了过去。



隔得远,高粱只看到两块雪白的大屁股,上下叠加一起翻滚着。



偷人偷到芦苇丛里来了,这谁呀?



对面两位采用抱蹲式,拉下裤头就办事,没脱上身,所以白花花的很显眼。



女的长相暂时看不清,只是身段很熟悉,一下想不起来,而那男的正在女的胸前拱,也不露面。



等到两人换姿势,这对男女落在高粱眼中,简直是惊讶不已。



女的,居然是村长老婆柳春桃。



柳春桃在高阳村是有名的骚浪,这女人胸大屁股大,两处都是沉甸甸的肉,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



听说村里不少男人都跟她搞过,说这娘们骚得厉害。



高粱暗骂自己眼力差,这么明显的身形,应该一早就猜到是柳春桃才对。



正在柳春桃身上拱动的男人,高粱最熟悉不过,村支书高唐。



村支书跟村长老婆搞在一起,这可是好看了,说起来这片芦苇地,也是村支书家的。



高粱乐了,睁大眼睛偷看活春宫。



办事的两人进入了关键时刻,柳春桃把高唐推倒在地上,张开两条腿蹲下去,上下运动了起来,嘴里发出满足的喘息声。



“啊…春桃…等…等一下!”



村支书高唐奋力想支起身体,主导这场战斗,可柳春桃就像吹号角一样,高唐刚直起一点的身子,被她一屁股压趴下。



不一会儿,就看见村支书高唐剧烈的挣扎几下,抱着柳春桃的雪白大屁股,猛的一抖,然后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地上。



“你咋这么没用!”



还坐在高唐身上的柳春桃,不甘心的耸动几下,终于无奈翻到一边去,高唐唯有苦笑,心想自己这只浆太小,划不动她那艘大船。



高粱看完活春宫,心里有了想法,笑嘻嘻地蹲在外面等待。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高粱都有些不耐烦了,心想是不是两人又在里面搞了一次。



柳春桃这才鬼鬼祟祟地走出来。



“婶子!”高粱忽然从背后出现,吓得柳春桃剧烈一抖,脸色煞白。



“呼……是梁子啊,吓你婶子一大跳。”柳春桃摸摸肥硕的前胸,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婶子,这么大热天在地里干活,干累了啊!”



高粱话里面有两层意思,柳春桃心里有鬼,应付一下就想走。



“是是,热死了,这活真不好干,我回了啊!”



“婶子,这活不是所有人都能干好的,下次要再干了,记得喊我,我帮你干,哈哈!”



柳春桃一下子被好像被针扎了,诧异的看了高粱一眼,飞快的逃走了。



高粱不再理她,柳春桃吓一吓就可以了,他正等着村支书高唐。



这两个人分先后出来,是怕被人撞见。



“高支书,高叔!”高粱连喊两声。



高粱这突然一喊,让心里有鬼的高唐打了个怵,从芦苇丛走出来。



“是梁子啊,这么热的天也下地干活?”



“我刚看见柳春桃了!”高粱突然冒出一句。



高唐脚下一僵,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她也下地干活啊,这么热也不怕中暑。”



“我看见她在你家地里……”高粱马上收住口。



一下子,高唐脸上起了一层黑雾。



高粱趁热打铁:“高叔,我守着龙湾水库的事儿,听村里人说有人眼红呢,高叔,这个事您可要帮我。”



“梁子,你这是威胁我!”高唐脸色变得很难看。



“高叔,我这是让您帮忙呢?”



高唐脸上阴晴不定,突然笑道,“那行,叔就帮你这个忙!”





第二章



高粱亲热地送走高唐,路过王银花家庄稼地,嗓子却渴得像冒烟。



“银花婶子,你带水没,给我一口。”



高粱一头栽进去,看见地里干活的高老三媳妇王银花,就像是遇上了大救星。



王银花正专注的拔草根,高粱这冷不丁窜进来,吓了一大跳。



“是梁子啊,水壶我喝过,你不嫌弃就拿去。”回了神的王银花脸颊红红,期期艾艾的说。



“不嫌弃!银花婶子你说的哪儿话。”



高粱早看见搁在地上的水壶,有了王银花的首肯,拧开盖子就是咕哝咕哝狂灌。



“真好喝,银花嫂子,你这水里加了蜂蜜吧,甜甜的,哎呀没有了,都喝完了。”高粱一声怪叫。



“喝完没事儿,婶子也马上回去了,梁子你坐下歇会儿。”



王银花这时候也转过身来,就着高粱身边上歇着。



王银花今天也只是穿了件水红衫,薄薄的凉快,衣服下面映得暗红暗红的白肉,里面的内衣都能看得出来。



这闷热的天,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下拉一大截。



高粱地里,两团雪白颤巍巍的东西蹦出来,一下子就搁到高粱面前,大白馒头一样让高粱咽口水。



高粱只顾着看,看得王银花红烫烫着脸,都快埋进脖子里去了。



“哎哟,痒……”王银花忽然一阵骚动,扭着肩膀脖子,一副难受样。



有了骚动,那露出来的半片胸就起起伏伏遮遮掩掩的,一下缩进去,一会儿又弹出来。



伸出手,王银花绕到后背,从上往下,却怎么也伸不下去,两只手都尝试了一遍,却都不得力。



王银花有点气恼,手上用力一把抓,后背那条横在中间的红色带子,一下子挣开断成两截。



里面的大红胸罩一下被拉开,两团雪白浑圆弹了出来,王银花一愣,可是暂时却管不上了,那股瘙痒还是不停的上蹿下跳。



高粱在旁看着喉咙直冒火,恨不得一把撕开王银花衬衫看了遍。



“那个,梁子,你帮婶子挠一把。”



高粱的脑袋里像炸了一只雷,王银花的话他是听见了,也听懂了,可是忍不住有点小紧张,呆着不知道怎么下手。



“梁子,婶子背上痒,你伸手帮婶子挠一把,让婶子舒服些。”



“哦哦…好!”



王银花留下整个后背给了高粱,有了指示,高粱也就不客气了,手伸进衣服里,贴在后背上。



王银花后背很光滑,就像是摸上一块滑溜溜的玉石,而且软软柔柔的,带着弹性。



“再往上一点。”



有王银花的指示,高粱的手已经摸过了断掉的胸罩带子,继续往上。



“再往上一点,对,就是这里,重一点,再重一点……啊……舒服……”



高粱看不到王银花的脸,但是从她的声音看来,是真的舒服了,高粱的手劲不由得再用大了些。



“嗯……往右边点……”



高粱一边挠,王银花就一边哼哼,女人这个时候的声音,都好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喘个不停。



“嗯……好舒服……”



随着王银花陶醉的样子,把整个身子往右边一倒,结结实实的滚落在高粱的怀里。



而高粱的手随之一摸,就掌握了一大团软柔柔,滑腻腻的胸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001.html